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好想吃掉你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钟省坐在简陋的水泥石凳上。

        眼前的小区有些简陋寂寥,与他昂贵的西装和不远处停着的豪华跑车格格不入,可他的母亲住在这里,小时候的他也住在这里。

        红霞出现在世界尽头,天色渐渐暗下来。

        风起了。

        有翻卷着的落叶滚到他的脚边。

        母亲还没有回家。

        钟省有钥匙,但是他不想勉强自己进入那个沉闷而逼仄的房子里。

        他跟母亲的关系很一般,大概是因为小时候他选择了跟着父亲走。他还记得那时候母亲惊怒的表情和涨红的脸,看他的样子像是在看一头白眼狼。

        现在,这头白眼狼要回来报答她了。

        钟璟半阖着眼,嘴角微微勾起。

        他摩挲着手里的金属质物件,柔软的指腹贪婪地享受着上面凸起的纹路。

        他坐了很久,直到一个男孩的哭声吸引了他的注意。

        钟省朝四周看了看,总算在不远处的矮树丛里看到了人。男孩看起来六七岁的样子,蜷缩着像个彷徨而悲伤的小兽。

        钟省没什么同情心,他连站都没有站起来。

        但这个男孩让他想起了曾经的自己,也是这么的脆弱又可怜,可跟小时候的他又不一样,因为他不会哭。

        刚走进钟家那扇大门的时候他畏缩、自卑、害怕、紧张,可他的内心却又向往、贪婪着大门里的一切。

        观察,或者说偷窥,是他进入钟家后学会的第一个技能。

        继母不喜欢他,哥哥姐姐也对他不屑一顾,爸爸刚把他带进家就又离开了,他一下变得无依无靠,他只好躲开点人,不碍他们眼。

        可他对这个大房子又充满了新奇和向往,所以只要早上一起床他就喜欢到房子里能走的地方都走一遍,远远地看到人或听到脚步声就赶紧站在角落里或者门缝边,即使这样他还是多次把几个佣人吓得手里的东西全掉在地上。

        佣人们看起不他却又不敢招惹他,只会求着他让他别站在角落里吓人,让他有空可以去园子里逛逛,可园子里人来人往,他会害怕。

        最后他只好在阁楼上驻扎。他们家的阁楼里没有什么秘密,也没什么禁忌,反倒更像是一个杂物收纳的地方。

        一开始他不太喜欢阁楼,因为地方太小了没一会就能走完,空气也没有那么清新,可渐渐地他就对这个地方着迷起来——因为这里可以看到楼底下的客厅,也可以看到大门口的花园和停车场,他可以光明正大地直视这些不喜欢他的人,可以通过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来让自己学会这里的礼仪,还可以发现很多有意思的事情,比如……客厅里没人的时候哥哥和姐姐在里面亲过嘴。

        家里人对钟省最大的印象就是神出鬼没。

        正做着什么事情呢忽然一转头就看到一个小男孩睁着一双漆黑的眼睛直愣愣的看着自己,家里被他吓过的人不少,后来就慢慢好了,因为钟省懂得隐藏自己直白的目光了,但他知道的只多不少。

        他和叔叔家的钟璟年龄相仿,只差了一个年级,幼儿园到现在都是同一个学校,只是一个先一个后。

        钟璟是一个情绪起伏不大的人,几乎所有人在他眼里都是一视同仁,所以钟省很自然地和钟璟走近了一些,他不会欢迎他,但也不会嫌弃他。

        同时,他靠近钟璟也是因为想知道钟璟都在学什么做什么,这样他才好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编程代码是钟璟的爱好和强项,后来也变成了钟省的,只不过这一点没有人知道。

        盗号和上别人的邮箱对他而言就是个小儿科,这次他能把许恋骗过来主要还是因为他长时间对钟璟的观察和学习。

        可以说,除了钟璟的大脑,其他大部分行为习惯包括写字的笔迹,他都能够模仿。而且现在他所拥有的东西超越了钟璟数倍,毕竟钟璟的父母还没死,资产什么的都还轮不到他继承,可自己就不一样了,除了钟恒之的那一份,其他的都归他所有。

        如果他能再早出生两年,那么高一的时候许恋肯定会选他。

        不过现在也不晚,因为他有了争抢的能力和底气。

        握在左手中的车钥匙是钟省的自尊心和安全感所在,而右手仿佛还残留着的细腻触感是他另一个没能达成的渴望。

        许恋被自己缠上是她自找的,一点都不无辜。

        他活到这么大,许恋是唯一一个主动把自己从阴影里找出来,然后拉着他坐在阳光下好好说话的人。她为了从旁侧击钟璟的事而不得不先跟他虚与委蛇,问他的生活问他的事情,然后才好切入到钟璟的话题。

        右手的手指弯下,轻触掌心,钟璟遥遥地望着前方,落日的余晖落入他的眼中,漆黑的深渊里出现一道耀眼的锋芒。

        ——她不该随随便便把一条毒蛇拉出来谈心的。

        而且撩完了就想撇得一干二净,怎么可能呢?

        远处传来的脚步声让他的睫毛颤了颤,他转过头看向那背光走来的人影。

        脚步声很熟悉,是他的妈妈回来了。

        果然,没一会一个头发盘起面容寡淡的中年女人就拎着菜篮目不斜视地从他面前走过,钟省笑了笑,他缓缓地站起来,看着那人的背影道——

        “怎么,妈妈您不想看见我吗?”

