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战锤:开局一条狗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WIN-WIN

第二十八章 WIN-WIN

        天命钢铁号

        临时看守所

        文垂斯的房间

        作为某种古老的惯例和对人类生理机能的遵照,战舰在宇宙航行中的日夜节律主要由定时自动调节的灯光来确定。

        现在是上午时分,舰体中新调制的照明颜色是明亮的日光色,药剂大师已经站在了一间舱室门外,他肩甲上的骷髅面具反射着淡淡的金光。

        看守的铁环机兵的电子眼将他的身份验证完毕。

        门朝一边移开,洪索举步踏入房间。

        “日安,乌列尔·文垂斯修士。”

        -----------------

        极限战士前四连长的祷告已经结束,但他仍然跪在那里,听到门口的声音,他起身转过去。

        “日安,洪索修士。”

        出现在文垂斯眼前的是一位身材挺拔,肩膀宽阔的白甲药剂师。

        他的头发被剃光了,一只眼睛上戴着医疗用套镜,另一只眼睛的虹膜是像冰川一样的蓝色,长期思考造成的皱纹让他看起来可靠而充满智慧。

        他那装备精良的医疗机械背包和手臂辅助装置让文垂斯下意识地对这个早有所闻但几乎没什么接触的极限战士子团的富裕程度有了一个新的评估,而药剂师没戴头盔的面孔上或新或旧的战斗伤痕也让前四连长肃然起敬。

        显然,这些银色颅骨的可敬兄弟在过去的数百年乃至上千年中经历了一些常人难以想象的战斗,他隐约听说他们刚刚结束了在蛮荒边缘的远征,正准备回到帝国境内休整。

        无疑,尽管他和帕撒尼乌斯已经失去了他们的大部分荣誉,但能在天命钢铁号修道院上,和来自同一基因血脉的超凡战士们一起待一段时间这一点,还是让文垂斯感到压力稍微减轻了一部分,并为此心怀感激。

        钢铁勇士挑了挑眉,走进极限战士的房间。

        “希望你今天感觉还不错,修士。”

        “确实很好,洪索兄弟,你们的修道院战舰维护状况是我见过最好的之一,连空气调节器的气味和温度都很适宜。”

        “那当然,我们战团的技术整备大师是整个星域最好的。”说这句话的时候,药剂师似乎表情带着些古怪的笑容,又似乎十分自豪。

        “今天该为你们做例行检查了,到这里来,脱下你的衣服,文垂斯,并躺下。”

        极限战士依言走到自己铺好的床前,“谢谢,洪索大师,非常感谢你们让我和帕撒尼乌斯使用战团的医疗资源……像这样吗?”

        “就这样,现在不要动,我要先替你做些基本检查。你们两个之前的旅行显然不太愉快而且对健康有害。”

        药剂师打开了他的扫描设备,在全身生化扫描之后,记录下一些数据,接着开始用手指上的医疗探针触摸文垂斯身体的各处对应点。

        “你的脊椎现在感觉怎么样?”

        “还可以,我觉得它完全恢复正常工作了。”

        “那是个好消息,另外尽力呼吸,再对着这个吹一口气,是的,嗯,第三肺看来也工作得很好。”

        “感谢你精湛的医疗技术,洪索大师,我几乎以为我可能要放弃它了。”文垂斯诚恳地表明了自己的感谢。

        药剂大师摇了摇头,“只是一点微不足道的修补工作。”

        随着体检的逐步进行,他们之前的气氛也渐渐轻松起来。

        “腹部这块巨大的伤口是新近愈合的,看起来是某种生物的爪子?嗯?”洪索的指尖在文垂斯的腹肌上移动,肉色的腹肌被一大团泛白的新肉盘踞着,看起来曾有某种可怕而怪力的东西从极限战士的身体上硬生生撕挖下一大块血肉。

        “是的,是在极限塔拉西斯上,”文垂斯的脸庞被一层淡淡的阴影所笼罩,“在那个世界我们和泰伦虫群发生了遭遇战……最终我们消灭了它。这是当时那个虫群的诺恩虫后留下的。”

        “不少强悍的士兵能够做到对抗泰伦生物一段时间,不过直面过一头诺恩虫后还活下来的战士可真不能算多。”医疗探针移动过去,在伤口附近采集了少许血液样本,“……让我看看数据,确实,之前的药剂师……兄弟,他做得很好,你体内的残留泰伦虫毒素已经被清除到一个可以忽略的水平。——但你们有如此值得称颂的功绩——”

        药剂师摇了摇头,没有继续往下评论,但文垂斯知道这位修士想说什么,有关于他们被去除了一切荣耀和功勋装饰的动力甲和武器并不算是一个值得保守的秘密。

        “我是自愿接受并立下死亡誓言被放逐的。”黑发的阿斯塔特躺在那儿,平静地如是说,“我也相信我们能够最终完成它,并回到我们美丽的家园世界。”

        正在他身上忙碌的药剂大师发出一个鼻音,听起来似乎有一点点嗤笑的意思,乌列尔的眉头皱起,“这有什么好笑的吗?洪索修士。”

        “不,当然不是,我没有这样的意思。我是说,如果你说这句话的时候,心率变化没有那么明显,我会认为你的意志比我想象的更坚定一些,文垂斯。”

        “……抱歉。”

        “没有关系,假如你正想找个人谈谈的话,我乐意效劳。”

        “……谢谢你,洪索兄弟。”文垂斯的声音听起来没有那么肯定。

        “不用谢,现在请把头偏向一边,对,就这样,由于你是从诺恩虫后的攻击中恢复过来的,我想采集一些你的内分泌激素液体作为样本,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当然,请……嘶……啊……”

        “这会有一些刺激,不用担心,很快就会结束。”

        医疗探针刺得很深,几乎大半截都插进了他的颈窝,黑发的前四连长因此只能保持一个侧头平躺的姿势,他说话的声带振动传导到探针上,在洪索的指尖激起微微的知觉。

        文垂斯深吸了一口气,以便为接下来要说的话做好准备。

        “首先,我很抱歉扯上了帕撒尼乌斯。”

        洪索歪了歪头,他放在文垂斯脖子上的医疗手臂纹丝不动。“你的朋友看起来不这么想。不过请继续。”

        “极限战士——赋予其上的意义代表着勇气、真理与对帝皇的坚定信仰……”洪索没有作声,他冰川色的眼珠盯着医疗探针。

        “我们的战团如此坚定而伟大,我们的战士需要因遵守圣典的教诲而被紧密连接在一起,圣典将规则指引给他们,明确他们勇气的来源,并让他们仰望他们的长官,从互相的信任与连接中获得更多勇气……而我并不为我的行为感到不荣誉或后悔,我只是接受了它们不应作为一颗不恰当的种子在私下的议论中被流传……”

        文垂斯的声音渐渐变得模糊,他低声地自言自语。

        “嗯……确实,……乃存在之基石。”药剂大师的声音听起来变得更遥远了。

        医疗探针末端的刻度管被粉红色的液体逐渐充盈。

        “好了,结束了,接下来你可能有些困,好好睡一觉有助于你放松。”

        洪索十分满意地收起他的设备,甚至还贴心地替文垂斯盖好被单。

        前四连长在陷入黑甜的睡眠前,他最后喃喃地问了一句。

        “所以……他是我们父亲的活圣人……对吗……?”

        房门关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