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好想吃掉你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许恋的睫毛动了动,缓缓从绵长的睡梦中醒来。

        今天是周日,没有定闹钟,所以她这一觉睡得格外长。厚厚的窗帘都快挡不住外头的光,房间内是一片暗沉沉的光。

        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的呼吸声,许恋又闭上眼摸了摸旁边,梁燃不在。

        没想到她竟然睡得这么沉,竟然连梁燃离开都不知道。

        许恋慢慢坐了起来,睡眼惺忪地抱着被子靠着床头。她舔了舔嘴唇,有些干燥,脑袋晕晕乎乎的还没清醒,身上也不怎么舒服,只觉得浑身酸软,两腿间湿漉漉的还有东西在淌出来。

        “!!!”

        这种熟悉的感觉让她立刻清醒过来,动作迅速地掀开被子往下看。

        她没有穿衣服,浑身光裸着。

        看到胸口和大腿内侧的红痕她终于想起了昨晚的事情,庆幸了一下不是大姨妈后许恋拿起床头的手机打开,现在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半了,梁燃在十点不到的时候给她发了信息,说去王琨家了,看她睡得香就没喊她,让她自己叫车去店里;妈妈也打了两个电话过来。

        许恋给妈妈回了个电话后放下了手机,拍了拍脸进了卫生间。卫生间里亮堂堂的,她都没眼看镜子里的自己,只开了热水器后拧开水龙头放水。

        洗过澡后的许恋浑身只包着一块大浴巾就站在镜子前洗漱,她还是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样子——满脸潮红,眼里水盈盈的,一副被疼爱过的样子。

        垂下眼赶紧把刷牙洗脸解决,许恋又回了卧室。一进去一股浓郁的爱.欲味道就充斥了鼻腔,之前一直呆里面没有发觉,出来了再进去就立刻感觉到了。

        把衣服穿好后许恋赶紧拉开窗帘打开窗户,想把味道散掉,然后她又转过身,有点头痛地看着一片狼藉的床。

        掀开被子,床单上有几块干了的水渍,许恋红着脸拆了被套,把床单也拿起来一起扔进了洗衣机。

        做完这些她就下了楼,桌上是梁燃买的包子和豆浆,都已经冷掉了,许恋拿进厨房用微波炉转了转,吃了后简单收拾一下自己才叫了车去店里。

        “我已经出门了,你现在跟王琨他们在一起?”

        “嗯,今天晚上我大概六点钟的样子过去接你。”

        “好啊。早上你起床之后有没有亲亲我呀?”

        “亲了,你出了好多水。”

        “…………”只是想撒个娇的许恋没想到会得到这个回答,她瞬间脸通红急忙抬头看司机,看到对方神色不变才定下心,压低了声音,“我不是问你这个!”

        “好吧,上面那个小嘴没亲。”

        许恋只觉得脸上发烫,有其他人在场的情况下,即使是隔着手机没被别人听到许恋也觉得羞得不行:“大色狼!”

        “大色狼晚上还想吃小红帽,小红帽给不给大色狼吃?”

        话音刚落,电话那头就嘟地一声挂断了。

        梁燃看着显示通话结束的手机,眼里是明显的笑意。

        “啧啧啧,没想到啊燃哥,你真的骚的一腿啊!看不出来看不出来。”站在门口的王琨夸张地抖了抖身体,“我听得都要硬了。”

        “滚!”没想到自己的电话被人全程听到,梁燃冲王琨比了个中指。

        “你们情趣还挺多,玩过69了吧?”王琨笑嘻嘻地走过来,“思语气质太女神了,我对她都不敢想这些。”

        梁燃没王琨这么没节操,床上的事情是他和许恋两个人的,他不喜欢拿出来跟人说,不过……69?可以考虑一下。

        “你怎么现在过来了?晚上干嘛去了?”梁燃来得时候只有王简在,王琨彻夜没回,刚王简接了个电话出去了,没一会王琨这个失踪了一天一夜的人就进来了。

        “啥都没干,为了哄思语奶奶跟着学唱了一晚的戏,我嗓子都快哑了,不然现在就给你来一段昨晚的成果。”说着,王琨肩膀一耸,表情一垮,“而且我谈的可是纯纯的恋爱,昨晚睡的她家客房。我到现在思语的扣子都没解过一颗呢,哥们真羡慕你。”王琨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整个人往后一摊。

        看着好友要死不活的样子梁燃忍不住笑了,跟许恋在一起久了他已经完全想象不出抛开性的恋爱要怎么谈,许恋要是不让他弄他能憋死。

        “太没义气了!我都这样了你还笑!”王琨大叫。

        梁燃收起笑容:“行,不笑。你帮哥一个忙。”

        “什么忙?”

        “我想知道许恋昨天下午去哪了,她坐的那辆出租车我记得车牌号。”

        “???”王琨一脸懵逼,“哥我不是上礼拜才跟你讲过别查自己女人吗?彼此之间要有信任感啊!”

