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在作者笔下艰难成帝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开挂的修炼速度,突破八品!

第七十七章:开挂的修炼速度,突破八品!

        这两条帖子第二条是他计划中的。

        原本计划就是等自己读者等级提高以后,发个剧情盖楼,让更多人帮忙发剧情。

        因为只有读者等级高了,你发盖楼会打赏什么的,才会有作者粉丝信服,至少证明了你的含金量。

        要不然别人只当你是开玩笑,拿大家开涮的。

        不过第一个作者封印楼,却是这次经历之后的一个临时起意。

        至于会不会暴露,王丰对此根本不担心。

        什么叫“关于作者的讨论”,那必然是粉丝对作者的喜爱了啊,明星还有大堆粉丝讨论各种私生活呢。

        有些人嘴上骂着私生饭讨厌,后面发出个啥,还不是暗戳戳的看的津津有味。

        这本身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一个顶尖作者,就算不是明星,想必也有很多读者想讨论吧?

        王丰不了解网文圈子,但了解粉丝对明星的期待点,想来通理性也是大差不差的。

        至少就自己看到的网文书友圈,还有这管理模式,就是跟自己熟悉的明星对粉丝管理维护差不多。

        发完帖后,王丰起身从床底下,拿出了师父交给自己的内功心法。

        ——《百战法》。

        “现在我已经突破了九品丹田境,也是时候修炼了。”想着,王丰翻开‘百战法’。

        “百战法是一部纯粹的以战养战之法。”看着开篇介绍,王丰轻念出声。

        “以战养战,顾名思义,需要大量的战斗,通过战斗来提升自身……因此,百战法,乃是禁军、厢军、修行之基础功法……”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王丰对百战法也有了一个基础的认知,更是知道,百战法并不是全名。

        这篇功法的全名是《神战法》。

        而‘百战法’的上限,也仅仅只是可以修炼到七品丹田境,就算是结束了。

        神战法总共有四个部分。

        分别对应了九到一品的三个阶段。

        九、八、七品,丹田境修‘百战法’。

        六、五、四品,丹泉境修‘千战法’;三、二、一品,丹河境修‘万战法’。

        至于最神秘的超一品,让丹河汇聚成海之法,百战法中并未多说,只是提了一嘴。

        “丹海神秘,登之便是人间绝巅,增寿两百……非大毅力、大智慧之辈集天时地利人和不可得也。”

        “哼。”看到这最后一句话,王丰发出轻笑,“如果不是看到了更远处的风景,或许超一品就是我毕生所求了,但这丹海境才是修行的起点。”

        对于百战法王丰并未嫌弃,而是开始认真翻阅,查看起了行功路线。

        师父王森林自从得到‘百战法’开始,就教他认识十二正经、奇经八脉、周身穴道这些。

        可以说师父很早之前就在为他打基础了。

        配合师父王森林标注的修行经验,再加上师父平日里的教导,王丰很快便明白了行功路线。

        “呼!”轻轻呼出一口气,让自己心境保持平和后,王丰闭上双眼,开始调集丹田中的真气,然后照着‘百战法’的行功路线运转。

        天地有气,人体亦有气。

        丹田境,就是气的一个累积和淬炼,使真气越发的纯粹,从而引发丹田质变,产生更多的真气。

        而这个过程,需要让气按照运行路线,进行周天循环,循环的过程就是真气的淬炼。

        其实运气之法并不特别,医书中就有最简单,最大众的靠运气而实现养生,静心、凝神的作用。不过大多是费时费力,还不一定有成效。

        汴京生活不易,大多数人为生活,奔劳于生老病死,自不会闲下心练这些,每天忙忙碌碌,回到家累得要死,有时间搞这花里胡哨?躺着不香吗?

        而富裕人家养生那都是钱养着,效果立竿见影,想要练武,都直接找专门的功法修炼。

        嗯,最简单的运气法门,就是以人体任督二脉为基准运行,并形成一个环流,便是打通了小周天。

        体内真气通了小周天以后,如果继续修炼,真气越来越足,然后会向十二正经、奇经八脉,以致全身每一个地方循环。

        当真气在全身游走了一圈后,就是一个完整的全循环,故此,也被称为大周天。

        以此,可以实现养生的目的。

        但修行功法又有不同,因为它的气,运行路线特殊,再加上穴道的运行新顺序,排列组合等等。

        其实说白了,就是每一套武学,都有一个独立的周天循环系统,越是精密循环,也就代表越强大。

        也因此,造就了武学难度上各有不同。越深奥的武学,就越是难炼,但威力也极强!

