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不要乱讲,贫僧真的是取经人在线阅读 - 第33章 龙归大海

第33章 龙归大海

        随着金箍棒在水中大力搅动,很快形成一个宽约十丈的漩涡,河面上也随之狂风骤起。

        然而过了半晌,也不见那传说中的妖怪现身。

        孙悟空回到岸边,刚要询问陈三妖怪一说是否只是讹传,突闻身后一声巨响,河面水花四溅,一个身影从水中飞了出来。

        此人脸色青黑,双目滚圆如探照灯,红色通红,颈上挂着一串骷髅头,赤着上身,体型魁梧,浑身的肌肉线条如虬龙满布。

        猪八戒很难将这人跟昔日的卷帘大将联系到一起。

        几人尚未来得及反应过来,卷帘突然欺身而至,伸出粗壮的手臂,眼看就要抓住陈三的衣领。

        敖烈眼疾手快,连忙护在陈三身前。

        陈三也算是身手矫健,一把将敖烈推开,二人堪堪躲过这突如其来的一击。

        卷帘见一击落空,身形忽地调转,冲向一旁的猪八戒。

        “哎哟,娘亲哎!”

        猪八戒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看就要巧妙的躲过,屁股却被岸边的利石扎了一下,疼的一跃而起,刚好落入卷帘手中。

        卷帘倒不恋战,得手之后双脚轻点在,带着猪八戒向河中倒飞而去。

        “妖怪,哪里逃!”

        孙悟空见猪八戒被擒,抄起金箍棒便追了上去。

        卷帘见有人来追,召出一条绳索将猪八戒牢牢困住,然后丢到水中,转身举起降魔杖,迎战战孙悟空。

        孙悟空一棒袭来,卷帘横杖抵挡,虽接下孙悟空一击,身体却没入水中直至膝盖。

        “好大的力气!”

        卷帘一个猛子遁入水中,孙悟空稍作犹豫,俯身跟了下去。

        置身水中,孙悟空才明白“流沙河”三字的含义。

        河底不见泥污,尽是明晃晃的砂砾,如同水下沙漠。

        孙悟空落在流沙之上,只觉沙子如浪潮般在脚下涌动,甚是有趣,顿时玩心大起。

        突然,河底生出数只沙子幻化的巨手,向孙悟空聚拢。

        孙悟空挥动金箍棒将其斩断,却见溃散的沙子再次凝结,连同新生出的上百只手,一齐向他袭来。

        孙悟空的双腿被巨手抓住,瞬间行动受限,感觉如陷沼泽。

        而卷帘却丝毫不受影响,在水中恣意穿梭,犹如一条凶猛的大青鱼,从一旁杀出。

        情急之下,孙悟空化作三头六臂形态,奋力挣脱流沙,向水面浮去。

        陈三看到孙悟空湿漉漉的猴头冒出水面,不等他说话,便开始脱鞋。

        敖烈疑惑道:“师父,这是要做什么?”

        孙悟空尴尬的上岸,悄咪咪走到二人身旁,低着头一语不发。

        敖烈道:“大师兄也不是那卷帘大将的对手?”

        “胡说!一个给玉帝老儿掀门帘的小仙而已,俺老孙怎会打不过?”

        “那......”

        孙悟空懊恼道:“只是俺老孙水性不如他,实在施展不开。”

        “那我去试试。”

        敖烈刚要下河,陈三抬手拦住了她:“你打不过他,还是让为师来吧。”

        “师父不是不识水性吗?”

        陈三气呼呼的道:“这不是没办法的办法嘛,什么齐天大圣天蓬元帅,名头挺响,屁用没有,一个直接被抓,一个被打的屁滚尿流,早知道你俩这般没用,我就不带你们了。”

        孙悟空被陈三嘲讽,虽然不服,却也无可奈何,毕竟自己在水下真的拿卷帘没辙。

        敖烈又道:“那我与师父同去。”

        陈三摇了摇头:“不用,你将龙珠借给我用用就行。”

        敖烈没有一丝迟疑,只见她用右手捂住嘴巴,随着身躯微颤,手上多了一颗流淌着银色光辉的珠子。

        龙珠最基本的功用就是避水。

        但对于龙族来说,龙珠的功用又不仅仅是避水。

        系真元所在,命脉相连,相当于妖族的内丹。

        由此可见敖烈对陈三的信任。

        “师父,将此珠......”

        敖烈刚要告诉陈三龙珠的使用方法,却被陈三打断:“为师知道。”

        说完,陈三将那颗湿热,带着温度的龙珠含到了口中。

        但不料这龙珠太过丝滑,如同德芙,竟然兀自滑到了腹中。

        敖烈和陈三都有些尴尬。

        陈三道:“待我救回八戒,拿了那卷帘,再将珠子还你。”

        “是,师父。”

        敖烈又是莫名娇羞。

        陈三下入水中,只觉得自己就像是如鱼得水,呸,龙归大海,这河水就像是自己的宠物一样,不由赞道:“真是好宝贝。”

        在水下潜行少时,陈三看到猪八戒被绑在河底一根断垣之上,正不住呻吟。

        “八戒。”

        “师......师父!”

        “那卷帘打你了?”

        猪八戒摇了摇头。

        “那你哼哼唧唧作甚?”

        “饿的......”

        陈三无语:“都成别人砧板鱼肉了,还想着吃!”

        “我......我真的饿......师父小心!”

        陈三也感觉到身后突然一股暗流涌来,猛一回头,看到卷帘那甚是可怖的面孔近在咫尺。

        卷帘二话不说,就要动手,可当他举起降魔杖时,胸前的九颗骷髅头突然齐齐闪烁了一下。

        “是你。”

        陈三点了点头:“是我。”

        卷帘丢下降魔杖,径直走向陈三。

        陈三抬手让他停下,瞥了一眼身后的猪八戒:“找个清净的地方。”

        卷帘默不作声,转身向远处游去。

        见陈三随卷帘离开,猪八戒心生感动:“师父要换个地方与他动手,定是怕误伤了老猪。”

        卷帘与陈三来到一座沙丘下,怔怔的看向陈三,似乎在辨认什么。

        陈三道:“你还认得我?”

        一个“还”字彻底打消了卷帘的疑惑,双手抱拳,扑通跪倒,溅起了一层泥沙。

        陈三故作高深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卷帘眼中的杀气逐渐消失,双眼中满是悔恨,以至于他的面向都看上去和善了不少。

        陈三走近卷帘,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怨气熏心,致使心性大变,沉沦魔道,化身水妖,如今你迷途知返,确难能可贵,不枉贫僧以九世性命渡你。”

        卷帘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九颗骷髅头,顿时泣不成声。

        玄奘的前九世,皆是死在卷帘手上,那九颗骷髅头,皆是玄奘的头颅。

        陈三这个玄奘虽是冒牌,但这段往事他可是一清二楚。

        卷帘抱着陈三的大腿哭了许久后,抬头说道:“我这就去放了他,再送师父上岸。”

        “不急,还有一事须得你帮我。”

        wap.

        /108/108929/282559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