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不要乱讲,贫僧真的是取经人在线阅读 - 第42章 镇元子你疯了?

第42章 镇元子你疯了?

        “金蝉兄,我们又见面了。”

        陈三哪儿特么认识镇元子?

        但冒充了这么久的唐僧,已经能够随心随时随地的切换角色。

        “三葬见过镇元大仙。”

        镇元子轻甩拂尘,缓缓落到陈三面前,又是一挥衣袖,眨眼间孙悟空已被绑在廊柱之上。

        孙悟空奋力挣扎,绳索却越收越紧,想来就连这绳子也是什么仙家之物。

        镇元子向陈三稽首,算是行了旧识礼数,耳后引着陈三径直走出了院子。

        留下院内三人面面相觑,一脸懵逼。

        “走......走了?”

        “不管猴儿哥了?”

        “猴儿哥,俺来给你松绑。”

        猪八戒上前要为孙悟空解开绳子,那绳索却似有灵性一般,忽然延长数尺,竟将他也一同绑了起来。

        沙僧试探着伸了伸手,最终还是选择放弃,端起降魔杖,拦在二人面前护法。

        ......

        此时,万寿山的林荫小道上,两个靓仔正在并肩齐行。

        陈三作为昔日灵山一哥,如今又身负取经布道的大任,堪称佛界明日之星。

        镇元子地仙之祖的名头自不必说,本身就是道家耆宿,地位尊崇。

        如此两个不同圈子,不同信仰的业界代表,却在这五庄观外,洽谈甚欢。

        “金蝉老弟,方才我将你那徒儿绑了,你不会介意吧?”

        尼玛这问题怎么回答?

        说介意,老子跟你又不熟,万一你一不高兴把我也绑了......

        “我那徒儿生性顽劣,不服管教,大仙代为训诫,贫僧感激不尽。”

        镇元子仿佛看穿了陈三的言不由衷,停下脚步,若有所思。

        “金蝉老弟,方才在混元盛会,听闻元始天尊提起,老弟不日前有缘与陆压道君一见?”

        陈三一听是这个问题,也就卸下了防备:“不错。”

        镇元子面上浮现欣慰之色:“能得陆压道君教诲,确算是天大的福缘。”

        陈三越听越觉着不对劲。

        你的人参果快被偷完了,你还有心思在这跟我七扯八扯?

        老子一个和尚,聆听你道家教诲,是不是多少有点串频?

        这老小子该不会把自己引出来,然后对猴子开刀吧?

        这剧情......

        陈三说道:“陆压道君倒也没说什么,只是传了我一门神通,赠了我一点金乌本源。”

        这么说,应该能有点威慑力吧?

        镇元子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这些我已知晓,我引你出来,实则是也有一件东西相赠。”

        东西相赠?

        该不会请自己吃爆汁猴脑吧?

        自己徒弟偷了你的宝贝,你还要赠我东西?

        天底下哪有这般好事?

        陈三顿时警觉了起来。

        镇元子轻轻拍了拍陈三的肩膀:“老弟莫要多疑,贫道此番并无恶意,亦不会伤害那几位一根毫毛。”

        陈三将信将疑道:“大仙真的有礼物相赠?”

        镇元子笑着点了点头。

        陈三彻底懵圈。

        “我那顽劣徒儿偷了大仙的人参果,贫僧实在愧疚,断然不敢再收取大仙赠礼。”

        镇元子见陈三仍对自己有所戒备,又是大袖一挥,一道金光划过陈三头顶,飞向观内。

        “我已将老弟两位徒儿放了,老弟可以放心了吧。”

        放了?

        你放了再抓回来很难吗?

        堂堂地仙之祖,竟然也会做这种脱裤子放屁的无用手段。

        陈三自以为已经看穿一切,但镇元子这个举动,表面看去无疑是巨大的诚意,自己再扭扭捏捏就有些掉价了。

        于是说道:“大仙有什么事,直说无妨。”

        “也没什么要事,只是与老弟多年未见,甚是挂念,适才见到老弟,觉得老弟与当日在灵山时颇为不同,想必是此番历世佛法又收货不少。”

        “然此去西方路途凶险,那些个鬼怪妖魔可听不进诸多佛理,为老弟安危,贫道想传授老弟一门防身之术,不知可否?”

        卧槽!

        别说,道家这些人,一个个都够大方的。

        前有陆压送金乌本源与斩仙飞剑,今有镇元子传艺傍身,那黎山老母虽然没给自己什么,但自己从她那里签到得了两颗修为丹,也算是礼轻情意重了。

        几位道家大能,为何对自己一个和尚如此上心?

        陈三又想不通了。

        但他压根也没多想。

        管他呢,只要他敢给,自己就敢要!

        陈三绝不会学隔壁那些穿越者,一个个假的要命,为了所谓的颜面和正义,一次次把变强的机会错过。

        “如此......那贫僧就却之不恭了。”

        镇元子伸出一只手,在陈三面前虚晃一下,陈三脑中立时出现了一套功法的内容。

        内容不长,就仿佛不用去记一般,仅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刻进了身体一样。

        只是这所谓的防身功夫......

        竟然是袖里乾坤!

        镇元子居然管自己的无上神通当成防身功夫?

        陈三内心自然是欢喜不已,面上却仍未表现出太多变化,刚准备向镇元子道谢,突然听见镇元子闷哼一声,然后捂住了心口,一阵轻咳。

        “怎么了大仙?”

        陈三清楚的看到镇元子眼中一闪而过的怒意。

        但这怒意仅仅存在了一刹那,很快就被平和无争的慈祥取代。

        “你那徒儿,竟然捣毁了人参果树,伤了我的根基。”

        推倒人参果是这事,陈三早就知道。

        但人参果树关系镇元子根基,这事情貌似大发了。

        陈三小心翼翼的抬眼,偷偷观察镇元子的表情变化,想起刚才他眼中闪过的杀机,脊背一阵发凉。

        镇元子若是真的恼了,怕是如来到场,都不一定劝得住。

        孰料镇元子只是调了调气息,就指引着陈三继续前行,仿佛推倒果树这件事从未发生过一样。

        陈三更加疑惑了。

        偷你人参果你不追究,好,我就当是你大方。

        但如今你根基受损你还能如此淡定?

        根基哎!

        如雄性之鸟一般珍贵,所有人视之如命的东西啊!

        “大仙......你不要紧吧?”

        镇元子摇了摇头:“无妨,损失些许元气,修行千年便可无虞。”

        修行千年?

        便可无虞?

        你敢说你不生气?不想把那猴子拉过来千刀万剐了?

        “大仙稍后,贫僧去把那泼猴叫来,任杀任剐听凭发落!”

        陈三不顾镇元子的挽留,跑得比兔子还快!

        “观音姐姐快来吧,再不来收不住了!”

        wap.

        /108/108929/284460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