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不要乱讲,贫僧真的是取经人在线阅读 - 第62章 你也不想被人说小气吧?

第62章 你也不想被人说小气吧?

        因为陈三曾经思考过一件事。

        就是在东海那日如来对自己说的那番话。

        敖广之所以铤而走险,的确是因为陈三误打误撞,一步步逼得敖广不得不破釜沉舟。

        但陈三仔细想想,还是觉得疑点重重。

        就像如来说的,龙族和天庭的宿怨始于千年之前。

        那为何敖广以万计龙族英灵为引,祭出樊笼大阵之时,出手阻止的却是如来?

        难道掌控三界的道门,会收拾不了一个荣光早已不复当年的龙族?

        还是说如来高风亮节,借此宣扬佛道同心吗?

        灵山设下九九八十一难,几个重要关头,本该是佛门现身收获功德的良机,却因道家那几位反常的举动,轻描淡写的让陈三省下了人情。

        陆压传功,镇元放行......

        难道道门和如来不谋而合,用的同一套企业文化?

        陈三几次想到这个问题,都因为想不通而没再去想。

        但昨日陈三在入定之时,竟不自觉的联想到一种可能。

        如来出手制止敖广,并非是为了帮助天庭,相反他是在保护敖广。

        不然他大可以像五百年前对待孙悟空那样,将其镇压或是抹杀,而不是使用时光回溯这样的术法。

        而陆压道人和镇元子对陈三的态度,过于熟络,以至于让陈三有种自贬身份的感觉。

        穿越前,陈三听说过一个说法,道门也想在佛门西渐这件事上分一杯羹。

        以正常人的思路来看,陈三作为佛门取经人,对道门的好感其实是远远大于灵山的。

        这就是明显的不对劲了。

        再联想到西游量劫......

        自己这穿越,或许远远没有这么简单。

        沉思之时,陈三突然听到一声凄厉的喊叫。

        回过神,只见一个物体向自己飞了过来。

        下意识的伸手接住,定睛一看,竟然是一个婴儿!

        好家伙,九尾狐这孩子是坐火箭出来的?

        小家伙哇哇哭个不停,待睁眼看到陈三,却突然止啼,笑了起来。

        别说,这小家伙挺随她娘的,好看!

        陈三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女婴的小脸。

        老君不知什么时候来到陈三面前,低头看了一眼他怀中的女婴,依旧是春风暖阳般的慈祥笑容,看了看女婴,又看向九尾狐。

        “青丘一族时隔多年再续血脉香火,可喜可贺。”

        要不说大佬就是大佬,就这么一句简单的贺词,九尾狐的神情顿时不一样了。

        先前还在为被陈三算计,无故怀孕而懊恼,恨不得杀了陈三。

        此刻却是一副茅塞顿开的样子,甚至有些喜出望外。

        是啊,九尾一脉已经千年未有新丁,如今自己诞下女婴,这难道不是天佑青丘?

        这唐僧哪是什么妖僧,分明是她青丘一族的恩人!

        九尾狐虚弱的起身,走到陈三身边,小心翼翼的接过女婴,轻轻点头,真诚的道:“多谢圣僧。”

        这知书达理的样子,直接把陈三搞的不好意思了。

        我让你未婚先孕,你还感谢我?

        这世界也有恋爱脑吗?

        老君笑意吟吟,一脸和善:“圣僧可否借一步说话?”

        陈三点了点头,心中却不禁生疑:怎么道家这些个大能,都爱借一步说话呢?

        二人来到僻静处,太上老君伸出右手:“圣僧,拿来吧?”

        陈三一愣:“拿什么?”

        太上老君呵呵笑道:“我那紫金葫芦和幌金绳。”

        说实话,这两样宝贝陈三是不想还的。

        好不容易骗到手的,就这样还回去多少有点舍不得。

        不过陈三也不敢直说不还。

        别看这老头这会儿一脸和气,万一等会儿翻脸......

        陈三又不傻,才不会被电视剧忽悠,认为太上老君是个除了炼丹其他啥也不会的老头儿?

        那可是三清啊!

        陈三毫不怀疑,当年老君被孙悟空追着打,绝逼是另有隐情!

        “若是圣僧喜欢那葫芦,不还也罢,不过那幌金绳乃是老道的裤腰带,没了它着实不太方便。”

        陈三刚刚说服自己,准备将两样宝贝还给老君,却听他来了这么一句,顿时心喜。

        敢情还能留一样。

        但这次陈三多留了一个心眼,并没有被紫金葫芦诱惑,而是将两件宝贝都递还给太上老君。

        “这葫芦贫僧拿了也没什么用,就还给老君吧,不过贫僧为了拿到这葫芦,确实费了许多工夫,白白还了又有些不甘。”

        太上老君拈须微笑:“圣僧倒是实诚,想要什么不妨直言。”

        陈三见自己的小心思被老君看穿,还直接点明,不由尴尬:“贫僧途经浮屠山时,得陆压道君点化,赠予金乌本源和斩仙飞剑,至五庄观,我那徒儿顽劣,开罪了镇元大仙,大仙不仅开恩放行,还传授贫僧袖里乾坤神通......”

        “道门于贫僧大恩,实难言表,又怎敢贪心不足,再向老君索要他物......”

        陈三之所以主动交待自己在陆压道人和镇元子那里得到的法宝神通,而不是密不外传,作为日后的杀手锏,目的有二。

        其一就是显得自己很真诚。

        以太上老君的能耐,自己习得神通的事情怕是也瞒不住,倒不如主动交待,也能落个实在的好人设。

        其二,就是陈三的小心思了。

        你看看人家陆压和镇元子,跟贫僧非亲非故,见面就送大礼包,你好歹三清之一,不给点硬通货怕是说不过去吧?

        老君,你也不想被人说小气吧?

        然而陈三这点小心思却被太上老君一眼看穿。

        只是老君看破不愿说破,笑着指了指陈三:“你呀......”

        陈三也能看出,太上老君大概是猜到了自己的心思,虽然尴尬,但面上依旧强撑。

        太上老君似早有准备一般,从袖中取出一个迷你葫芦,递到陈三面前:“这里面有三颗仙丹,亡者服之可起死回生,生者吞下可延寿千载。”

        起死回生,延寿千载,这礼物不可谓不厚重。

        但陈三依旧没有表露出半分激动,反而咂起了嘴:“老君在那兜率宫中,每年怕是至少要炼上成千上百枚这样的仙丹,就好比是铁匠送剪刀,不痛不痒啊!”

        这一次老君好像不再惯着陈三了,作势要将仙丹收回:“既然圣僧不要,老道我也不强人......”

        陈三却一把将迷你葫芦抢了过去,赶忙藏到衣服里:“要,贫僧又不曾说不要,只是贫僧还有一个请求。”

        /108/108929/286474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