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生反派,风流太监最逍遥在线阅读 - 第二章:还是换个人吧

第二章:还是换个人吧

        “其实我是假太监。”

        林仓这句话,彻底打消了洛轻尘的疑惑。

        落轻尘抬头,正好对上林仓灼热的目光。

        顿时俏脸通红,整个人就像熟透的水蜜桃,令人垂涎三尺。

        林仓的眼神自落在洛轻尘身上起,便再也移不开了。

        什么恩人不恩人的,统统抛在脑后。

        以前在宫里碰到洛轻尘。

        连正眼看对方的资格都没有。

        洛轻尘是云上世家贵女。

        他林仓却是泥里的太监。

        二人身份悬殊。

        林仓只能把她当女神看。

        转眼。

        两年未见。

        二人的地位竟然反转,他居然成了洛轻尘的恩客。

        这种感觉就如同烈阳下喝了口冰镇可乐,倍爽!

        便秘许久的人突然一泻千里,畅快!

        他目光灼灼的看向洛轻尘.

        不论是落轻尘那傲人的身躯,还是如水蛇般细致柔软的腰肢。

        都充满着致命的诱惑力。

        他长这么大从未碰过女人。

        像洛轻尘这样的顶级美人,对他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他心里萌生出浓厚的爱意,整个人躁动不已。

        就在这个时候。

        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

        “爹爹被贬了,相公陷害我与人私通,给了我一纸休书。”

        这句话如同一盆冷水。

        将林仓好不容易重新燃起的欲火彻底熄灭。

        满脑子都是洛轻尘救他的情景。

        往事历历在目,内心无比懊恼。

        “真是该死。”

        “恩人落难,竟想趁人之危,简直畜生!”

        他平复下心情,用最温润的声音,开口道:“轻尘小姐,需要帮忙的话,我可以帮你。”

        静!

        静的落针可闻。

        这十几秒,感觉比一年过得还要久。

        见洛轻尘迟迟没有回应。

        林仓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不知所措地挠挠头。

        也是。

        他不过是个小太监,人微言轻。

        保命都费劲,更别提帮落轻尘了。

        半晌。

        洛轻尘咬牙说道:“我想离开京城。”

        “如果你能帮我的话,我一定好好报答你。”

        “忙,我会全力帮的。”

        林仓认真点了点头,随后若有所思地摆手道:“不过,不需要你报答我。”

        “轻尘小姐,你先出去下,我叫老鸨换个人。”

        “换个人?”

        洛轻尘一怔。

        立刻双目含泪,全身微微发颤,“小仓子,你是嫌我脏吗?”

        闻言。

        林仓双眼瞪得滚圆,慌忙解释道:“绝对不可能。”

        “你永远是我的女神,永远高高在上的。”

        洛轻尘突然笑了,只是这笑容有点凄惨。

        女神?

        高高在上?

        如果真是那高高在上的女神,又怎会被自己丈夫嫌弃?

        被自己丈夫亲自卖到芸香楼?

        想起那个冷血无情的男人。

        父亲一失势,便迫不及待地休了自己。

        那男人为了所谓的名声,丝毫不顾及往日情义。

        狠毒地往自己身上泼脏水,陷害自己搞破鞋。

        想起这些。

        她沉下心来,眼神紧紧锁在林仓身上。

        落魄了这么。

        林仓还是第一个愿意帮助自己,并且不图回报的。

        看着林仓俊美的脸,她不禁有些心动。

        既然林仓是假太监,那他们是不是可以做对真夫妻?

        踮起脚尖。

        在林仓耳边吐气如兰。

        下定决心改了称呼,柔声道:“仓哥,既然你不嫌弃我,就让我服侍你吧,可以吗?”

        温润的热气自耳边传来。

        林仓不禁打个哆嗦,浑身僵硬地站在原地。

        洛轻尘的双手游走在他的腰部。

        林仓紧张的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当场毙命。

        这欲火焚身的,他怎么可能把持得住?

        林仓心一横,将洛轻尘抱到床上。

        他大声粗喘着,闻着诱人的香气,想要将衣下的神秘一探究竟。

        就在这关键时刻。

        爆喝声传来。

        “给爷听好了。”

        “爷是平昌侯世子陈佳明。”

        “这里边的女人是爷相好,识相的赶紧滚出来!”

        接着是熟悉的老鸨声。

        “世子爷。”

        “里边的公子给过钱了。”

        “按规矩,轻尘今天归他了,我再给你找别人好不好吗?”

        那暴喝声再次响起。

        “滚开!”

        “也不看看爷什么身份,里边的狗东西敢跟爷抢女人纯粹找死!”

        “还有你这老不死的再瞎嘚嘚,当心爷砸了你的破店!”

        爆喝声刚落。

        嘭的一声。

        剧烈的撞击声传来。

        林仓所在的雅间大门被暴力踹开了。

        接着。

        陈佳明领着七八个小厮闯了进来。

        他生得肥头大耳。

        身着华服,双手戴满了宝石戒指,五光十色的,令人眼花缭乱。

        特别是别在腰间的硕大玉佩,成色极好,且大得惊人。

        他刚进门就将林仓上下,好好审视了一番。

        确定林仓脸生,并不是什么世家子弟。

        顿生鄙夷,显然没把林仓放在眼里。

        挥挥手,不屑地说道:“哪来的乡巴佬,满身的穷酸气。”

        “赶紧滚吧,爷没空跟你一般见识。”

        话毕,

        他目光猥琐地看向洛轻尘。

        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哈喇子。

        兴奋地说道:“轻尘啊。”

        “爷的心肝宝,爷惦记你好几年了,总算有机会宠爱你了。”

        “爷缺个小妾,爷看你正合适,不如从了爷,保你一辈子吃香喝辣。”

        一看见眼前的男人。

        洛轻尘顿时心生厌恶,却碍于对方权势不敢出声顶撞。

        林仓将洛轻尘护在身后。

        眉头紧锁,不满地道:“请你们出去,这里没人不欢迎。”

        这话听得陈佳明微微一愣。

        根本没想到林仓会说这些。

        随即有些恼火。

        “爷是平昌侯世子,你没长耳朵吗?”

