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好想吃掉你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许恋发烧了。

        半夜里,梁燃睡着睡着觉得怀里抱了个火炉,耳边的呼吸也又急促又烫,他忙睁眼,只见怀里小女友浑身发烫满脸通红,喊了两声不见醒来梁燃也不再迟疑,穿上衣服后找了件长外套把许恋包起来,急忙送到了医院。

        医院的值班医生效率很高,没一会就给许恋挂上了水。

        现在夏秋交替,昼夜温差大,一不注意就会受凉生病。白天的时候他用凉水给许恋冲了胸脯,之后衣服又是脱脱换换,所以自然而然地着凉发烧了。

        梁燃还是第一次实际地感觉到许恋是这么娇弱,之前在他面前的时候她总是活力满满地挑逗他,撩拨他,这么憔悴难受的样子是第一次见。

        他蹙着眉,嘴唇紧抿。

        现在已经是后半夜,再过两三个小时天就要亮了。挂了两瓶水后许恋的脸不再那么红,但脸颊上还有两团潮红没褪下去,她浑身都发了汗,额角的头发湿漉漉地贴在脸上。

        梁燃试着亲了亲她的额头,随后又把手伸进被子里摸了摸许恋汗湿的手和脚,温度还是有点高,但没之前那么烫了。

        他去前台找到值班护士:“她挂了水,现在浑身都是汗,需要换衣服吗?”

        梁燃极少生病,家里人也是,就算是上了年纪的爸妈身子骨都还很康健,因此也没有什么护理的经验。

        “你带衣服过来了吗?汗多的话需要换的,你可以把病房里的空调调高一些,给她擦一擦汗,然后在保暖的前提下再换衣服。”

        梁燃没有带衣服过来,因为他本以为打一针配点药就可以走的,于是只好问护士要了一套病号服,谢过之后回了病房。

        许恋还在沉沉地睡着,蜷缩在床上的样子像个煮熟的虾米。

        梁燃把空调温度调高,再去洗手间接了盆热水找了块干净的毛巾。

        他第一次这么细致地伺候一个人,怕许恋二次着凉,只好盖着被子手伸进去给她脱衣服,再把毛巾拧干了伸进去给她擦身,穿衣服的时候也是,直接把许恋用被子裹了起来,要穿袖子了就拿出她的手臂给她套上,套完了又赶紧塞被子里,这么一套活做完,天色也微微亮了起来。

        他坐在病房的椅子上,看着热度退下去呼吸平缓的许恋,困意终于泛了上来,想了下他干脆脱了外套和衣钻进被窝,抱着许恋闭上眼。

        许恋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不舒服,眼睛也酸酸涨涨地痛,嗓子干得要冒火。

        在床上睁着眼躺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生病进医院了,肯定是梁燃送她过来的,那么……梁燃呢?他去哪里了?

        病房里就她一个,旁边的床是空着的,用塑料布盖了起来。看来看去找不到人,摸了摸口袋又不是自己的衣服,手机什么都不在,一生病人就容易矫情,许恋觉得非常委屈,他都不在旁边守着自己的吗?

        梁燃端着碗粥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小女友坐在床上,一脸要哭不哭的表情,头发微微散乱,脸上还有点潮红,嘴唇干得都起皮了。

        “你刚刚去哪了呀?”一见到他许恋就似抱怨似撒娇地作上了。

        “去楼下买了碗粥,怎么了?没看到我所以急了?”梁燃走到旁边把手里的碗放下,然后站在床边一把把许恋按在怀里,语气有点好笑,“乖,来让你男人抱抱。”

        许恋顺从地上半身全靠在梁燃身上,双手搂着梁燃的腰:“昨晚我晕过去了吗?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嗯,都烧糊涂了。”

        “都怪你。”许恋搂着梁燃的腰不放,嘴上却不依不饶。

        大手抚摸着她的头,梁燃应道:“嗯,怪我。”

        “哼。”

        “你先刷牙洗脸,待会把粥喝了,然后我们出院,药我都拿了,之后只要吃药就可以。”说着梁燃指了指桌上的袋子。

        “要你抱着刷。”

        梁燃捏了捏许恋的脸,冷漠地拒绝:“出门在外自己刷。”

        吃过早饭,收拾好要拿的东西后梁燃就去办了手续,随后直接带着许恋回了她住的地方。

        病去如抽丝,许恋病好得有点慢,还时不时低烧,所以这几天被梁燃看得很严,基本什么都不让她做,店里双十一的事情直接找了几个临时工过去帮忙。

        因为事情早就安排好了,所以真的到了那双十一虽忙但不乱。得知女儿生病许母也来过两次,每次都会带着鸡汤之类的过来,这么一来她和梁燃少不得要碰上,但真的碰上了倒也挺和谐,互相之间很客气,两人还聊了两句。

        这天,许母上午又过来了一趟,顺便把双十一的营收等等的数据和报表给了许恋,没待多久就走了。

        在家里窝了三天的许恋觉得自己骨头都软了,趁梁燃出去买午饭的时候她偷偷洗了个澡,结果下午又开始低烧,药什么的家里都有,也没再上医院,倒是梁燃有点生气了。

        “你是小孩吗?不看着就不行?”梁燃站在床边,皱眉俯视着她。

        许恋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声音翁翁的:“我都臭了。”

        “每天都擦臭什么?”他皱着眉,表情严肃。

        察觉到男人真生气了,许恋坐了起来抓着他的手晃了晃,“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的,虽然有点低烧但是我一点都没觉得不舒服,很快就会好了的。”

        梁燃哼了声:“你自己知道?你是医生?”

