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生反派,风流太监最逍遥在线阅读 - 第三章:天生反派

第三章:天生反派

        “滚下来,不然打得连亲妈都不认识你了。”

        熟悉的声音响起。

        洛轻尘双眼一亮,惊喜地朝声源望去。

        是林仓!

        林仓来救她了。

        几乎是同时。

        陈佳明的视线也落到林仓身上。

        就算这滩烂泥还能站起身来。

        他陈佳明也用不着放在心上。

        “滚?”

        “你算是个什么玩意。”

        “敢跟平昌侯府说滚,你小子是着急投胎吗?”

        另一边。

        洛轻尘攥紧秀拳,狠狠瞥了眼陈佳明。

        视线落到满身血迹的林仓身上,她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满脸担忧地说道:“仓哥,我命该如此。”

        “为了我得罪平昌侯府,不值得的。”

        林仓心疼地看向她,“轻尘,我命由我不由天。”

        “每个人的命都掌握在自己手里,无论任何时候,为了任何事,都不能放弃自己。”

        话毕,扭头看向陈佳明,霸气地继续道:“平昌侯府是吧?我确实惹不起。”

        “但是只要杀了你,销毁了所有证据,就没人能怪到我身上。”

        他虽浑身是血,身型挺拔地站在那里。

        特别是那双眼尤其的坚毅。

        整个人威风凛凛的,像极了杀伐果断的将士,

        经过系统的洗礼。

        他已经有了属于特种兵的惊人体魄。

        骨子里也多几分军人的铁血傲气。

        陈佳明闻言,顿生杀意,“就你还想杀了我?”

        “尼玛!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现在就杀了你。”

        他拿起腰间的利刃,奋力朝林仓刺去。

        林仓却依旧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

        看着触目惊心的一幕。

        洛轻尘紧张得忘了呼吸,“仓哥,快躲开啊!”

        声音刚落。

        陈佳明的利刃距离林仓的胸口,只有弹指之距。

        如此千钧一发之际。

        林仓只是微微侧身。

        便轻松地躲过利刃。

        他一个反手猛地抓住陈佳明的手臂

        完美的小擒拿手。

        咔嚓一声。

        “啊!!”

        陈佳明忍不住惨叫。

        他右臂被暴力扯断了,无数鲜血从断臂喷涌而出。

        微风拂过。

        林仓脸上带着几滴血迹。

        眼神冷冰的站在那里,像极了嗜血的魔鬼。

        在陈佳明惊恐的目光中。

        林仓拎起他的衣领,拎小鸡仔般将他举到半空。

        陈佳明顾不得疼痛。

        拼命地挣扎起来。

        却被林仓的铁钳牢牢攥住。

        无论怎么用力。

        都像是打在棉花上,没有丝毫作用。

        就在这时。

        一股强大力量自腰部袭来,阵阵骨裂声传来。

        陈佳明再次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啊!赶紧放了我,我…我可是平昌侯世子。”

        尽管嘴上依旧叫嚣着。

        但这叫嚣声中,早就没了之前的底气。

        林仓嘴角微微上扬,有些嘲讽地说道:“我这人胆小,最怕势力通天的大人物了。”

        “可你偏要吓我。”

        闻言,陈佳明有那么一瞬间,仿佛抓到了生的希望。

        刚要美滋滋地开口。

        就被林仓的话搞绝望了。

        “只不过。”

        “我早就说过了。”

        “只要你们都死了,就没人能怪我身上了。”

        话音刚落。

        林仓奋力将陈佳明抛向半空,同时狠狠地朝他踹去。

        陈佳明像断了线的风筝般,在空中形成完美的抛物线。

        随即‘哐当’一声。

        狠狠砸到墙上。

        墙面被他砸穿。

        整个人被挂到墙上动弹不得。

        太可怕了!

        他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

        看林仓的眼神完全没了之前的鄙夷。

        取而代之的是无边的恐惧。

        刚才明明被自己踩在脚下。

        怎么就突然拥有了如此逆天的力量?

        一个正常人短时间内,怎么可能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惶恐地盯着林仓。

        整个人如同案板上的鱼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林仓步步逼近。

        每一步,都像是死神在朝他招手。

        屏住呼吸,偷偷盼望着快来人救他。

        芸香楼大厅内。

        几个小厮正悠闲地看着姑娘们跳舞。

        黑脸小厮忍不住开口道:“是爷那屋的动静吗?真大!”

        其余几个小厮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你也知道爷爱搞些花样,这么大动静,绝对刺激!”

