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超级战医在线阅读 - 第33章 出事了

第33章 出事了

        秦天趁着这个机会,算是好好调教了柳家二小姐一番。

        柳语馨刚到嘴边的脏话吞了回去,一副受气包的表情跟在秦天身后,心里把秦天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

        孙家在江北也属于大豪门。

        秦天按照柳语馨的指示,开着红色甲壳虫来到湖边的一处私人别墅,孙夏香已经在门外等候。

        “馨馨,你可算来了,快跟我进屋,爷爷的病情又加重了。”孙夏香神色焦急。

        三人快步走进一栋别墅。

        一楼的大客厅里坐满了人,都是孙家亲属。

        “这不是馨馨嘛。”

        有个中年男人从沙发上起身迎接,正是孙夏香的父亲孙新辉。

        其他人几乎都认识柳语馨,这是江北豪门柳家的千金,又是孙夏香的好闺蜜,平时没少来孙家玩。

        “孙叔,我听香香姐说爷爷病了,我专门来看望爷爷,他老人家还好吧?”柳语馨跟孙新辉说道。

        “馨馨有心了,老爷子目前的情况不太乐观。”

        “孙叔你放心,我带了个人过来,他应该能够治好孙爷爷的病。”

        柳语馨把没事人一样站在身后的秦天拉到人前,说道:“介绍下,这是秦天,他医术还不错。”

        孙新辉原本泛起希望光芒的双眼立马暗淡下去。

        他打量了秦天一番,看着才二十出头,就算真的是学过医,那么医术也不会有多厉害。

        “馨馨,让你费心了,不过老爷子的病很严重,不是随便来个人就能治好的。”孙新辉叹气道。

        柳语馨明白他的意思,解释说道:“孙叔,要不你让秦天先给孙爷爷检查下身体,反正这也不耽误多少时间,万一秦天有办法治好孙……”

        话没说完,孙家有人站起身说道:“柳语馨,别以为你是柳云龙的女儿,就能在我们孙家撒野。”

        “你安的什么心啊,随便找一个不知名的小子就来给老爷子治病,你是嫌老爷子命不够长吗?”

        柳语馨皱起小眉头,她认识指责他的男人,是孙新辉的弟弟孙楷,在孙家排行老二。

        “二叔,馨馨是我最好的闺蜜,得知爷爷重病就带人过来看望,绝不是你想的那样。”孙夏香立即帮柳语馨说话。

        孙凯冷着脸说道:“大人说话小孩插什么嘴,你还好意思反驳我,柳语馨就是你喊来的,我都怀疑你们一家人故意让柳语馨带个小神棍过来,然后治死老爷子,这样你们家就能继承爸的家产了。”

        “孙凯,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孙新辉怒道。

        孙凯满脸冷笑:“我可没胡说,爸不久前表明过继承人是大哥你,这没过几天,爸就病倒了。我现在怀疑就是大哥你害的爸,你怕夜长梦多,想让爸尽早走,这样你就能继承家主之位,掌控孙家所有的资产。”

        孙新辉抬起手,声音颤抖:“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我抽你!”

        “大哥的情绪这么激动,肯定是被我说中了吧。”

        战火一触即发。

        这时。

        门外走进来一个白袍老者,鹤发童颜,大师风范。

        孙凯满脸惊喜的迎了上去:“针王前辈!可算是把您给盼来了啊!”

        “天呐!那人就是名扬龙国的一代针王,王鹤前辈么?”

        “没想到孙凯能请的动针王前辈,这下老爷子有救了。”

        “这件事情上孙新辉做的不够好,喊来一个小神棍给老爷子治病,看看人家孙凯,请来了针王前辈,如果老爷子真的被治好,事后很可能会把家主之位传给孙凯。”

        孙家人议论纷纷。

        这样的大豪门少不了家族内斗,尔虞我诈。

        他们必须在新家主上位前就站好队伍,一旦站错了队,前途暗淡。

        “我时间很紧,别说废话了,直接带我去见病人。”

        王鹤满目威严,身上透出强势气息。

        孙凯连忙带王鹤上楼,来到了老爷子的房间,孙家人都跟了上去,想见识下这位龙国的针王到底有何不同寻常之处。

        好在房间宽敞,站着二十几个人也不拥挤,王鹤倒也没有赶大家出去,坐在床边已经在给孙老爷把脉。

        “针王前辈,我父亲到底怎么回事啊?他从大前天早上突然晕倒,到现在一直没有醒来过,我们看了好几家医院,也没查出病因。”

        孙凯站在床边,焦急问道。

        王鹤大致掌握了孙老爷的病情,起身说道:“问题不大,就是气血虚弱,待我给他扎几针,就能醒过来了。”

        听到这话,孙家人都松了口气。

        王鹤已经拿出一套银针摆在床边,随后捏针扎入孙老爷的经穴。

        “等等,你这样扎,孙老爷会出事。”

        当房间里安静下来,大家屏息深怕打扰到王鹤施针,却有一道声音突兀的传了出来。

        王鹤捏针的手猛地停悬在半空,神色沉冷,冲秦天喊道:“你是什么人?懂不懂规矩,在我施针的过程中,不允许任何人打扰。”

        “臭小子,你怎么还在这里,赶紧离开孙家,我已经请来了针王前辈,不需要你这个小神棍为我父亲治病。”

        孙凯趁机教训秦天,实则是在打孙新辉的脸。

        王鹤眉头一皱,说道:“什么意思?你们请了医生过来?难道不清楚我的规矩吗?请了我就不能再请其他医生。”

        孙凯连忙摆手:“针孙前辈别误会,那家伙是我大哥喊来的,我根本不知情,前面我就要赶他走呢。”

        “哼!找这么个毛小子来治病,你们孙家人是怎么想的?还不快点把他轰出去。”王鹤瞪了秦天一眼,狂傲强势。一个毛头小子也敢对他的医术指指点点,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臭小子,识相的话就自己滚蛋,别让我喊保镖来轰你走。”

        “二叔,秦天是我朋友,你不能这么对他。”孙夏香站出来说道。

        结果她刚说完,发现秦天走了。

        这件事本来就是柳语馨求着秦天来的,既然孙家人看不上他,他还懒得管呢。

        二女连忙追了出去。

        “秦天,你等等我。”

        “馨馨,这次让你们难看了,对不起。”

        孙夏香一个劲的道歉。

        柳语馨总算追上了秦天,拽住他的胳膊让他停下,气道:“你什么意思?”

        秦天摊手:“孙家不欢迎我,我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秦天,你别往心里去,也是爷爷病重,所以家里的人心情都不好,要是有得罪你的地方,我替他们向你道歉。”

        “我倒是没生气,不过这里是真的不需要我了。”秦天淡淡的说道。

        孙夏香一脸愁色,留秦天也不是,让他走也不是。

        突然。

        别墅里传出了喊叫声。

        “爸!你没事吧?你快醒醒啊!”

        “针王前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爸为什么吐这么多血?你到底有没有把握治好我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