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好想吃掉你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修】

第七十一章【修】

        两人只短暂地吻了下就分开了。

        梁燃向后退开一些,把咬嘴重新塞回了许恋嘴里。许恋立刻长吸一口气,鼻子里咕嘟咕嘟地冒出一大串泡泡。

        他们还搂在一起,看向彼此的眼里都带着笑意。

        许恋像是还没玩够,她轻推了下梁燃的胸口,借力让自己游开些,然后伸手不停给梁燃发射爱的飞吻,接着又一边踩着水一边在胸前比爱心。

        梁燃竟然也配合着她不停点头,还拍了拍胸口表示收到了她的爱。等许恋终于玩够了,梁燃才重新牵住她的手,两人继续缓缓往前游。

        他们所在的位置并不深,抬起头便可以看到耀眼的阳光,而低下头又能够把海底白色的沙子和游来游去的小鱼看得很清楚。

        水面下的世界和谐又平静,鱼儿们悠然自得地摇摆着尾巴穿梭在漂亮的珊瑚中。许恋在五彩斑斓的游鱼中只认出了小丑鱼,其他就都说不出名字了。

        游了一会,许恋拉了拉梁燃的手,示意他某个方向看。

        梁燃顺着许恋的目光看去——前面不远处的珊瑚上方飘着几十只水母,大的有两个篮球加起来那么大,小的就许恋的半个拳头那般大,都接近透明,微微带着点粉色,大大小小的看上去宛如一个大家庭。

        许恋还想游近点看,梁燃拉住了她。

        水母美则美矣,还是会蜇人的。虽然近海的水母一般毒性都不怎么强,但被蛰上一下还是非常难受的。

        梁燃示意许恋就在这边看看就好,许恋乖乖地点了点头,比了个ok的手势。

        看了会水母家族悠荡荡的集体出行,梁燃又拉着许恋继续往前游。

        倏地——许恋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似的猛地抽搐了一下!

        她弄出的动静很大,梁燃赶紧转头看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连接着呼吸管的咬嘴已经从许恋的嘴里脱开,她疯狂地挣扎着,因为无法呼吸加上呛水的缘故表情十分痛苦!

        梁燃心里一紧,这时候再把咬嘴塞进去已经没用,因为许恋被呛到了,水已经涌进了她的口腔和鼻腔,就算给她接上呼吸管,没经过专业的训练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把呼吸调整过来。

        一只黑色的蝠鲼优雅地从两人身旁游过,梁燃的目光落在蝠鲼后面拖着的长长的尾刺上,但这时候他哪还管的上这个罪魁祸首。梁燃单手环在许恋胸口,用最省力的方式一刻不敢停地拖着她往水面上游。

        幸好,两人选择在近海区潜水,没有去深的地方,再加上许恋虽然非常恐惧,但理智还在,没有做出妨碍梁燃救她的举动,没一会两人就顺利地浮到了海面上。

        梁燃搂住许恋,给她拍背顺气。

        许恋不停咳嗽着,还时不时干呕两下。她急促地呼吸着,脸色通红,嘴唇却是惨白。梁燃给她顺了好一会的气她的呼吸才慢慢缓和下来。

        他们定下的那艘船没有走远,察觉到这里的动静后很快开了过来。

        开着船的男人一看就知道了情况:“快把她拉上来。”

        男人拉住许恋的手,梁燃也在水里施力帮着把许恋推上去。很快两人就都进了船里,缓过来的许恋攀着梁燃的肩膀,有气无力道:“刚刚有个东西刺了一下我的脚,就脚踝那儿,好像还电了一下,感觉麻麻的。”

        男人看了眼许恋的脚踝,道:“这不是水母或者海蜇蛰伤后的痕迹,是蝠鲼吧?”

        梁燃点头:“对,有毒吗?”

        “这儿的蝠鲼都是没毒的,尾巴上电流也很微弱,应该没什么事,估计是你不小心碰到了它的尾巴,所以被划了一下。”说着,男人伸手指着不远处海面上露出来的蝠鲼,“喏,就是它。”

        许恋扭过头去看,见到了把自己差点吓得溺水的蝠鲼:“这不就是魔鬼鱼吗?”

