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好想吃掉你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还是着了她的道。

        梁燃在内心无奈地感叹着,手上却把怀里的人搂得更紧。

        这小妖精根本不按照套路来,他想问她以前的事情,她却说她突然想做,问他给不给,最后还是上了楼滚上了床。

        他们现在肌肤相贴,而他埋在她的身体里,这种时候有什么问题都立刻从脑子里消失的一干二净,他只想继续亲吻她的肩头与她温存。

        可他不问了,这窝在他怀里的小家伙倒反过来开始跟他说话了。

        “燃宝宝。”她的声音娇娇嫩嫩,像是潮了水,软糯软糯的像在撒娇。

        对于这个称呼有些黑线,但梁燃还是回道:“嗯?”

        许恋整个人都蜷缩在梁燃的怀里,脸贴着有些汗湿的胸膛,她像是在听音乐般的闭着眼,细长的手指搂在梁燃敏感的腹肌上,长长的睫毛上有着情.欲后的潮湿。

        她每说一句话吐出的热气就会扫在梁燃的心口,明知道接下来要说点正事了可梁燃却有种把她拎起来再狠狠操一顿的冲动。

        太不乖了,总是勾得他心里发痒。

        “加上你,我一共有过三个男朋友。”话音刚落,许恋就感觉到搂着自己的怀抱越发用力,原本轻贴在自己背后的手也一下摁紧了自己的皮肤,“你弄疼我了。”她毫不害怕地娇声冲梁燃撒娇。

        梁燃垂下眼,把自己的脸贴近许恋的发间,乌黑的发丝扫过他的鼻尖,他呼吸着许恋发间的香气:“一个是钟璟,还有一个呢?”

        “还有一个是原先住在隔壁的小哥哥。”

        无论再怎么克制,起伏的胸膛还是出卖了梁燃的情绪,他冷声道:“继续说。”

        “我没有爸爸。”

        这个转折却是梁燃没想到的,太突兀了,忽然从自己的男人说到自己的父亲,这一句句的话都像是应接不暇的锤子,锤着梁燃的心。

        他又不是傻的,稍一联想许恋的背景再加上自己那颗偏向许恋的心,他就下意识地为许恋一切在人看来不要脸的行为作出了解释。

        许恋接下来的一句话也确实印证了他的想法。

        “我渴望父爱,也渴望男人。”说着,许恋推开梁燃,让他平躺在床上,而她则挺直了腰坐在他的胯上。

        她的皮肤透着粉,眼角带着魅,身上散发着诱人的味道:“我很喜欢你,我喜欢你又高又壮的身体,也喜欢你的脸,还喜欢你家里那强势的背景,我喜欢这些有安全感的东西。”

        “除此以外呢?”

        她直视着他的眼,那只比他小了好几号的手贴上他的心口:“还喜欢这颗喜欢着我的心。”

        她都知道。

        梁燃看着她,心口发烫。

        上帝用亚当的肋骨创造了夏娃,那么他的肋骨一定用来创造了许恋,他们合该水.乳.交.融。不管之前她有过谁或是经历过什么,他都不想再去在意。

        他们走到了一起,那么之后就再也不可能分开,他想把他有的一切都给她。

        “你肯定非常喜欢我。”

        大概是觉得有点冷,她又重新趴在了他的身上,脑袋缩在他的胸口。

        他一只手拉起被子盖住她,然后重新把她抱紧:“嗯?”

        “你又变大了。”语气里有笑意,也有得意。

        热血下涌,他想对她的话作出反应,却被她忽然捧住了脸。

        她的表情一反刚才的嬉笑,变得非常认真:“梁燃,我胃口很大的,想要的东西有好多好多,你可以喂饱我吗?”

        真要命。

        梁燃躺靠在座椅上,面无表情地看着几台电脑上满屏起起伏伏的线条及树状图,他的耳朵里塞着不停说着晦涩英文的耳机,里面所谓‘股市专家’的人一个接一个的说着话。

        “你太急躁了。”王简手里端着杯咖啡。

        他二十七岁,金融管理系毕业,在国外呆了十几年,这两年刚回国,一直扑在创投这块,享受着高风险带来的刺激与高回报给予的成就感。

        他样貌斯文,一身黑色衬衫西裤,头发向后梳着,一丝不苟。

        “不努力都要养不起自己的女人了。”

        梁燃之前对股市创投之类的东西也做过一些了解,但是真正的踏足还是第一次,耳机里时不时的专业名词会让他忽然愣住,听了快一天再结合王简曾经的笔记,他才感觉流畅了很多。

        很多炒股的人会凭照自己的直觉做事,他们不懂所以会非常依赖电视里的财经频道、手机或是电脑上所谓的股市专家,即使很多一直在证券交易所里天天看大屏幕上数据变换的人也都是抱着赌.博的心思。

