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好想吃掉你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许恋怔住。

        这是她一直期待发生却又隐隐害怕担忧的事。

        梁燃的眼神很坚定,表情严肃认真,不是在开玩笑,这令她欢喜、感动,克制不住地想抱住他和他忘情的拥吻,可她不能就这么顺着他直接点头说好。

        和梁燃走到一起是她耍了心机,也是她故意的勾引,甚至为了不让他轻易逃开用了自己的身体去套住他诱他沉沦。这是一个不美好的开始,但却给她带来了一个美好的人。

        许恋不敢这么早的就去赌。

        上流人家的方式方法太多了,他们能够轻而易举地了解她的过去她的信息,而且她和梁燃正式在一起才二十天,连一个月都没有到,这么快就被带着见家长少不得会被查一查,那么很多在他们两人之间已经翻篇的不美好又会被摆到台面上来。

        ——而且,没有一个家长会希望自己孩子和一个出身不正的人在一起。

        许恋并不害怕自己过往和钟璟恋爱的细节被查到,就算被知道她和钟璟上过床也无所谓,毕竟他们已经谈了两年,两个年轻人都是情窦初开,在一起的两年内不小心发生了情不自禁也说得过去,虽不易被年长者接受,但如果长时间地刷足好感度,就能够让他们淡化对她过往的印象,顶多说小孩子年轻不懂事,所以做了些错事,仅此而已,而且她对哄上了年纪的人很有心得,这个只需要时间就可以解决,但另一个,却是再多时间都解决不了的。

        那就是,她的母亲曾经是情妇,而她是父不详的私生女。

        她的母亲十七八岁的时候,在其他人还在上学的年纪就未婚先孕生了孩子,被赶出家门也被迫断了学业,无奈一人跑到没人认识的地方带着孩子讨生活,孤儿寡母容易让人心生同情,可如果大家知道这个女人是个小三情妇那么所有的怜惜都会消失,只剩下冷眼,不管她是被骗还是被迫。

        普通人家尚且要求对方家世清白,父母绝对不能沾毒赌不能有案底,那大户人家考虑的因素就更多,就算不要求门当户对那也不能让自己儿子娶情妇的女儿,因为根本上不得台面。

        尤其是上次去过他家之后,许恋更觉得自己身份低微。

        “不,不行。”许恋微垂下眼,摇了摇头。

        梁燃皱眉:“原因。”

        许恋拍了拍床,看着梁燃语气平静道:“你坐上来,我想靠着你说。”

        梁燃没说什么,脱了鞋坐进被窝,背靠着床板,许恋也顺势调整姿势,靠坐进梁燃的怀里,他拥住她,然后把被子往上拉。

        “你的姐夫还有嫂子们都是做什么的呀?”许恋问。

        梁燃半阖着眼,下巴抵着许恋的头顶:“姐夫是我爸老战友的儿子,他现在是海军中将,两个嫂子都是书香门第出身,一个是大学老师,一个是医生。”

        许恋听了没说话,梁燃也沉默了。

        他抓着她的手,放在手心里揉捏,闭上眼闻着属于她的气息,她的不安和自卑,他感觉得到。

        “梁燃,我以后要做外交翻译官。”一份体面的工作能给人镀一层金,她的出身和过去无法改变,所以许恋早就想好要后期为自己镀金。

        学英语、留学、考研、考博,这些都在她的计划范围内,因为很多人就是这样,你可以出身不好,但一定要‘求好’,而这个好一定要别人看得到的那种好。一个为人诟病的出身加上光鲜亮丽的工作和学历,人们自己就会在心里脑补,脑补出一个虽然身在底层却努力奋斗的人,不好的出身反而能更让他们心生怜惜。

