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好想吃掉你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

第六十八章

        luna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警察带走的,据说她被带走的时候脸色非常平静,除了一开始有些惊慌,之后很快就恢复了淡定,仿佛只是被警察请去问两句话而已。

        ——她大概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天。

        她的镇定表现也迷惑了众人,看到她被带走的同学也都没太当回事,只以为是普通的配合警官问话。直到两天后学校突然召集清晨例会,校长当着全校面发表讲话的时候,他们才意识到s市出了一桩非常严重的事情,而本校的luna就牵涉其中。

        大家都在台下小声地交头接耳。

        “请同学们都引以为戒!不要断送自己美好的前程!”校长神情严肃,掷地有声。

        ——我的男朋友真棒!

        大概全场许恋听的是最认真的了,她目不转睛地看着校长,心里是满满的自豪感,尤其是听到校长说警方还顺着这些人除掉了许多隐藏在学府中的性.交易媒介的时候,内心简直荣誉感爆棚。

        她激动地恨不得上台拿个麦大声向所有人宣布——这是我男朋友做的!他厉害吧?超厉害的!

        许恋忍不住往梁燃所在的方位看去——他正站在金融系一群高大的白人中间,双手插在口袋里,微低着头,一动不动的,看上去像在闭目养神。

        惩恶扬善不留名的正主居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甚至连自己的光辉战绩连听都不高兴听一下,而她这个什么都没做的人反倒激动得不行。

        许恋:“……”

        大概是感受到了许恋灼灼的目光,原本还低着头的梁燃忽然抬头往这边看了一眼。两人目光对上,许恋一下就笑了,梁燃也扬起了嘴角。

        许恋见他往演讲台上看了一眼,然后就穿过人群往自己这边走过来。

        他们是按照不同学院站的,所以许恋就这么看着他从金融系的区域走过来,走到自己所在的外语系的地盘。

        梁燃站到许恋旁边,和她并排站在一起。

        许恋问:“你刚刚是在睡觉?”

        梁燃回道:“嗯,昨晚没睡好。”

        “怎么回事?你睡眠质量不是一向挺好的吗?”许恋抓着梁燃的手臂,侧过身去看他的脸,果然眼下有些发青,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梁燃看了许恋一眼:“你昨晚一直做梦,还踢我。”

        许恋愣住:“真的吗?我不记得我昨晚有做梦啊。”说完她又回想了一下,但还是没有一点做梦的印象,但她也不敢完全否认,因为她是有过踢梁燃的先例的,只是极少发生而已。

        “我的身体记得。”没睡好的梁大佬看起来怨气不小。

        “……”许恋看了眼离自己很远的演讲台,拖着大佬的手往人群后面走,语气跟哄孩子似的,“亲爱的对不起啦,今晚我肯定克制我自己,要不你靠着我睡会吧?校长估计还得讲很久。”

        “嗯。”

        应了声,梁燃又垂下头闭上了眼,和许恋靠在一起,但实际上并没有让她受多少力。

        校长的战斗力果然持久,要么不演讲,一演讲就滔滔不绝,再加上还请了专业人员来教大家基本的防身术,所以散会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两人下午都没课,所以决定直接回住所。

        一动不动地站了这么久,许恋的半边身子都麻了,刚走两步就跟要摔了似的,她表情委屈地看着梁燃:“我觉得有一堆蚂蚁在啃我的腿和腰,怎么办?”

        “你动一动,走两步,血液流动起来就好。”闭着眼养精蓄锐了一上午的梁燃看上去还是没恢复多少生气,他半阖着眼,揽着许恋慢慢往前走,“先去车上吧,我给你捏一捏。”

        “好。”许恋点了点头。她有些担心地看着梁燃,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你脸怎么这么白,是不是生病了?”额头不热,应该没有发烧。

        “没生病,回去补个觉就好了。”说完梁燃就打了个哈欠。

        看他这样子许恋心里愈发愧疚,她直接忍着钻心的麻甩了甩胳膊腿,强行让自己恢复行动能力,然后就变成她挽着梁燃的手往回走:“家里食材很充足,我待会快一点做饭,做好你就来吃了然后去睡觉好不?”

        “不是说好下午去海边潜水的吗?不去了?”梁燃揉了下鼻子。

        “没事的,等你好了我们再去。”

        到了家,梁燃就直接进卧室趴床上睡了,许恋则进了厨房准备做饭。

        她打开冰箱把要用的食材全部都拿出来,然后穿上围裙熟练地洗菜切菜,把菜处理好后烧的水也开了,于是她倒了一杯后放到梁燃的床头,然后又伸手摸了摸梁燃的额头,不热,接着她又把手往被子里伸,摸了摸梁燃的屁股。

        “干什么呢?”梁燃的眼睛睁了条缝,“饭这么快就做好了?”

        许恋道:“我摸摸你屁股热不热。”

        “?”

