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不要乱讲,贫僧真的是取经人在线阅读 - 第92章 尊道抑佛

第92章 尊道抑佛

        啪——

        无比清脆,打的在场众人心旷神怡。

        唯有黑水河公主捂着脸,怒瞪着小白龙:“圣僧就任由她在这里欺负我一个弱女子吗?”

        陈三看热闹看得好好的,怎么话头子又绕到自己身上了?

        当即上前表明自己的态度:“公主说的是,龙儿你怎么能在这里欺负她一个女子呢?”

        “带个没人的地方啊!”

        小白龙本来还在因为黑水河公主勾搭陈三的事情生气,此时听到陈三这么说,不禁转怒为喜,扑哧笑出了声。

        “师父说的是,不能在这里欺负,我这就换个地方。”

        八戒撇了撇嘴:“师父不愧是得道高僧,这东土文化被他拿捏的明明白白。”

        小鼍龙先是发愣,一脸悲愤,过了片刻又突然放声大笑,只是这笑声有些苦涩。

        缓缓跪在陈三脚边:“适才多有得罪,还望圣僧恕罪。”

        陈三摆了摆手:“贫僧不是计较的人,赶紧起来吧。”

        小鼍龙却没有起身的意思,望了一眼门外,继续说道:“还请圣僧慈悲,饶过公主......”

        真是痴男一枚。

        自己明明已经被伤的千疮百孔,却还是忘不了让自己遍体鳞伤的那个人。

        “无妨,龙儿自有分寸,不会伤她的。”

        鼍龙这才站起身来,朝着房中几人分别一拜,走到摩昂面前:“表哥,咱们走吧。”

        摩昂向陈三点头示意,陈三颔首还礼。

        停歇少时,陈三让八戒去将小白龙寻回,收拾一下好继续上路,却听到外面一阵凄厉的尖叫。

        几人连忙出门查看,只见小白龙拖着黑水河公主从水草丛中走来。

        黑水河公主蓬头垢面,狼狈不堪,身上隐隐散出血渍,接触到河水之后很快消散。

        未等陈三开口询问,小白龙将黑水河公主扔在一旁,愤愤说道:“我薅了她几缕头发,好教她长长记性,免得以后再出来骗人。”

        陈三、悟空和八戒不由纷纷咧嘴。

        果然女人狠起来,就没男人什么事了。

        八戒路过黑水河公主身旁,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言语间颇为心疼:“真是可惜了。”

        悟空也瞄了一眼,深表赞同道:“确实可惜了。”

        却见小白龙冷冽的眼神正盯着自己,悟空赶紧脚底抹油,快速逃离。

        陈三本来也想附和一句的,可是嘴巴刚动了动,又生生憋了回去:“悟空,八戒,等等为师!”

        不过在离开的时候,陈三悄悄将一个小盒子丢在了黑水河公主面前。

        那是陈三用签到值换的养颜生肌丹。

        虽说不知道能不能生发,但她被小白龙打成这个样子,也着实可怜,留个丹药权当医药费了。

        几人回到岸上,八戒又被陈三差去叫回沙僧,顺便告知黑水河神小鼍龙已经被西海龙宫带走的消息。

        除了黑水河公主差点破相这事,基本上是各取所需,勉强圆满了。

        师徒几人很快就将这件事抛诸脑后,一如往常般嬉笑打闹。

        只是小白龙对陈三的态度,有了明显不同。

        只要是在赶路,小白龙的目光就没有从陈三身上离开过。

        途中但凡遇到个异性,哪怕是个蹒跚踱步的老妪,小白龙都会及时出现,挽着陈三作亲密状。

        似是在宣示主权。

        陈三也只能微微一笑,以“男女授受不亲”为由暂时脱身。

        如此几天下来,陈三每每和小白龙对视,都像耗子见了猫一样,避之不及。

        以前还是明艳绝伦,人见人爱的小仙女,如今却成了敏感护食的小奶狗。

        太可怕了!

        这一日,师徒一行远远瞧见前面有一群僧人的身影。

        八戒立马来了精神:“常言道有僧必有庙,看来今天的斋饭有着落了!”

        悟空不忘调侃八戒:“呆子,你这常言是哪位夫子道的,俺老孙怎么从没听过?”

        “猪悟能,猪夫子!”

        陈三却再次给八戒浇了一盆冷水:“这群和尚......不大对劲啊!”

        悟空上前几步,眯起眼睛望去,忽然眼睛一眨,目露不悦:“师父,那些个僧人好像都受了伤!”

        八戒兀自在边上哼哼:“猴儿哥就会说笑,这么多僧人,少说也有几百,怎会都受了伤,又不是打仗的士卒。”

        陈三指了指前方:“悟空,前去看看,切记不可动手。”

        悟空一边向众僧走去,一边还在纳闷:“师父也忒不信任俺了,只是去看一眼,又不是打架......”

        唯独八戒经过数月来的观察,积累出了一套经验,猜出陈三必然是意有所指,微微一笑却不说破。

        果不其然,孙悟空去了没多久,就骂骂咧咧的跑回来了。

        “气死了!俺老孙何时受过这般鸟气!”

        “若不是师父不让动手,俺老孙非把那小杂毛的脑袋给拧下来!”

        沙僧问道:“大师兄,前面发生了何事?”

        悟空气的蹲在一旁,开始讲述自己的遭遇。

        “我见那些和尚手脚皆戴有镣铐,便上前去询问,谁知从一旁冲出来几个手持皮鞭的道士,说回我话的和尚与生人攀谈,抬手就是几鞭子,俺老孙自然气不过,就跟那小道士理论,可他竟然还想打俺,你们说气人不气人!”

        沙僧不明原委,稍作分析后安慰悟空:“大师兄,会不会是那些和尚做了什么恶事,被这里的官府罚作苦役,你私自与他们闲谈,被当做了同伙?”

        “沙师弟说的有些道理,可是那道士连问都不问一句就要赶俺是什么意思?”

        悟空一边思索一边说道,忽然警觉的望向陈三:“师父,你说不让俺老孙不要动手,是不是早就知道其中有古怪?”

        言毕,另外几双眼睛也疑惑的看了过来。

        陈三捏着下巴,作沉思状:“前面可是车迟国?”

        “对对对,方才那道士所说,他们就是车迟国的......师父,你果然知道!”

        悟空一副又被当枪使了的后知后觉。

        陈三抬手示意悟空安静一下,接着向几人说起了车迟国的情况。

        “此处名为车迟国,国中独尊道教,是以僧人地位低微,为求生计只能充当苦役。”

        悟空不解道:“这国王也是昏聩,尊道就尊道,又何必打压僧人,师父也是和尚,却不曾像他们这般欺负道士。”

        八戒插了一嘴:“猴儿哥这么说就不对了,师父是何许人,你怎能拿那帮臭道士跟师父相提并论?”

        wap.

        /132/132534/315017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