        梁燃摇了摇头:“她不一样。”他脸色微沉,手指轻敲桌面,“我早上花了一百八十万的代价才想明白了这件事。”

        王琨嘶了口气,目光隐晦又惊讶地看向梁燃下半身,压低声音道:“哥……你一下才一百八十万?正常都是好几个亿的呢。”

        然后他被梁燃一通暴揍。

        王琨:qaq。

        梁燃拎着王琨的衣领让他看电脑。

        王琨揉了揉眼睛,是一个订单页面,上面全都是英文,看起来还很复杂,但明显是已经成交了,不过……王琨眯着眼看了会就立马跳了起来:“卧槽?一百八十万?怎么可能!这辆布加迪威龙七千多万人民币呢!”

        “嗯,税什么的加上七千八百万,我跟你哥合买的,一百八十万,高三毕业之前都归我开,毕业后这个车就跟我没关系了。”

        “现在都十一月了,等你拿到车起码得十二月,毕业是明年六月,所以你就是用一百八十万跟我哥租半年的车开?”王琨一脸的不可置信。

        “对。”梁燃点头。

        王琨眼睛瞪得超大:“你钱哪来的?”

        “上礼拜炒股赚的。”

        “那我哥的钱呢?他不会真的去贩毒卖军火了吧?”

        “他自己赚的,都是正经渠道,这点你可以放心。”

        在七千八百万面前一百八十万简直不值一提,但是想一想,一个是68万的奔驰车开了六年的亲哥哥,一个是他家爸爸上了年纪才把车给他开的好友,他们就在他的家里!他的眼皮子底下!用着他买的电脑!哗啦哗啦地把钱赚了!而他……昨晚还出去给老年人唱了一宿的戏,零花钱还在靠爸妈供给!

        梁燃看着一脸生无可恋样的王琨,问:“你怎么了?”

        王琨流下一滴眼泪:“一首凉凉送给自己。妞没有你泡得好,钱也赚不过你,而且我是个不称职的弟弟,我哥这么有钱我都不知道。他买了这么炫的车也不告诉我,看来都不想给我开一下。”

        梁燃:“…………刚买,估计是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王琨仍旧一脸死样:“哦。”

        “行了,给我坐起来,跟你说事情呢。”

        王琨仍歪在椅子上:“不查,情侣之间要互相信任,你这样会适得其反,我帮你反而是害了你。”

        “车到了第一把给你开。”

        王琨立刻噌地坐起:“为什么要查她?又发生了什么?虽然我不太愿意但我还是想听听你的理由。”

        “查不查这个事情要分人,许恋的性格就是需要被更强势的人掌控,她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因为这个事情怎么样。”

        许恋和其他女生不一样。

        她不需要保持自己独立的小世界,也不会厌烦男生的管束和控制欲。她反而会自己主动冲对方展开自己的世界,然后再把自己送进对方的怀里,强迫男生拥紧她。

        梁燃想,如果他表现出一点不信任,许恋不仅不会哭闹,反而会更加地贴过来用嘴唇、用身体安抚他,把最脆弱最柔嫩的一面展现给他,祈求得到他的爱意和谅解。

        她像一朵娇花,依托男人而生,没了男人就不能活。

        他得看紧了她。

        “她昨天干嘛了?”王琨道。

        梁燃面色不愉:“我就想知道她昨天下午去了哪见了谁,你只要帮我查这个就好。还有,别跟任何人说。”

        “行吧,这个简单,我大概明天就能给你回复。”

        “嗯。”

        晚上在王琨家吃过饭,梁燃开车去接许恋。

        因为店里又请了两个人的缘故,所以不太忙。下午的时候隔壁施工队过来,谈了一下隔壁店铺的装修后就开始动工了。隔壁老板倒也爽快,东西撤得很快,走的时候还把地上都扫干净了。

        刚坐上车,许恋就揉了揉眼睛。

        “困了?今天很忙?”

        许恋摇摇头:“不忙,我觉得是我早上睡太多了,所以今天一天都有点晕乎乎的。我现在也不困,感觉脑袋比白天的时候还清醒。”

        “那就好。”

        许恋一脸警惕:“你要干嘛?”

        “把你掳到我家去。”

        许恋看了看路,果然不是回家的那条:“不是说双十一过了再去的吗?”

        梁燃没有回答,又问道:“下礼拜学校组织的旅游,你去吗?”

        学校一个学期会有两次的出国旅行,费用都包含在学费里,所以他们学校的学费准确来说一年是二十七万,但是有需要的可以提前跟学校申请,学校会退还出游的那笔钱。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连学费都交不全是个非常丢脸的事,所以不管到时候去不去都会把钱交齐。

        许恋是学校极少少少少数不交这份钱的人中的一个。

        游学期间学校会暂停所有课程,不去的人可以呆在家,但是必须准备节目,因为每次游学总会有人找借口不去,零零总总也有十来个人。每次游学过后没几周学校就会举行大型校园活动,所以正好,不去的人就在家准备节目吧!

        许恋摇头:“不去。”

        “我也不去,下礼拜你可以住我家。”

        想想都知道七天都跟梁燃待在一起会发生什么,许恋有点兴奋又有点害怕,她看了眼梁燃,故作矜持道:“下礼拜双十一,我挺忙的。”

        “白天你可以回你房子里拍图,晚上我接你。店里再招几个人,费用我出。”

        “那我得回去收拾几身衣服。”

        “不用,穿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