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战锤:开局一条狗在线阅读 - 第三章 浪漫是——在宇宙战舰的舰桥喝咖啡

第三章 浪漫是——在宇宙战舰的舰桥喝咖啡

        “总之,我不想让子嗣看到我如今的相貌,这你是可以理解的吧?”

        拉弥赞恩谨慎地点了点头,“虽然脑子里有用法,但实际上我没操作过车床……”

        “要你何用!”

        “当你的嘴替。”

        “……”

        -----------------------------------

        最后在佩图拉博的指挥和铁环卫队的帮助下,拉弥赞恩成功地在源理之铠背部加装上能容纳一条边牧的维生背包舱,以及一些看起来有些可疑的“必要亚空间防护装置”。

        这让这具超级魔改的精工终结者铠甲如今看起来有着越发接近刷着黄黑条纹的巨型银灰色“石棺”的视觉效果。

        “过于粗陋。”狗抽着鼻子东嗅西嗅,很不满地点评道,“这种手艺我用一把普通锤子都敲不出这么烂。”

        指尖抚过防护装置核心那仿佛能吞噬光线的冰冷黑色材质,“黑石”这种成分的名字立刻跃入拉弥赞恩的脑海,一人一狗的眼神交换了刹那,佩图拉博若无其事地跳进背包舱里,只是他的那对狗耳朵紧紧地贴着脑袋,拉弥赞恩挑了挑眉,也没有再提起这件事。

        “那么接下来……”站在工作间厚重的精金大门前,拉弥赞恩下意识从肺里深深吐出一口气,“就这样去舰桥视察真的没有问题吗?巴赫忒·沃特舰长对你如此熟悉……”

        “除了去那里露个面之外,我看不出能有什么别的办法平复你在三个泰拉时之前引起的慌乱。”

        心灵通讯里传来佩图拉博显得不太耐烦又冷酷的声音。

        “带上舰桥附近所有的铁环卫队,指挥、自动战斗代码和每个船员的锁定生物识别码我已经预先从备份传输给你了。预热源理之铠的静滞立场发生器和武器系统,假如他或者他们说出什么不恰当的话,这可以第一时间解决不必要的麻烦。”

        “……倒也不必……”

        背包里安静了一下,压抑怒气的男低音又在拉弥赞恩脑中隆隆响起,“你要记住,在这艘船上,‘佩图拉博’才是*唯一*的指挥者、决策者和王。”

        高大的“恶魔原体”又叹了口气,“好吧,我知道了。确认你的内部监视器全部连接上了动力甲的外置传感器?”

        “当然。”

        拉弥赞恩——用着佩图拉博的外形点了点头,厚重的精金大门朝两侧分开,他向舰桥走去,全副武装的铁环机器人分成两列,沉默地围绕在他身边。

        他们行走在巨舰如钢铁坟墓般的通道。

        这里的一切都是朴素的钢灰色和物体本身的颜色,暴露在外的缆线和管道犹如机械巨像的金属血管和无机质内脏,它们有时候会被刷上一些铁颅纹章和黄黑警戒条纹,更多时候则是黯淡的原铁和锈蚀色的。

        冷却蒸汽、机油、钷素、焚烧无机物和难闻的机仆维生液体的气味弥散于人造空气中,除此之外别无他物。在恐惧之眼,这种环境完全能称得上一声“整洁干净”,长长的通道两侧没有任何侧舷窗,只有头顶冰冷黯淡的灯在水泥色的地面上洒下干巴巴的白光。

        铁环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回荡在走廊中,在送葬般的沉闷氛围里,他们由电梯抵达了铁血号的舰桥。

        铁血号(ironblood),荣光女王级战列舰,铁之主的座驾,曾经的第四军团旗舰,如今静静漂浮在梅德伦加德的外侧深空轨道中。

        它古老的舰桥如今比当初被交付使用时要多一些开阔感:在进入恐惧之眼后的某个年代,这艘庞大的战舰总算拥有了一扇真正的舰桥舷窗,使得舰桥人员可以用目视观测外面的情况。

        永久伫立在铁血号舰桥指挥王座的是它的半机械人舰长,巴赫忒·沃特。

        经过可能有数十个世纪之久的改造和维修,他的身躯以大大小小的缆线连接从而“生长”在指挥王座上,除了大部分头部,几乎已经没有什么生物质残留能显示舰长原本的种族。

        门口的智能机兵守卫向所有人通报原体的到来,机械化改造限制了舰长身体的活动,在沃特稍稍扭头望向入口的时候,舰桥上为数不多的工作人员全都微微垂下眼,保持着恰到好处的服从、静默和小心。

        被源理之铠包裹的高大躯体踏入指挥空间,有着黑色月光石般虹膜和惨白皮肤的钢铁巨人未发一言,只是缓缓地移动他的视线。

        操作台和动力系统的伺服在嗡嗡作响,人们能感受到原体的目光在挨个审视他们。

        鸟卜仪和其他设备的电子运转音发出有节奏的滴答声。

        联想到方才来自中枢应答的大量乱码,不止一个人屏住了呼吸。

        在恐惧之眼里,这种无法言喻、无法理解的突发混乱太常见了,这会是铁之主带领他们滑向某个更极端的堕落的预兆吗?