        一股奇异的感觉在身体中出现。

        经脉之中感觉痒痒的,每当真气游走而过就会很舒服。

        王丰知道,这是行功路线第一次开拓的正常反应。不去理会,继续运转路线,照着小周天循环。

        小周天打通之后,王丰又开始运转大周天。

        不过随着大周天开始运行,王丰突然发现自己的体内,似乎有了不一样的变化。

        第一个大周天运转下来,他发现自己体内的真气,似乎有些不一样,刚开始只是气,现在感觉有种莫名的粘稠感,像是水流一般。

        “咚,咚咚,咚咚。”心脏也开始按照某种韵律跳动,不一会,丹田就被填充。

        一股胀痛感开始出现,这让王丰心中一惊,赶紧停下功法运转。

        “唰!”睁开双眼,王丰有些后怕。

        “不正常,刚才那种感觉不正常,太快了,按照师父写下的修行经验所讲,一次次的周天循环,真气会不断的被淬炼,最后成为粘稠状……”

        “当丹田吸收后,就会产生质变,从而在丹田内,开辟出一口丹泉,如此也就突破到了丹泉境。”

        王丰吞了口口水,翻开师父注写的修行经验。

        “按照师父所写,想要让真气质变,不是天才,你至少也要修炼个一年半载才行,这还是快的,修炼个三五年那都是常有的,可我怎么这么快?”

        王丰眉心拧成出几道线,心中暗暗猜测。

        “对了!”突然,王丰想到了什么,心中闪过一抹了然之色,“文竹之前说我被宝药洗筋伐髓开丹田,甚至体内还有大量药力存在,日后修行大有裨益。”

        “莫非是阿辞给我用的宝药缘故……”越想,王丰觉得越有可能!

        哼唧兽给自己开挂,必然是为了尽快让自己尽快追上阿辞的脚步,要不然怎么保护阿辞?

        想通此中关键后,王丰顿时放下心来,然后开始继续修炼,这一次,随着功法的运转,忍过最初的不适,果然丹田的胀痛感开始减退。

        王丰明显能感觉到,丹田竟有变大的趋势。

        “半个时辰的修炼,等于就赶上别人一年半载,这么说我现在是天才了?”想着,王丰嘴角动了动,“嗯,这种开挂的感觉,很不戳!”

        修炼是最消磨时间的,眨眼的功夫,一天时间就匆匆过去了,天色渐暗了下来,约莫有亥时了。

        而王丰体内的大周天已经循环了不知多少圈。

        昏暗的房间里,王丰体内真气汩汩,他的丹田已经比原来长大了足足一倍。

        比方说之前丹田只有杯口大小,现在有碗口大了!

        一声“啵”的清脆响起,王丰的丹田再次撑开,宛若液体般的真气流淌而入,满满一大‘碗’。

        这时,王丰双眼缓缓睁开,黑暗中他的眼神非常的明亮有神,视力都感觉清晰了不少。

        “八品丹田!”王丰轻声呢喃。

        按照百战法中对突破的描述,还有他此刻感受到的力量层次,他确实突破了。

        一时间,王丰竟然有些恍惚,师父王森林修炼十年都没突破,这其中固然有自己拖累的缘故,但饶是如此,自己一天时间突破,确实太夸张了。

        这就是天才的世界吗?

        “哼。”突然,王丰又在心中笑了,“差点忘了我是重要配角了。”

        “视角不在重要配角身上,等到哪天重要配角突然出场的时候,修为啥的不就是作者一句话?

        但这个过程体现到我这里,可不就是天才,额,说不定是妖孽般的修炼速度吗?

        等到我再跟阿辞见面,或者在她面前表现实力的时候,‘哼唧兽’给读者的展示我大概都能猜到……

        嗯,无非就是什么,得益于上次某某宝药的缘故,没想到他修炼后竟然如此之快云云……”

        “上次师父一拳打出一个大坑,不知道我这次能发挥出怎样的威力来…”想着,王丰起身来到院里。

        昨夜大雪,院子里慢慢一层积雪,王丰也不在意,学着师父的样子爆发全力朝大地母亲轰出一拳。

        “百战法描述,九品修者可爆发三十钧之力,突破八品,则可达到六十钧,就是一千八百斤……”

        “轰!”一拳下去,地面瞬间凹陷,顿时土块翻飞,王丰的半条手臂直接没入地面,而在手臂周围,则是仅仅裂开了一个直径三十公分的坑。

        一旁被炸开的积雪已经融化,将土坑打湿,泥土的腥味散发而出。

        “什么情况,师父九品时,坑的直径可是有三米大,深有四五十公分,我八品不至于这点效果吧?”

        王丰表情沉凝,感觉没有达到预期效果。

        其实这效果如果放在一个讲科学的世界,已经是震撼全世界了,但这是个能修炼的世界。

        锤炼肉身,打熬基础等等加持之下,需要考虑手臂会不会撕裂的问题吗?不需要!

        “嘎吱。”这时,院门被打开,师父王森林回来了,然后就看到了站在院子里发呆的王丰。

        “小丰子?”看着王丰,又看着地面的土坑,王森林一愣,道:“你这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