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生反派,风流太监最逍遥在线阅读 - 第六章:小仓子起飞了?

第六章:小仓子起飞了?

        “小仓子。”

        林仓抬头望去,只见身材圆润的中年妇女正站在他跟前,五官生得周正,但却大的惊人,两双手也握不住的那种。

        “公主身边负责磨墨的人手不够了,你跟着伺候去,别忘了刚才得教训,只管低头做事,切不可冲撞了主子。”

        “好的,嬷嬷。”

        “主子让你干嘛就干嘛,别多话,记住了,就赶紧过去伺候吧。”

        “记住了。”

        林仓欲哭无泪,老天保佑,千万别成为小福子啊。

        他低着头一路来到小公主寝殿。

        一入正门便看到,殿内摆满了好多小桌子,十来个宫人正在桌前奋笔直书。

        林仓看得有些入神。

        入宫这么久,他一直在御膳房忙活,还是第一次看到宫人写字。

        他穿越前,也是天天这般奋笔直书的。

        不过,他的视线突然落到主位上的华服女子,大夏长公主南宫长月。

        这长公主人淡如菊,论美艳程度稍逊皇后几分,可她笑起来眉眼弯弯的,梨涡浅笑,有种初恋的暖心感。

        正当青春年华,身材纤细,浑身雪肌嫩的透光。

        此刻。

        她正低着头认真的写着什么东西,十指纤纤,气质温婉,令人舍不得移目。

        印象里,皇帝一共有十个皇子,九个公主。

        长公主和太子都是先皇后所生,都气质温润,待人谦和。

        当今皇后,是先皇后仙逝后,才被晋升的,她只育有九公主南宫长馨一女,素来很宝贵这个女儿。

        而她这个宝贝女儿,正像个八爪鱼似的,牢牢缠住南宫长月。

        九公主年仅八岁,生得粉雕玉琢,嘟着粉嘟嘟的小嘴,奶声奶气的开口道:

        “长姐,你就别自己写了,花嬷嬷又找来识字的宫人了,这点事交给他们吧,你陪我玩,好嘛。”

        南宫长月并没有理她,而是抬头朝林仓望去。

        这一眼正好对上林仓的灼热目光。

        后者吓了一跳,赶忙心虚的收回视线,耷拉着脑袋,一副做错事的心虚状。

        南宫长月眼神平静的看着林仓,完全并没有责备他的意思。

        南宫长馨顺着她的视线,望向耷拉着脑袋的林仓,用不符合年龄的沉稳语气道:“喂!你这小太监识字吗?”

        与此同时,系统的声音响起,“宿主完成任务,奖励已送达。”

        林仓双眼放光,暗自想着,“哎呦,老子发财了,万两黄金该去哪里挥霍呢?那家怡红院是去不得了。”

        就在这儿愣神的片刻,小公主南宫长馨怒了,完全没了刚刚的老成做派。

        “小小太监敢无视本公主,简直该杀!”

        她撸起袖子,露出胖乎乎的小肉胳膊,奶凶奶凶的吼叫着。、

        “喂!我跟你说话呢,就你这小太监也能识字?你要是敢骗本公主,本公主绝对让你死的很难看。”

        林仓赶忙回道:“小的原是书香世家,家里遭了难才进宫当太监的。”

        “哈哈哈!书香世家,就你还书香世家?”

        这个九公主出了名的功课差,属于一说学习就犯怵的主。

        如今听到小太监说出自书香世家,她倒要看看这小太监能会些什么东西。

        “你倒是说说你都读过什么书?会不会写诗作画?要是不会的话,我就割了你舌头,舍得出去在胡说八道。”

        小公主南宫长馨眼神冰冷,又变成刚才老成的做派。

        别看这小公主年龄不大,可她眼里的杀意,林仓也感受到了。

        天籁般的声音响起,“行了,别胡闹了。身为公主何必为难下人,姐姐教你的与人为善,你都忘了吗?”

