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不要乱讲,贫僧真的是取经人在线阅读 - 第59章 是贫僧做的

第59章 是贫僧做的

        眼前的“阿七舅舅”突然变成了和尚,银角就算再傻白甜,也知道自己上当了。

        当即后退两步,高举手中葫芦:“唐僧!”

        陈三微微一笑,“哎”了一声。

        葫芦却毫无动静,陈三依旧站在那里。

        银角拍了拍葫芦,再次叫道:“唐僧!”

        “哎——”

        葫芦依旧毫无反应。

        银角诧异的望向金角:“这葫芦......坏了?”

        金角看向陈三,只见他从腰后取出了一只一模一样的葫芦,正对着自己窃笑。

        “妹妹,咱们的葫芦方才被他掉包了!”

        陈三举起葫芦,大喊一声:“银角大王!”

        “我......”

        金角连忙捂住银角的嘴巴:“不要开口!”

        银角愤怒的瞪了陈三一眼,与众妖一起逃回洞中。

        在旁躲藏的孙悟空现出身来,对陈三说道:“师父,待俺老孙捣了她这山洞!”

        “不急,咱们该去下一个地方了。”

        孙悟空挠了挠头,不明所以,但直觉告诉他,听师父的应该没错。

        金角银角逃回洞中,紧闭洞门,两人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姐姐,我出去跟他拼了!”

        金角拉住银角:“若只有那和尚,咱们尚可对付,如今咱们没了紫金葫芦,怕是连那孙悟空都收拾不了,万万不可鲁莽。”

        银角气的原地跺脚:“咱们还有芭蕉扇和七星剑,不见得怕了那猴子!”

        金角将银角拉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苦口劝道:“那猴子手中有定海神针,更有七十二般变化,就凭这扇子和宝剑,怕是只能支撑一阵,难以胜他,咱们还须从长计议。”

        银角暴躁道:“依姐姐所说,咱们难道一直躲在洞里?要是待会儿他们冲进来怎么办?”

        金角擦了擦额上的汗水,沉思片刻:“派人去请干娘过来,幌金绳定能制住和尚与那猴子。”

        银角转怒为喜:“我怎么把幌金绳给忘了!”

        “精细鬼,伶俐虫,快去压龙山,将干娘请来!”

        ......

        《大荒东经》有云:青丘之国,其山有狐,九尾,食人,善魅术。

        自从那位妲己迷惑纣王,败坏殷商基业,九尾狐在民间成为避之不及的淫邪代表。

        却很少有人知道,青丘乃是为数不多的上古神祇之一,四海八荒青丘独占五荒,可见其地位之显赫,昔年禹皇之妻涂山氏,便是青丘之后,由此可见九尾族群的显赫地位。

        而西游原著中的九尾狐,只是一个老妪形象,除了幌金绳外再无其他厉害本事。

        倒真有些琢磨不透。

        陈三和悟空来到压龙山前往平顶山的必经之地,找了一个隐蔽处埋伏了起来。

        “也不知龙龙得手了没有?”

        等了半日,瞧见山路之上来了一顶竹轿,正是那精细鬼和伶俐虫抬着九尾狐。

        不过。

        这九尾狐却不是陈三意料中的白发老妪。

        反倒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

        慵懒的斜倚在竹轿上,长发丝滑柔顺,湛蓝色的眼睛迷离摄魂,含愁带露,绯唇轻启,皓齿如贝。

        当真是艳如桃李,妖媚动人。

        目光向晶莹剔透的脖颈下移,一袭明艳红衣微敞,玉山高处,呼之欲出。

        紧身束腰下,曲线分明,玲珑有致,目测堪堪一握,半截小腿露在裙外,修长白皙,如皓凝霜雪。

        她虽未看你一眼,却又好似无时无刻不在对着你笑,好似用眼神呢喃:“爱郎,你终于来看望奴家了.....”

        陈三猛地清醒过来,迅速把脑子书生狐狸前世今生那一套遐想抛出去,一点也不敢望向她。

        心中不由叹道:“果真是一只狐媚子。”

        可孙悟空哪有陈三这品味,一见妖精现身,就迫不及待的要冲上前去。

        猴子就是猴子!

        “莫急,为师再看几眼......不是,再观察观察。”

        竹轿边上,还有一个随行的侍女,手上托着一个放有酒壶和点心的盘子。

        孙悟空讶异道:“咦,这不是这不是小白龙吗!”

        可陈三的注意力全在那九尾狐身上,压根没注意她身边的敖烈。

        这时,九尾狐睫毛微颤,“姆”了一声。

        敖烈将酒壶递到九尾狐面前:“娘娘,这天气太热了,饮些酒水吧。”

        九尾狐示意停下轿子,拿过盘中酒壶,高高扬起,一道银线自壶嘴流出,落进她香舌之上滑入咽喉。

        陈三激动的抖了一下,一肘将身旁的悟空击出老远。

        连喝个水都如此撩人,夭寿了!

        孙悟空诧异的望向陈三:“师父,你为何推俺?”

        陈三歉疚道:“不好意思,突然有些激动。”

        孙悟空在三星洞学艺之时,也听说过狐妖蛊人心智的事情,心道陈三该不会是被这狐媚子给迷了吧。

        当即直戳戳站了起来,准备斩断源头,将陈三的念头扼杀在萌芽之中。

        陈三急忙抓住他的手臂,将他拉到身边:“休要冲动!”

        突然,二人听到九尾狐哼咛了一声,齐齐望了过去。

        只见九尾狐蛾眉紧蹙,一只手捂住小腹,神色有些痛苦:“怎地突然肚子好痛。”

        边上的敖烈假装关切问道:“是不是昨夜吃坏了肚子?”

        九尾狐摇了摇头,忍着疼痛说道:“走快些,到了莲花洞再说。”

        精细鬼和伶俐虫抬起竹轿,加快了步伐。

        陈三见状,想起自己交给敖烈的任务,猜到方才九尾狐饮下的酒水之中,定然被敖烈动了手脚。

        “这下有意思了!”

        陈三拍了拍孙悟空,二人猫着腰,在路侧的山腰疾行。

        “大王,娘娘被我们请来了,快开门呐!”

        精细鬼冲着洞内大喊。

        金角银角连忙出洞迎接,却看见九尾狐瘫坐在轿子上,满头大汗,已然连站起的力气都没有了。

        “怎么回事!”

        金角银角急忙上前,想要扶起九尾狐。

        银角却指着九尾狐的肚子惊叫一声:“干娘,你有孕了?”

        九尾狐低头一看,俏脸吓得惨白。

        只见她原本不盈一握的纤细楚腰,此刻突然“胖”了几圈。

        小腹高高鼓起,确实像极了有孕在身。

        银角十分疑惑:“前日见干娘时还好好的,如今肚子怎这么大了,不是说十月怀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九尾狐活了近万年,阅人历事无数,自然不相信顷刻间便身怀六甲这种荒唐之事,稍一思虑把目光投向了身旁侍女。

        敖烈还想解释一下,却看见陈三从一旁冒了出来。

        “不错,是贫僧做的!”

        /108/108929/285609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