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七世神盘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终焉皇城蕴含的隐秘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终焉皇城蕴含的隐秘

        七世神盘第四卷献祭之殇南天炼狱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终焉皇城蕴含的隐秘这是军老爷修行过程中。

        体内自动演化出的道则,与远古巨人当初送给他的道则,一点点融合而产生的新道则。

        只不过!

        这种两种道则,此刻还正处于融合过程中,而且,还要持续很漫长的时间去融合。

        「毕竟……」

        「这诸天星宇,没有什么修行感悟,也没有什么修行道则,比远古巨人当初,留在我体内的机缘更加强悍了!」

        军老爷说着,右手握拳,掌心汇聚的漩涡道则,便是重新收缩回归到军老爷体内。

        「至于其中的神通秘术!」

        「我以前在家族中,虽然没有像大哥那样,随时查阅所有神通典籍。」

        「可那也是因为我当年修为不高,展露出的资质也不是那么明显,纵然去看了也无法修行,但是,我毕竟是天奉承府的二少爷,这一代的天道长枪掌控者。」

        「换句话来说……」

        「只要我愿意,宗门内的神通典籍,我便是能随意去查看的。」

        军老爷说着便是回头,看了一眼殿宇中心,正被黑色雷电包裹着的军小马。

        「可是小马哥不一样!」

        「军家传承十分严格,比你们听闻的更加严格万倍,若是没有其他机缘存在,小马哥此生,都无法接触更高层次的御使天道诀。」

        「所以……,在这种种对比之下!」

        「山龙前辈……,你还觉得我需要这份,对我来说根本可有可无,但对小马哥来说,却足以改变一生命运的机缘么?」

        军老

        爷说着,便是轻笑一声。

        伴随最终一步踏出,军老爷,直接走出了破天神殿。

        自始至终,军老爷脸上,都没有出现丝毫惋惜之情,仿佛,这一宗破天的富贵,真就如同他所说的一般可有可无。

        「呵呵……,你倒是有心了!」

        听着军老爷的声音,山龙轻笑回应,但这一声回应之中,其实,也已经代表了很多东西。

        东极大陆,这些年已经处于破败时代,修行资源无限缩减,可这却是对凡俗修士而言。

        对于真正的宗门弟子而言,修行资源还是很多的。

        修行界,大部分都明白,但是,他们却没有将其放在明面上,他们不想,也不敢这么做。

        毕竟,这已然是一种,留存于强者中的潜规则。

        破天神殿外!

        「小二,你和无敌真不愧是叔侄!」

        「以前,我还不怎么觉得相似,但此刻我却越发觉得,你们叔侄二人,年轻时的性格还真就是一模一样。」

        看着殿宇石门,被军老爷重新闭合。

        山龙、方圆轻笑着说罢,便是对视一眼,同时冲军老爷开口说道:「不过,此刻既然没有危险出现,那我们,便也去其他地方寻找机缘了!」

        言语落下!

        山龙、方圆二人,便已经急速远去。

        看到这一幕。

        军老爷,当然没有阻拦,只是冲着山龙、方圆离开的方向,恭敬行了一礼。

        这一次。

        方圆、山龙的出现,军老爷并没有意外。

        因为。

        军老爷,心中也非常清楚

        。

        当年军无敌离开时,自己的修为还只有调息境,军无敌,肯定嘱托过二人要庇护自己。

        此刻!

        看着山龙、方圆,急速远去的背影。

        军老爷自知,已经不需要方圆二人庇护自己,但这份心意军老爷还是记住了。

        不止如此,军老爷,心中此刻已然是打算好,等回归东极大陆后,便要借助军家的势力,重新让奉天府再度崛起。

        按照时间来计算。

        东极大陆的黄金盛世,此刻已经彻底降临。

        奉天府这些人。

        原本就因为奉天府被灭,将会失去很多的修行、庇护的机会。

        此刻,又被迫卷入虚空,更是失去了在黄金盛世降临前,让奉天府再次崛起的机会。

        军老爷,能够看清楚这一点。

        那宋无期、方圆、山龙,这些原本就属于强者的存在,没理由看不明白这一点。

        如今,得到封天城的允许。

        这些人,自然是要趁此机会,去寻找一些机缘,来让自己实力提升。

        良久之后!

        山龙、方圆二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军老爷的目光尽头。

        「一场大世将起!」

        「只是不清楚,东极大陆如今有何变化了,二叔这一次西行,又是否能带回二叔母!」

        此时此刻,军老爷呢喃着。

        纵然离开了东极大陆,但军老爷也能想明白。

        如今的东极大陆,必然是在一片腥风血雨中,而虚空中出现的诸多变化,也基本能印证这一场盛世,并不仅仅是出现在东极大陆,而是席卷

        了整个诸天星宇。

        想到这里!

