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好想吃掉你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一章

        第二天许恋就收到了提取码,显示东西已到提物柜,让她在24小时内拿走。

        收到短信的时候她还在学校上课,于是只好又是羞涩又是期待地熬到放学。结果当天她是第一个离开教室的,也是第一个冲出校门的。

        小跑着到对面街上的公共快递柜输入提取码,许恋跟做贼似的把包装严实的黑色包裹抱在怀里跑回了家。

        锁上门,关好窗,打开包装看到实物的时候许恋又觉得羞耻又松了口气,她的脸涨得通红,耳朵也烫烫的。

        她一边用手扇风一边给梁燃发了个信息——

        [我昨天买的那个东西到了。]

        发完后她就打开了包裹,诚如卖家所说,这个东西真的做得非常逼真,上面甚至还有盘踞的青筋,不管是长度硬度还是粗度许恋觉得都没有什么问题,完全可以和真的相媲美,而且设计得也要比真实的好看一些,还有就是……

        许恋拿起一旁写着gc液的瓶子晃了晃,沉甸甸的一大瓶,卖家看起来还挺良心。放下瓶子,许恋对照着使用说明书把把道具最后面的机关打开,看到里面有一个凹槽,她想应该是专门用来填这个东西的,因为这个凹槽有一个对应的按钮,里面的装置看起来是推进装置。

        一边害羞,一边又好奇地不停摆弄和探索。等把使用方法和用料材质等都摸透了之后,许恋找了个盆把它放了进去,用开水烫了三遍后还用酒精擦拭,确保东西洗干净。

        幸好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否则这等淫靡的画面被人看到许恋大概会想要直接从楼上跳下去。

        她把东西洗完没一会梁燃就回了电话,他说他已经确定好了,下礼拜一就会重新返回学校,到时候他继续过来接她一起上下学。

        “还有就是……”电话那头的梁燃欲言又止。

        “嗯?”

        “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别用它。”

        “为什么?”

        梁燃叹了口气:“我会嫉妒。”

        许恋笑了出来,她觉得梁燃真的太太太可爱了,忍不住更想逗他:“可是你又不能一直陪着我,你不在我身边但是我又很想要的时候怎么办?”

        “你就不能别想吗?”

        “怎么别想啊?”

        梁燃一本正经道:“你只要不去想那些事,保持平静的内心就不会有饥渴的感觉,上次是因为我撩了你,之后我不撩你了,你就不会想那些乱七八糟的,所以那玩意儿根本用不上的,还有就是,那东西有我用起来舒服吗?”

        许恋看了眼放在桌子上晾着的东西,故意道:“我还没试过,所以不知道舒不舒服,要不我今晚用一下试试然后告诉你是什么感觉?”

        “……不行。”

        许恋笑得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好啦好啦,知道了,它只能成为实在没办法时候的应急手段对吧?”

        “嗯。”梁燃忽然话音一转,“你想用必须我在场。”

        许恋在脑子里把梁燃的话转了圈,最后只得出来一个结论——这家伙是真的越来越色了。

        “知——道——啦——”

        挂掉电话,梁燃收起了轻松的情绪。

        他走出房间,打算去爸妈那边探探口风。

        寿辰虽然昨天已经结束,但哥哥姐姐们还都没离开,爸妈的心情俨然非常愉快,这个时候用来说一些重大事件还是挺有优势的,他得抓住这个机会。

        因为天冷的缘故,父亲和母亲没跟以往一样坐在大厅,也没有在院子里打太极或者下棋,等梁燃找到他们的时候发现他们都在书房里,父亲在写书法,母亲在一边磨墨,两人虽都银发满头,却看起来深情伉俪,站在一起和谐得很。

        他的姐姐和大哥也坐在里面的八仙椅上,看样子是在喝茶话家常,二哥不在,他有事,早上就出门了。

        梁燃把人都喊了一遍后,也坐在了椅子上,跟着哥哥姐姐一起喝茶,简单地聊了几句后就安安静静的不再插话,也没有一点要说事情的意思。

        书房里还焚了香,梁燃盯着袅袅盘旋的青烟看。

        父亲一直在写字,除了一开始梁燃喊他的时候应了声,之后一个眼神都没有给梁燃,全神贯注于自己的笔墨上。

        母亲也神情沉稳,冲他微笑了一下后眼神就都给了父亲。

        他们根本不理他。

        梁燃只好等着,他不敢贸贸然地开口。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梁燃喝完第四杯茶水的时候父亲终于出声了,但仍旧没看梁燃,一边写字一边道:“坤卓,你去跟他谈谈吧。”

        梁坤卓,是梁燃大哥的名字。

        梁燃抬头看向自己的大哥。

        大哥是他们兄弟三人里长相和脾气最像父亲的,他的身材高大魁梧,面部轮廓刚毅,头发剃得很短,眼神犀利,表情冷峻,就算是在家里也仍是一身笔挺的军装,再配上一米九的身高让他看起来气势逼人。

        “小燃,你跟我来。”

        说完梁坤卓就率先一步往书房外走,梁燃立刻跟上。

        两人进了一间收藏室,里面的柜子里桌子上都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奖章勋章还有证书,这里是除了大厅之外另一个充满压迫感的地方。

        ——他们家几代从军,无数荣誉都是用鲜血和汗水换来的,甚至是生命。

        梁坤卓双手背在身后,等梁燃站定后他转过身看着梁燃,表情严肃。

        梁燃自觉地站直了身体,回以严肃认真的眼神。

        “你想去s大读金融?”