        #

        看到短信后许恋缓了一会才镇定下来,她想了想干脆回了个电话过去。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现在还不到五点呢,你吃晚饭了吗?”

        “没吃,晚上回去你给我再下碗面吧。”

        “我也还没吃呢,刚出去给客户送了几件衣服,现在刚下车到店里。你刚刚有没有看见我打的过来啊?应该从你那条路上经过的。”

        “就刚那辆绿色的大众?看见了,不过没想到是你坐在上面。”

        心里的石头瞬间落地,许恋已经完全放松下来了,她脸上带着笑:“要不这样吧,我跟我妈说一声,今天就不陪她吃晚饭了,然后我过去找你跟你一起吃。”

        “这样好么?”

        “没关系的。”

        挂掉电话,许恋长长地松了口气。

        她转身往店里走,店小东西多,又都是衣服,所以店里很温暖,一进去她颤抖的神经就得到了安抚,她走到了妈妈的旁边坐下,低低地喊了声:“妈妈。”

        许母放下手里的鼠绘板,摘下眼镜,看着自己的女儿:“怎么样?”

        “来的人不是他,我被骗了。”许恋有点丧气。

        “那约你的是谁?”

        “是他的表弟,也是钟家的人,跟我是同学,就坐在我后桌。”

        许母一针见血:“他喜欢你?”

        许恋点头,她皱着眉道:“嗯。可我觉得不是真的喜欢我,而且我感觉他的情绪有点不正常,很……变态。”

        “这样的人你可不要再跟他有什么交集,豪门里阴私的事情太多了,你千万不要和这种有问题的人扯上。”

        “这个我知道的,就怕他缠着不放。”许恋深呼吸了一口气,“兵来将挡吧,大不了就把事情告诉梁燃,我们这种小市民没有办法,他们一个圈子的总是……”说到这许恋又顿住了,她想起了钟省跟他说的话。

        梁家和钟家都是上层社会的人,却并不是在一个圈子里。梁燃家里主要从军,家风严谨传统,而有了那么多资产的钟省就像个疯子,让梁燃去对上他肯定会害了梁燃,万一钟省暗地里做些小动作赖在梁燃头上亦或者是梁家的头上怎么办?

        许恋很后悔,但是现在后悔也晚了。家里的生意和梁燃的感情都顺顺利利地进行着,她为什么非要去弄清那个分手的原因呢?

        现在她真的是完全不想和钟家的人有任何的牵扯,可她不想有牵扯了钟省却又缠上来了。许恋仰起头,只觉得再多次的深呼都没法让她心底的郁气散出,她被堵得心慌又难受。

        许母看起来有点不知所措,她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第三个人,而且看女儿的样子对方好像还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

        许恋见状赶紧抱了抱母亲,这个终于有了点劲头的小妇人可不能被她影响了:“是我太把自己当回事啦,没事的妈妈,你可千万别想太多,那个人才刚成年,再怎么样他们家里也不会允许他翻天的,而且我在学校这么几年书又不是白念的,我也认识很多厉害的人呢,更别说梁燃了。”

        许母点点头,看起来像是被安抚了。

        许恋赶紧转移话题:“对了,梁燃已经在等我了,所以今晚我就不跟你一起吃晚饭了。我不陪你你也得多吃点啊。”

        “这个还用你操心?妈妈都知道的。”

        和妈妈告别,许恋小跑着去了找梁燃。

        梁燃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看起来有些疲倦,但是神情没有任何异样。

        吃完晚饭后许恋在楼上拍图,梁燃坐在桌前对着电脑打了会游戏。

        大概是今天一天的情绪大起大落的,许恋很快就觉得疲惫不堪,坚持着拍了差不多四个小时的图后还是梁燃劝了她才进浴室洗澡。

        前两天都没做,所以今晚梁燃洗完澡就从后面抱住了她。

        她身心疲惫,推拒了两下梁燃还是坚持想要,她就没再拒绝任由梁燃攻入了自己的柔软。她侧着身,他从背后入的她,动作缓慢但每一下都顶到了最深处。

        许恋背对着他,所以没有看到他的眼神。

        梁燃一边入着一边死死地盯着她细白手腕上两块浅浅的青色,她身体的每一处他都是最了解的,任何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那痕迹明显是被一双手用力紧紧地抓着才会留下的。

        中午那个电话就让他奇怪得很,她以前从来不会跟他这么说的,这个电话反而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地告诉他她下午有事不想被他知道。

        他两点就到了约定的地方,然后假装路过她家店门口,店很小,一下就可以看到最里面——而她不在。

        直到四点多的时候她才坐着出租车回店里,路过的时候正好被他看到,所以他才发了那条短信,果然,她立刻就回了电话,而且他都没发问她就主动说了她出去做了什么,这明显就是她临时想的借口。

        去给客户送货?给什么客户送货要瞒着他特地让他别打扰?

        梁燃看着那两片碍眼的青痕,心里有股火在烧。

        他那么想和她在一起,为了有资本而努力地强灌大量数据理论,还要想着要如何说动父亲放弃他那让自己念军校的想法,可她为什么就不能安分点呢?为什么有事情总不跟他说呢?而且手上还出现别人的痕迹?

        他越想越恼火,动作也越来越大。

        许恋哼哼着睁开眼,有些不满,但他没有缓和动作,反而即将到来的高.潮前强行拉着她摆出跪趴的姿势,把她弄得叫出声。

        出了一回的他粗喘着趴在她的身上,嘴唇贴在她的耳边:“许恋。”

        “嗯?”许恋有些受不住地也喘着。

        “我想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