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在三国骑砍无双在线阅读 - 第74章 名人

第74章 名人

        “阁下可是张辽,张文远?”

        “没错,在下正是张文远,阁下是?”

        苏曜心里一乐,这就是所谓峰回路转吗?

        要知道这位那可是未来能止江东小儿夜啼,在合肥之战创下八百破十万辉煌战绩的张八百!

        也是位能够独当一面的大将之材。

        没想到居然在这?

        张杨虽然不知道苏曜怎么知道张辽的,不过身为这里唯一的长者,还是赶忙为两边互通姓名介绍起来。

        原来张辽是雁门郡吏,早苏曜他们几天带雁门五百郡兵到此集合,本应交差后返回雁门,却不知为何却在城门口偶遇了。

        “你就是人们传的那位太原郡的英雄?!”

        张辽一脸震惊的打量苏曜。

        这个看着比他还面嫩的男人竟然是街头巷闻传说中的那个苏将军??

        是的,张辽当然也已经听过苏曜的传说了。

        简直是想不听到都难。

        只要进了晋阳城,不管是街头的说书人,还是巷尾嬉闹的孩童,可说苏将军故事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而且要命的是几乎每个人的说法都不完全一样。

        虽然共同的都有什么飞夺黄芦堡,血战向阳道等等,但关于手刃胡人的数量差他就从数千到数万听到过无数个差别极大的版本。

        甚至有的数字让他直以为整个南匈奴都交代在那了……

        还有擅使的武器也是乱七八糟,什么双刀,大戟,长枪弓箭仿佛无所不会,根本不现实嘛。

        但不管怎么说,对这么個神奇的人物,同为少年的张辽当然也是好奇极了。

        是的,张辽可没把这个苏将军当成什么虚构的角色。

        很简单,单纯故事里的人可不配得到并州百姓这么广的传唱。

        因为并州人最重英雄!

        张辽当然也不例外,不过作为雁门郡最杰出最武勇的少年才俊,他心中还存着一份比试的念头。

        你太原第一的苏曜,比我雁门第一的张辽又如何呢?

        若是换我在此,也未必不能建此奇功吧!

        “害,还什么苏将军啊,贤弟跟我马上就性命不保喽!”

        在进了城后,张杨悄悄拉过张辽讲了小黄门假传圣旨,借机党争的事情。

        他们需要更多的盟友,张辽年轻气盛,又是马邑本地大族子弟,必不会瞧的起宦官。

        果然,一听得此事的张辽马上便暴跳如雷

        “阉竖可恨,竟欺到我并州军头上来了,他就不怕激起兵变吗?!”

        “他不用怕了”苏曜淡淡的说。

        “嗯?”张辽不解。

        苏曜拿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已经噶了。”

        “啊?”

        张辽的表情精彩极了,他眼睛瞪得大大的,脸涨的红红的,嘴唇微微开合,看看苏曜,又瞅瞅张扬。

        张杨捂脸点头道

        “杀了……”

        “啊?”

        张辽懵了

        “杀天使啊?”

        这也太狠了吧。

        这喷宦官是一回事,但你杀天使就是另一回事了吧……

        君不见王允王使君那么大能耐,还不是被宦官们说押进京就押进京。

        张辽还以为这俩人是跑了,万万想不到直接把那朝廷派来的天使给噶了……

        “我杀的,一人做事一人当。”

        苏曜点了点头,竟然很微妙的感到自己的声望值在提高。

        果然,只听张辽爆了句地道的晋语粗口后,憋着劲拱手道

        “苏兄台…厉害……”

        雁门第一,首回合lose。

        一般人会敢杀天使么?还是带着圣旨的天使……真尼玛狠。

        但是,也真够提劲的。

        张辽当然对这些宦官也是非常厌恶。

        雁门郡马邑县,这即是张辽的故乡,那吹响大汉反攻匈奴号角的马邑之谋,其正是张辽先祖的聂壹的杰作。

        没错,张辽祖宗姓聂不姓张。

        正是在名动天下的马邑之谋后,聂家为避仇家祸,改姓为张。

        而马邑,作为自古以来大汉与草原通商重地而繁荣的边城,当然更不会逃过宦官们的盘剥。

        十常侍为了搜刮天下民财,广派亲信下郡县,马邑的关市自然断没有被放过的道理。

        而张辽也是自懂事起就一直目睹着这些太监们欺行霸市,横征暴敛的暴行。

        此时张辽听说苏曜竟然敢斩杀宫里派出的黄门,也就多亏他家风甚严养出的良好教养,不然早拍手叫好了。

        “原来如此,二位这是来求见郡守了么?张某正好也有事要去拜会,不若同行一程。”

        于是众人便怀着各自的心思前去拜会太原郡守臧旻。

        “哎呦,你就是苏贤侄啊,某真是久仰大名了。”

        头发花白的臧旻半躺在床榻上,热情的招呼众人。

        “久仰大名?”

        苏曜看了眼系统,这才发现他在太原郡的声望保持着一个相当喜人的上升趋势。

        他思索了一瞬便知道,这怕是得益于解救俘虏的效果了,他的声望随着那些回乡的人群口耳相传,竟成为了一个持续的buff。

        只听这时,郡守臧旻哈哈大笑两声,又清咳了下道

        “现在贤侄之名在我晋阳是人尽皆知,连我那7岁的小孙女都直说长大要嫁你这位大将军呢。”

        “将军可不敢当了。”

        对于这略显浮夸的声望表现,绷着脸回应道,顺势讲清了来意和来龙去脉。

        但是与苏曜想象中的顺利消掉红名的想法相反,臧旻却表现的相当沉默,只是看着手上染血的圣旨和认罪状发愣。

        冷场。

        半晌后,正在苏曜有些不耐烦,怀疑是不是游戏卡了的时候,这个虚弱的老郡守终于说话了

        “贤侄啊,你太冲动,这可不好办啊。”

        臧旻又咳了两声,叹道

        “这个小黄门既然如此嚣张,还想拉王使君下水,怕是那贼阉张让的亲信。

        而张让向来睚眦必报,又挟有圣意,你们这次可是闯了大祸了。”

        “什么?张让?!”

        张杨的脸都绿了,这位十常侍之首的凶名,天下谁人不知啊。

        连名动天下的王允王使君,都被他打压逼迫的改名换姓,他和苏曜人微言轻,与其相抗岂不是以卵击石吗?!

        “这可如何是好啊,难道我等就只能束手就戮了么……”

        张扬慌了,而苏曜却一点不慌,反问道

        “臧郡守既然只说是不好办,想来还是有办法的,对吗?”

        废话,不然这不就卡关了么,果然

        臧旻对苏曜的沉着冷静点了点头

        “怒杀小黄门,得罪权阉张让,此事说严重那自然是非常严重不假。

        但若想解决,倒也并非不可,只看尔等想要达到什么结果了。”

        “结果?”

        张杨又懵了,他本道天崩地裂的事情,怎么在这位郡守这说来,好像还能有很多选择?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