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好想吃掉你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修】

第三十七章【修】

        “到底发生什么了?不能跟我说吗?”

        气氛有些凝滞。

        许恋重新洗了个澡,身上披了件浴袍蹲在浴缸边上。

        浴缸里放满了水,冒着热气,梁燃躺在里面,闭着眼一动不动。浴缸太小,容不下他整个摊开,于是只好坐靠着浴缸壁,结实的小腿微曲。

        他们没能做成,因为他动了两下就感觉到有滑腻的东西流了出来。

        是经血,她还处在经期。

        胸口复杂的情绪撺聚,像一朵厚厚的雾霾压在心口。梁燃不想说话,他觉得有点累,也有点烦躁。

        还有点不太想看见许恋,但又不想她走开,矛盾得很。

        长叹了口气,梁燃转过头略微睁眼看着蹲在边上一脸紧张担心的小女人。

        她真的很漂亮,又娇又媚,眼睛像水洗过似的清澈,嘴唇又红又软,像个刚成熟的果子,有点青涩,又水灵芬芳,但是又偏偏骚的很,一声声吟哦和扭摆的小臀是那么的懂得如何点着男人心里的火。

        又闭上眼,梁燃道:“帮我洗。”

        只听到轻轻的一声嗯,一只手拿起毛巾放进水里沾湿,然后小心翼翼地拂上了他的身体。

        他明显的感觉到了她的紧张。

        以前敢直接拉下他裤子逗弄他东西的手,现在捻着块毛巾好像怕把他碰坏似的不敢用力。

        “你在怕我?”这莫名让梁燃心头火起,但是他忍住了,只是语气平淡地问了这么一句。

        “谁怕你了。”许恋也有点不太高兴,但还是放轻手下的力道擦着梁燃身上的伤口,她估计梁燃是在地上滚了几圈,所以身上有小石子的划痕,还磕出了血印子,“你自己一身伤气势汹汹地回来就要弄我,还板着脸什么都不跟我说,我能不担心吗?”

        梁燃忽然道:“我把他打了。”

        许恋手上动作停下了:“谁?”

        “季枞。”

        许恋看着梁燃,略微睁大了眼。

        “他也把我打了。”梁燃看着许恋,眼神有些怪异。

        许恋有些卡壳:“那……然后呢?”

        梁燃道:“然后我们就各自回家了。”

        许恋沉默了一会,问道:“你们为什么打架?”

        “为了你。”梁燃盯着许恋的反应。

        许恋一时没有说话,手里的毛巾被攥的紧紧的,她微抿了抿唇,表情有些木木的:“为了我什么?”

        梁燃就那么一直盯着许恋看。

        他面无表情,但眼睛却幽黑发亮,看得许恋心发慌。

        她能跟季枞有什么事能值得梁燃大动干戈?除了季枞作死故意挑衅梁燃,那就只有那一件事情了。

        所以……是季枞把那件事跟梁燃说了?他何必要这么做?

        “他跟你说了什么?”许恋眨了眨眼睛,问道。

        梁燃看着她有些闪躲的眼神,心头怒起,手臂从水里拿出,伸出手指捏住许恋的下巴。

        他用了力,许恋皱起眉,有些疼,但许恋现在更担心的是梁燃的状态,他看起来像是积攒了无数的怒气值,就差一个爆点就要火山喷发。

        他真的很生气,她感觉到了,所以现在是要冲她发火吗?

        “对不起。”许恋反应迅速地双手抓着梁燃的手臂,她看着他,眼睛有些潮湿,“对不起,我不知道他到底跟你说了什么,但是你不能就这么冲我发火,我会害怕。梁燃,你好好跟我说,可以吗?”

        “许恋。”梁燃手上的劲略小了些,他问:“钟璟走了之后,除了我,你还向谁求助过?”

        许恋抿唇看着他。

        这句话说得好听是求助,说难听些不过就是在问她还勾搭过谁。果然,不好的动机一直都是个隐患,就算一开始被理解,之后遇到事情也还是会重提。

        不管是哪个男人,在这方面总是会在意的,她的曾经对于梁燃来说就像个解不开的心头结,不提起也罢,提起了就是个难过的槛。

        “没有,只有你。”许恋直视着梁燃的眼睛。

        梁燃也回看着许恋,这次她的眼神没有一点闪躲。他又问:“你跟钟璟还有联系吗?”

        许恋摇头:“没有。”

        梁燃不再做声,他仰起头靠在浴缸边,回想着曾经和许恋的点滴,想从中找出问题在哪里。

        看他不想说,许恋也不再问,气氛再这么僵下去也不好。蹲久了腿有些麻,她站起来敲了敲腿道:“洗好了就赶紧出来,我帮你涂药。”说着许恋就进了卧室。

        梁燃蹙眉看着许恋。

        就这么走了?

