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好想吃掉你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第六十七章

        “是出什么事情了吗?”等车子开出了一段距离后,许恋才出声询问,“是跟luna她们有关系吗?”

        “嗯。”梁燃目不斜视地开车,语气有些冷淡,“以后不要跟她们再有任何往来。”

        听到梁燃这么说,许恋也不生气,她问道:“为什么?”

        梁燃放缓车速,看了眼坐在自己身旁的许恋——她确实生的娇小,看上去柔柔弱弱,却又娇艳可人,一双眼睛大而清澈,很容易让男人生出保护欲,同时也容易生出破坏欲。她即使到了不同审美的异国他乡也依旧惹眼得很。

        梁燃只看了眼就迅速收回了视线,继续看着前面的路:“我今天就坐在咖啡厅对面的餐厅里,大概过了一个小时的时候出现了三个黑人,其中一个带着大金链,应该就是你说的那个luna的男朋友,他们三个人隔着窗户偷看你、讨论你——你懂我的意思吗?”

        许恋垂眸思考着,一时没说话。

        luna的男朋友不看luna却看自己,而且还带着另外两个人一起讨论自己,再加上梁燃的态度是明显的厌恶,那三个人对自己肯定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而梁燃之后又故意摆脸色给luna她们看……

        把信息在脑中逐一过了一遍,许恋也反应过来了,她蹙起眉,有些不可置信道:“所以今天luna她们是故意把我骗过去,想把我送到那三个黑人的床上是吗?”

        梁燃抿唇,面色沉沉:“嗯。”

        许恋被气笑了:“如果你不来,再过会他们是不是就会过来强行把我带走?而luna她们就是负责把我稳在那?”

        梁燃立刻否定:“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我一直都在看着你。”

        “幸好有你。”说完,许恋还是有些失落的叹了口气。她把腿曲起缩在驾驶座上,双手环膝,头侧着抵在膝盖上,眼睛看着梁燃。

        虽然有点失落,但也没有太难过,因为和luna没有到交心的地步,只是反应过来后心里有些毛毛的,觉得非常恶心。

        她的女生缘一直都很差,还以为出了国会好一些,却没想到结果还是一样,甚至比在国内的时候还要恐怖——面上笑嘻嘻的,背地里想的却是把她送到别人的嘴里去,而且还不止一个人。她们这是要毁掉她!

        “她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简直莫名其妙。”许恋想不通,高中时候是因为钟璟和梁燃,好歹有个原因,大学里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对了,今天其中一个学姐,就是那个叫sofia的还跟我说了关于交换情侣的事情,这个我也想不通,相爱的情侣居然会愿意亲自把对方送到别人的床上,等做完了就又当什么都没发生地继续在一起。”

        梁燃沉着脸,心里又记下一笔。

        他单手控制方向盘,另一只手伸到许恋的头上,安抚似的摸了摸,小女友看起来还是挺失落的:“不用想通,离他们远点就好,这已经不是开不开放的问题了,是那些人的脑子都有病。”

        大概是可怕的事情毕竟没有真的发生,再加上梁燃就在自己的身旁,安全感驱散了后背毛毛的感觉,许恋在心里和那些人划清界限后,情绪终于缓和过来。她点了点头:“嗯,再也不理她们了。”过了会又补了一句,“我只跟你玩。”

        “好。”

        虽然看着平静,但到底许恋还是不太高兴的。

        因为她一直都没什么朋友,好不容易出了国,有个姐姐愿意带着她玩,拉着她一起做这个做那个,让她感受了一把女生之间亲密的小团体的感觉,结果到头来却告诉她是有预谋的。

        被人欺骗感情的感觉实在不好受。

        到了住处后许恋也有点蔫蔫得提不起劲,和梁燃一起在浴缸里洗澡的时候也是让梁燃给她擦背伺候她。

        晚上两人也没做,屋子里安安静静的。

        梁燃靠在床头看ipad,许恋则是躺在他旁边,脸贴着他的大腿外侧,一只手搭在梁燃的膝盖上缘。

        没一会,梁燃突然道:“干什么呢?”他的大腿外侧有些痒痒的。

        许恋嘟起嘴亲了亲梁燃的大腿,接着又轻轻用牙齿咬了咬,都是肌肉,硬邦邦的咯牙:“看我不高兴你怎么都不哄哄我的呀?”许恋哼哼着撒娇,伸出两根手指,在梁燃的大腿上像个小人似的走来走去,从大腿走到腹肌,又从腹肌走到大腿。

        梁燃只穿了条内裤,其他地方都赤.裸着,许恋的手指直接触碰着他的皮肤,留下微痒的感觉,两根手指还有往他腿内侧裤游走的趋势。

        梁燃也不制止,任由许恋在自己的腿上折腾,他淡定地端起水杯喝了口,眼神依旧落在ipad上:“我在找靠谱的私家侦探。”

        许恋手上动作顿了下,她侧着头看梁燃:“你找私家侦探做什么?”

        梁燃挑眉:“难道你以为我会让今天的事情就这么算了?”今天的事情想想都觉得恼火,所以自然是不可能算了的,“事情没有彻底解决,那些人肯定还会继续缠上你,你明天还不能跟luna她们把话彻底说清。”

        “为什么?不是说让我和她们断交吗?”

        梁燃把ipad放下,手抚着许恋的发:“停止交往就行,告诉他们是因为我的缘故,而不是你知道了他们背地里的事情。我肯定要找那几个男人的麻烦,但是现在还在搜集资料,所以不能让他们察觉,明白了吗?”

        许恋一下就想明白了,她有些兴奋:“所以我们也玩阴的吗?把他们整哭了他们都不知道是我们做的?”