        南宫长月这一句话仿佛圣旨般,让南宫长馨立刻听话的闭了嘴。

        这小家伙把双手搭在南宫长月的肩膀上,撒娇道:“都听姐姐的,那让他写字总可以吧?”

        南宫长月点点头。

        南宫长馨又仿佛接到圣旨般,屁颠屁颠的跑朝殿内跑去,不顾形象的拉起林仓,“你赶紧去抄戒律,我亲自盯着你,倒要看看你们书香世家的人写字如何。”

        “春风、浣纱,你们两个给他磨墨。”

        南宫长馨做好准备后,双手托腮,一脸坏笑的等着林仓出丑。

        她给林仓下了个套,给林仓的笔墨纸砚都是御赐之品。

        要是这小公公写的字歪歪扭扭,她就可以用糟蹋御用之品的罪名,来给林仓定罪。

        况且连她这个天子娇女都写不好字,这个低贱的小公公怎么可能做得到!

        糟蹋陛下御赐之物,何等重罪!

        这小太监就算有八个脑袋也不够掉的。

        倒是时候,长姐就算想阻拦,也拦不住了。

        不多时,南宫长馨脸上的笑容不在了,被满脸震惊所替代。

        林仓做在桌前写起了大夏戒律,他气质儒雅,动作行云流水,确实有股文学大师的风范。

        特别是他写了一手好狂草,点如高山坠石,线条饱满,起收有法,力透纸背,气势雄壮。

        林仓看着自己的作品满意点点头,忍不住暗自感慨道:

        “不亏是我!”

        “我妈这十几年的学费没白花,我国画、书法样样拿手,都获过全国青年奖。”

        写完最后一字,林仓放下笔,拿起书法,自豪的起身,“二位公主殿下,小的写好了,请殿下过目。”

        南宫长馨彻底没兴致了,本想让小太监出丑,没成想小丑竟是自己。

        她别扭的说道,“行了,知道你会写字,差不多得了!”

        南宫长月倒是亲自走了过来,看着林仓的字画满是震惊,对林仓的称呼也跟着改了,“真是一手好书法,一撇一捺皆是潇洒,先生的这手好字丝毫不逊于我国书法大师古如风。”

        她的脸色突然变得沉重,如今南历、东平、大岳三国使者都来大夏挑战君子四艺:琴、棋、书、画。

        可大夏武风盛行,在文学方面是出了名的人才短缺。

        除了书法大师拿得出手,其他几项根本凤毛麟角,没一个拿的出手。

        这几个国家明知大夏人才凋零,仍向大夏下战书,为的就是打大夏脸面。

        让古如风一人轮番迎战,甭管输赢都下不来台。

        如今这小太监如天降神兵,也许是上天派来帮助大夏的呢。

        南宫长月语气诚恳的再次开口,温柔和润,完全没有公主的架子,“先生有这等意境,不知可否为大夏出战。”

        南宫长馨走到林仓跟前,幽幽的体香让林仓感觉血脉膨胀,他那不争气的二弟也跟着探出了头,恨不得立刻把正事办了。

        林仓却没立刻答应,他脑海里呼叫的系统,“系统?这事接受了有奖励吗?”

        系统:“离线中勿扰。”

        林仓,“合着我不愿意干的,必须逼着我干。我愿意干的,连幸苦费也不肯给呗。有你这么狗的系统吗?谁家系统不把宿主养的白白胖胖的?你可倒好生怕的命长,生怕我捞到油水。”

        系统,“命长一词,成功重启系统,主线规定宿主活不过十年,必须死在主角手里。”

        “现在任务如下,主线并无主角,宿主必须在一天之内亲自选定主角,奖励掌握神级君子四艺。超时将受到电击惩罚。”

        林仓,“合着让我自己选人,杀了我自己呗!我选你儿子行了吧,你个傻逼系统脑子有坑啊!我现在就想杀了你。”

        系统,“主角人物已选定,奖励已至,请宿主立刻接受。”

        林仓,“我啥时候选人了?你儿子也在主线里?你儿子这是关系户,这不算数,你给我回来重新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