        “可我现在什么都不是,我家里只有两间不起眼的小店,我也只是一个高中还未毕业的学生,妈妈孤身一人没名没分,爸爸又是个父不详,所以我需要时间来提升自己,现在的我对你的家庭来说就是上不了台面的存在。”许恋坐了起来,她转过身跨坐在梁燃的腿上,挺直了腰,双手捧着梁燃的脸与他对视,“遇到你我很幸运,你愿意包容我一切的好和不好,可你的家人并不会和你一样,我也不想让你为难,你珍惜我尊重我,那么我也想为你变得更好。”说着,许恋微微眼眶泛红,笑了声,“我还是第一次说这么感性的话呢。”她完快速地低头吻上梁燃的嘴唇,吮吸他的舌头。

        他们有些疯狂地接吻,互相交换炽热的气息。

        她还有些低烧,因为激动的关系身上温度又高了些,他感觉到了,于是扣着她的腰想让她坐好,可她却不依不饶地还是要跟他唇舌交缠。

        他用了点力才把两人分开,他们都急促地喘息着。

        梁燃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总觉得温度又上去了:“下来,我去拿体温计再给你量一下,你的体温有点高了。”

        许恋抱着他不让走,他们脸对着脸,呼吸混在一起,都热热的。

        “你为什么不用你身上自带的体温计亲自给我量量呢?”许恋伸出一点舌尖触碰梁燃的嘴唇,她扭动着腰肢,蹭着他的小腹。那儿鼓起来了,她感觉得到。

        “别闹我,你身体弱,等你好了再给你。”

        “可我现在很想要。”她满脸潮红,水汪汪的眼睛,噘着嘴唇,一脸春情。

        梁燃把手伸进被子里,摸了一把,果然湿得不行。

        许恋嘤咛一声,夹住了他的手。

        他拗不过她,但体谅她身体弱,所以到底没真的做,只用手指让她泄了一回就抽了出来,拿纸巾给她擦拭。她早软了身子,柔柔地靠在他身上。

        “已经给了,不许再闹了。”

        她眨着湿润的眼:“那你怎么办?”

        “我去浴室。”

        “不要,我想你弄给我看。”她从他身上滑了下去,他坐着,她就把脸贴在他的上腹部,眼睛正对着他鼓起来的地方。

        见他不动,她主动伸手解开了他的裤扣和拉链,把里面的东西放了出来:“你欲望这么强,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是怎么做的?我想看。”

        梁燃低头看着许恋,她睁大了眼睛一点没有羞意地正对着他的东西,嫌他不动还故意吹气撩他。

        他怎么就喜欢上了这么个没羞没臊的小家伙?

        “只是想看,还是又想吃了?”他故意羞她。

        许恋却一点没迟疑,直接道:“这次想看,你把上衣服脱掉吧,我想直接枕你的腹肌。”

        ……个小骚.货。

        梁燃有些纵容地看着她,低笑出声:“真不害臊。”

        两人没羞没臊地完事后少不得又得重新洗澡换被单被套。

        这次洗澡梁燃很注意,开着门让空调吹进浴室,温度差不多了才放水抱许恋过去洗澡,浴缸小,梁燃腿长浴缸里放不下,只好微曲着腿背靠浴缸壁坐着,许恋就坐他身上,揽着他的腰靠在他胸口。

        “你说的是对的。”

        许恋闭着眼,懒洋洋道:“什么?”

        “我本来是想自己做好万全的准备再跟家里人说,但是我想来想去不知道要做到什么地步才能算准备好了。我有能力给你好的生活,即使被赶出家门也能带着你活得很好,可是我不可能和家里闹翻,也不可能割舍下亲情。”梁燃说着叹了口气,“我父亲想让我念军校,可我的志向不是从军,我想学商科。怎么说呢,我和我的父母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这些不可能等我准备好了再去解决,时间不够,顶多三四个月就得作出选择,而你,一个女孩子把最重要的身体都交托给我,我也不想把你藏着掖着,我喜欢你,我上了你,那你就必须得做我的女人,嫁给我。”