        “嗯。那些女的再来找你你就说你得陪我,我今天的姿态已经放那了,她们肯定也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最近就先含糊过去,别跟他们接触。”接着,梁燃又道,“接下来就是把他们的底细都查清楚,我今天听见那个luna的男朋友说自己开了家店,就是之前想推荐你去做文身的地方,我觉得里面肯定有不少东西可挖。”

        许恋想了下,道:“你的意思是要他们都坐牢吗?”她以为只是找人把他们狠狠打一顿再威胁一下就好。

        “嗯。”梁燃点了点头,“社会毒瘤就得关起来才行,那个luna手上肯定也不干净,她也得被关进去,不过另外几个女生我倒是不怎么清楚。”

        “那些女生我也是第一次见,之前没有过联系。”

        梁燃点了点头:“那就先暂时放着,首先处理三个黑人男还有luna。”他才不管事情最后发生没发生,反正那几个人是一定要处理的。

        许恋点点头,不由有些唏嘘。

        几个小时前她们还坐在一起谈笑风生,一天都没过去就成了彼此的敌人。

        “我以为按照你的脾气会直接和他们打一架呢。”

        梁燃抓住那两根越来越往里的手指,道:“非本土作战本就对我们不利,冲动行事只会惹大.麻烦,这要是在中国,他们根本走不出那家餐厅。”

        许恋仰头看着梁燃:“你好帅啊。”

        “又要开始互相吹捧了是不是?”梁燃勾起嘴角,揉了揉被自己包在手心里的小手。

        许恋露出大大的笑容:“是啊是啊,每天都夸不够你。”说着又小小的叹了口气,“我好像一直在拖你后腿,给你带来麻烦。”

        “说什么呢?”梁燃摸了摸许恋的脸,他把ipad放到床头柜上,认真地对许恋道:“你也很好,不要贬低自己。”

        这是实话。

        他们两人的分工大致是梁燃主外,而许恋主内。虽然他做的事情听起来要厉害点,但许恋每天为他做的那些日常琐碎也并不容易。

        她每天都要做饭,碰到他一天有课不能回来吃饭的时候还会提前做好盒饭带到学校去,只因为他吃不惯这里的东西;他很多衣服都不能用洗衣机洗,必须手洗、家里的地板是木质的,脏了只能拧干毛巾后跪着一点点擦,而不能直接用拖把,还有其他零零碎碎的事情,全部都是许恋在做,从不用他插手。

        可以这么说,梁燃只需要负责上课和对着电脑赚钱,家里事情一概不用管,因为都被许恋包了。

        许恋觉得那些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梁燃却不这么觉得。

        一个人把家打理得井井有条且不需要他费一点心思,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他也很感谢她的付出。

        两人目光相对,这次是梁燃率先俯下身吻住了许恋。

        许恋略抬起上半身,双手环住了梁燃的脖颈,配合地和他接吻。暧昧的啧啧声中,梁燃声音低沉地问:“心情好点了?要不要?”

        “嗯。”许恋撑着床换了个姿势,坐到了梁燃身上。

        梁燃伸手关掉了床头灯,打开了橙黄色的吊灯。

        第二天,许恋一上午都有课,而梁燃上午只有一节课。趁第二节课空的时候梁燃去了趟昨晚找好的私人侦探所,和对方进行了一番交流,确认了对方的能力后梁燃付了定金,要求一个礼拜之内必须看到详细的结果。

        梁燃的报酬给的很丰厚,对方答应地也很快,并且保证资料给到梁燃满意为止。

        luna第二节课下课的时候过来找了许恋,她表情自然地说起了梁燃的事情。

        许恋对她非常膈应,摊了摊手,不想多说。luna却不肯放过许恋,还说要继续再聚,因为昨天的聚会被莫名打断了,总得找个时间补偿。

        许恋把梁燃搬出来想堵住对方的嘴,luna却话锋一转说可以让梁燃一起过去。见实在坳不过,许恋只好说会尽量跟梁燃商量的,luna才放过了许恋。

        送走luna,许恋松了口气。

        她觉得luna简直可以去拿奥斯卡影后,双面人诠释的那叫一个炉火纯青,淋漓尽致,如果不是梁燃,她根本看不出原来她是个二皮脸。

        梁燃那边也很快收到了侦探所发来的信息,那三人都有些小钱,但终归只是普通人而已,所以信息很容易查到。三个人各自开了一家店,分别是一家纹身店、一家汽车改装厂,还有一个酒吧,但这些都只是表面,里面藏着许多龌龊的事情。

        还有一个信息就是他们三个喜欢凑在一起上同一个女性,被害的女性起码两只手才能数的过来,但因为他们挑的都是比较放得开爱刺激的女孩,所以最后事情全都没闹出来。同时他们还吸毒和贩毒。这些罪名根本不需要刻意的夸大或编造,就足以让他们进无数次监狱。

        而最有意思的是这个luna,她为了文身进了纹身店,结果被那三人一起上了,她是个受害者,可之后她却成了其中一人的女朋友,还为了满足他们三人的特殊需求做起了骗其他女生过去的勾当。

        看完资料,梁燃只想到了一个词——斯德哥尔摩。被害者对加害自己的人产生了爱情,并且还像条狗似的听话。

        他之前说的话果然没有错,确实全都有病。

        甚至都不需要一个礼拜,只三天的功夫事务所那边就把几个人的信息查了个底朝天,还把其他一些可疑人物的信息也一并给了梁燃,当然,梁燃最后付了双倍的钱。

        于是,礼拜天的时候,新官上任的克劳斯警官收到了一封匿名的举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