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在三国骑砍无双在线阅读 - 第63章 报仇

第63章 报仇

        “杀官兵,报血仇,杀叛党,惩奸徒!”

        “嘘嘘~都轻点声”

        次日寅时,在这人们睡意正浓的时刻,白波军借着浓浓夜色的掩护,悍然发起了一场武装暴乱。

        首先是屠川,作为最积极的反抗分子,他领了手下十几个亲兵,押着那瘦弱的小战士一同从绳索处攀爬上墙。

        而其他军官则也都带着手下最精锐的战士们,人人衔草夜行至城门一箭之地外,等候开门。

        很快,屠川的行动就取得成功,大门缓缓洞开,三百名黄巾战士一拥而上,冲入城内。

        但是此刻看着静悄悄的街道,他们却有了丝茫然。

        “这也太顺了吧”曲长李川惊讶。

        “那些官兵睡的像死猪一样”屠川笑着举起手刀在脖子上比划了比划。

        “现在该怎么走?”

        先开武库还是先杀官兵,在之前他们已经有了定计。

        无论如何都要趁着官兵警觉之前先杀了那苏的将军。

        此万人敌不死,他们就永远有被翻盘的可能。

        “这边这边,刚刚门楼里的官兵说了,那将军喝了个大醉就睡在县衙”

        屠川招呼众人,一马当先快步疾走。

        众黄巾将士则提着刀紧随其后。

        踢踏踢踏的声音在寂静的城内格外渗人,但此时已容不得犹豫,他们必须要快,更快。

        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以前,结束这场战斗。

        杀官兵,报血仇,杀叛党,惩奸徒!

        奔跑中,黄巾战士还在不停的默念。

        “县衙就在前面,我先冲,你们跟上!”

        看到县衙的大门,屠川顿时像打了鸡血一样激动,他带领亲兵加快脚步,身先士卒的一脚踹开了大门,嗷呜一声就冲了进去。

        已经没必要再隐藏了,短兵相接的时刻到了!

        “上上上,大家冲啊!”

        “冲锋,冲锋!”

        “不留活口,通通杀掉!”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诸位军官见屠川如此勇敢,也顿时高声呐喊,带头冲锋,不让那小子专美于前。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杀!”

        众黄巾战士齐声呐喊,喊杀之声震耳欲聋,连窗板都被震得颤抖了一下。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当他们冲进去后,这满腔热血竟无处发泄,整个县衙空空如也!

        “这,中计了?”

        “遭了!”

        “快撤——”

        察觉危险的指挥官们立刻下令撤退,不过等待他们的是……

        “晚上好啊,诸君。”

        大门口,月色下,手持双刀的苏曜微微一笑,光彩照人。

        若是哪家怀春的女孩在这里,怕是登时春心荡漾,好一个月下美少年啊。

        可惜,苏曜面对的只是一帮粗野的大老爷们,还是一心想取他性命的叛党。

        那他这副笑脸此时可就显得无比的阴森渗人了……

        瞧呐,竟有那敌酋尿了裤子,坐在了地上。

        “废物,成何体统,他只有一个,我们冲出去!”

        然而这位被吓尿了的曲长根本不搭队友话,只是兀自求饶

        “误,误会,将军误会啊——”

        “误会么?”

        苏曜谨慎的看了眼面板信息

        红名,敌对,确信:

        “吕大人,开怪咯!”

        开怪?不是开杀么?

        心头念头一闪而过,藏身房上的吕布已大喝一声,纵身而下:

        “杀!”

        咚地一声,双脚触地的瞬间,方天画戟一個横扫,四五个黄巾战士便捂着腰倒下。

        “大戟将军!”

        相比苏曜城中的威风,他们更多见得是吕布城外的英姿,这时一出手顿时更多人都慌了。

        但是,他们很快便会知道为何那位曲长恐惧如斯了:

        “开砍!”

        旋风忽至,今晚月色赤如血……

        “啥?”

        “啊?”

        “哇啊——”

        一道道血柱冲天而起,一颗颗头颅飞上天际。

        苏曜开始了他的表演

        “剑刃乱舞!”

        什么,你说他明明用的是双刀?请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我们,还用上吗?”宋宪皱眉。

        房顶上,埋伏于此的汉兵精锐们或引弓上弦,或持刀待命,然而他们却久久等不到出击的信号。

        “大抵是用不上了吧……”侯成叹气。

        快被苏曜同化了的成廉则是一脸激愤:

        “这些人也太弱了吧,给点力啊,咱也好想去开砍啊!”

        只见下方是一片血雨腥风,苏曜和吕布仿佛化身成两尊修罗,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任何哀嚎求饶都不能阻止两人杀戮的意志。

        恐怖的镇压。

        这即是苏曜选择的处理方法。

        什么,要叛乱?那就让他叛,然后统统咔嚓!

        “恭喜你了屠川,这下你就是个官兵了。”

        与县衙一墙之隔的道路上,徐晃对眼前少年拱手道。

        这一次计划如此顺利,少不得他这位昔日部下的倾情演出。

        他真没想到,这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竟然如此老练狠辣。

        “徐公可是怨屠某不记同袍之谊?”

        徐晃怔了一怔,他自己先叛朝廷又叛黄巾,实在也没立场说这小子什么,只是无奈摇了摇头。

        屠川背靠着墙,只听一阵咻咻的声音后喊杀声暴起,然后转瞬间哀嚎声便越来越稀疏,心知墙内的战斗怕是步入了尾声……

        屠川随之深深地出了一口气。

        此刻的他既没有出人头地的喜悦,也没有背叛同袍的羞愧,只有一阵复仇后无尽的空虚。

        是的,复仇。

        屠川并非他的真名,曾经的他只是的一个普通的农家少年。

        在童年时他的家境还算不错,因自幼聪慧,父母和族人还特意供他读过几年书,懂些做人的道理。

        然而后来,连年不休的旱灾令他们本算不错的日子过得愈加艰难,而官府的摊派却从未止休。

        贪官污吏和那些世家大族们联起手来,趁机低价收买他们的土地,再为他们套上永远都还不清的债务……

        最终为了让一家人都能活下来,姐姐被迫卖身给了前来收奴的大户人家,再也不知去向。

        但这样也就仅仅多坚持了一年仅可勉强糊口的生活。

        在第二年可怕的瘟疫便带走了他的父亲和哥哥,昔日的五口之家只剩他和母亲二人相依为命。

        那时,面对久咳不愈的母亲,屠川听说太平道的天公将军有活死人肉白骨的神功,只要信奉天师道,怀着至诚之心喝下符水便可药到病除。

        于是他便果断加入了太平道以为母亲求神药。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还未等他求得神药,天公将军竟然自己先病死了,太平道轰轰烈烈的大业也顷刻间便灰飞烟灭。

        这让他心中的支柱瞬间崩塌了,是天公将军不够心诚,还是一切都只是一个骗局?

        某种层面上讲,屠川是幸运的,他加入太平道够晚,没来得及赶到曲阳,躲过了那场皇甫嵩主导的惨烈大屠杀。

        但他又是不幸的,等他两手空空,心灰意冷的回到乡里后,他面对的却是被烧毁的村庄。

        而始作俑者竟然就是郭太将军麾下的李川。

        这些口口声声念叨要天下大吉,给他们这些苦命人美好未来的人,竟然在溃逃的路上干出了比那些贪官更过分的事情,直接焚烧抢掠了他的家乡。

        于是在安置好母亲与乡亲们的遗体后,昔日的农家郎便死了,屠川诞生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