        他们不知道达摩克里斯之剑何时落下。

        人们只是敬畏、顺从而沉默。

        除了值班船员,舰桥上此刻还有一名钢铁勇士正在等待,他有一张相对年轻的脸孔和饱经沧桑的眼神,艾哈林,现任的第99大营战争铁匠,原体宠爱的小儿子,新进的三叉戟成员。

        佩图拉博开头还以一种相对平静的语调告知拉弥赞恩对方的姓名和职位。

        “哼,巴尔班已经升魔,毫不意外。”心灵通讯里传来边牧努力表达鄙薄的声音,“弗里克斯……被炸成了碎肉……丹提欧克,呵,丹提欧克!帝国英雄又如何?他最后也替那*心思深沉*的政客送了命。”

        钢铁勇士原体突然对于极限战士原体的评论让拉弥赞恩一时不知如何措辞,他思考着走到指挥王座台上,习惯性——按他还是凡人时的习惯,先和沃特舰长打了个招呼。

        恶魔原体这般随和到恐怖的态度让见多识广的半机械人舰长绷紧躯干回礼,舰桥上的人们在如履薄冰之中更弥漫起一种视死如归的气氛。

        拉弥赞恩没有特别注意到这点,他正忙着在心灵通讯里和佩图拉博交谈。

        “往好处想,或许巴尔班·福尔克这一次的升魔可以让你在亚空间里变得不那么受关注。”佩图拉博在郁闷中更发出一声恼怒的冷哼,仿佛替前手下提前准备好了地狱兽。

        “真的,你看,毕竟他在如何取得混沌宠爱方面的才能吸引了许多来自无生者的目光,这也符合我们必须保持低调的需要,不是吗?再者,如今更紧要的事情是,等我们把洪索骗……捞上铁血号之后如何适当地把他和他的战帮分开。”拉弥赞恩如此建议,接着朝那名三叉戟示意。

        对方收到了信号,即刻朝前走来,并保持着一种尽可能的冷静和恭敬,战争铁匠未戴头盔的头颅上黑色的短发映衬得他的皮肤愈加苍白。

        “艾哈林。”

        恶魔原体发出了呼唤。

        “父亲。”穿着铁骑式终结者盔甲的钢铁勇士应道,语气中不含一丝一毫的自傲或冒犯,“沃特舰长收到的最新通讯表明,卡兰-高尔的战争铁匠洪索声称收到了您的召见命令,他将为您带来您要的导航员,并申请在一个标准时后登舰;有关最新异形武器研究的进度报告,我保证它将在三小时内出现在您的桌上。另外……”

        拉弥赞恩用一种非常放松的姿态点着头,顶着恶魔原体的身躯走过去,绕着指挥王座转了两圈,这令舰长的双眼难得露出少许惊异和焦虑的情绪。

        接着这份情绪在他看到“佩图拉博”找了个指挥王座旁宽敞的大椅子并*毫无形象*地整个陷在里面,在听取子嗣报告的同时开始喝铁环端来的*加奶雷卡热咖啡*的时候,达到了一种认为自己已彻底疯癫的情绪高峰。

        巨大的荣光女王级战列舰突然颠簸了大约三微秒。

        “佩图拉博”做了个手势,让肉眼可见已经开始面对自己的基因之父越说越崩溃的可怜的艾哈林停下,转而朝沃特舰长发出疑问。

        “有什么问题吗?巴赫忒。”他眯起眼,“铁血号报告它的舰载系统错误修正发生率在刚刚的2.61微秒中增加了惊人的742%。——也就是说你刚刚差点让我们一头扎进梅德伦加德的大气层。你对此有什么想说的?”

        舰长的一部分逻辑回路仍在疯狂计算眼前情景的真实度,这几乎沸腾他仅剩的脑浆,另一部分证实了眼前恶魔原体对本舰确凿无疑的掌控度,这让他立刻垂下眼,声调保持了恰到好处的平静和谦卑,“是的,大人,系统的负荷确实有些超载,请您原谅我的失误。接下来将再次进行自检并排除此类问题。”

        “佩图拉博”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半机械人舰长感觉自己不存在的汗腺正在流出冷汗。

        “当然,最好是这样,巴赫忒,你最好开始习惯我在舰桥喝咖啡。这是一种浪漫。”

        舰体整个地颤抖了一下。

        “浪、浪、浪漫……当、当然,遵从您的命令……!”巴赫忒·沃特从开始服役于钢铁勇士的数十或数百个世纪来第一次,用一种极端富于人类感情的结结巴巴的语调勉强做出了应答。

        拉弥赞恩把脸转向几乎已经管理不住“是我疯了还是父亲遭了色孽了”的表情肌肉的子嗣。

        “你继续说,我在听,小艾哈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