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好想吃掉你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老话说的没错,麻烦要来都会凑一起来。

        许恋条件反射地去看梁燃的表情,果然,原本还缓和了很多的脸现在又硬板板的,眼神冰冷带着怒气,下巴线条光是看着都能感觉到紧绷。

        她有些心疼,梁燃的嘴角和口腔里都是破的,绷着脸会更疼,而且他身上还有伤,晚上又没吃东西,她现在只想买了药赶紧把他的伤口都处理好,然后再带他去吃点东西。

        “嗨。”季枞用没包绷带的那只手挥了挥。

        “嗨什么?!”还没等许恋他们回应呢,季母就拧起了眉。

        儿子毕业后也做了设计师,她就拜托好友把他送进了业内顶尖的设计公司。她很忙,难得有空去见见他,结果找不着人,打电话给他他说跟人出去旅游了,但女人的第六感哪有那么好敷衍,简简单单定位一查就发现人已经到了天.朝老家了。季母气得直接买机票飞了过来,结果就看到儿子被人打成了这样。

        问他他又什么都不说,现在看到许恋身旁那个男生脸上的伤和表情,季母一联想就知道到是他们两个打架了,至于原因……没的说,肯定是许恋了。但是眼前的情况也很明显,许恋旁边站着的肯定是她现在的男朋友,所以自己儿子回来就是来破坏人感情顺带当炮灰的,这让季母一团火憋在心口难受的要命,同时也羞耻的要命。

        许恋看着季母难看的脸色,扯了扯嘴角,有点犹豫要不要喊她。想了想,还是道:“伯母,您好。”

        “许恋。”季母压制着内心的怒气,她审视而又斥责似的看着许恋,一句一顿道,“女孩子家家的,还是自爱一点好。”

        显然,她已经把所有的罪名都扣在了许恋头上。

        许恋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但不等她辩驳身旁的梁燃就冷冷出声:“伯母,你还是多回去相夫教子的好。”

        “你是怎么跟长辈说话的?!”季母脸色更差,声音都尖锐了几分,“你的意思是我没教好我儿子吗?我儿子都出国这么多年了,要不是许恋勾着他又怎么会突然回国?”

        季枞在后面皱着眉拉住自己的母亲,想让她别再说了,他也没想到母亲会真的找过来,偏偏现在正好还是个麻烦成团的时候。

        她来了也只会更乱。

        “你为什么不问问他做了什么?”梁燃丝毫不买账。他长得高大,虽然年轻但冷着脸的样子气势非常足。

        许恋也道:“我根本没有联系过他,我连他的联系方式都没有,要怎么联系?而且我自爱不自爱你有什么权利评断?”许恋也不高兴,要不是季枞突然回来哪会有这些事情发生?

        她看了季枞一眼,眼里带着迁怒。

        季枞接收到了这个眼神。

        现在不止身上痛得很,心里也更难受了。他终于明白了——他回国就是个错误,她过得很好,也根本就不需要他。

        拉住还要说话的母亲,季枞面色痛苦道:“行了妈,别说了,都是我的错。”

        “你的错?你有什么错?”季母瞪着他,气得不行,哪有在外人面前打自己脸的?

        季枞没再跟自己妈妈说,而是对许恋道:“许恋,对不起,等把这次事情解决了我立刻就走。”他没穿外套,身上就穿了件有点脏的薄衬衫,还一身的伤,站在夜晚的冷风里看着有些萧瑟。

        “你现在就可以走。”梁燃毫不客气。

        季枞闻言脸色更加难看,但自知理亏,虽不喜梁燃倒也没再说话反驳。

        季母拧眉看着季枞:“到底出了什么事?”

        季枞伸手捂着头作头痛状,另一只手揽着自己的母亲,用了点力地往家里方向推:“妈,别说了,回去吧,我现在不舒服呢。”

        他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狼狈不堪,在眼前这两人面前甚至都有些抬不起头。

        季母还想说什么,季枞就强硬地拉着她走。

        梁燃和许恋也没再说什么,手挽着手目不斜视地离开了。

        终于拉着母亲走到了门口,梁燃和许恋也走远了,季枞放开了母亲的手,打开门进去后就直直地站着,头仰了起来,一手叉腰,也不说话。

        见儿子这副模样,季母也于心不忍,劝道:“放弃她吧,跟我回去。”

        屋里安静了好一会,季枞才长长地呼了口气,看向母亲道:“妈妈你先回去吧,我把事情处理完了就走。”

        坐在沙发上的季母早就没了刚才强势刻薄的样子,她揉着头神情疲惫:“到底出了什么事?跟我说说。”

        “你就别再问我了,总之事情是因我而起的,我不能不管。”季枞又道,“处理完了我立刻走,这样可以了吗?”