        “我之前看书上说人的屁股上神经最少,也是体温最低的地方,有时候摸额头是摸不出来的,但只要屁股都很热了,那就肯定是发烧了。”许恋给他解释。

        “嗯,那我发烧了吗?”

        “没。”

        “你手有点凉。”言下之意就是请把你的手抽.出来吧。

        许恋看着梁燃眨了眨眼:“奥,好的,我倒了杯水给你,你记得喝。”说完她把手移到前面,在梁燃的目光中面不改色地迅速撸了他一把后才抽.出手,跑离卧室。

        梁燃:“……”

        无奈地叹了口气,梁燃闭着眼拉了拉裤子,调整东西摆放的位置。

        许恋特地没做什么油腻味重的东西,就做了个开胃的糖醋小排,再炖了个菌菇骨头煲,配上炒好的碧绿小青菜,就全部都齐活了。

        把没用完的小排和骨头重新放回冰箱冷冻室,许恋顺便点了点里面还有些什么菜没用掉,把一些蔫掉的绿叶蔬菜扔进垃圾桶后许恋对之后两天的菜谱已经心里有数,就要关掉冰箱的时候却突然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于是许恋把冷冻柜重新打开,果然,第一个抽屉里空了一大块,而原本放在这里的是吃了一半的大桶装哈根达斯,鸡尾酒口味。

        许恋记得很清楚,因为这是她前天买了和梁燃在一起看电视的时候吃的,只吃了半桶就放进了冰箱,里面应该还有半桶才对。

        但现在,没了。

        再联系梁先生现在这种半死不活的样子……

        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的许恋低头看了眼厨房垃圾桶,然后她蹲下来捏着垃圾桶的边缘震了震,才震两下就露出了下面被特地捏扁的哈根达斯纸盒。

        “……”

        所以他其实是半夜偷吃冰激凌吃坏了肚子,晚上才一宿没睡着的吗?那他还怪她说是她做梦踢他?

        许恋把冰箱门关上,拎着炒菜勺气势汹汹地进了卧室,但刚进去就又原地转身出了卧室。

        把炒菜勺放下,许恋从米罐里舀了两杯子的米,淘洗干净后开始煮白粥。差不多十二点的时候许恋才又进了卧室,把梁燃喊醒。

        “先起来吃饭,吃完了再继续睡。”

        梁燃撑着床坐了起来,他揉了揉眼睛打着哈欠出来:“今天做了什么?”

        “糖醋排骨,菌菇骨头煲,还有小青菜。”

        “挺好。”

        然后……梁燃坐在位置上,跟摆在他眼前,冒着蒸蒸热气的白粥对视。他抬头看许恋:“午饭怎么喝粥?”

        许恋从厨房里出来,她的碗里是晶莹喷香的米饭。

        “不是做饭了吗?为什么给我喝粥?”梁燃皱眉。

        许恋在梁燃的对面坐下,微笑着道:“你昨天半夜起来把半桶哈根达斯都吃了?”

        梁燃一下没了声,他看着许恋,仿佛在说你为什么会知道。

        许恋也看着梁燃,看着看着她的思维就忽然跳跃到了以后自己有孩子的时候。她觉得自己肯定不是一个合格的妈妈,因为老绷不住要笑。本来脑子里想着好好刺一下眼前这个幼稚鬼,但一看他乌溜溜的黑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表情好像还有些懵懵的,她立刻就笑了出来,眼睛都笑得弯弯的:“你怎么这么幼稚的?吃自己家冰激凌还做贼心虚地把盒子捏那么扁,生怕我看出来似的,而且这里就我们两个,我没吃那就肯定是你吃的啊,吃了就吃了嘛,我又不会说你什么的。”

        梁燃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自己碗里的粥。

        ——没说什么,但是直接行动上做给他看了好吗?

        许恋没忍住又笑了:“为什么半夜起来吃冰激凌?”

        “天太干燥,我热。”

        许恋点点头,这个她倒是能理解。s市仿佛只有夏季一般,区别只是一段时间是炎热干燥,一段时间温热多雨,但总体来说没多大差,反正都是热。而梁燃本身体温又高,所以这段时间家里三台加湿器和空调都是不停的,同时,这也是现在的梁燃为什么要比以前低调的原因,因为多动几下就能出一身汗。

        “那你睡不着为什么怪我?”

        “我只是胃有点痛,还是可以睡得着的,但是你昨天真的踢了我好几次,而且还每次都是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

        梁燃没什么表情,但许恋就是看出了委屈的感觉。她立刻服软了:“那你现在还痛不痛哦?要不要给你呼呼?”

        本来想说早就不痛了的梁燃把话吞了回去,他问:“怎么呼?”

        许恋本意只是哄哄他,就顺嘴这么一说,但他却当真了,还问出来了,于是许恋也愣住了,她思考着道:“我给你……亲亲肚子?”

        梁燃表情认真:“我胃长得比较靠下,所以你得亲我的小腹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