        男人道:“对,虽然叫魔鬼鱼,但其实它们是非常温顺的,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

        许恋喘息着点了点头。

        她缓了好一会才终于把气喘匀,因为呛水的关系她的喉咙和鼻腔都很痛,像是刚冲刺完八百米似的火烧火燎。

        男人问他们还要不要继续潜水,梁燃跟他说不用了,直接把船开回去,许恋也没有异议。

        “吓死我了,差点以为自己碰到漏网的鲨鱼了呢。”

        梁燃用碱水给许恋冲洗脚踝,那块皮肤有些发红,但没有出血,没什么大问题。

        “你没事就好。”

        许恋看着梁燃,伸手抹了下他滴着水的脸颊,道:“嗯呢,我没事了,你别担心。刚才就是被吓到了,现在脚上已经完全不疼了。”

        “嗯。”很显然,梁燃还是不太高兴,他仍低头看着许恋微微泛红的脚踝,声音低沉道,“想看海底世界的话我带你去海洋馆,以后还是别来潜水了。”梁燃抿着唇,眉头微蹙。他的头发湿漉漉的,有水顺着绷紧的下颚不停滴落。

        “我没事,对不起,吓到你了。”许恋赶紧搂住梁燃的脖子,安抚地亲了下他的嘴唇。

        明明是她溺水,这个男人的嘴唇却比她还白。许恋心疼地看着梁燃,用手指帮他把头发全都往后捋。

        梁燃默不作声地把许恋和自己身上的厚重潜水装备脱掉,然后把许恋紧紧抱进了怀里。他抱的很紧,许恋都感觉到有些痛了,但她一声都没吭,只把自己团的更小,整个人都缩进梁燃宽阔的怀抱里。

        听到梁燃长长地呼了口气,许恋眼眶一下就热了,她安抚地和哄孩子似的拍着梁燃的背——她真的把这个男人狠狠地吓到了呢。

        上了岸,两人付完钱拿了东西回到了海滩。

        他们跟虚脱了似的直接躺在了沙滩上。许恋窝梁燃的怀里,梁燃仰面朝天,单手搂着她。还没等两人收拾好情绪,梁燃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梁燃跟没听到似的一动不动,还是许恋推了推他他才从包里拿出了手机。

        看了眼手机,梁燃咳了两下,正了正色后接通:“喂,爸。”

        “我这里是下午,没影响睡眠。嗯……我声音很哑?可能是刚刚潜水的缘故。”

        “对,跟她一起出来潜水了。”

        说着,梁燃垂下头,表情略略有些丧气:“她被海里的蝠鲼刺了一下,吓到了,接着就溺水了,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听到梁燃对着电话说起了自己,还是这么糗的事情,许恋立刻急地一直挥手,让他别再说下去了。结果梁燃不仅继续说着,还直接问电话那头要不要让许恋接电话,说她就在旁边。

        许恋紧张的要命,无声地冲梁燃又是摇头又是摆手的,结果……梁燃还是把手机递了过来:“喏,跟我爸打个招呼吧。”

        许恋如临大敌似的看着手机,仿佛梁燃递给她的是一个已经点燃了火星子的炸.弹!

        见她表情重新变得鲜活,梁燃的心情也跟着放松了许多,他勾起了唇角,把手机塞进许恋的手里:“没关系,不用紧张,就简单地打声招呼就可以了。”

        许恋只好拿起手机,紧张地就跟小时候接到班主任电话似的。

        电话那头很安静,没有声音,于是许恋小心翼翼道:“喂,叔叔您好,我是许恋。”

        “嗯,你好。”

        许恋咽了咽口水:“刚刚梁燃跟您说的那个我溺水的事情,您千万别在意啊,我现在已经一点都没事了。”

        “嗯,你们玩的时候要多注意安全。”

        许恋赶紧点头:“好的,我知道的,您放心吧。嗯……我们两个在这边都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您和阿姨可以完全放心的。”

        “好。”

        “我们过年的时候回去,梁燃跟我说很想你们,所以到时候他会带很多东西给您和阿姨。”看到梁燃杀死人的目光,许恋反倒镇定下来,开始和梁老爷子侃侃而谈,“他在这边过得挺好的,学习上很用功,人际关系处理得也非常棒……”

        许恋说了好久,对方也非常有礼貌的一直倾听着没有插话。

        直到快结束的时候梁老爷子才道:“你也加油,英语演讲比赛加把劲。”

        挂掉电话,许恋还有些没回过神:“是你跟他说的我演讲比赛的事情吗?”

        梁燃问:“怎么了?”

        “他居然给我加油!”许恋满脸的不可置信。

        “这不是很好?”

        许恋激动道:“你爸爸居然给我说加油!他在鼓励我诶!肯定是你跟他说的这件事吧?”