        水已经温了,再泡下去也没什么意思,梁燃从浴缸里出来,简单地擦了擦后穿上裤子,再把浴缸里的水放掉,进了卧室。

        他刚一进去许恋就拿着块毛巾和一个医药包贴了过来。许恋道:“坐着,把有伤的地方都露出来。”

        梁燃看着她,张开手任她摆弄。

        许恋拿了根棉签,浸了碘酒给他伤口消毒:“梁燃,我喜欢你。”

        梁燃没出声。

        “不管我过去怎么样,我现在喜欢的是你,我对你一心一意,而且很想嫁给你。”拉起梁燃的手,他的手背的关节通红,有几块因用力过猛而擦破了,许恋一边擦一边道,“我以前和季枞在一起过,也和钟璟在一起过,但是那些事都已经过去了。我不知道季枞到底跟你说了什么,但不管他说什么都不该影响我们两个之间的感情,和你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我做了什么你也全都是知道的,我是想好好跟你一起走下去的,你不会感觉不出来的,是不是?”

        梁燃还是没有说话,但他的喉结动了一下。

        许恋没有看梁燃,她帮他把手上的伤口都涂完,又从包里拿出了一管软膏,轻轻地抹在梁燃的手背上。

        手背上的伤涂完,许恋翻过他的手,在他手心亲了一口:“我很乖的,对不对?”说完,她侧过脸贴在他的手上,微抬眼看着他。

        她总是知道如何能让他的脾气在瞬间消失。

        手上的感觉有些微凉,但是很软,橙黄色的温暖灯光和她平静的话语让他的心定了很多。许恋用脸颊蹭着他的手,看着他的表情无辜又可怜,叹了口气,梁燃主动摸了摸她的脸颊。

        “许恋。”

        她飞快地亲了一下他的手心,亲昵道:“在呢。”

        “我会把这件事处理好的。”他摩挲着她的脸颊,语气终于缓和了很多。

        “真的不能跟我说是什么事吗?”

        梁燃没说话。

        这件事怪许恋吗?怪她什么呢?

        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被校园暴力,原因是她和钟璟谈了恋爱;论坛上出现诋毁她的贴子,原因是她和自己在一起了;现在又有人把她和前任的照片发到他这里来,原因是要让他们分手,让他抛弃许恋。

        总有人不想她好,明里暗里地踩她。为什么就总有人看不惯她呢?

        好几年没这种心累的感觉了,梁燃用另一只手摸了摸许恋的头:“女生一定要会自我保护,知道吗?以前不知道,以后也一定记得。”

        许恋扁了扁嘴唇,放下东西坐到了梁燃的腿上,小心地避开他的痛处,她窝进他的怀里,脸颊贴着他的心口:“我以前好傻啊。”

        开始撒娇了,他就知道。眼里总算有了点笑意,梁燃抚摸着她的头发:“怎么傻?”

        “不爱惜自己。”

        嗯,这倒是的。他道:“还有呢?”

        “没有擦亮眼睛好好看人。”

        也算吧。梁燃又问:“还有呢?”

        她调整了坐姿,正对着他,双手捧着他的脸颊吻上嘴唇:“没有早点认识你,不然你就可以教我好多东西,我就不会干那么多蠢事,也就没有现在这么多事情了。”

        许恋轻轻地吻他嘴角的破.处,梁燃感觉到了一点刺痛,但还能忍。

        他们慢慢地接吻。

        许恋看言情小说,也看童话,刷日韩剧,喜欢看这些的人都少不了一颗少女心,许恋也有。她也幻想过,如果自己谈一个纯纯的恋爱会是什么样子,大概是和电视里一样,会和对象煲甜蜜的电话粥,交换一个眼神、牵个手都小鹿乱撞,毕竟在那种青涩的年纪谈恋爱,总是会激起人内心的小萌动。

        可她谈不了这种类型的恋爱,因为她一开始就不具备所谓女主角的条件。没有一颗纯纯的心,也没有一个普通的家庭,她有野心、也有欲.望,就连交往的对象都是按标准挑。

        遇到梁燃大概花光了她所有的运气,梁燃太好了,许恋也经常想,如果他早点出现就好了,那样她就能把她所有宝贵的东西都给他,只给他。

        梁燃微微蹙眉,动作幅度大了嘴角的刺痛感会加剧,口腔内壁也伤到了,他感觉到了血腥气。

        把许恋推开,“下次再吻吧。”

        “为什么?”许恋看着他的嘴角,“疼?”

        “嗯,里面好像出血了。”

        “我看看。”

        梁燃仰头张开嘴,许恋对着光眯着眼看他破了的口腔。

        “¥&*#。”

        “啊?”许恋有些懵。

        他把嘴闭上:“你这有没有可以喷的药?”

        “好像没有,去趟药店吧,不远。”

        “嗯。”

        两人换了衣服出门。

        晚上风很大,许恋挽着梁燃的手,紧靠着他。她专注地看着脚下的路,走了会梁燃突然停下了,许恋才跟着停下。

        她看到前面站了两个人。

        一个是手上包了绷带脸上肿起大块青紫的季枞,还有旁边搀着季枞的手、一脸怒容但装束雍容的贵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