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在三国骑砍无双在线阅读 - 第61章 受降

第61章 受降

        己方统兵大将在众目睽睽之下砍了亲兵监军的脑袋,然后上演了一出原地跳反的好戏,这下本来就崩溃的白波兵再也蚌埠住了,纷纷跪地求饶。

        他们之所以玩命向这里跑少不得心中存了点王对王,将对将的期待。

        毕竟大将徐晃在夺城门时的勇武深入人心,若说这里还有谁可以终结那个狂暴的屠夫,在他们心里那显然非徐晃莫属。

        然而现在连徐晃都投了,他们还有任何抵抗的意义么?那只会白白送了脑袋。

        “你是黄巾军!”

        “不,我真的是汉臣,某是被迫从贼的啊,将军。”

        徐晃已经丢掉了武器,苦笑着承受苏曜从头到脚的打量。

        “徐晃,字公明,河东郡洪洞县人,曾为河东郡一小吏,因家乡沦陷,效命于黄巾贼白波众,现为杨奉手下前军统领,我可有说错?”

        “对...将军说的完全没错。”

        徐晃浑身冷汗直冒,自己何德何能啊,竟然被人连家底都看破完了,而他甚至不知道眼前这位少年将军到底是谁……

        好赖他月初时候还是朝廷的郡吏呢,隔壁什么时候出了个如此厉害的将军?他真的是将军?兵都不带的?

        这都怎么回事啊……

        怎么回事呢,苏曜自己也有点搞不明白。

        这徐晃似乎和吕布一样,虽然标志性的武器没变,但是模型明显都变成了超级写实的风格……

        可以说要不是这家伙突然来了一出离谱的演出,苏曜刚刚就把他当杂兵一箭送走了。

        这个游戏现在到底变了多少啊。

        为什么会变化如此之大?是为了限制他们这些内测玩家?还是有什么别的深意?

        难搞……

        再次尝试登出失败,联系客服没有回应后,苏曜撇了撇嘴,继续推进度。

        “我说你是黄巾你就是黄巾,你现在是这里的大将,给我叫他们投降,还有最关键的是把钱通通都给我吐出来!”

        钱才是最关键的么?

        徐晃面露苦涩,看了眼广场上越来越多的那些不明就里的白波众。

        眼下既然杨奉的监军已死,徐晃凭着自己的身份和最近建立起的威望终究还是很快控制住局面,没劳苏曜动手就要求这些懵逼中的兵士放下武器,乖乖交出钱币。

        敢不交么?那么多无头尸体凄惨的躺在地上,无声的警告他们作对的下场。

        战斗结束了……

        并没有。

        城外的战斗还如火如荼,这也是苏曜强行把徐晃按在黄巾军阵营的理由之一。

        而等徐晃跟着苏曜走上城墙后,他便更加庆幸自己临阵起义的果决,没想到城外还有这么一支如此能打的精骑!

        “这吕奉先不愧是天下第一的骑兵统帅,托管效果还是蛮不赖的嘛。”

        只见城墙下一箭之地外,汉胡混编的百多骑士正驰骋纵横,来去如风。

        徐晃那正忙于扎营的一千多黄巾战士在之前被猝然偷袭,仓促迎战下竟然被这不足十分之一的对手打的阵脚大乱。

        他们一口气被分割成了数块战场,收尾不相呼应,黄巾战士们只得抱紧武器畏畏缩缩的看着这些骑士耀武扬威。

        原来如此,所以城里到最后都没见外面的支援进来。

        可这些骑士是哪冒出来的?

        不是说胡人刚刚打了胜仗吗?为什么又和汉骑合流在了一起。

        徐晃一瞬间脑海中闪过了很多念头,但眼下他需要做的事情却很明确

        “鸣金,降旗!”

        至此,这场闪电般的战斗才算是真的落下了帷幕。

        ……

        “将军大恩大德,县令莫不敢忘啊。”

        见苏曜押着徐晃回来,方县令赶忙整了整衣冠,上前作揖道。

        “将军?我不就只是个屯长吗?”

        苏曜没好气的说。

        这既有他打钱关没杀爽就被动画打断的关系,也有一定原因就是这位老县令的前倨后恭。

        在前两天他带队做护送任务,捎带跑个商想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支线任务,就去拜访了一下县衙。

        谁曾想这老县令竟给他甩脸子,说什么一介屯长怎么怎么滴。

        现在态度转的苏曜差点认不出来这家伙。

        早知道做個救援任务就能把这老县令的声望刷起来,他当时就不来看他臭脸问东问西了。

        老县令与苏曜的客套吹捧等废话暂且略过不表,且说降旗后,吕布便领汉军在城外受降,收缴武器,而城内残余黄巾军也纷纷丢下细软和兵刃,净身出城入营,等待发落。

        此战因为徐晃的突然跳反,不是,是临阵起义反正,白波军居然还保持了相当程度建制。

        光降兵就有一千六百之多,而且军官头头齐全,这一下子就给汉军的管理出了个大难题。

        “这家伙,现在他们全扎在城外,万一有人起哄,那少不得又是一番骚乱啊。”

        王凌皱眉担忧,城外的这些黄巾比之上次王大眼部不同,并未被完全打服,想到一会要出去再清点物资缴获,实在是有些提心吊胆。

        是的,毕竟人数相差太大了,凭他们这一百多的人想严格管理十倍以上的的白波贼众显然困难重重。

        “一帮乌合之众。”

        许是跟苏曜久了,成廉现在说话也带着股森森的杀气。

        “反正武器已经收了,若真有不服管教之辈,通通砍了就是。”

        “使不得啊,杀俘不祥!”

        迂腐的老县令明明刚刚被揍的鼻青脸肿,差点丢了老命,现在却还要为这些黄巾贼说情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如今他们既然已经放下了武器,那理当要给其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对这番话,众军官撇了撇嘴,但到底也没去顶县老爷的面子,纷纷看着苏曜等他定夺。

        “贤弟沉思良久,可是已有定计?”

        吕布作为老行伍了,对处理这种事当然有办法,但他很好奇,苏曜作为一个刚刚参军的新人,是否有办法呢。

        其实在上次合作伏击王大眼部的时候,吕布就很意外了,苏曜表现出的指挥技巧一点也不像个刚参军的新人。

        要说个人武勇,那凭着天神神力等特殊情况他并非不能理解,但是行伍的技巧,那除了有家传的底子外,非久经战场而不可得。

        看他那先以骑射扰敌,再冲骑破阵的稳准狠辣,很难相信这是个初出茅庐的军武新丁呐。

        但这小子据他自己说可并非世家出身,真是奇哉怪也。

        究竟是世上真有这生而知之的人,还是他把自己的身世藏得极深?

        于是抱着这份心思,吕布便想看看苏曜能不能处理这份危机。

        若是这小子处理不了,到时候本大爷再压轴出场,三两下解决困难,让他好好看看什么叫可靠的前辈。

        这倒不是想要装x,而是他实在是太不喜欢承人恩情了,这让他莫名的很不舒服。

        能显摆一次,帮苏曜搞定难题,那在吕布看来就算还掉这回苏曜帮忙“带刷”军功的恩义了。

        这就是吕布朴素的想法,虽然这两件事的实际分量完全不能等同……

        但吕布就是如此神奇,他可以完全不看分量,只看次数,你帮我一次,我帮你一次,好了咱俩两清了。

        不过苏曜难道会给吕布这么容易就清偿人情的机会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