        “你是不是还在怪我和你爸当初把你带走?”季母一脸不悦。

        “现在说这些根本没有意义。”季枞扶着额往楼上走,“我先上楼了,头疼,你也早点休息吧,爷爷奶奶的房间打扫过了,里面东西都有。”

        儿子这么敷衍,季母心里也不高兴:“我不住这,我待会就开车回去。”

        他们家有套房子在市中心那儿。季枞点点头:“也好,那你路上小心。”

        楼下传来门关上的声音,屋子寂静下来。

        季枞打开了电脑,把里面的东西都翻了一遍,但完全看不出被动过的痕迹。想要得到他电脑上的东西,那势必只能黑进电脑,所以,还是得找专业的人来处理。

        季枞犹豫了好一会,才点进一个上锁且隐藏的文件夹,把里面所有的东西全部都彻底删除掉,然后又拔掉手机里的内存卡,拿剪刀剪坏。

        做完这些,他靠着椅子,只觉得头痛欲裂,整个人要被分裂开的难受。

        #

        买完药,两人就回去了。

        许恋把晚饭剩下的米饭做成了泡饭,让梁燃吃了点。嘴里疼,梁燃明显没胃口,吃了两口就没吃了,许恋也不强逼。

        上了楼打开暖气,许恋让梁燃脱了衣服坐床上去,随后她拿着东西走到他旁边:“张嘴。”这个喷雾有消炎止痛的功效,就是味道有点刺激。

        喷完药,梁燃反而更加呲牙咧嘴,眉头紧皱,看起来疼得厉害。

        “喷上去的时候会比较痛,过会就好了。”把喷雾放到一边,许恋拿起药膏,“趴着。”

        梁燃顺从地趴在了床上,两手张开。

        他肌肉紧实,背部线条非常流畅地没入裤子里,但背上一道道伤痕看起来碍眼的很。许恋把药膏抹上去,一点点揉开:“去哪里打的?”

        “昨天烤肉的地方。”由于出去了一趟,她的手有点凉,按得梁燃很舒服。

        难怪这么多小伤口。想了想,许恋道:“季枞手上有我的东西。”她打算跟他开诚布公地谈一谈。

        梁燃侧头看她。

        许恋帮他揉着背上的淤青,头发垂在两边,低眉顺目,看起来温婉而又乖巧。她接着道:“那些东西都是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弄出来的,有次我偶然发现了,就强迫他都删掉了,但是没想到那些东西还存在着。你不肯跟我说的事情……就是这个吧?”

        梁燃抿着唇,没有作声。

        “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不自爱?”没等梁燃回答,许恋继续道,“我没有的。拥抱、亲吻,还有性对我来说只是情感的表达而已,我不觉得这算不自爱。想要获得什么,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这才算是公平。只是这些都不该暴露到人前而已,尤其还被特地发给了你,这个手段真的很下作,那个人是想毁了我们两人的感情。”

        梁燃终于出声:“嗯,说实话,我很介意,也很生气。”

        把一块淤青的部位揉得发热,许恋挤了药膏开始揉另一个地方,她问:“那我要怎么做你才能不介意不生气呢?”

        梁燃闭了闭眼,看过的画面哪里忘得掉,怎么想都觉得心里不舒服。他道:“还是先想办法把那个幕后的人抓出来吧。”

        对于许恋,他总归还是有点迁怒的,即使她才是受害方。

        如果在乱世,那一定是杀了季枞和那个幕后的才能解恨,但现在,他只能把人找出来,想方设法让那人身败名裂了。

        也不纠结梁燃原不原谅自己的问题,许恋问:“那你觉得会是谁?”

        梁燃心里也没数。

        当初校园暴力的几个女生已经离开了一个,杀鸡儆猴,另外几个应该不敢再出来弄事情,那么怀疑对象就剩下钟璟,还有他的弟弟钟省。

        钟璟倒是很擅长程序代码这块,但他人在国外,不可能知道季枞回国的事情,梁燃也有跟他接触过几次,钟璟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小人,相比之下他倒是更怀疑钟省。钟省性格阴沉,在篮球部里两人就互相不对付,但这事不能靠个人印象来判断,因为钟省人虽捉摸不定,但并没有表现出计算机上的天赋,同样,季枞的事情他也不可能知道,除非他找人监视许恋。

        最终,梁燃还是摇了摇头:“不知道。”

        许恋沉思了会,问:“你觉得……会不会是钟省?”

        她也不确定,但想来想去就钟省最有可能做这种事情。他自从争到家产后行事作风就变了,原本人还很阴沉压抑,但上次见面的时候就明显感觉到变得放肆疯狂了起来。而且自从上次的事情后他就没有再出现,谁知道他在背地策划着什么。

        “我也想到了他,但是没有证据说明是他。”

        许恋看着梁燃,说出了自己的猜想:“你还记得吗?上次钟省骗我出去就是用的钟璟的微信和邮箱。但是钟璟是不会跟人共享这些私人的东西的,应该是钟省盗了钟璟的号,所以我就想,他会不会请了黑客之类的,或者说……他自己就能做到类似的操作,比如黑进别人的电脑之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