        军老爷,便是长呼了一口气,心中想起了一年前,成就尊者后便匆忙离开的军无敌。

        当年。

        军无敌,与上一代西山圣女·苏妍儿相恋。

        因为西山鹿岭蛮横,而军无敌,因为军家的禁令,外出历练又不能暴露身份的缘故。

        两人,被西山鹿岭强行拆散。

        纵然军无敌的身份,在后续军家出现后,已经被西山众人所知晓,但那件事已经发生。

        一方底蕴被斩,一方少主根基被废。

        西山鹿岭和天奉承府。

        纵然有极深的利益牵绊,可一旦提起这件事,却也只能是不死不休的关系。

        「只能是不死不休么!」

        「二叔,这一次西行,也快有一年时间了,但却始终没有消息传回!」

        军老爷,呢喃着回头,看了一眼破天神殿:「不管当年是非对错如何,等回归东极大陆后,我都要去亲自西山一趟。」

        「二叔一直没有后人,当年遭受凌辱,此次又是孤身前往西山,那我这个做侄儿的,便理应去为二叔讨个公道!」

        军老爷说着,收回目光,重新背起南天一剑,向着城池西方迅速行进。

        终焉皇城内,还有很多机缘。

        军老爷此刻,便是要一个个去探查,不仅是为自己,也是为身后的奉天弟子,寻求一份可以安身立命的资本。

        十日之后!

        终焉皇城广场,军老爷,背着南天一剑,重新出现在封天城身后!

        「回来了?」

        察觉到身后的

        动静,封天城,并没有回头,直接开口询问:「怎么,我这座终焉皇城之内,没有找到属于你的机缘?」

        「前辈……,说笑了!」

        听着封天城的声音,军老爷轻笑一声,将南天一剑,缓缓靠在一块巨石上,又是转身,冲着封天城恭敬行了一礼,才是对封天城开口诉说了起来。

        「终焉皇城很大,我几乎耗费了十天时间,才探索完终焉皇城每个殿宇!」

        「我目前已经可以肯定!」

        「如今的终焉皇城,其实并没有真正复苏,甚至都没有复苏到百

        分之一,不过,纵然是没有复苏的情况下,终焉皇城也让我感到很惊奇。」

        军老爷说着,缓缓走向封天城,直到与封天城并肩而立。

        「三十万年的事情,对于这个时代的修士而言,基本都已经成为过往的传说,但是,对于军家而言还是有很多记录的。」

        「从我先前看到的那些的建筑中,我几乎找到了在家族典籍中记录的,很多属于三十万年前的宗门强者。」

        「南天剑宗,猪皇山,青冥宗,六佰名流,西山圣门……」

        军老爷说着,便是突然转头,目光死死盯着封天城。

        「封前辈……,当年那些人,很多都是敌对势力,也不可能全部都和您有旧吧。」

        「可是,我现在非常好奇一点!」

        「为何这终焉皇城之中,会有他们留存的痕迹,甚至,还有不少人选择留下自己的传承!」

        军老爷说着,便是

        扭头,看了一眼城池西侧:「其他人说不准,但军家的老祖,肯定不会让军家传承留在这里,除非……,他还有其他的目的!」

        「呵呵……,看来你是去过那里了!」

        封天城轻笑,注视军老爷的眼睛:「不过,你身上没有那把枪的气息,你应该没有获取其中传承吧?」

        「如此,我也明白,你为何会问出这些话语了!」

        「如果你先前接触过那把枪,亦或者查看过其中传承,就不会直白问出方才那个问题了,而且,你如果记得我另一重身份,那应该也不会对此感觉奇怪!」

        「我……,封天城,曾经可是以器正道的存在!」

        「若不是当年,我选择另一条道重新合盘,那此刻,我随手点向一块凡品铁石,这凡品铁石,也会拥有成为道宝的潜力!」

        「以器证道!」

        「的确是没有强悍的战力加持,但也只是没有战力加持而已,其中所附带的其他影响,却是比战力加持更加恐怖。」

        封着,便是疯狂大笑起来:「甚至,可以让生死之敌,在我面前化干戈为玉帛。」

        「什么意思?」

        军老爷皱眉,对此很是不解,他不明白封天城为何提起这些,毕竟,在军老爷看来,这分明和他的问题毫无关系。

        「以器证道啊!」

        封天城开口,眼眸中释放精光,仍旧没放弃对器道的执着:「若不是我当年走投无路,只有自身拥有强大战力,才能重新再

        闯一遍那个地方,否则,我绝不会放弃以器正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