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好想吃掉你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想套钟省麻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第一是他根本不单独出现在公共场合,第二是他几乎大部分时间都行踪成谜。

        根据他们让王琨帮忙查的信息显示,钟省现在确实今时不同往日,进进出出都是豪车保镖,但他的父亲跟继母依旧在公司打理上下,哥哥和姐姐也还是天天派对和交际,和之前的生活没有什么不同,更不用说钟氏企业,一点波动都没有。

        许恋对此的第一反应就是钟省骗了她,但他突然的改变是骗不了人的,于是她只好问梁燃,不过梁燃也沉着脸看上去不是很明白。

        两人才十八,还未真正踏足复杂的社会,平时又对商场金融这块接触的不是很多,所以弄不清楚其中缘由也实属正常;而王琨这边梁燃也没有告诉他太多内情,所以他也没有查太深,毕竟这个被发现的话还是有风险的。

        于是小说中常见的‘天凉王破’看起来无法实施,所以他们只能想办法找个机会先教训钟省一顿再说。

        但是目前看来……想达成这个目标都有些困难。

        果然校园风和职场风之间有一条深深的鸿沟。

        “我有他的联系方式,需要把他约出来吗?”吃完午饭,许恋挽着梁燃的手臂在学校的小树林里散步消食。

        梁燃摇了摇头没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照片和视频的杀伤力还是很大的,许恋感觉得出来,梁燃虽然没有摆脸色给她看,但从那之后的相处他总有点不咸不淡的。

        许恋有些不适应,只好做事说话上更加谨慎一些,和梁燃在一起的时候也更加乖巧粘人一些。可她知道,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对他们俩来说不太好。

        梁燃今天穿了一身蓝色棉质运动服,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裤子口袋比较松,许恋瞥了眼,把挽着的手往下伸,挤到了口袋里。

        梁燃低头看了眼就伸手包住了许恋的手,她的手有点凉,而他的手很热。但被握住了许恋还是不满意似的,手一直动来动去。

        “嗯?”

        终于把手指全都交扣住了,许恋笑着看梁燃:“我想这样握着你。”

        十指相扣,她把他抓得很牢。

        心下了然,梁燃也用了点力回握住了她:“你在担心?”

        许恋摇摇头,转移话题道:“我在明天要不要请王琨还有卢思语他们出来一起聚一聚,毕竟之前麻烦了他们好几次,我一直都没有当面跟他们说过谢谢。”

        “这个可以。”梁燃点了点头,“他确实帮了不少忙,那我们是请他们吃饭还是怎么样?”

        “王琨是不是很喜欢打篮球?”许恋问。

        “是挺喜欢的,不过有我在他就不会想打了。”说着,梁燃无奈地勾了勾嘴角。

        许恋忍不住笑了:“要不就请他们来我家里吃饭吧,我亲自买菜和下厨,这个应该够有诚意了吧。”

        梁燃没有反驳,只道:“你家里有点小,地方根本不够他野的。”

        “那去你家?”

        梁燃点头:“行。不过你不是不太喜欢去我家吗?”

        “但是我对那两个大锅子很感兴趣。”

        “你要用大灶台烧?”他看向许恋的眼神里带着些许惊讶。

        许恋眉眼弯弯,肯定地冲梁燃嗯了声,“你要帮我烧火。”

        “……好。”

        最近两人心头一直都压着无形的阴霾,眼看这种情况还要持续下去,许恋觉得是时候找点人聚一聚放松一下心情也吸收点喜气了。

        讨论完她就让梁燃给王琨打了电话,她自己负责联系卢思语,对方都很干脆地同意了,梁燃还联系了王简和另外两个玩的好的朋友。

        最后确定下来加上他们人数一共八个,时间就定在明天中午,也就是周六,地点在梁燃家里。

        周六早上许恋起了个大早,她一起来梁燃也醒了,不过她没让梁燃跟着去,自己迅速洗漱完毕,扎起头发换了双塑胶套鞋就去了市场。

        许恋今天想好好露一手,也在梁燃的朋友面前给他多挣点面子,顺带刷刷他还有他朋友的双份好感度。

        想跟梁燃长长久久,融入他的圈子是少不了的。

        早晨六点的市场是流动小商贩最多的时候,想要买好东西都得这个时候来,晚了零散的小摊贩就离开了。

        这些小摊贩是没有固定摊位的,只能趁早拿张凳子坐在路边叫卖。他们一般卖的都是自己从田里、水渠、郊外野地里弄到的一些野生动植物,数量都很稀少。

        “师傅,这是什么呀?”许恋蹲下来看着盆子里手指那么大的黑色小鱼,皮肤滑滑的,看着有些像泥鳅,但又不是泥鳅。

        “小姑娘我跟你说,这个是在我家门口河里捉到的,我也不知道叫啥,但是好吃的很,炖汤特别嫩特别鲜,还没刺。”

        “是吗?那除了炖汤还能怎么烧啊?”

        “清蒸红烧都行!都好吃!”

        来之前许恋特地跟梁燃打听了一下他那些朋友的口味,总结下来就是什么都吃,而且都是正宗c市人,偏甜口,还算能吃辣,都喜欢大口吃肉,所以饭菜不用弄得太精致。

        许恋买了鱼和豆腐打算炖汤,又剁了一整只乌骨鸡打算拿来做大盘鸡,之后牛肉、排骨、大虾、蛤蜊等等的肉类和海鲜都没少买,蔬菜买了藕、茄子、莴苣、茼蒿等等,还买了些玉米面南瓜等等的打算做点心,总之八人份的菜绝对是足足的了。

        菜场转完,许恋两手上提满了大大小小的袋子。

        怕袋子破,又特地要了两个结实的大布袋,早上的气温还挺低的,但许恋却热出了一身的汗。

        她家离菜场不远,走路只要七八分钟。

        哼哧哼哧把东西拎到家里,许恋甩了甩被勒疼的手,喘了好一会才把气喘匀。

        她上楼的时候梁燃还在睡,不打算吵醒他,许恋轻手轻脚地进了卫生间,关上门后重新梳洗了一下。

        她出来的时候梁燃已经坐了起来,裸着上半身表情有些迷蒙:“东西都买好了?”

