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在三国骑砍无双在线阅读 - 第57章 不当也罢

第57章 不当也罢

        “徐晃?”

        争执中的王大眼和林青之俱是一愣。

        这个名字他们太熟悉了,说恨之入骨可能有点过,但说一句厌恶至极绝对没毛病。

        那徐晃本是河东郡一郡吏,是他们最厌恶的官僚,月初竟摇身一变,成了杨奉将军手下大将,还夺走了他们头号大将的宝座。

        这次王大眼他们认为自己遭到伏击也同与徐晃竞争攻略界休县城,急于行军疏于防范脱不开干系。

        “摇身一变?”

        苏曜好奇。

        玩三国游戏怎可能不认识徐晃,那可是未来在正面战场上击败过关羽的男人,曹魏五子良将之一,出身于河东白波军的徐晃徐公明。

        此人也是苏曜先南战略的又一大考量!

        这可是前期打野就能收到的史诗级npc队友,他既然出生在并州,那不收简直天理难容。

        不过意外的是听这些人说法,此人竟还是官兵出身了?说来他还确实没细究过这些人过去的背景。

        “是的,杨奉将,呸,贼酋杨奉月初寇河东,在那徐晃手上吃了个暗亏,便想了个法子请去了……

        呸,掳去了徐晃在洪洞县城的老母,以其母为饵,诱其出战,将其捕获纳入麾下。”

        “还有这故事?”苏曜眨了眨眼。

        “将军可是与那徐晃有旧?”王大眼小心的瞧着苏曜。

        “旧倒没有,不过我听说这徐晃可非常人,使一把开山大斧,作战凶猛,有不亚于奉先之勇。”

        “谁?奉先(徐晃)?!”

        听得众人诧异惊呼,苏曜轻笑一声

        “吕大人您还在呢。”

        “臭小子,要不是稚叔让我盯着你,怕你乱来,你以为本大爷喜欢在这听你胡扯呢。”

        吕布咚咚地走过来,方天戟往地上一插,瞪眼道

        “你那点激将法还想唬我呢,一个河东鼠辈,他也配?

        我看你就是又想去搞事情了。”

        苏曜扭过头去,暗暗啧了一口,这吕布智力值好像也不是很低嘛。

        “贤弟,你可别忘了,丁使君的军令是让咱们限期回晋阳集合,失期可是要问罪的!”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我们总不能知道有人去打县城而不去救吧,咱们都到这了。”

        “那你先当了将再说,咱们兵就是要服从军令。

        再者说,县令一样有保境安民的职责。”

        “你当真如此认为?”苏曜面露诧异。

        “什么?”

        “我认识的吕奉先可不是如此死板天真的人吧。”

        死板天真?

        吕布被一句话堵的是面红耳赤,顿了顿才说

        “我当然知道他们守不住。”

        吕布敲了敲方天戟

        “但你怎么就不理解稚叔和吕某的苦心呢?

        你此番立下奇功,只要老老实实等着使君勘功封赏,那这路就是顺顺当当的,前途无量!

        可你如今一意孤行,非要去那界休县城。

        且不说我等现在带着这几百号俘虏怎么处理,或者伱打不打的赢。

        一旦回师慢了,被判了失期,不但你救援的功劳会被抹消,在上官那里还会得一个桀骜不驯,不服军令的评价。

        对你前述的论功也会造成影响!

        孰轻孰重苏小子你就拎不清吗?”

        苏曜挑了下眉毛,颇为意外,没想到要去抓徐晃还要先舌战吕布。

        这吕布何时有如此口才度了?还说得这些大道理。

        实际上这确实不是吕布的意思,而是他们出征前张扬特意交代的,让吕布看好苏曜莫要乱来,才把此中厉害讲了清楚。

        对吕布的说辞苏曜想了一下,他目光扫过周围侍立着的将士们,慢慢说道

        “大家最初都是为何参的军?”

        这话问的众人一愣,但倒也没毛病。

        后汉行募兵制,他们这些职业军人并非那些临时征召的农兵,确实都是凭自身意愿拿起了武器。

        但为了什么?

        是出人头地封候拜将,还是混口饭吃?

        “我苏曜很简单,见不得那些胡人撒野,不,不只是胡人。

        所有的,妄图凭自身暴力为一己私欲,欺压良善荼毒百姓的混蛋,我都通通都看不过眼。”

        苏曜激动地握紧拳头,沉浸在背景之中:

        “如各位所见,苏曜我有力量。

        那我便要用此力量去纠正错误,打击邪恶,惩治不法,以使百姓能安居乐业,还大地以朗朗乾坤!”

        这句话一下子说到他们大多数人心里了。

        边郡子弟没有内地百姓的好命,他们从小见的都是杀戮,暴力,掠夺与死亡。

        前一天还一同饮酒的朋友可能今天就沦为屠刀下的死尸。

        而走亲访友归来后面对也可能是一座烧毁的房屋。

        什么封侯拜相,当兵吃粮在生存危机前都是如此空洞。

        阉党祸国,权奸当道。

        后汉朝廷昏聩无能,天下局势岌岌可危。

        他们这些边郡子弟拿起武器最大的理由便是为了活下去,为了保护他们的家人和亲友。

        面对苏曜如此话语,便是吕布也无话可说。

        吕布的思绪在这一瞬间飘回了二十多年前那個九原县村中的少年。

        在那个鲜卑劫掠者几乎烧毁的村庄中,他拿着把刀浑身浴血。

        那是吕布头一次杀人,他凭着自己天生神力和满腔血勇帮助村民终于击退了这些侵略者。

        在那以后吕布便成为了全村的希望,那些他连名字都叫不出的陌生长辈们,那些与他毫无血缘的亲切村民们。

        正是靠着这些人们每家每户拼凑出的盘缠,吕布才得以能够拜师李彦,学得这无双的戟法。

        难道那一刻他吕布想的会是以后锦衣玉食封候拜将吗?

        “吕小子,老夫问你

        你来此拜师若是学得技艺,以后想要做什么?”

        “我要当大汉的将军,去杀胡人,让他们再也不能来村里害人!”

        是了,这便是我吕奉先学艺从军的初衷。

        吕布的眼眶有些泛红,可叹他既没有出身又不钻营官场,还不屑于送礼巴结上官,一身武勇竟蹉跎十余年,至今连将军的衣角都未摸到过。

        昔日的理想与初衷也早已被冲刷的几乎看不到什么痕迹了。

        呵呵,屯长。

        比二百石的年俸,对常人来说可能确实是个相当优渥的高薪了。

        但他是吕布,承载全村希望和恩师教诲的吕布。

        将军…他何年能成为一介将军呢。

        “若是成为将军,便意味着我要对暴行袖手,对不法低头,坐视百姓苦难而置之不顾,去做那和光同尘的唯唯诺诺之人

        ——那这将军,苏曜不当也罢!”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