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好想吃掉你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修】

第十二章【修】

        其实许恋的本意只是想让梁燃自己出去。

        毕竟无论是洗的东西还是涂得药膏都是用在下面的,虽然两个人有过很深入的关系,但面对面的处理隐私问题还是非常尴尬的。

        她实在没有想到梁燃会忽然道歉。

        为……这种事情道歉?

        这她要怎么回?

        你的东西太大性能力又强把我下面磨疼了今天又碰巧是八百米所以一下就更疼了但是没关系我不会怪你的?

        怎么想怎么尴尬。

        白皙的脸上飞上一抹红晕,许恋收回与梁燃相对的视线,垂下眼道:“没关系的,嗯……对了,今天在操场上看到我的时候你很惊讶?”

        梁燃眨了眨眼,他知道许恋换了话题:“嗯,我之前不知道你是三班的。”

        许恋故意拖长音哦了一声,然后眉眼弯弯,故意道:“难怪你昨天好凶。”

        梁燃坐在凳子上,他双肘抵着膝盖,背部弯着,整个人压得略低,而许恋坐在床上直着身子,梁燃需要略仰头看她,两人之间的视线差减弱了身材带来的压制感。

        但是从梁燃的角度来看,这大概就是网上所谓的拍照最差角度,因为会让丑陋的二下巴和鼻孔还有突出的颧骨之类的暴露无遗,但是许恋却没有在梁燃的眼里露出丑态,漆黑的眼珠里倒映着的仍旧是那个清纯又纤细的美丽身影。

        许恋真的很漂亮,是很耐看的漂亮。

        但同时……又带着点小色气。

        也许换个人梁燃会觉得俗不可耐,可偏偏许恋就不会让他有这种感觉,干净无辜的神情和故作挑逗的话语,不但会让他心下觉得好笑,又会让他真的有种冲动想要做点什么来回应对方忽然那么一下的小色气。

        梁燃坐着没动,两个人对视着。

        突然,他拖了一下凳子使自己更加地靠近许恋,同时在许恋还处于略懵状态的时候抓住她的两条腿,分开架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许恋瞪着眼睛腾地红了脸,两腿条件反射的夹紧,又像是清醒过来似的又忽然张开腿随后倒在床上把腿抽了回来,然后顺势在床上滚了一下。

        医务室的床小,都是单人床,幸亏梁燃拉了一把她才没有从另一边掉下去。

        两人现在的姿势是许恋头发散乱地躺在床上,而梁燃双手撑在她的头两边,还小心地避开了许恋的头发。

        许恋急促地呼吸着,她把声音压到低的不能更低,对梁燃道:“你疯了吧!这儿是学校!”

        梁燃嘴角微勾,不急不缓道:“你也知道这里是学校,那天不还是拉我进来跟我……”做了吗三个字没有说出口,他的嘴唇就被柔软和湿濡堵上了。

        许恋吻了他。

        交缠的唇齿中漏出了一声男人的轻笑,随后梁燃垂下眼眸专心又侵略般的吮吻起来。

        梁燃一边接吻,手也伸进了许恋的衣服。

        学校统一的体育课运动服面料柔软而轻薄,他没有解开后面的搭扣,而是直接把那个东西往上推,手中霎时充满软嫩。

        他们的身体贴合在一起,脸也靠的很近,他甚至都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微颤的睫毛,她的呼吸里有股诱人的甜香,引得他只想狠狠撰取她的甜蜜。

        吻尽。

        两人仍脸对着脸呼吸着,梁燃看着许恋,眼里是深不见底的黑,他的声音略有些粗哑:“别在学校里勾引我。”

        许恋没应,反倒挑衅似的飞快亲了下梁燃的嘴唇,道:“帮我把bra穿好好。”

        梁燃深深地看着许恋的眼睛,许恋毫不退缩地回看着。梁燃半阖下眼帘,回吻了一下许恋的嘴唇。

        被推到最上面的胸衣被往下拉,但远没有推上去的时候那么顺利,梁燃不敢用力,一时顿住了,他皱起眉。

        “笨,帮我解开来呀。”

        两人坐了起来,许恋靠在梁燃的怀里,任由梁燃的手在背后动作着。

        笨拙的把搭扣扣上,梁燃在心底里松了口气,却没想到许恋还没有放过他。

        她扬起头看着他,眼睛里像是有光闪过:“还要调整一下啊。”

        “什么?”梁燃没懂。

        许恋笑了一下,然后身姿灵巧地从梁燃的怀里转了个身,变成背靠梁燃,娇声道:“还要把它们往中间拢哦。”

        “…………”