        “嗯,都好了。”走到床边亲了亲梁燃的脸颊,许恋把被子拉开,毫无意外地看到了站直的大家伙,但是今天时间有点紧,所以也来不及安慰它,“起来吧,吃完早饭我们就过去你那做准备。”

        等梁燃洗漱完毕看到楼底下东西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她买了那么多东西,还都是一个人拎回来的。

        “这么多东西还不叫我一起?”梁燃伸手拎了拎,两个袋子分量加起来很重。

        “反正没多远,也就几分钟的路。”许恋换了身衣服,顺便化了个精致的妆,她问梁燃,“你看我,好看吗?”

        为了方便做饭,她今天穿得比较素净,上身是白色衬衫,衬衫的衣角一半放在外面一半收进裤腰,下.身是牛仔裤,牛仔裤是直筒阔腿的,露出点纤细的脚踝,脚上是黑色的剪头小高跟,头顶扎了个小揪,露出光洁的额头,看起来清新靓丽。

        “很好看。”

        她对请客这件事的重视表现得很明显,这让梁燃心里觉得很舒畅,也很满意。

        开车的路上她还在跟他说今天她要做什么做什么,梁燃听完道:“有点太多了,都你一个人做太累了,要不要请两个人过来帮你一起?”

        “不用,我可以的,我记得你家里有两个大灶台还有煤气灶,稳稳的,可以一边做菜一边炖汤,早点去是为了把食材都处理好,汤也早点开始炖,味道会比较好。”说完她掰着手指开始算做菜顺序,要怎么样才能更加节省时间。

        梁燃一边开车,一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小女友的头,听着她欢快的声音他不禁开始反思这两天自己的表现。

        许恋要比他积极乐观的多,明明她才是最受伤的,他想。

        她希望用她的快乐来影响他,也希望通过这次的聚会让他高兴一点。他确实被那件事影响了,心里积压了一堆负面情绪,再加上对钟省有些没办法,也让他对自己目前的弱小感到憋屈和气闷。

        但他不该冷着她的,他的姑娘真的很棒,那些东西也不该成为她的污点。

        “许恋。”他忽然出声道。

        “嗯?”

        “算完了吗?做完这顿饭大概要多久?”

        许恋感觉到了梁燃要参与进来的意思,她有些开心,笑着道:“如果从洗菜切菜再到做菜全都我一个人来的话大概要四个小时的样子,全部做完正好是午饭时间,端上去菜的味道都是正正好的时候。”

        “那如果我帮忙呢?”

        “你会什么?”

        “洗菜和切菜做菜都可以。”

        许恋看着梁燃的侧脸,道:“专心开车。”

        “嗯?”

        “接下来我要亲你一下。”说着许恋就凑了过去,小心的在不遮挡梁燃视线的角度飞快地亲了一下他的嘴唇,然后在位置上重新坐好,“这些全都我来,你只要负责帮我烧火就好了,他们应该不会太晚过来,你可还得负责接待呐。”

        梁燃笑了笑:“好。”

        “今天来的都是你最好的朋友,是吗?”

        “嗯。”

        许恋双手贴在自己的脸颊上,看着前方的道路:“我很高兴你把我介绍给你的朋友认识,被接纳被信任的感觉真的太棒啦。”

        她的眼眶有些热,但是并没有哭,大概是女孩子情绪敏感丰富,她现在只觉得开心又感动。

        许恋也不知道自己是真的心大,还是真的不在乎。

        曾经欺负自己的几个女生的名字她都还记得,但是之后根本没想过要怎么报复回去,后来又发生了论坛事件,除了一开始很想之后,后来打听不出来也就随它去了,现在又是照片事件,想象里的自己应该是气急败坏地冲过去找钟省,但她现在却满心满眼都是梁燃还有中午和他朋友们的第一次见面。

        大概是太容易满足了吧,校园暴力的时候出现了梁燃,论坛事件的时候梁燃陪着她帮着她,照片事件的时候梁燃要把他的朋友们介绍她认识,每次不开心地想要散发负能量的时候总会有能让她变得快乐的事情降临。

        这算因祸得福吗?应该是算的。

        梁燃用余光瞥了眼许恋,发现她捧着脸眉眼弯弯一脸美滋滋的表情,眼里笑意更甚:“那你的那些好朋友呢?不介绍给我认识吗?”

        许恋认真地想了想,对梁燃道:“我最好的朋友是我的妈妈,下礼拜我带你正式地去见见她吧,好吗?”

        之前许恋生病期间梁燃见过她妈妈两次,但都没怎么说话。梁燃印象里的许母是个年轻温婉的女人,很有气质,说话很柔和。

        正式见面的话……

        梁燃从后视镜里看到了许恋郑重而又期待的表情,有点心疼她交心的朋友少,但是他又觉得现在就正式上门不太妥,对她来说不公平。

        “现在正是见面还是太早了,至少也要等我说服我的爸妈让我出国,然后有了正经的事业之后才能跟你去见她。”

        “为什么?”

        “因为我们现在都一无所有,说的话根本不会被信服。”这是理智分析后的结果。

        许恋颇有些遗憾地拖长音啊了声。

        梁燃又道:“我会努力的。”

        许恋眯眼笑了起来:“好,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