        “除了我还有谁?”梁燃捏了捏许恋的脸颊。他在跟爸妈打电话的时候也会带一两句许恋的事情,比如她做的菜很棒啊或者学习上又得什么奖啦,还有拿到奖学金之类的。他希望可以用这种方法,循序渐进地让父母习惯许恋的存在,同时也是为了让他们逐渐接受许恋。

        “你怎么这么棒的!你爸爸都愿意跟我讲话了!这是不是代表他们已经开始慢慢接受我了?”许恋扒在梁燃身上,看着他的眼睛。

        “应该是的吧。”梁燃笑着帮她把头发理到脑后。

        许恋听完眉开眼笑,直接扑倒了梁燃,兴奋地亲着他。

        周围有人看着他们的举动后吹了两声口哨,还怪叫了两声。他们也不害羞回避,继续旁若无人地接吻。

        一会惊一会喜,短短的一个小时,两人的心情都大起大伏。

        既然不继续潜水,两人就都换了身衣服在海滩边上晒太阳,休息会顺便回一下力,等到五点多的时候他们就吃了晚饭,然后在六点的时候到达世界上最大的摩天轮下。

        许恋问:“我们坐哪一个轿厢在晚上八点二十的时候会到达最顶上?”

        八点二十,即2020爱你爱你——情侣之间总是会喜欢一些带有美好寓意的谐音数字。

        梁燃看了眼手表,现在是晚上六点十四分。

        “这个题目你应该会解的吧?”

        “小意思。”梁燃也不多说,直接去服务窗口买票,顺便问了下摩天轮旋转的准确用时,之后又用手机搜到了这座摩天轮直径等具体数据。

        套了几个公式,梁燃很快就得出了答案,他指着一节淡蓝色的车厢道:“我们要坐那个蓝色的。”

        许恋点了点头:“好。但是……你不需要验算一下吗?”

        “不需要。”

        “好,听你的。”

        之后两人牵着手在摩天轮下站了很久,就那么看着那节被选中的轿厢慢悠悠地到达最高点,之后又缓缓地往下落。

        许恋对此都觉得有些不可置信,他们居然在原地站了这么久,就为了等一节八点二十能够到达顶端的轿厢。

        上了摩天轮,梁燃问:“要接吻吗?”

        许恋笑着摇了摇头:“我们先聊会天吧。”

        “好。”

        可说要聊天,两人却眨巴着眼互相看着对方,一个字都没往外蹦。

        “你先说吧。”许恋道。

        “……说什么?”

        许恋噗嗤一下笑了,她往前一步揽住梁燃的脖颈:“既然都不知道说什么,那我们还是接吻吧。”

        梁燃从善如流地和许恋搂到了一起,轿厢里响起暧昧的啧啧声。

        轿厢快到顶点的时候许恋才和梁燃分开,她的bra早就开了,整个人贴着梁燃才不至于走光。两人都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胸口不停起伏。

        许恋的嘴唇很红,她仰头看梁燃,声音略微有些沙哑:“你要在这里弄我吗?”

        “你想要吗?”梁燃的手还在她的胸口。

        许恋低声道:“梁先生你好色哦。”

        “那么请问许小姐喜不喜欢?”

        许恋没有回答,她笑着把梁燃的手从自己身上拿开,然后双手伸到背后把搭扣扣好:“亲爱的梁先生,我们马上就要到最高的地方了哦。”

        梁燃看着春.色消失在眼前,挑了挑眉:“到了最高的地方,然后呢?想跟我说什么?”

        许恋作思考状:“嗯……我们明年的今天还要在摩天轮上接吻,好不好?”

        梁燃点头:“好。”

        “下次要再换一个摩天轮。”

        “好。”

        “每年的摩天轮都不能重样。”

        “好。”

        许恋所有的要求梁燃都答应了下来。

        终于,他们所在的轿厢来到了最高处。

        “亲爱的梁先生。”许恋像是要发表最终讲话似的,还深呼吸了一下。

        “我在。”

        两人目光相对,许恋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对方:“一周年零十五天快乐,我爱你。”

        梁燃贴近许恋的耳边,低声道:“我也爱你。”

        许恋眉眼弯弯:“那么——梁先生,余生请多指教啦。”

        “你也是,余生请多指教。”

        说完,许恋忽然道:“这么说是不是有些俗套?好像大家都是这么说的这么几句。”

        梁燃想了下,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

        “那……梁先生。”许恋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露出了坏笑,她舔了下梁燃的唇角,有些勾引意味地冲梁燃眨了下眼睛,嗓音也故意沉了一些,“以后你的大棒子只允许给我一个人吃,好吗?”

        梁燃低笑出声,但很快他就收了笑,伸手掐住许恋的腰肢强势地往自己的怀里摁。他正色道:“好啊。你也只允许做我一个人的小骚货。”

        许恋看起来很满意这个回答,她嘴角含着笑,踮起脚尖贴着梁燃的嘴唇道:“约定达成,那么现在进入甜蜜的接吻时间。”

        梁燃扬起嘴角,配合地低下头,重重印上许恋索吻的嘴唇。

        ——【正文完/2018.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