六界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战锤:开局一条狗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别人都是开挂凭什么到我就削弱啊

第二章 别人都是开挂凭什么到我就削弱啊

        “当然是忠于你的忠!我当然不是说那个忠!”

        在好一番手忙脚乱——口头指导的原体边牧对此的评价是“一个会数数的欧格林都比你强”——之后拉弥赞恩终于找到办法将明文通讯发往舰桥。

        确定了原体私人工作室所有的防护屏蔽措施都在正常工作后,一人一狗(当事狗对此代词激烈地抗议)坐在锻炉尚未熄灭的炉火旁,开始一一罗列他们目前所知的信息,试图找出些合理的解释或者有用的部分。

        首先,他们都对为何会发生此等耸人听闻的替换毫无头绪,对具体过程也没有任何记忆。

        拉弥赞恩记忆里最后的画面停留在他熬夜拼完刚入手的棋子,随后倒头入睡。

        佩图拉博阴沉着狗脸,明显不愿谈起太多,只说他是在突如其来的困意袭来之后再睁开眼睛,就发现和自己的肉体一同身在如今处境。

        “佩佩,你为什么当狗这么熟练?”

        “闭嘴。”狗娴熟地用爪子敲下一串密码。

        其次,他们的头脑和身躯并没有出现什么超级强化之类的变化,也没有获得什么随身有问必答之类的能力。

        拉弥赞恩现在对一直在眼前刷新的数据流两眼一抹黑,多看几眼甚至会精神性地生理不适。

        “佩佩,我觉得我可能有点晕数据。”

        “软弱。多来几次就好了。”

        换言之,这位四体不勤共济失调的不速之客如今还能顶着佩图拉博的身躯动弹,全靠原本的恶魔原体为自己细细手搓数十个世纪的精工魔改终结者甲——源理之铠(logos)的强大自律程序和定制伺服。

        “你现在和人交手可能就连个新兵都打不过。”佩图拉博如此评论道,长满黑白绒毛的脸上神情难以言喻。

        “你高看我了,我觉得可能连个塞琉古胸甲兵都打不过。”拉弥赞恩诚恳地回答。

        佩图拉博这方面,他除了能够和拉弥赞恩进行心灵通讯外,没有任何其他异能,他的身体形态无法被改变,无法使用任何灵能,并且拉弥赞恩惊恐地发现,如果他们两者的距离超过一定的跨度,那么双方灵魂和肉体的撕裂拉扯感会变得异常明显。

        他很怀疑距离过大之后会发生非常糟糕的事情。

        logos还贴心地计算出种种横死的惨状推送到他面前。

        “……佩佩,你这铠甲的逻辑渲染计算功能不能屏蔽一部分吗。”

        “不需要的算力可以送给我。”

        无论用什么观测手段和检测方式来看,佩图拉博,第四原体、梅德伦加德的暴政统治者、钢铁勇士之主、铁之王、无分混沌恶魔大君——如今的物理身体都只是一只漂亮的、毛茸茸的、会汪汪叫的普通黑白长毛边境牧羊犬。

        从他的物理声带发出的声音永远是人类无法理解的犬科动物音节,当事恶魔原体边牧在心灵通讯中对此发出“焚尽银河!焚尽银河!”的恶评,并且他如果想要使用自己躯体和源理之铠上的各种功能和数据链接,只能通过手把手教拉弥赞恩怎么启动通路来间接地使用它们。

        因为“很抱歉,您使用的验证接口不支持此类有机体,请切换到正确的基因检测模式。”

        接下来,说不上是好是坏。

        2k古代网路上各种流传甚广的锤四万谣言、40k地狱笑话段子、支离破碎的猜测私货设定和至少八本不同的伪经片段充斥着拉弥赞恩的脑海。

        来自诺丁汉官方的内容可能连百·分·之·一·都·没·有。

        而佩图拉博已经检索过所在身躯的头脑,得出了令他心情十分百分乃至万分糟糕的结论:虽然他大体上还保留了一小部分原装身体时的常识,但明显在这次完全匪夷所思的交换穿越中,狗那有限的湿件脑容量让他丢失的知识和记忆比他能记起来的还要多得多。

        对此拉弥赞恩的评语是,“不用担心,你看哆啦……哦,不,贝利塞留·考尔不也这么一路忘记过来了?我觉得你这样容易交流多了,而且大家面对可爱的狗狗都会很好说话的。”

        “闭嘴。”

        最后,他们两个在这次交换发生之后还能坐在这里交谈,这很不寻常,毕竟一开始拉弥赞恩的举动简直像是在恐惧之眼里放超大号金色烟花信号弹。

        一人一狗对为何没人发现这天大的动静多有猜测,但至少目前看来没什么问题,以及部分估计要归功于此间原本的佩图拉博对活物的不信任。

        “我有种感觉,”佩图拉博坐在工作台上,一边无意识地把他的爪子放到拉弥赞恩伸出来的手上,一边思索,“这件事情里定然有我血亲的参与,只是不知道具体如何。”