        梁燃紧抿着嘴唇,他强忍着身体里沸腾起来的欲望,由着许恋指导他。

        咚、咚的篮球声回响在寂静的室内球场里。

        梁燃站在球场中间反复地拍着球,却没有一点要挪动步伐或是投篮的意思,他直直地站着,眼帘微垂,一看就知道心思完全不在球场上。

        许恋。

        自从认识她后这个名字就成了最常萦绕在心头的两个字。

        篮球很结实,一下一下地砸在地上,然后又弹起。

        梁燃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会接触篮球的了,只记得刚开始打篮球的时候不懂得用巧劲,手掌结结实实地拍在篮球上,没一会就掌心通红,一场球下来手掌有种发烫的胀痛感。

        他现在又有了这种感觉,心里发烫,却又有些胀痛。

        所以才会想起曾经笨拙的自己。

        他对自己的表现有些不满,因为在和许恋的这场恋爱中好像一直都是自己被带着走。他的心跳他的身体反应都是一样,总是轻而易举地就被挑起。

        梁燃觉得自己是个俗人。

        和大部分男人一样,他也喜欢床上荡.妇床下淑女的女生,许恋符合他的标准,但是……他又有种很不爽的感觉。

        说不在意和自己发生第一次的女生是不是处女这个问题,是不可能的。许恋不是处女,他知道她有过钟璟,甚至可能还有别的男人,但是之前梁燃对此并没有非常在意,可最近他却不止一次地想许恋的第一次给的谁,那时候的许恋是什么样的。

        尤其是一个人的时候,劣根性总是悄悄从被压制的最深处跑出来。

        他会想很多很多难以启齿的东西。

        今天他就做了其中一件。

        虽然只是小小的开了个头,完全没有做后续的事情。

        “呵。”

        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声音,梁燃忽然远距离投篮了。

        大概最近太闲了,篮球上没什么对手,平时又没什么事情要做又不需要跟着爸爸和哥哥训练,所以才会老是想着女人和恋爱这点事情。

        当局者迷。

        如果这时候梁燃能够保持清醒的思维的话他就会知道,他最近会想这么多完全是因为他喜欢许恋,越来越深地喜欢上了许恋。

        始于最原始的肉.欲。

        然后因性生爱。

        最终欲罢不能,慢慢沉沦进去。

        另一头。

        “妈妈。”

        “诶,小恋,照片收到了,我整理了下全发朋友圈了,最近的衣服都卖的很不错,你做得很好。”

        “那就好,妈妈你辛苦啦。”

        “不辛苦,诶,跟你说,妈妈网购了两个全自动足浴机,一个放店里,另一个给你送过去,这东西对女人好,你平时也多泡泡啊。”

        “是不是还要泡杯枸杞拿张报纸啊?”许恋失笑。

        “诶,你怎么知道?我最近就是这么做的。”电话那头顿了下,然后道,“你是不是……处对象了?”

        “嗯。”

        “那个孩子好吗?”

        “很好。”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然后才道:“奥,那也好,你要对人家好一点啊。”

        “我知道的。”

        挂掉电话,许恋双手环膝。

        过了好一会她才打开桌上的本子,继续对着电脑发愁。

        双十一,一个所有店家和买主为之狂欢的日子。

        虽然家里没开某宝店,不能参加某宝各式各样的套餐活动,但是到了那一天肯定还是需要放出一些优惠聚拢一波人气和效益的。

        许恋对商品打折降价等的套路和门道都没怎么研究过,也没时间研究,而许母也不是个精明的人,因此打折的话对她们来说就是完全的降低利润,少了赚头。

        但是人与人之间想要保持长期良好的关系总归是要有些互动和反馈的,许恋也不会在这上面对相信自己家店的客户抠巴。

        只是……到底要弄什么样的活动呢?

        纯打折?

        抹零?

        满减?

        还是买二送一?

        或是买一件衣服送一条围巾或者衣服链之类的装饰品?

        许恋单手撑着下巴,第n次地翻开滞留时间较久的衣物名单。

        一共一页半,加起来十来件,拢共也没有多少,都是一些比较贵的夏衣。很多人秋冬的衣服买的比较贵,动辄大几千甚至更贵,但是对夏天的衣服就纯属穿个款式,大多穿过就扔,所以滞留的这些都是四百往上的夏衣。

        虽然这些衣服做工精致,设计也有小新意,但总归布料轻薄,就那么小小一件,所以店里和微信上都不乏来问价的人,但最后下手的人还是不多。

        要怎么办呢?

        这些衣服不能回厂,所以总是想办法得出掉的。

        目前许恋想到的最简单的就是降价让利。

        要把衣服出掉,又要准备双十一……

        天呐。

        不仅买家对某宝上一堆的预购啊订金膨胀啊跨店满减头痛,卖家许恋也在头痛到底要怎么弄才能和买家一起双赢。

        梁燃?恋爱?

        现在都给我一边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