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在三国骑砍无双在线阅读 - 第18章 囚犯

第18章 囚犯

        “谁?到底是谁在搞我?!”

        是夜,当王家村众人与汉兵营的大伙们沉浸在欢乐与胜利的海洋中时,与他们相隔不远的匈奴大帐内,千骑长塔塔罗正暴跳如雷!

        昨天晚上他就发现了有一百骑队失联,起初以为是抢上了头,今日就有信儿了,结果谁知道等来的却是又有几部人马出事的消息。

        “逃兵们有的说是汉兵,也有的说是咱们部有人叛乱……”

        “有说是几十人……”

        “有说是上百人……”

        “还有说是有一青面獠牙之恶鬼,双头四臂,骑三头大马,一个人就……”

        “(匈奴粗口)*2”

        塔塔罗一脚踹飞这个胡言乱语的小兵:

        “这种蠢话你也能信?胡闹!”

        “可那些人......”

        “那些人都是吓破了胆的废物!两天,才两天就折了我几百人!”

        塔塔罗又一脚踢翻了桌案

        “(匈奴粗口)连敌人是谁,有多少人都不清楚!”

        明明都击溃了并州最后的汉军精锐,怎么看这劫掠的活计都是个美差才对,他求了半天叔父才拿到的!

        怎么就搞成这样损兵折将的闹剧。

        马上那叔父定下来的归期就要到了。他怎么有脸回去?

        面对如斯怒火,塔塔罗的部下们噤若寒蝉,无人敢言。

        不,倒是还有一人:

        “千骑长阁下,按那两部溃兵所报,敌军应为汉军精骑,穿我胡人装束偷袭,人数不会太多,充其量有二十個就顶天了。”

        按胸说话的是名叫金方言的射雕手,正是他在下午值班时第一时间发现了惊慌失措的溃兵。

        在之后也是他,分别找到了每一个溃兵,详细询问情况,几相印证之后才做出了如此判断。

        然而听了他话的塔塔罗只是冷哼一声

        “你是说十几个穿着咱们衣甲的骑兵就能杀得我那几个百骑队全军覆没,最后就逃了这几个废物回来?”

        “不,他们不是废物,相反他们很机灵。”

        金方言皱眉说

        “那些汉人可能有点不一般……”

        “闭嘴!”

        塔塔罗怒斥

        “汉人都是废物,这几年来你还没看明白吗?他们连那些农民都搞不定,要来求我胡族救兵。”

        “汉人要真都是废物,休屠王为何要改一个汉人的名字?我胡族百多年来又何至受困于那小小的西河之地。”

        “金方言!”塔塔罗一把揪住金方言的领子,将他轻松地提了起来:

        “这简直就是在亵渎!

        如果你不是个射雕手我现在就已经砍掉了你的脑袋。”

        “……”金方言沉默。

        “我叔父改汉人姓名只是为了统治那些绵羊,叔父大人不但会带领我们统治草原,也会带领我们纵马中原,在汉人的农田上去放牧,用他们女儿的奶来喂我们的孩子,你懂了吗?”

        “统治草原...”金方严突然抬起头,盯着塔塔罗“所以伱们现在是要向我们的单于挥刀?”

        塔塔罗一把推开金方严,冷笑一声

        “是又如何?一只绵羊岂能领袖群狼?

        只有最强大的男人才配称为单于,只有最强大的部落才能指引我胡族的方向,而我叔父还有我们休屠各部不正该担此大任吗。”

        “......”金方严再一次沉默了,他得到了自己的答案。

        果然如此啊。

        之前就察觉不对,为何这次战胜并州军后休屠王的行动如此着急,连一向最爱的劫掠都只派了这区区几个千骑队来做,明明都已经进得这晋中盆地了。

        哼,原来是要造反,争权夺利去了,就这还口口声声说要为我胡人。

        也不知羌渠汗和于夫罗怎样了......

        “我记得你射雕手的名号是羌渠汗封的吧,还有右部那右贤王于夫罗和你关系也不错?”

        “......,是又怎样?”

        “来人,把金方严压下去!”

        “你凭什么?我可从没做过背叛我左部的事情!”

        “失联的百骑队有一支是你们部落的人马,溃兵们也说了被我族叛徒攻击”

        塔塔罗阴冷着脸:

        “洗干净嫌疑前,你就老实在牢里待着吧!”

        “......”金方严闭上了眼,他知道自己说什么也没用了。

        可笑啊可笑,他堂堂王庭第一射雕手竟然在这里一箭未发先被自己人关进囚笼。

        希望这个刚愎自用的家伙不要带着大伙走向毁灭。

        颤抖着摸着手上的镣铐,金方言在两个亲兵的押解下一步步的走向一狭小逼仄的帐篷,那里即为他的关押之地。

        ......

        同样是关押之地,一边清冷戚戚,一边热闹非凡。

        “进不去,真的进不去了……”

        “别挤了,再挤出人命了!”

        王家堡地牢内俘虏们乱哄哄的叫着。

        “你家这地牢不中啊!”苏曜捏着下巴,脸色深沉。

        “恩公,我们家又不是奔着造反去盖的这坞堡,谁知道有一天会装这么多的人啊……”王凌汗颜。

        地牢内小小的空间分出了四个隔间,其中有三个都被匈奴俘虏塞的满满当当,最后一个甚至关不上门,还有四个大汉在门外被不住的往里面推。

        就这时,被挤成夹心饼干,难上加难的男人突然大吼了一声

        “我们这屋有几十号人,他们只有4个,与其在这被挤死不如反了他的,杀将出去!”

        “反了他?”

        “反了他的!”

        俘虏们鼓噪起来,目光齐刷刷的看向牢门口的守卫。

        “你们要干什么?”

        临时充当看守的王家村民兵后退一步,抽剑惊慌大喊

        “屯长,他们要造反!”

        ——“还有这种好事?”

        苏曜刷的一下从台阶上一跃而下,双刀已然在握,兴奋的盯着这些没用的俘虏。

        是的,没用!完全没用!这帮俘虏简直是群累赘。

        拉回到村里的苏曜才发现,这里没有奴隶商人,王家村那个村长居然说什么都不收俘虏!

        既然不能卖,那我招兵总行吧,反正他的编制还缺40个人。

        然而招募工作却进展的相当不顺利,不,已经不是不顺了,那是完全没进展!招募数挂了个大鸭蛋。

        这倒不是俘虏不配合,而是压根推进不到那一步。

        不管是这些解救下来的村民,还是他手下的部下,都相当抵触让这些俘虏重新拿上武器。

        甚至连张杨都表示

        “你怎么保证这些匈奴人在武装起来以后不会把剑先捅进我们的背后?”

        于是,这上百号俘虏就成为了他这里一个空耗粮食的黑洞,让苏曜咬牙切齿。

        若不是无故杀俘会掉信誉值,他早就给这些浪费粮食的家伙们都突突了。现在主动造反,那真是求不值得啊!

        “不是?你们倒是反还是不反啊?”

        在跃跃欲试的苏曜面前,俘虏们刚刚鼓噪的劲头像漏气的皮球一样泄的一干二净,这会都大眼瞪小眼,没一个出头动手的。

        乖乖,但凡是能进来这里的,哪一个人没见过这杀星动手?

        怎么,当时战场上全副武装,拿着武器都不敢打的,现在一身囚服手无寸铁他们就突然敢用天灵盖接刀子了吗?

        不能,那当然不能了。

        于是此时众俘虏心里不约而同的一个念头就是,爱谁上谁上,反正老子不上。

        “???”

        苏曜气啊

        “有没有点血性了,来呀!”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