        所以,很多人在网上看到谁因为炒股一夜暴富或是倾家荡产都会说他运气不好,赌运不好等等,而经常用来形容股市大鳄的基本上都是一句他们有经验有手段有人脉,或者就是夸一句野兽的嗅觉真厉害。

        真正的炒股其实是要依靠大量的数据分析的。

        前两年的股市被称为牛市,而今年却时不时传出谁谁谁破产跳楼的新闻,甚至一会千股跌停,一会熔断机制,关于股市动荡的新闻层出不穷。

        但赚钱的人还是在继续赚钱,死得都是那些豪赌的人。

        王简把他大学一直到现在做过的分析和笔记都拿过来了,因为弟弟一直抱着他大腿让他别藏私,闹得他实在心烦,他就干脆做足了场面,带了一大堆的东西。

        却没想到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很沉得住气,真的一点点看了起来,跟他交流的时候也能接的上话,虽然有些东西需要他讲解一下,但是教这样的人也还很ok。

        “谈女朋友了?”

        “嗯。”

        “很会花钱?”

        梁燃闻言摇头:“不,她比我会赚钱多了。”他自己都想不到,住在那种矮房里的女朋友零花钱是万字头,还都是她自己挣得。

        王简有些好奇:“她几岁?”

        “跟我一样大。”

        “啧,现在的小年轻一个个的都很了不得。”

        梁燃勾起唇角,附和道:“是啊。”

        王简抽了抽嘴角。

        我辛辛苦苦传授你技艺,你却喂我狗粮,这个世界还能够对渐渐老去的九零后们温柔一点吗?

        晚上梁燃去接许恋的路上王琨打了电话过来,跟他说贴子删了,那符娇娇要怎么处理?

        他赶着去接许恋,说反正人跑不了,等等再说。

        这次去许恋家店那边也仍是在上次的地方等,因此还是没能够看到许恋的妈妈,他也不急,拿起手机就继续看起了股市行情。

        他投了十万试水,毕竟理论还是得结合实际操作,预料之中的,买入的股票一片红色,其中几个还涨停了。

        天气降温有些快,许恋跑过来的时候披了件衣摆坠着一圈小线球的外套,她里面穿着鹅黄色的针织衫,裤子又是粉色的棉质运动裤——都是早上他给选的衣服,蹦蹦跳跳跑过来的样子让梁燃有种自己接女儿放学的既视感。

        张开手接住粉嫩嫩的小炮弹,梁燃那张老是板着的脸早就被萌化了。

        “今天晚饭吃的什么?”

        “店里太忙了,所以晚上点了寿喜锅的外卖,我都没敢在店里吃,怕店里有味,只好抱着碗坐在门口吃的,幸好没什么人来。不过真的好好吃,下次我带你一起去店里面吃。”

        梁燃低头闻了闻,果然一股子火锅的味。

        “那你呢?”

        “等着回去吃你。”

        许恋嘟起嘴唇,双手捧着梁燃的脸:“那要不要现在就亲一口?”

        梁燃撇开脸,在许恋震惊的目光中道:“不想吃火锅味的。”

        许恋哼了一声,用脑袋撞了一下梁燃的胸口。

        两人笑闹着上了车,回了家。

        看着正收拾东西洗澡的许恋,梁燃道:“明天去我家住吧。”

        “嗯?”许恋有些惊讶,见家长?太早了吧。

        “我爸妈都去b市了,保姆也跟着一起去了,所以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

        “你不是还有哥哥的吗?”

        “我有一个大姐,两个哥哥。不过他们都三四十岁了,都有自己的家庭,除了过年时候一般不会回来。”

        许恋想了想,道:“趁他们都不在我偷偷过去……是不是不太好?”

        梁燃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什么偷偷?我正大光明邀请你去的,而且你不想试试我的床吗?”

        许恋笑了出来:“能不能正经点。”

        “不能,我这还等着喂饱你呢,快去洗,要不我就进去帮你洗。”

        许恋赶紧抱着衣服进了浴室,然后啪一下关上了门,还摁下了保险。

        ‘啪嗒’一下的声音让梁燃脸上笑意更甚。

        曾经纠结了很久的问题解决了,他现在满心满眼就只有他和许恋的现在和以后。还得不断努力,毕竟他必须要一直能够满足这个小怪物的胃口才行。

        许恋不许他一起洗澡,那他就只好等着。

        梁燃四肢摊开地躺在床上,感受着房间里甜而清香的味道,他闭眼听着浴室里的水声,直到耳边的手机震了震,他才扭过头看了眼。

        是许恋的手机。

        没有翻女友手机的癖好,他扫了一眼就打算挪开视线,可消息框里的字却抓住了他的眼球。

        [微信消息20:17

        钟璟请求添加您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