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在三国骑砍无双在线阅读 - 第79章 收割

第79章 收割

        “啊——”

        咻咻的火箭点亮夜空。

        突然间,山谷内震天的喊杀声中,率先爆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发出者竟非遭伏一方,而是伏击的发起者。

        “什么?!”

        举着旗子的亲兵惊愕地大喊,难以置信的看着身边的头目。

        这位顶盔戴甲的大将,竟在百多步外被一箭射穿了眉心,透颅而过……

        然而他的震惊也没维持多久,又是一箭紧随而至,他就也只能捂着喉咙发出两下咕咕的声音便再也没有了声息。

        “敌袭——稳住!”

        张辽惊异的大喊。

        眼前一幕远超他的想象,不,是超出几乎所有人的预料。

        他们这被伏击一方竟然率先斩将夺旗,这反客为主的一套连击挽留了官兵濒临崩溃的士气。

        没错,在刚刚,张辽那得意的大笑后瞬间惨遭打脸的一幕,把所有官兵的士气都几乎搞崩了。

        在那大片的火光和震天的喊杀声中,这两百官兵几乎共同的念头就是

        完了!

        他们内心崩溃,几乎恨死了这两个一意孤行的少年。

        两人互相逞能的代价竟是他们的生命。

        然而也就正在这股绝望情绪尚未发酵,还没影响到行动的时刻。

        苏曜这神乎其技的两箭登时扭转了乾坤!

        让他们想到了这位少年在太原郡内留下的传说。

        “杂鱼送上门来了

        ——杀!”

        苏曜大喊一声,随即回过劲来的官兵们也齐声喊杀,气势为之一振。

        官兵们的士气恢复了不少,贼兵的则正好相反,这样的迎头痛击让他们气势为之一堕。

        “杀啊,他们只有两百人,随我冲!”

        另一位头目大喊一声,鼓舞道。

        然后...他便也没了。

        又一箭,没入了他的眼窝。

        “还有谁?!”

        苏曜举弓大喝一声。

        这回无人再敢应答,其他头目全部藏起来不吭声,不敢再做那出头鸟去试上一试。

        如此胆怯的表现整的贼兵们冲锋的脚步都慢了下来。

        “好准的箭!”

        张辽惊呼一声,马上下令

        “列阵接敌!”

        是的,苏曜神勇的发挥并不能完全阻止贼兵的攻击:

        “一起冲一起上”

        “神射手只有一个人。”

        “快靠近,先砍死他!”

        “大家上呀!”

        贼兵们乱哄哄相互鼓励,他们还有千余人之众,俯冲而下,三面夹击,断没有会输的道理。

        瞧,那个神射手已经乖乖的丢掉了武器。毕竟再厉害,也不可能把我们都射死嘛。

        因为苏曜开场技惊四座的表现,所有人的目光都若有若无的关注着这里。

        只要接近战……

        咦,那神射手怎么掏出了一个...

        这是什么?说是长戟又不像长戟,说是镰刀又不似镰刀。

        正迷茫间,苏曜轻喝一声:

        “来!”

        就在迎面的贼众心有迷茫的时候,苏曜反冲而上,挥舞手上特制的战镰如旋风般收割,卷起了一阵恐怖的血色风暴。

        “哇——”

        “不!”

        “天呐!”

        一时间贼兵如麦草,齐齐倒下一茬,竟在苏曜身周留下了一圈惨遭腰斩的尸体。

        “哈哈,来来来!”

        一合之下收掉7人,苏曜周围所有人都慌了,谁见过如此恐怖的战力啊。

        这正是苏曜想要的效果。

        对付这些无甲的敌人,还有比战镰更好的收割武器吗?没有!

        所以苏曜在接到任务后便特意叫郡中负责军武的人员临时打造了这么一把加长型的巨大战镰,在出发前终于做好,如今一经出手果然大展神威。

        呼呼——

        手中战镰被苏曜舞地呼呼作响,每一步向前都是三四个人断为两截。

        “艹,太强了啊”

        “跑,快跑啊——”

        无路可逃,前一刻还想着一拥而上先解决苏曜的他们,此时一经接敌不说摩肩接踵,那也是人流密集。

        第一排的人扭头想跑,第二排的人还在懵逼,两人顿时撞個满怀被一块收割了性命。

        “杂鱼”

        “鶸”

        “怎么都不会还手了?”

        还手?他们也要还的了啊……

        如此大杀特杀整的隔壁张辽人都看麻了。

        心说你这接近丈八的尺寸比人都长了一截,还有那加长的双刃刀口,那些拿个小刀剑的山贼谁摸到你啊。

        他之前路上还说苏曜,这么个奇特武器华而不实,太大了施展不开,一旦被靠近就危在旦夕,但是当时苏曜就笑笑。

        按常理来说张辽讲的完全没问题,但是…

        鬼知道苏曜能把这么巨大的武器舞的像普通刀剑一样密不透风啊。

        简直就像张开了一副血色屏障,无一人能够近身。

        “妖怪,妖怪啊!”

        “妈妈——”

        这也就是东西方文化还没有充分交流,不然这些人一定会惊呼一声死神降临。

        不过嘛,意义上实际倒是差不多。

        苏曜仅凭一人施展的这血色风暴率先在其所在的右翼打出了一个空空如也的缺口。

        “敌军胆气已夺,大家冲啊!”

        苏曜已经杀嗨了,成廉则自觉充当起临时指挥官,率领官兵开始反冲。

        “完了,完了。”

        有头目哭丧着脸。

        “怎么办,怎么办啊。”

        崩溃正在蔓延。

        “所有人,放箭,射死他!”

        这是他们最后的办法了。

        弓箭比之刀剑要宝贵的多,夜晚精度又不够,所以仅在突袭之初他们放过一次火箭。

        比之伤害,更多是用来打击士气。

        但眼下己方左翼却率先开始崩溃了,若无法阻止那巨廉军官,他们怕真就要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弓箭手,射击!”

        唰唰唰

        上百支火箭一跃冲上天际,再抛射而下,完全覆盖了苏曜周身的移动区域。

        “苏兄小心箭雨!”

        张辽惊呼一声,这些贼兵竟为了杀苏曜开始了无差别射击,苏兄危矣啊。

        “雕虫小技!”

        苏曜顶天而立,看了眼天上的箭雨,张开战廉舞的像螺旋桨一样,就在箭雨抛射而下的同时,他猛的一推。

        “什么?!”

        众贼头只见那战廉在呼呼的风声中冲天而起,瞬间将苏曜头顶箭雨全部清空。

        而就在战廉下落的同时,苏曜踩着一位颤抖中贼兵肩膀高高跃起,一个跟头抓回武器,狠狠的砸向地面。

        这雷霆一击之后又是数个山贼倒地不起。

        而在同时苏曜也已经发现了他们这些最后的头目。

        面对苏曜逼视来的冰寒目光,头目再也遭不住了,两股颤颤的迎接响彻山谷的宣言

        “尔等受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