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超级战医在线阅读 - 第85章 针灸互扎

第85章 针灸互扎

        很快,老人身上扎满了银针。

        他开始感觉到身体里的变化,好像有一股奇特的气息,在他体内四处游荡,又像是有很多只蚂蚁在他身体里爬动。

        噗。

        几分钟后,老人突然觉得一股热流涌到嗓子眼,他张嘴吐出一大口黑血,发出恶臭味道。

        人群惊呆了,记者们疯狂拍照,那些参赛的各国医者都停下了手里的治疗。

        “怎么回事?把人治吐血了?”

        “我就说那个龙国小子不是治病,而是害人,也不知道评委席的那些评委怎么不制止,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一条生命被害死?”

        “哈哈哈!龙国臭小子,我就说你第一句是瞎猫碰到死耗子,现在你把人扎吐血,你怎么解释?”

        千鹤田野看到老人吐血后,没有丝毫同情老者,而是幸灾乐祸的给秦天加罪。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评委们坐不住了,连忙喊来保安,制止了秦天的治疗。

        “秦天医生,这是怎么回事?你必须要给大家一个解释,如果这位患者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你要负全部责任。”

        评委席的代表面目沉冷,指责着秦天。

        就连李一针这会也无法淡定了,他很相信秦天的医术,可秦天把人治的吐血,这件事闹起来很难收场。

        面对大家的质疑和咒骂,秦天面不改色,淡淡的说道:“别急,再等一分钟。”

        “还等什么,再等下去,老头就要挂了。”千鹤田野骂道:“要我看,立刻送老人去医院全身检查,然后把那小子控制起来,以防他逃跑。”

        秦天看向千鹤田野,淡淡的说道:“要不我们再打个赌,你敢不敢?”

        “哼!老子没什么不敢的,你想赌什么?”

        “就赌一分钟后,这位老人家的病能治好,如果你输了,还是当场学三声狗叫。”

        千鹤田野怒气爆发,前面他学狗叫的事情丢尽颜面,他都不想再提,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结果秦天又提起这件事,让他颜面扫地,他势必要找回场子。

        “好,我跟你赌,不过赌注可以再大点,你要是治不好老人,就跪在地上边学狗的动作边狗叫,当然,你要是治好了老人,我也这么做。”

        千鹤田野信心满满,那老头都吐血了,不死都是好的,怎么可能在一分钟内病情康复。

        秦天不再废话,默默的等待时间,过了不到一分钟,老人突然站起身来,原本苍白的脸色恢复红润,咳嗽声也没有了,说话时的声音变得中气十足。

        “咦?我的咳嗽病好了。”

        “而且我感觉身体精神了很多,我的背都能直起来了,走路很有劲,眼睛也变好了,走路很轻盈,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好了很多。”

        老人惊喜连连,在屋里大步走动,然后小跑起来,把巨大的会场跑了一圈都不带喘气的。

        大家看到这一幕都傻眼了,刚才还吐血感觉奄奄一息的老人家,这么快就满血复活,精神抖擞,甚至都有人开始怀疑,那老头是秦天找来的托。

        可转念一想,这些病患都是评委会找来的,而且抽签也是随机的,老头不可能是秦天提前找的人,更何况老头前面是真的吐了血,还质疑过秦天的医术,种种迹象来看,二人之间都不应该认识。

        “天呐!那个龙国青年太厉害了,这么短的时间就把一身隐疾的老头治好,刚才那口黑血,可能是体内的毒素和杂质。”

        “龙国的针灸真是神奇,随随便便扎几针就能治病,今天我算是大开眼界了。”

        “这一场又是那个龙国青年夺冠,这么看来,他很有希望成为本届国际医术大会的冠军。”

        “那个渔国的参赛医生,是不是又要学狗叫了。”

        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千鹤田野身上。

        秦天淡淡的说道:“千鹤医师,要是我没记错的话,你要跪在地上学狗叫对吧。”

        “我,我……”

        千鹤田野憋了一肚子怒火,无处发泄,他想要狡辩,可现场有几百双眼睛盯着他看,他又怎么逃的过去。

        长痛不如短痛,千鹤田野最后还是跪在了地上,学了三声狗叫,引起会场一阵哄笑。

        “姓秦的,我记住你了,等着吧,我会让你后悔的。”

        千鹤田野冷冰冰的瞪了眼秦天,从他身上流出一丝丝杀气,十分的隐晦,但是逃不过秦天的感知。

        秦天不由多看了千鹤田野一眼,这家伙并不是表面的医师这么简单,刚才那抹杀气虽然隐晦,但十分的危险,由此可见,这个渔国的针王,手里沾过不少人的鲜血。

        后续的几场比赛,秦天每轮都是第一名,展现出了超凡的医术,令世界各国医者和现场人士目瞪口呆,对于龙国的中医有了深刻的印象。

        等到中午的时候,比赛来到了冠军的争夺赛,而最后剩下的两名选手,分别是秦天和千鹤田野。

        这几场比赛,秦天始终力压千鹤田野一筹,使得千鹤田野成了千年老二,这最后一场比赛,千鹤田野在心中暗暗发狠,说什么也要取胜。

        评委席上,有人开口说道:“这最后一场比赛,由双方互相出题,比赛的规则没有限定,你们自行商量。”

        现场一片哗然。

        今年的国际医术大会的总决赛规则倒是比较新颖,让参赛的选手自己商量题目。

        千鹤田野一双阴鸠的小眼睛里闪烁寒芒,嘴角浮现冷笑,对秦天说道:“我倒是有个好主意,不知道你敢不敢跟我比试。”

        “说来听听。”

        “你们龙国不是以针灸出名嘛,那我们就比试针灸,互相在对方身上扎针,谁先承受不住痛苦就算输,而赢的一方,就是本届医术大会的冠军。”

        医术是用来救人的,而不是折磨人。

        但对于千鹤田野这种人,秦天也没什么好顾忌的,当即答应下来:“可以。”

        “哈哈!那就开始吧,我们每人在对方身上扎一针,看谁能撑到最后。”

        千鹤田野露出得意笑容,他自认在针灸上的领悟没有秦天厉害,但是说起针灸害人之术,他可从来没怕过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