        许恋没有说话,只觉得有些鼻酸。

        她曾把身心交托过两个人,可他们都离开了,没有一个人想着要真正给她名分,第一个甚至因为父母工作原因迁移,连告别都没有就断了联系,而第二个在家人的劝说下理智地作了取舍,而她就是那个被舍弃的。

        后来她想,是不是因为她太急切地付出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所以在人眼里落下了轻贱的印象,因此不被珍惜。可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啊,喜欢了就会大胆地付出一切。

        梁燃是唯一一个跟她讨论这些的,跟她讨论父母,跟她讨论有她存在的未来。

        有人说,恋爱中的女人都是福尔摩斯,也有人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许恋不知道自己现在属于智商爆棚还是智力低下的状态,她只知道梁燃说的话,每一句她都深信不疑。

        这是她谈过的最轻松的恋爱。

        一个带着点心机的开头,接下去是完全随缘发展的剧情,她没有像以前对待钟璟那样所有时间都跟着梁燃走,也没有为了他放弃自己的工作,她甚至有一点小小的不专心,背着他见了另一个人,她对他撒过谎,也爱跟他撒娇,还老是犯矫情病,要他抱要他伺候,还老是撩拨逗弄他。

        她是那么放肆,他却全盘接受,还在她不知道的时候,计划着他们的未来,并且为之努力。

        这个男人为什么这么好的?

        许恋听着梁燃的心跳声,她现在满心满眼都冲满了对梁燃的爱意,心脏里像是填满了香甜的蜂蜜:“我相信你,所以我会和你一起努力的。嗯……我觉得你可以先把你的志向跟你家人说清楚,我的事情的话不用急,可以慢慢跟家里人提起,好让他们有一个接受的过程。”

        “嗯,一件件来。”说完,梁燃想到了什么似的笑了出来,他伸手从上到下抚摸了一下许恋的后背,“我要上军校你肯定得饥渴死。”

        “是啊是啊,你可得一直喂饱我哦。”她亲了亲梁燃的胸口,又道,“梁燃,我觉得我的身体好烫啊。”

        梁燃的手摸上她的额头,皱眉道:“又烧起来了?”

        “嗯,想你给我量量。”

        #

        发了身汗,许恋彻底不烧了。

        晚上他带她去吃了以前吃过的羊肉汤,暖融融地吃完后回到家,许恋坐在凳子上跟妈妈煲起了电话粥,梁燃没什么事,投资行情什么的看多了也头疼,看到团起来的床单就干脆拿起扔进了洗衣机,路过的时候他看了眼半满的垃圾桶,最上面是刚用过的两个套子,他干脆把袋子扎起来拎下了楼。

        刚一开门,就有一道黑影落了下来,梁燃反应迅速地退后了一步,看清门外站着的是个年轻男人后,他语气冷漠道:“你哪位?有什么事?”

        来人收回了敲门的手,表情微微有点诧异:“你……住在这?”

        梁燃上下打量了一下来人,对方和他差不多高,长相帅气,打扮非常潮,红棕色长裤,黑色短靴,身上披着件印着绚烂烟火的黑色短斗篷,像个电视明星,他的一只手上还托着一个完整的草莓蛋糕。

        “有事?”这人的眼睛在往他背后的屋内看,这让梁燃有了点莫名的敌意,他故意往旁边侧了点,挡住了对方的视线。

        “奥,没什么。”那人收回视线,笑了笑,指着隔壁道,“我以前住在隔壁,现在又回来了,所以特地买了蛋糕登门拜访下邻居,毕竟离开了很久,很多都不认识了。”

        梁燃举了举手里的垃圾袋:“谢谢你专门带了礼物,不过不好意思,我现在要出去扔垃圾,手上脏,不方便拿蛋糕,反正已经见过了,蛋糕你多分点给别家吧,以后要是有机会我们可以约着喝个酒。”

        男人愣了下,然后继续微笑道:“好吧,也可以。”

        他侧身让路,梁燃关上门冲他点了点头,拎着垃圾袋往不远处的垃圾箱走。

        男人站在原地看着梁燃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