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下山躲师姐,被绝色未婚妻拿捏要害在线阅读 - 第535章 百年难遇玲珑心!

第535章 百年难遇玲珑心!

        “这位是弟妹吧!”

        司徒荣耀目光转向林清柔,眼神清澈,笑呵呵的问道。

        “您好,我叫林清柔。”林清柔客气的点点头,微笑还礼。

        然而司徒荣耀盯着林清柔的眉宇之间看了片刻,忽然脸色掩饰不住的微变了一下。

        虽然他反应很快,几乎是眨眼之间就恢复了正常,但这一抹异样还是被叶南捕捉到了。

        “老弟,羡慕啊!”

        司徒荣耀满脸感慨的拍着叶南的肩膀,“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叶南微微笑了笑,没有说话。

        他可不打算说什么“哪里哪里”之类的谦虚话。

        清宝的条件摆在这,过分的谦虚就是虚伪了。

        “您过奖了,不知道司徒先生找叶南是否有正事?我在此会否打搅?”林清柔借机帮叶南询问了一句。

        “嗨!我能有什么正事儿!”四图荣耀哈哈一笑,“早就听说叶小兄弟翩翩人才,厚着脸皮慕名前来结交而已!”

        “四爷客气了!请入座吧!”叶南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几人分宾主坐下,正在此时,敲门声响起。

        林清萱端着茶盘走了进来给几个人奉茶。

        这丫头倒是比以前懂事多了,至少眼里头有活了!

        看见林清萱的那一刹那,司徒荣耀又是瞳孔一阵收缩。

        叶南分明的看在眼里,心中更加在意。

        司徒荣耀这等人,绝不会是被美色迷惑心智的人。

        他如此在意林家姐妹俩,是何原因?

        “这位姑娘与弟妹有八九成相似,敢问是……”司徒荣耀礼貌的开口询问。

        “正是舍妹。”林清柔笑着回答道。

        “难怪,难怪……”司徒荣耀眯着眼睛,若有深意的喃喃自语。

        林清萱退出去之后,司徒荣耀跟叶南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全是闲篇儿,没有半句正事。

        叶南心中疑惑不已。

        怎么看这货都不可能只是过来交朋友的……

        到底葫芦里憋着什么药?

        然而直到一个小时之后,司徒荣耀起身告辞离去,都没有突出任何异常的迹象,也没有聊任何敏感话题。

        眼看着他带着方漫之干脆的离去,叶南心头疑惑更浓。

        这个人,着实不好应付!

        混过江湖的人都知道,最难缠的就是这一类滑不溜手、城府极深,但表面上的气质却有亲和端正,让人很容易就放下防备心的人。

        “这个人你要小心,他功力不低!”林清柔突然沉吟着说道。

        叶南顿时笑了,满眼柔情的看着清宝,“不错嘛,我老婆水平见涨啊!对真元的感知越来越清晰了!”

        林清柔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我倒是忘了,您哪用得着我提醒啊,是小女子班门弄斧了!”

        叶南哈哈一笑,忍不住一把将林清柔抱在了怀里,“小别胜新婚,咱……培养一下感情?”

        林清柔脸一红,娇躯微颤。

        好多天没被叶南抱,这一下就有点受不了,心中悸动不已。

        她脑袋贴在叶南胸膛上,语气稍显娇柔,“大白天在会客厅培养,哪部片子里学的?”

        叶南顿时震惊,低头看着清宝红润的俏脸,“看不出来,你也没少看啊!”

        “呸!”林清柔耳朵根子都红了,又羞又恼,“我……我才没有……是秦雅和夏冰她们几个不正经,看就看,还非在客厅大电视投屏看,我……我没办法再跟着看了两眼……”

        叶南顿时哭笑不得。

        还得是秦雅和夏冰啊,大电视投屏,我特么怎么没想到呢……

        ……

        司徒家,家住书房底下的密室。

        一个身影恭恭敬敬的跪在那五个老祖宗面前。

        “为何这么快去而复返?又有何事?”中间那老头冷然问道。

        “老祖宗,万千之喜!”

        那跪着的人语气激动的道,“我方才发现了绝好的祭物!”

        坐中间的老头皱着眉头,“此事不是已经定了吗?”

        “不,老祖宗,这次比那姓花的女人强上百倍!”

        “哦?”五个老头都来了兴趣。

        “是玲珑心!”那跪着的人语气颤抖,显然十分激动,“百年难遇的玲珑心!”

        “什么?!”

        五个老头顿时都瞪大了眼睛,听到这三个字,五张老脸上的贪婪完全不加遮掩。

        “你确定没有看错?!”

        “绝对没有!”那跪着的人笃定的道,“而且,这身具玲珑心之女,还有一个妹妹,命格与姐姐十分相似,分享了一部分玲珑心的气运,也身怀大量生机!”

        “这两人在哪儿?!”五个老头已经迫不及待。

        “就在司徒家中!”

        “那还不赶紧把人带来!”坐中间那老头急的脸上的褶子都变形了。

        “老祖宗,这二女都是有主之人,她们身边的男人可不好对付!”跪着的人语气很是凝重。

        “啪!”

        他话音刚落,高台上就摔下来一块令牌,掉在地上。

        “拿着,去找司徒家烟云斋的四位现任长老,一切听你号令!”

        跪地之人顿时大喜,赶紧恭恭敬敬的捡起令牌,“谨遵老祖宗旨意!”

        顿了一下,他又忽然道,“既然如此……是否可以让司徒无念放弃对那姓花的女人动手?”

        台上的五个老头惊喜过后也慢慢平复下来,几个人对视几眼,思考一番之后。

        “不,两边都要着手,以防万一!”

        “是!”

        跪地之人虽然心有不甘,但也无可奈何。

        看来想不让司徒无念立功,是不大现实了……

        可那姓花的女人的信息,明明是自己带过来的,老祖宗为什么偏偏交给司徒无念去动手!

        看来自己在老祖宗心中的利用价值,并没有超过司徒无念……

        ……

        入夜。

        叶南带着南宫玄章和木霆两人出门了。

        先是在周边地区大致绕了一圈,最后木霆确认,距离司徒家越远,邪气就越淡,源头必是司徒家无疑。

        最后几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又潜回了浣忆会所。

        梁上君子的经历,只有木霆没有,叶南和南宫玄章都是此道老手。

        三人都是高手,隐匿气息,潜伏在大厅吊顶的一个角落。

        此时会所里的生意极好,外面散客都快坐满了。

        而花知忆则在吧台之中,一边调酒,一边游刃有余地应付着各种男人的搭讪。

        这女人身上的韵味确实很有诱惑力,恰到好处的年龄,成熟饱满的身段和知性美艳的脸蛋,这一款几乎对所有类型的男人都通吃。

        “啧啧啧,好凶,好大,好沟!”

        南宫玄章盯着花知忆,忍不住砸吧着嘴。

        “粗鄙!”

        叶南直接翻了个白眼。

        南宫玄章以白眼回敬,“那你来个不粗的!”

        “那是正常女性在青春期时由于自然的生理发育而产生的第二性征,受到外部压强的作用力,而形成的褶皱式沟壑形态!”

        南宫玄章人都傻了,“你特么要考研啊!”

        木霆实在受不了这两个粗俗之人,没好气的道,“别吵了!这女人极不简单!”

        叶南脸色严肃了起来,“看出什么了?”

        “她是灵武双xiu!”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