        “不愧是世子爷,那方面就是强,咱们几个加一块都没他动静大。”

        “哎呀,那姑娘小模样勾人的很,真羡慕世子爷,要是咱们也能跟着爽爽就好了。”

        几人聊得正欢。

        突然嘭的一声巨响。

        一道身影从天而降。

        不偏不倚地落在几人桌前。

        几人正眼发火。

        可看清桌前的身影后,顿时不知所措。

        “世…世子爷?”

        “爷?怎么了爷?咋变成这样了?”

        看着呆头呆脑的小厮。

        陈佳明顶着猪头脸,恼羞成怒地吼道:“你们几个大傻逼。”

        “傻愣着干嘛?赶紧杀了这小子!”

        听他一声吼。

        这几个小厮总算反应过来。

        就在这时。

        身穿麻布粗衣的林仓从二楼一跃而起。

        几个小厮顿时反应过来。

        按照刚才的套路,朝林仓冲了过去。

        这次。

        林仓依旧毫不费力地甩开第一个小厮。

        接着。

        看着五个挂在自己身上的小厮。

        林仓嘴角上扬,“还来这套?也不嫌腻。”

        就算这五个人身强体壮,可林已经获得了强大体魄。

        这几人加一起,也绝不可能是林仓的对手。

        林仓抬起双手。

        抱着他胳膊的两个小厮顿时悬置半空。

        然后轻轻一甩。

        随着强烈的撞击地面声传来,二人纷纷晕死过去。

        接着。

        便是抱在大腿和腰部的小厮们了。

        林仓用同样的招数,将他们打得落花流水。

        “咔嚓!”

        “啊啊!”

        清脆的骨头断裂的声,伴着小厮们杀猪般的惨叫。

        这场面着实吓坏了芸香楼的众人。

        “啊!杀人了。”

        “呜呜…不要杀我,跟我没关系啊。”

        整个芸香楼乱成一团。

        姑娘宾客四处逃窜。

        不一会儿,芸香楼便被吓得清场了。

        整个芸香楼空荡荡的,就剩他们几人。

        以林仓如今的地位。

        要是真明目张胆杀了陈佳明,绝对会死得很难看!

        他淡淡地说道:“好了,接受死亡吧。”

        那群小厮顾不得疼痛,连滚带爬地抱成一团。

        默契地低头不敢看林仓的眼睛。

        这小子太可怕了,比半夜贞子敲你家门还可怕!

        真特么瘆人啊!

        林仓看都没看这群人一眼,冷漠地朝陈佳明走去。

        陈佳明顿觉血液逆流,一个没忍住直接吓尿了。

        林仓嫌弃地挥了挥手,“真晦气,我是来兑现自己的承诺,打得连亲妈都不认识你的。”

        陈佳明浑身僵硬地愣在原地。

        唇齿因过度紧张而颤抖不止。

        “那女人我不要了,你喜欢就拿走啊。”

        “求求你放过我,我有钱啊,我还有好多漂亮女人。”

        “只要你放过我,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边说着,边用颤抖的手从自己的钱袋往外倒银票。

        林仓望去。

        厚厚的一叠银票。

        里面额全是百两,加起来至少有几万两。

        不只是银票,里边还装有十几个金元宝,翡翠玉牌,玛瑙首饰。

        林仓忍不住感慨道:“平昌侯府真是富的流油!”

        “这些都给你。”

        “这些是我爹让我交给南历使臣的,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

        “都给你啊,只求你放过我。求您了!”

        林仓闻言立刻双眼放光。

        南历使臣?

        这小子竟然贿赂敌国?

        要是皇帝知道了这事,那还了得?

        这时,他脑海里的声音继续响起,“请宿主做出如下选择。”

        “一:放他一命,奖励神级护卫。”

        “二:置他死地,奖励黄金万两。”

        林仓会心一笑,这小子富得流油。

        只要放他一命,还愁没银子花吗?

        不假思索的说道:“我选一。”

        林仓做好了决定,瞥了一眼瘫软在地上的陈佳明,冷着脸说道:

        “我可以饶了你的小命。”

        “不过你这嘴太贱,还有你这手更贱。”

        林仓冷着脸。

        生猛拔断了陈佳明的舌头,暴力挑断了他的手筋。

        至于那几个小厮也全都如法炮制。

        陈佳明直接疼昏过去。

        他意识弥留之际,看着林仓离去的身影,暗下决心。

        “死小子,老子跟你不共戴天!”

        林仓拿起地上的银票、首饰,公主抱起洛轻尘,“轻尘,

        有了这些钱,我就可以送你离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