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红楼如此多娇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六章 自古帝王最薄情,唯有佳人解君心(求收藏求追读)

第八十六章 自古帝王最薄情,唯有佳人解君心(求收藏求追读)

        南书房的龙案之上,摆着苏然从金陵带回来的账本,以及那本百官行录。

        此时的庆雍帝,脸色阴沉如墨。

        “这些东西都是从甄家找到的?”

        苏然闻言,脸色凝重的点了点头:“不错,这些东西是从甄家一个管事那里找到的,当时我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也很震惊。”

        “还有这个百官行录,上面所说的这些事,都是真的?都核实过了吗?”庆雍帝又继续问道。

        苏然闻言,缓缓开口道:“应该没错,之前派去江南的一拨人已经核实过了,上面记载的事情大部分都有据可查,皇上如果还有疑惑,可以把人拿到刑部一问便知。”

        庆雍帝听到这里,大手“嘭”的一下拍在龙案之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看样子已经愤怒到了极致。

        “好个甄家,好个朝廷百官,简直无法无天!”

        苏然见状,连忙上前劝慰道:“皇上息怒,这事错主要在甄家,犯错的官员虽然有错,但也要区别对待。”

        “此话怎讲?”庆雍帝看着苏然,脸色依旧严肃的道。

        “回陛下,俗话说水至清则无鱼,这些官员如果只是收了点儿银子,拿了点儿好处,并没有做太过出格的事,他们只要对朝廷的忠心还在,那么还是可以继续让他们为朝廷效力的。”苏然不紧不慢的说道。

        “可是如果忠心都没了呢?又该如何处置?”庆雍帝眼神犀利的看了苏然一眼。

        苏然闻言,眼神忽然变得一冷:“如果忠心都没了,那么,也只能早早着手,为我大庆朝铲除祸害了。”

        苏然的话说到这里,南书房的空气瞬间凝固了。

        四周静得可怕,近乎落针可闻。

        庆雍帝沉默了良久,才缓缓吐出一口憋闷在胸中的浊气:“这事朕觉得还得再换个法子。”

        苏然一听这话,脸色再度一变。

        这换个法子可就有很多说道了,是更加激烈的法子,还是更加缓和的手段,区别可就大了去了。

        庆雍帝见苏然不说话,又继续道:“这些官员如果都拿回刑部受审,必然会朝局震动,人心惶惶,所以,如果他们能突然暴毙,可能会更好。”

        说到这里,庆雍帝昂起了头,牙齿咬的紧紧的,似乎刚刚做出了一个很艰难的决定。

        苏然见状,知道这事已经决定了。

        而且,这种做法是以最小的代价铲除了这些心怀不臣的官员。

        不过,想要做这件事,必须要有人牵头负责。

        苏然一瞬间想到了刑部尚书,杨乃晋。

        然而,庆雍帝接下来的话却让苏然感到很无语。

        “这事必须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所以,刑部不能插手这件事,朕思来想去,恐怕还只有你来做这个坏人了。”

        苏然听罢这番话,心中很是纠结。

        这些官员已经变了质,根本死不足惜。

        不过,他们肯定有家人,有妻小,这些人又该如何抚慰他们内心的创伤?

        他们参与了贪墨不法之事还好,如果他们根本不知情,又该如何?

        苏然思来想去,觉得为了尽可能的避免这些,恐怕只能尽量悄无声息的把这些人做掉了。

        一念至此,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神情凝重无比:“臣领旨!”

        庆雍帝见苏然答应了下来,原本阴沉如墨的脸上这才露出了一丝缓和的表情。

        “朕知道这件事难为你了,不过,眼下朕绝对信得过的,而且又能办成这件事的,只有你了。”

        苏然闻言,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站在当场。

        庆雍帝见状,上前拍了拍苏然的肩膀道:“下去吧,此事过后,朕给你个更好的位子。”

        苏然闻言,拱手朝庆雍帝行了一礼:“臣为了大庆朝,当鞠躬尽瘁,不辞辛劳。”

        “好,好,好。”庆雍帝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朕果然没有看错你,朕早就跟你说过,你就是朕手里最锋利的那把刀,可以用来扫除一切危害到大庆朝的障碍,没有你,就没有朕的高枕无忧,没有大庆朝的江山稳固。”

        苏然听罢这番话,内心既喜又忧。

        喜的是,自己依旧被眼前这位大庆朝的皇帝所倚重。

        忧的是,一旦大庆朝江山稳固,做皇帝的高枕无忧了,自己还有没有存在的价值?

        苏然没有细细再想下去,因为从目前的情形来看,这一天距离自己还很遥远。

        苏然离开了南书房,带着自己从江南拿回来的那些账本以及那一本百官行录。

        庆雍帝将筛选和处置不忠官员的任务,都一起交给了他。

        这一刻,手握杀伐重权的苏然忽的感觉自己的压力山大。

        不过,这件事情到目前为止,在自己的女人当中只有红霜知道有这些东西。

        因此,回到苏府后他直接将东西带到了对方的房间。

        此时的红霜,正在房间里绣着一只椭圆的扇面,扇面上已经绣了一只栩栩如生的鸳鸯,另一只也已经绣了大半。

        看到苏然进门,她立马微笑着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今日的红霜,穿了套绿色的束腰纱裙,配上一枚蝶翅鎏金钗,略施粉黛,整个人显得清纯而不失妩媚。

        特别是那粉色肚兜裹束的翘挺胸脯,盈盈一握的柳腰,走动时款款摆动的腰臀曲线,看得人忍不住有些心驰神往。

        红霜走到苏然身边,看了看摆在桌子上的一摞子账本,唇齿轻启道:“爷,这些账本不是交上去了吗?怎么又拿回来了?”

        苏然闻言,苦笑一声道:“这事兜兜转转,最后还是落到了我的头上,早知道当初就不多管这闲事了。”

        红霜听了这话,一双美眸盯着苏然眨了眨道:“爷是皇上的心腹,自然要多承担一些事情,我们做女人的就指望着爷呢,爷越位高权重,我们这心里就越为爷感到高兴。”

        苏然听罢这番话,轻轻叹了口气:“自古帝王无不薄情寡义,如今我还对朝廷有用,肯定就会被倚重,等他日天下太平了,必然飞鸟尽良弓藏,到了那时,今天做的事情都有可能成为治你罪的罪状。”

        “我只是一个女人,也不懂那么多,我只愿能让爷开心,能让爷在我这里的时候舒服,如果有幸的话,能够为爷早日生个一儿半女,那就心满意足了。”红霜听到这里,有些动情的上来抱住了苏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