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好想吃掉你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修】

第三十三章【修】

        许恋对季枞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尤其是以前,她很喜欢他,只是他有一个癖好,就是对她的身体有一种病态的热爱。

        被拍照这件事许恋是偶然知道的,那天做完她就睡着了。她当时年纪小,身体也娇,而他已经十九岁一米八,发育成熟,所以每次做完她都会很累,睡得很快。

        他们经常去的地方是宾馆或是就在她的家里,每次他都会等她睡了一会后叫醒她。那天她睡得不太.安稳,不知怎么就忽然醒过来睁开了眼,结果就发现他正掰开她的腿用他花了两万多买的相机拍照。

        许恋当时吓得魂飞魄散,那天是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和季枞争吵,而且是绝不妥协的那种,在她的坚持下季枞当着她的面删掉了相机里所有的照片,也是那次她才发现季枞拍了她那么多私密的照片,几乎把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拍了进去,还有一些她睡过去后他继续弄她时拍的照片,身体联结,淫.糜非常。

        她气得发抖,在删掉照片后还摔掉了他的相机。

        当时季枞很慌乱,他不停地告诉许恋是因为太喜欢她了,他爱她的一切,所以才会这样时时刻刻都想看她。许恋哪里管季枞说什么,穿上衣服就不依不饶地拉着季枞要去他家里查他的电脑,她虽然不会玩相机但也知道里面的照片能传到网上,季枞一遍遍告诉她说只有相机里有,她去翻了电脑也确实没找到,可是说不定还有隐藏文件啊,看她急红了眼的样子季枞直接当着他的面把电脑摔烂了,甚至把手机也扔进了河里。

        拍照的工具和能用来传播存储的东西都被破坏掉了,已经发泄了一通的许恋情绪也慢慢平和了很多,但她还是单方面冷了季枞很久,之后一直都没出什么事情,她的心才渐渐定了下来。

        季枞对她真的很好,除了这个她不能接受的爱好外从来没有对她发过脾气,处处为她着想,只要是她的事情他都会很上心。

        而出了这件事后他更是对她百依百顺,而且他们又认识了很久,关系一直非常亲密,所以没多久就又和好了。

        季枞是拍照事件过了大概半年多的时候突然离开的,许恋根本就没有联系到照片的事情上,或者说她都没想到照片这回事,只以为是他家里出了大事,因为连他爷爷奶奶都跟着一起突然就离开了。

        结果季枞刚刚说,他手上不止有照片,还有碟,而且还都被他的家人发现了。

        其他人不信,但这话却在许恋的脑海里砸下了一个惊雷。

        如果真的那些照片还存在,被他的父母发现了其中的人是他们两个,那么当时季枞被迅速带走也就解释的通了,否则只是一些小黄片被发现没必要这么大动作。

        毕竟在那个时候来说,他们做的事情确实可以说天理不容,放哪都会被人骂,所以他的家人没来找她而是直接带走季枞,想来也算是个明智的选择,毕竟闹大了对谁都不好,还不如带走季枞,断了他们两人的联系,也防止事情进一步扩大。

        许恋心里惴惴。

        可是这不应该啊,他为什么还会有照片?而且还有碟?!是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对她进行了偷拍?

        许恋想想就觉得抓狂,但又不可能冲过去问季枞是不是他们的照片,她现在想的这些说到底只是她个人的猜测,万一真的是普通的黄色照片而已而他父母就是非常重视他的教育问题呢?

        许恋觉得不安,又有点心烦意乱。

        “许恋。”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许恋吓了一跳,她猛地抬头看车窗,外面站着的是梁燃。

        车窗上的贴膜由于特殊设计里面的可以看见外面,外面看不见里面,所以梁燃又敲了敲玻璃窗:“许恋?你在不在里面?”

        深呼吸了一下许恋打开了门,让梁燃进来。

        “你不太对劲。”梁燃一上车就盯着许恋的眼睛看,“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许恋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脸上自然地表现出尴尬的神色:“梁燃,我那个弄身上了,不好出去见人了。”

        梁燃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弄到裤子上了?我看看。”

        今天许恋穿的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掰开腿果然能看到一小滩褐色的血渍,虽然要张开腿才能看到,但还是会很尴尬。

        梁燃皱起眉:“怎么会弄到裤子上,血很多吗?去医院看看吧。”

        许恋摇摇头:“不用不用,就是量多了点而已。你过来正好,外套给我围一下就可以,这里这么多人我要是突然离开那多扫兴。”

        “可是你现在身体不太对。”

        “那也得等这个结束了再去医院呀。”许恋贴过去抱住梁燃,“没事的,就是量多,很多女生头两天都会这样,只要棉条换得勤快点就好了。”

        梁燃用不太相信的眼神看她:“没唬我?”

        许恋摇头:“没有啦。”

        梁燃似信非信地把外套脱下来递给许恋:“换下来的东西放哪了?”

        “拿了个塑料袋包起来了,回去了再扔。”

        “嗯。”梁燃牵着她的手下车,“快点过去吧,我烤了很多东西,去的慢了估计很难有剩。”

        两个人刚一会去季枞就端着杯子走了过来,他关切地问道:“你怎么了吗?不舒服?”