        许恋从床上站了起来,她一直窝在床上,浑身都带着热气,伸出手抱住眼前这个生气的男人,许恋用手温暖他有些冷的脸颊:“对不起嘛,我错了。我保证,我明天肯定健健康康活蹦乱跳的了!”说完许恋又软下嗓音,对他撒娇,“你就别再说我了嘛,我都闷了好几天了,都要无聊死了,你坐下来陪我说说话嘛。”

        梁燃表情柔和了些,但还是板着脸,拉开她的手把她按着坐到床上,再给她盖上被子:“躺着,不许动。”

        “好!我听你的。”许恋窝进被窝,超乖地冲梁燃眨了眨眼。

        见许恋这么有精神,看着不像难受的样子,梁燃也不再板着脸了,他拉了张凳子坐了下来:“上午一直都没睡?你昨晚就睡了那么一会儿,不困?”这也是让梁燃不高兴的原因之一,晚上睡着睡着一睁眼小女友那边亮着光,原来是背对着他偷偷摸摸玩手机,真跟个小孩似的,一不看紧就开始耍滑头。

        “不困,可精神了。”许恋换了个姿势,侧躺着看梁燃,“我真的好无聊呀……对了,没有去游学的人之后都要表演节目,你想好要表演什么了吗?”

        “篮球。”他只会这个。

        许恋问:“是很炫酷的就和杂技似的那种吗?”

        “嗯。”其实梁燃还没想好。

        “好,到时候我一定要把你全程都拍下来。”

        “你呢?想好了吗?”

        交谈中,梁燃的表情缓和了下来,两人互相对视着,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天,他伸手帮许恋把头发撩到耳,许恋歪头,把脸枕在他的手上。

        “我啊……我想跳舞,跳芭蕾。”许恋道。

        “芭蕾?以前学过?”

        “对呀,小的时候学过。”她小的时候很羡慕那些抬头挺胸,骄傲的像个小天鹅一样的女孩子,看到电视里那垫着脚优雅跳跃的白天鹅们,她非常艳羡,就要求妈妈也送她去学,结果去了发现根本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美好,上了六个月的课,她就哭了六个月,最后是因为那个男人离开,家里断了经济来源,才停止了学习,但好歹也会了一点基础,看了些视频后也能跟着大致地跳起来,还挺像回事。

        “都没见你跳过。”

        “我前两年的节目都是跳芭蕾啊,你是不是根本没有注意看我?”她枕着他的手,还伸出一只手不安分地在他手臂上轻画。他的手臂上也有着硬硬的肌肉,很结实,还有微微凸起的经脉,很有男人味,她乐此不疲地戳着他的手臂。

        梁燃纵容着她的行为,但心里立马把许恋跳舞的想法否决了。许恋的身材前.凸.后.翘,而芭蕾舞的衣服又是那么透薄,动作多是一些跳跃转圈,把少女们美好的身体线条和优雅的舞姿展现在所有人面前。想一想许恋跳芭蕾舞的样子?他不允许。

        但是看她还挺有兴致,他也不想打击她,就道:“以前那些活动我都睡过去的,没一个记住。你都跳了两年了,不考虑换个别的?”

        “那你说换什么好?”

        “做我的表演嘉宾,和我一起上台。”正式告诉所有人他们俩是一对。

        “那我需要做些什么?”

        “等你病彻底好了我教你,还有一个月可以准备,不急。”

        一个事情说完,许恋又无聊了,她看了梁燃一会,转头在他手上轻咬了一口:“我真的好无聊。嗯……都四五天没做了,你想不想要啊?”她眼神往梁燃下面瞥。

        梁燃把她侧过来的脸往回掰正,警告道:“现在别闹我,等你好了有你哭的时候。”

        许恋一点都不怕,她笑了起来。真的太无聊了,那就只有撩他了:“嘿,我看到网上说发烧的时候身体会很烫,里面也会很热,你要试试吗?”

        “跟你说别闹我没听懂?”

        见梁燃板着脸语气也凶凶的,许恋住了嘴,还伸手捂住嘴巴,有些怕怕似的往被子里躲了躲:“那我不闹了,晚上你能带我出去吃饭吗?”

        梁燃语气又缓和下来,摸了摸她的头:“可以,你倒时候多穿点,围巾口罩都戴起来。”

        “好。”

        “对了,还有个事要跟你说。”梁燃的表情有些犹豫,又有些凝重。

        许恋抱着被子坐了起来,嬉笑的神色褪去。她不喜欢听到这句话,尤其是用沉重的语气和表情说出来,很多不愉快都是由这句话开始。

        她露出微笑,故作轻松道:“什么事啊?”

        他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我想……把你的存在告诉我家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