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红楼如此多娇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五章 获线索,寻漕帮(求收藏求追读)

第七十五章 获线索,寻漕帮(求收藏求追读)

        苏然将箱子里的东西一件不留全部卷走了。

        这些东西并不是百官行录,但是其价值却并不亚于后者。

        这是一套账本,但记录的却不是甄家普通买卖的账目,而是见不得人的一些钱财流水。

        比如某年某月某日,为了放三名官员的缺儿,给吏部官员崔某,送了银票五万两。

        某月某日,支三千两银子,雇人杀了准备上京告状的某位马姓乡绅。

        又比如哪一天,江苏总兵纳第五房小妾,支了三万两银子做贺礼。

        总之,这些事情没有哪一件可以放到明面上来说的。

        东西既然拿了,那么,人肯定不能留。

        因此,临走前苏然直接送赵管事上了路。

        至于那丫鬟,本就是无辜的,加之还提供了重要线索,苏然也就没管她。

        出了甄家大宅,苏然便直接冲进了暮色里。

        回到客栈的时候,红霜正一个人坐在灯下发呆。

        苏然将手里的包袱往桌子上一扔,就开始逐本翻看了起来。

        眼看红霜还在愣神,苏然一把将她拉了过来。

        “快,帮我找找,看看有没有跟嘉定县令张嘉淦有关的记录。”

        红霜闻言,立马坐了下来,也开始帮着翻看这些账本。

        功夫不负有心人,红霜在翻到第五本的时候,还真发现了线索。

        “爷,你快看,这里有张嘉淦这个人。”

        苏然一听,立马将账本接了过来。

        果然,上面的笔迹还比较新,应该是刚刚写上去没多久。

        【嘉定县令张嘉淦,以下犯上,擅行弹劾之事,雇二十刀斧手灭口七人,支银六千两。】

        苏然看到这一行记录,心里不由得暗暗一沉。

        当初庆雍帝说,刑部派过来的六个人都被乱刀砍死了,但却没有找到张嘉淦的尸体。

        而现在看到这份记录,很显然张嘉淦应该也已经遭了毒手。

        唯一对不上的就是少了张嘉淦的尸体,但这很显然不重要了。

        想想也是,死无对证这种事是最难搞的。

        这边灭了张嘉淦并刑部官员的口,那边把弹劾折子上涉及到的线索再一一掐断,这事也就只能不了了之了。

        苏然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有到嘉定县,就已经把事情弄清楚了。

        而幕后的主谋,正是江南甄家。

        通过这件事,也恰恰证明了一点,那就是甄家跟冯秉元是一条船上的。

        走到这一步,苏然已经不打算再去嘉定了。

        杀张嘉淦的人,可以是张三,也可以是李四,但那重要吗?最重要的是,主使者只有一个,那就是甄家。

        所以,想要为张嘉淦报仇,就必须除掉戕害江南百姓,将江南官场搞得乌烟瘴气的这颗毒瘤。

        苏然将这些账本都收了起来,准备带回京城交给庆雍帝。

        但既然已经来了,就这么走肯定不行,怎么也得给甄家留下点儿见面礼才行。

        苏然记得前番来金陵的时候,曾经获悉漕帮对甄家颇有不满。

        但一直慑于对方势大,所以,不得不俯首称臣。

        当时苏然的心里就曾经暗自打算,要将漕帮从甄家的手里夺过来,化为己用。

        而现在甄家在江南的行事愈发张狂无度,漕帮的处境肯定会愈发艰难。

        这个时候如果向漕帮伸出橄榄枝,让他们脱离甄家的掌控,应该问题不大。

        不过,现在已经很晚了,苏然也没有操之过急,而是抱着红霜又睡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他就又离开了客栈。

        苏然之前跟韩金闯一起押送过粮草,从他的话里面知道想要找到漕帮的人直接往江边上去就行。

        江边上凡是走船的,十有八九都是漕帮的人。

        苏然来到江边一打听,很快就打听到了漕帮的所在地。

        漕帮跟其他帮派不太一样,在金陵城中并没有固定的场所。

        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居无定所,没有住的地方。

        这些长期在水上讨生活的人喜欢住在水边,他们住的地方俗称水寨。

        漕帮号称一共有七十二座水寨,每个水寨都代表着一个分舵。

        而漕帮最大的一个水寨名叫行云寨,是漕帮总舵所在地。

        苏然一路打听过来,总算是在接近中午的时候寻到了行云寨的所在地。

        行云寨位于长江以北,朝南而建,寨子的周围停满了大小不一的数百船只。

        苏然打着谈运输生意的名义混进了行云寨,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接待他的却是老熟人,韩金闯。

        对于苏然的底细,韩金闯虽然知道得并不确切,但也知道他是朝廷的人。

        因此,他一看到苏然,立马就将他带到了一处四下无人的所在。

        “兄弟,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上次那趟差事可把兄弟们给坑苦了,甄家知道粮草送错地方了,连我们的辛苦钱都没给,不仅如此,帮主为了这事,还被甄家硬生生讹去了五万两银子,就为这个,帮主差点儿没把我给扔到江里喂鱼去。”

        苏然闻言,笑了笑道:“这事你可不能怪我,我也只是奉命行事,不过,贵帮被讹了银子,我倒是有办法帮你们要回来。”

        “那你倒是说说。”韩金闯一听能要回银子,立马来了精神,“有什么办法可以把那五万两银子要回来?”

        苏然见状,压低声音道:“这事我怕你做不了主,我想见一见你们帮主。”

        韩金闯听罢这个,稍稍犹豫了一下,但沉默片刻后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见我们帮主可以,但是,你得保证能要回那五万两银子。”

        “如果那银子要不回来,我自掏腰包,把这窟窿给填上。”苏然闻言,立马拍着胸脯道。

        韩金闯得到了保证,也就不再多言,起身领着苏然七拐八拐来到了一处有点儿像梁山聚义堂的所在。

        苏然坐了一会儿,就看到韩金闯去而复返。

        不过,这一次出现的可不是他一个人,而是多了一个蓝色衣衫的女人。

        这个女人约莫二十出头,皮肤白皙,眼睛很大,很亮,眉宇之间带着几分英气。

        特别是耳朵上挂着的两只明晃晃的银色耳环,让整个人平添了几分野性气息。

        女人见到苏然,眼神也不怵,直接大大咧咧的在厅堂上首的兽皮椅子上坐了下来,皮靴蹬在椅子上,飒爽之气十足。

        苏然一看这架势,知道眼前这位应该是个爽快的女人,当即也不绕弯子,直接就说出了想让漕帮脱离甄家掌控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