        “敢这样跟爷说话,不想活了吗?”

        林仓依旧满脸冷漠地站在那里。

        筹备了三年,只为当一次真男人。

        这一切,都被眼前的小子给搅黄了。

        心里十分憋屈,根本咽不下这口气。

        管他什么狗屁世子。

        灭了自己雄风,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林仓就不配当个男人!

        “敢跟爷装逼。”

        “你丫的死定了。”

        “爷今天就让你看清楚,谁才是这京城的天!”

        陈佳明气愤地挥了挥右手,示意小厮将林仓拿下。

        这几个小厮纷纷上前。

        将林仓、洛轻尘团团围住。

        “注意点,别伤了我宝贝。”

        陈佳明指着洛轻尘,连忙补充道。

        胖小厮第一个冲上前去。

        林仓用力一甩,直接将其甩飞出去。

        还没来得及喘气。

        下一秒。

        五个小厮同时朝他冲去。

        一黑脸小厮转瞬抱住他的后背。

        四个白脸小厮同时抱住他的四肢,弄得他动弹不得。

        接着。

        陈佳明直接抡起花瓶,朝林仓头部狠狠砸去。

        嘭的一声。

        林仓刹那间头破血流。

        整个人瞬间昏死过去。

        洛轻尘被吓得花容失色,慌忙从床上爬下,忧心地朝林仓走去:

        “仓哥,你没事吧,别吓我。”

        可还没等她跑到林仓身旁。

        陈佳明早就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猥琐地笑道:“宝贝儿。”

        “咱们就别管外人了,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

        看着陈佳明油腻的大脸。

        洛轻尘恶心的想吐。

        用力挣扎着,想要甩开陈佳明,可无论如何就是挣脱不开。

        然后,

        陈佳明暴力地将洛轻尘拖向大床,一屁股压到洛轻尘身上。

        突然想起了什么。

        朝那群小厮挥挥手,“赶紧滚!别妨碍爷的好事。”

        闻言,这群小厮乖乖离开。

        陈佳明擦了擦口水,整个人朝洛轻尘袭去。

        “你,你赶紧起来!别碰我!”

        洛轻尘用力推着陈佳明。

        陈佳明直接握住她的双手。

        满脸淫笑地说道:“宝贝还是那么有个性,甚合爷心意。”

        洛轻尘这个小美人,他早就惦记上了。

        碍于这小美人出身不凡,嫁得又好,他只能忍着。

        一得到这小美人落入风尘的消息,他便迫不及待的想要抱得美人归。

        倒霉的是,差点被刚才的土鳖捷足先登。

        幸运的是,这土鳖福薄,被他陈佳明的强大气场给活活震死了。

        “轰!”

        与此同时,林仓脑海里突然出现一行字,“宿主通过考核,天生反派系统正式开启。”

        “检测到宿主推动主线进展,奖励特种兵体魄。”

        林仓稍微一愣,心里就已经反应过来,

        “总算轮到我了,穿越必备系统!”

        可为什么是天生反派系统?

        那个自带光环的主角又是谁?

        来不及多想。

        一股强大的力量冲击全身。

        仿佛有无数的蚁虫撕咬着他的血肉。

        他的骨血似乎要被这无尽的力量所撕碎。

        就在他的忍耐达到了极限。

        一股暖流蔓延开来,像及时雨般消退他的疼痛。

        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血肉重生,重塑体魄中有着令人咂舌的强悍力量。

        另一边。

        “宝贝儿。”

        “你可是馋死爷了,今天可得好好补偿补偿爷。”

        “伺候的爷满意了,包你一辈子吃香喝辣。”

        话毕,陈佳明便伸手粗暴的去撕洛轻尘的衣裙。

        感受到陈佳明的动作。

        洛轻尘想要扳开他按住自己的大手,却依旧纹丝未动。

        父亲被贬,丈夫无情。

        想到自己不幸的命运,绝望的泪水划过眼角。

        难道是天注定?

        注定她的命就该这么苦?

        不!

        决不能轻易向命运妥协!

        就在陈佳明双手下移之际。

        洛轻尘摸起身边的钝器,狠狠朝陈佳明砸去。

        陈佳明来不及闪躲,眼角被砸出丝丝血迹。

        她这举动非但没对陈佳明造成任何影响,反倒彻底激怒了陈佳明。

        陈佳明吃痛的摸了下眼角,恼羞成怒的吼道:“小贱人,给你脸了,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

        “老子不给你点颜色看看,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陈佳明扬手啪啪两下,扇得洛轻尘俏脸瞬间红肿。

        撕拉一声。

        洛轻尘的襦裙瞬间被撕成碎片。

        陈佳明这次学精了,不知从来变出个绳子,把洛轻尘捆得牢牢地。

        洛轻尘彻底没了希望。

        一心求死。

        绝望的闭上双眼,含恨咬上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