        许恋看着他幽深的眼珠,顿了下才道:“没什么,这不是过来了嘛。”

        季枞的目光从许恋身上扫到梁燃身上,作恍然大悟状:“啊,我好像多事了,那我就不多说什么了,你们别客气,尽管吃,我继续去招待别人了。”

        季枞离开,梁燃和许恋站在烤架前,一个继续烤肉,一个继续吃着烤肉。

        但心里装了事,吃起东西来如同嚼蜡,喷香的烤肉也抚慰不了许恋不安的心,但她还是吃了很多,因为她怕梁燃发现了她的异常会担心。

        一手拿着烤肉串,一手拿着手机刷微博,许恋脸上的神情已经变得非常自然。

        之前她不太在意季枞的出现,但现在她却很想问问他——为什么回来?到底是回来做什么的?

        他令她感觉到了不安。

        #

        烤肉派对结束的时候所有人都互相加了微信,许恋就加了季枞和几个熟悉的,梁燃和他们不熟,所以就免了加好友这一步。

        所有人都玩得挺嗨,其中甚至有好几个喝得东倒西歪,最后季枞只好找代驾送喝酒的人回去。

        梁燃没喝酒,跟季枞他们打了声招呼就带着许恋回去了。

        早早地洗漱完毕后许恋躺在了床上,梁燃在里面洗澡,哗啦啦的水声砸在她的心上。

        和梁燃待在一起就觉得很安心,小破房子都充满了安全感,但那若有若无的不安定因素又给许恋带来了一点压力,不过这次她的脑子并不像上次那么混了,如果有必要的话,这次的事她会全都告诉梁燃。

        这个世界可以有问题矛盾和猜疑,但绝对不能出现在他们两人之间,梁燃太好了,她一定要好好把握。

        梁燃洗好后靠了过来:“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有点烦躁?”

        许恋看向梁燃,表情松了些:“是啊,你怎么知道?”

        “你洗澡的时候我查了手机,看了下你们女生来那个的时候会有哪些反应,你今天的表现都挺符合的。”

        许恋道:“我现在觉得超暴躁怎么办?”

        梁燃捏了下许恋的脸,语气自然:“腰酸胸胀还是肚子疼?”

        梁燃是坐着的,而许恋是躺着,她侧过身搂着梁燃的一条腿:“都不,就是觉得心情不好。”

        梁燃想了想,道:“接吻能不能让你觉得心情好点?”

        许恋眨了眨眼,露出了点笑意:“能!”

        梁燃俯下.身,贴上许恋的唇。

        怕起反应,这个吻很快就结束了,梁燃道:“开心点没有?”

        “开心点了。”

        “那就早点睡,明天就要上学。”

        看着暖得要命的梁燃,许恋觉得心头的雾分分钟全散开了,她眉眼带笑地把头靠在梁燃腿上:“我明天要是起不来那你就抱着我去学校呗。”

        “想得美。”梁燃帮许恋拉了拉被子,“现在还早,你可以玩一会再睡。”

        许恋伸头看了看闹钟:“才九点半呢,十点就要睡了吗?好早啊。”

        “攒足体力,明天带你打篮球。”

        “好,那我再玩会手机就睡。”

        “坐起来玩手机。”

        许恋坐了起来,应道:“是!梁大人。”

        两个人靠在一起,都在弄手机,一个刷朋友圈,一个在看投资行情数据。小小的房间里很安静,昏黄色的灯光照在两人的身上,温馨又和谐。

        而隔壁的季枞又一次站在了阳台上,晚上的风有点大,吹乱了他的头发。

        手里的烟一根接着一根,一点火星明明灭灭,微信里迷你超人的头像看了又看,结果一直都没有什么信息或者电话过来。

        微信没有被删,今天他的话她肯定听到了,她的突然离开他也是看见的,可她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是不打算理会的意思吗?就当做不知道?

        季枞叼着烟,眯眼看亮着光的屏幕。

        他想迅速打破现在的局面,许恋对他表现的太陌生也太疏离了,就好像他们以前不认识,她和那个叫梁燃的也贴得太紧了,到哪都一起,根本没法把她约出来好好聊聊。

        有了新欢就彻底忘了旧爱吗?

        酒劲作祟下的脑袋一团乱糟糟的,几年前和许恋在一起的一幕幕与现在许恋对他疏远视而不见的画面结合起来,越想季枞内心的怒火越盛。

        他酒量虽好,但今天喝得着实有点多了,呼吸都混着浓浓的酒气。

        季枞闭了闭有些酸痛的眼睛,然后点开屏幕上上锁的文件夹,里面都是他深藏的秘密,喝了太多酒,起得有点慢,他缓缓弯下腰顺着墙坐在地上,好一会后才闷哼了一声。

        他靠在墙上缓了缓,夜里的冷风吹醒了他的脑袋。

        秘密只能是秘密,这些东西季枞不会再让除了他之外的人看见,他本意不是想激怒她,也不是故意勾起她不好的回忆,只是……她看自己的眼神真的太平静了。

        [就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冻得有些僵硬的手指按下发送,季枞长舒了一口气,实在按捺不住,还是他主动找了她。

        刚发完手机就嘟了一声,是信息被回复的声音。

        这么快?

        季枞整个人震了一下,立刻手忙脚乱地点开——

        [就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没有,请不要打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