        梁燃颔首:“是。”

        “可以。”

        梁燃眼神微变,有些惊讶。

        “你没听错,我说可以。”梁坤卓又说了一遍。

        梁燃抿了抿唇,眼神有些惊喜。

        “你现在在谈恋爱是吗?”

        梁燃不动声色地回看着自己的大哥。

        这句话虽然是问句,但梁燃就是感觉到了一种笃定的语气。他有些拿不准大哥是什么意思,所以回答略微迟钝了一下。

        “是还是不是,回答我。”梁坤卓又问了一遍。他面无表情的样子看着很凶,带着一种经过淬炼之后的气势。

        梁燃只想了一瞬就选择说真话:“是。”

        “谈了多久了?”

        “两个月。”

        “好。”梁坤卓点了点头,语气听不出任何情绪。

        梁燃站在原地,等着他后面的话。

        “如果大学毕业后你们还在一起,你就可以把她带回来给爸妈看看,在这之前就不用想着带回来了,还有,大学毕业前不许弄出人命,这是底线。”

        梁燃有些怔愣地站在原地。

        这些话让他的心脏疯狂跳动,他跟梁坤卓对视着,却跟傻了似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的嗓子有些哑,咽了咽口水也依旧干涩。

        梁坤卓看着眼前的弟弟,一时也有些感慨。

        他快步入四十不惑的年纪,而眼前的弟弟却还未及弱冠,在弟弟还小的时候他们这些做哥哥姐姐就都有了自己的家庭和事业,也早早地搬了出去,所以陪伴他长大的是和这个时代、更是和他有着无数代沟的年迈父母。

        才回来了两天梁坤卓就发现了问题——梁燃和父亲母亲极度缺乏沟通。他对父亲和母亲存在惧怕抵触的情绪,而父母又因为老思想的关系不知道如何正确和他谈心同时也气梁燃态度不好,所以好好的家里才会弄得这么冷冰冰的。

        成为军人是他们家里世世代代继承的光辉传统,但也并非一定要所有男儿都参军报国,所以梁燃想学什么都是可以商量的,但令梁坤卓没想到的是梁燃竟然会因为志愿的事情跟父亲顶撞起来。

        而明明出去约会甚至在女孩家里过夜,给家里发的信息却都说是跟王琨徐思齐他们在一起。不敢把和女孩开房的事情告诉家里也可以理解,但都进行到这一步了却还是跟家里瞒的死死的,连有了喜欢的人这件事都不敢说,何必呢?

        梁坤卓在内心叹了口气,明明应该是最亲近的一家人啊。

        他拍了拍梁燃的肩膀:“我们是家人,不需要藏着掖着。爸妈在你小的时候确实很严厉,也经常打你,但他们的出发点都是为你好。还有我要说的就是,爸妈都不年轻了,爸爸今年已经七十四,而母亲明年也要七十岁了,小燃,你跟两个老人置气有什么意思呢?嗯?”

        宽阔有力的大手和小时候一样揉了揉梁燃的脑袋,梁坤卓没再多说,掠过梁燃走了出去。

        梁燃一个人站在收藏室里,他仰起头,喉结滑动,情绪起伏。

        爸妈因为年轻时候参过军吃过苦的缘故,即使后半生顺遂无忧,前半生的经历也让他们的身体衰老的很快,前几年还能站得笔直眼神凌厉地训斥自己的父亲,不知道什么时候腰已经挺不直了,眼皮和嘴角都开始耷拉下来,母亲保养得虽好,却也总是小病不断。

        他们老了。

        以后还会越来越快地衰老下去。

        而他还很年轻,也很幼稚,归根结底是因为他知道,只要爸妈在,他就还有幼稚的权利。

        深呼吸了好几次,梁燃才平复了情绪。

        他在梁坤卓的后头出了收藏室,然后回到了书房里,他走到还在研墨的母亲身旁,垂下眼低声道:“妈你去喝茶吧,我来。”

        梁母看了他一眼,笑着点了点头。

        梁父依旧全神贯注地写字,没有说话。

        “爸。”

        “嗯?”

        一句‘对不起’在胸口盘桓,但就是说不出来,梁燃舔了舔嘴唇:“下礼拜我要去考托福,考完就整理简历资料,我要想申请s大金融系。”

        “嗯。”梁老依旧不动声色。

        “您帮忙给我写个推荐信吧。”

        “这个跟你妈说。”

        “好。”说完梁燃看了自家大哥一眼,斟酌了一下道,“我交了个女朋友,她的名字叫许恋,是我同校同学,她也要跟我一起申请s大。”

        梁老哼了一声。

        梁燃看父亲不像是生气的样子,顿时松了口气,看来他们确实都知道自己谈恋爱的事情了,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梁燃不知道这时候该不该趁胜追击替许恋刷一下好感度,但从大哥的反馈来看,既然都说了毕业才允许带回家,那他还是不宜说太多吧。

        梁燃憋了一会,道:“……能找人帮她也写个推荐信吗?”

        梁老重重地哼了一声:“这个也跟你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