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78章 清场

第78章 清场

        儒道小捕快正文第78章清场徐太平听到孙景真气急败坏的咒骂。

        哈哈大笑。

        笑得前仰后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道,你装啊。

        “继续装得道高人。

        “气质呢?

        “风度呢?

        “怎么满嘴脏话?

        “连自称都改了?

        “你师父是谁?我改天找他好好请教请教,问问他怎么教徒弟,教出来你这么个心性这般拙劣的徒弟?

        “哈哈哈哈哈哈——

        “来啊,继续。

        “小爷就喜欢这种以命换命的感觉。

        “刺激——”

        说到这里。

        却又朝郑博文喝道:“速速下山,去来的地方等我,一个时辰后等不到我,立刻返回县城,禀告县太爷,就说我死在天下帮贼道孙景真手中。”

        孙景真听到“天下帮”三个字,面色微变,脱口呵斥:“姓徐的小王八蛋,老子才不是什么帮派的人,老子是道士,是道门的人。”

        徐太平却将孙景真的反应尽收眼底。

        心中冷笑。

        果然,这贼道跟那曹新的关系也很复杂。

        我只一试探,贼道便露出破绽。

        不过,这才合理。

        贼道士、曹新、王瑞娘的父亲都是天下帮的人,尤其这贼道士,更是在小王村惨案发生前才来到的这里修建道观,必然跟小王村惨案有关。

        但事后又发生矛盾。

        曹新先是指挥王栓柱暗杀王瑞娘父亲。

        又利用我这个捕快来杀这贼道士。

        确实是借刀杀人。

        如果只是单纯地想抓个替罪羊,曹新有更多更稳妥的选择。

        我来之前就意识到。

        现在,贼道士露出破绽,再次佐证我的推测。

        是时候收网了。

        不过。

        马甲不能暴露。

        先将郑博文这些人赶走。

        再杀贼道士一个出其不意。

        郑博文几人,听到徐太平的话,却瞬间激动。

        “徐爷,我们不走!”

        “跟这妖道拼了!”

        “徐爷,我们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你在哪,我们在哪!”

        “徐爷,并肩子上吧。”

        “……”

        徐太平见状。

        暗骂。

        草!

        蠢货!

        你们留下来有个屁用。

        真要有用,早让你们上了,至于让你们等到现在?

        却也有点小小的感动。

        没辜负我这半个月的pua,又是话术又是银子。

        成效不错。

        有八百十万这样的死忠,就有了跟大晋王朝掰手腕的资格。

        就是这些捕快实在太弱。

        徐太平不耐烦地摆手:“滚!别影响小爷战斗!”

        众捕快依旧犹豫。

        徐太平再喝:“郑博文,带他们滚!”

        郑博文咬咬牙,将手中牛尾刀扔向徐太平:“徐爷,早点下山。”

        然后招手:“走!”

        率领五个手下掉头就走。

        孙景真见状,冷笑:“你以为他们能跑得了?收拾了你,再收拾他们也不迟。”

        徐太平毫不示弱:“贼道,别吹牛,手上见高低。”

        孙景真嗤笑:“徐太平,你除了拼命,已经别无他法。

        “死到临头,还在嘴硬。

        “待会儿,我会先敲掉你满嘴牙,再砸烂你的嘴,最后拔掉你舌头,看你还敢不敢耍嘴皮子!”

        徐太平勾勾手指:“来啊!天下帮的反贼!让我瞅瞅你们哪儿来的底气造反!”

        孙景真面容瞬间狰狞:“欲求速死,贫道成全你!”

        话音未落。

        挥舞拂尘冲向徐太平。

        却在靠近徐太平时,手腕一翻,拂尘变成一柄长剑。

        手腕轻抖。

        长剑翻出数朵剑花,剑光闪闪,化出四五道剑影,笼罩徐太平全身,直奔徐太平眉心、咽喉、心窝等要害。

        徐太平大惊。

        什么玩意?

        难道是……传说中的芥子储物袋?

        这可是好东西!

        徐太平随即两眼放光,却被迷离的剑光晃得不知如何应对。

        这剑招,虚虚实实,难以琢磨。

        退!

        一退破千招。

        先避开这一杀招再说。

        只是。

        这一退。

        徐太平彻底落入下风,被孙景真追着砍个不停,片刻间,身上便多了几道细小的伤口。

        草!

        这贼道,剑法比拂尘厉害太多!

        不过。

        就是这种游走在生死边缘的搏杀,才最涨经验。

        再坚持几分钟。

        让这贼道士再得意一会儿。

        山下。

        小王村,王瑞娘家门口。

        郑博文六人守在门口,齐刷刷望着山顶,神情肃穆,暗暗为徐太平鼓劲。

        但内心深处格外忐忑。

        徐爷不是那贼道士的对手。

        硬实力差一截。

        只希望徐爷别死。

        只要不死,就有机会报仇雪恨。

        死掉,那真就一了百了了。

        王瑞娘在门里看到六个捕快,小心翼翼探出头问:“捕爷,徐神捕呢?”

        “山上呢。”

        “山,山上?”

        “嗯,”郑博文摆摆手:“姑,姑娘回屋,不管听,听到什么动静,都别出来。”

        王瑞娘怯生生点头。

        缩回房间。

        片刻后又隔着窗户问:“捕爷,喝茶吗?”

        郑博文头也不回地摆手,顺手拉上大门,继续望山。

        与此同时。

        曹新硕大的庄园里。

        曹新面目狰狞,揪住王如松脖子,怒喝一声:“什么?你再说一遍?”

        王如松战战兢兢道:“王栓柱……死了。”

        “怎么死的?”

        “死在去县城的路上,被火烧死的,镇,镇上人发现时,只剩黑漆漆的骨头。”

        “怎么可能?他不是有隐身符?就算杀不掉徐太平,也不会被发现,会安全撤退,怎么可能死在去县城的路上?”

        “小人真不知道,小人到镇上时,王栓柱家人正哭得伤心,镇上那些人也都不知道什么情况,小人打听一番就赶忙飞马回报。”

        曹新眼珠子通红。

        呼吸越来越急促,“呼哧呼哧”,就像一个大风箱。

        面色也越来越难看。

        从牙缝中吐出三个字:“徐太平——”

        而后又强压怒火:“驿站那边呢?”

        “驿站也乱作一团,说是昨晚上有大头怪光顾。”

        “驿丞王二牛呢?”

        “还在。”

        “没死?”

        “没死!”

        “草!”

        曹新暴怒:“废物王栓柱!明明掌握那么强大的法术,竟然连个王二牛都干不掉!

        “废物!

        “废物!

        “废物!”

        连骂几声后。

        再次压下怒火。

        揪住王如松的脖子,压低声音,咬牙切齿道:“去县城,把这边的情况告诉香主,请香主派个高手协助击杀徐太平!”

        王如松瞬间紧张:“坛主?孙老道出手,徐太平应该死了吧?”

        “哼,孙老道是厉害,但没比王栓柱厉害多少,王栓柱有隐身符,可以远程操控两个强大无比的纸人,战斗力极强。

        “可是,却被徐太平毫发无伤地击杀,说明徐太平那个小王八蛋一定藏有厉害后手,孙老道不知道情况,必然要栽跟头。

        “还是请真正的高手出马更妥当。

        “这件事情,事关重大,必须将一切潜在威胁扼杀在摇篮中。”

        说完。

        重重拍在王如松肩膀上:“用甲马赶路,快去快回,只要能把消息送到香主那边,便是大功一件,本坛主替你申请一份传功玉简,助你入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