        感谢事发时他们出现在铁之主旗舰上的核心区,而铁血号核心区的自动化和对亚空间安保程度都有一种亡羊补牢般的严密。

        佩图拉博工作室的屏蔽防护尤其严格,原体卫队的组成是铁环智能机兵。

        他俩只要还在一定距离内,机兵的程序似乎就判断铁之主没有问题。

        这一切很大程度上避免了当事的一人一狗遭遇“刚来还没搞清楚状况就吃了一发混沌卵意志鉴定”或者“刚睁眼原体就被原体卫队觉得不对劲而伏击”这种名场面。

        “谢天谢地,我还以为我们对话的时候,已经有一坨蓝色软体动物在看着直播拍着大腿尖笑出声了。如今这比我最糟糕的猜测稍微好了那么一丝。”

        拉弥赞恩抬起原体动力甲巨大的铁甲手套比出一条精确的“丝”来,装作没有看到边牧佩图拉博在一旁愤怒地咬起一块废铁甩头并因为牙疼而放弃了这种泄愤行为的画面。

        “但我还是要说,凭什么其他人来这里穿个原体之类就是个个父慈子孝纳头便拜金手指开挂大杀四方到我就是……”

        拉弥赞恩在佩图拉博阴沉的注视下闭上了嘴。

        ---------------------------------------------------------------------

        拉弥赞恩有些尴尬地叉着手看着佩图拉博在工作室内上下忙碌。

        “皮……佩……呃我是说佩图拉博,能弄清我们现在是在大叛乱后的什么时间吗?”

        边境牧羊犬佩图拉博匆匆地跳上另一张工作台,用爪尖敲着输入设备,“不能。在恐惧之眼中,时间轴是没有意义的,你忘了。”

        “……”拉弥赞恩默默地咽下原本的问题。“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或者说,总不能一直躲在这里吧?”

        边牧歪着头,明亮的深褐色杏仁眼专注地打量着屏幕上一行行闪过的讯息。

        “当然,我们可以先通过各个堡垒最近的情况报告来查看近来他们在银河的活动内容,并据此大概有个情况推断。这份报告……啧,我看不清!”

        拉弥赞恩新奇而有些笨拙地通过神经链接“延伸”出去打开那份报告。

        “这很清楚嘛……《九头蛇之心作战航行日志·ii》,后面还有许多可以链接出去的附录和统计数据。——等等,虽然不太清楚具体会发生什么,但,我隐约记得,如果是这个时间,罗伯特·基里曼应该还未被唤醒,大裂隙没有打开,我们在梅德伦加德……九头蛇之心作战已经结束……所以关键人名是……洪索?”

        拉弥赞恩绞尽脑汁回忆着,灵敏的logos数据中心立刻将相关讯息投送到他的视网膜上,又因为当事人不擅长处理而被丢进待办区块。

        “洪索。”边境牧羊犬恨铁不成钢地瞅了他一眼,并皱起鼻子用爪尖不耐烦地敲打起输入设备,把与洪索相关的文件加入搜索内容。

        “狗是色弱,而这份报告文字和它的重点条的底色是不恰当的绿色和黄色。洪索……我总是听人提到他的名字,虽然我并没有接见过这个混血。”

        “……真没想到你连狗身体的机能都全盘继承了,为什么你能这么习惯?”

        “呵。”佩图拉博用狗脸对着拉弥赞恩喷出一大口热气,“你窃据了我的这尊超凡之躯感觉自己习惯了吗?”

        “说实话,真的很不习惯。我不得不经常往待办分区和回收站里丢东西。”

        拉弥赞恩抬起手,挠了挠头上繁多的生物电缆线,指尖的铁甲和皮肤接触的触感依旧陌生。

        “比方说,这些线缆一直扯着我的额头和头皮,我想要做出表情的时候非常容易扯到,嘶!而且没头发的感觉真的很奇怪。”

        恶魔原体用狗的后腿坐起来,冷冷地看着他,交叉抱起两只前爪。“知足罢你这可悲的凡人!我甚至没抱怨自己现在全身长满了头发。”

        在殚精竭虑梳理了大约两个泰拉时的工作信息之后,拉弥赞恩决定无(摆)视(烂)剩余的那些待处理的事项,先处理点别的。

        “虽然原来的你如·此·全·知而且不·爱·出·门,可能没那么需要导航员,以至于我们现在只能找到一些泡在羊水舱里的半机械化脑子、器官和神经。”

        拉弥赞恩指着舰船人员列表,佩图拉博则收紧耳朵,把视线转向另一个屏幕。

        “但现在我们需要一个能吃会走而且熟悉最新帝国航路情况的导航员。”

        他打开最近的情况报告。

        “这儿,洪索的战帮里刚好有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