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生反派,风流太监最逍遥在线阅读 - 第七章:小仓子,你一定要赢

第七章:小仓子,你一定要赢

        系统,“离线勿扰。”

        林仓差点被气死,合着这狗蛋系统选择他,就是为了给系统的狗儿子当垫脚石呗!

        这狗蛋的关系户,也没人管管?

        他正火大呢,一股暖流突然流经全身,他脑海里瞬间浮现出无数的四艺技巧。

        正他吸收知识之际。

        奶凶奶凶的吼声传来,“你个小太监拽什么拽,真当我大夏无人了,来人拖下去问斩。”

        “馨儿,不得无礼。”

        ....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林仓就醒了。

        可以说他整夜未眠。

        换谁知道自己死期后,也不可能睡得踏实吧。

        “不行,我才不能白白送死,必须要活到最后,我得弄清这狗儿子到底是谁,想法弄死这狗儿子。”

        “凡是不能依赖这狗系统,必须套路这狗东西。”

        想到这儿,林仓立刻生龙活虎,快速起身下床,伸了伸懒腰。

        “我这人就是但太小,系统坑逼又咋样?男儿当自强,向我韦小宝大神看齐啊。”

        林仓睡得是大通铺,他一醒,其他太监也跟着起床。

        太监这活儿,可不是能偷懒的。

        他们一起动作轻快得起床整理内务,然后等待着迎接太监忙碌的一天。

        简单得洗漱,换好衣服过后,这群小太监三五结伴得去吃早餐。

        一碗没有几粒米得清粥,再配上些许咸菜,这份量难以饱腹,只能保证不被饿死。

        这让他忍不住想起昨天得牛肉,那鲜嫩多汁得,别提多爽口了。

        “该死得老公公,一年到头老子也沾不了几次荤腥,全被这老阉货给毁了。”

        就在这时。

        一阵轻快得脚步声传来。

        来人正是林仓口里得老阉货苏总管。

        他满脸堆笑,朝着屋内一阵张望,最后视线落在了林仓身上。

        他脸上得笑容更甚,朝林仓那个挥挥手,“哎呦,小仓子,你咋能吃这些呢?快过来。”

        “是!”

        林仓懵了,可身体却条件反射的站起了身,不敢怠慢得乖乖朝苏总管走去。

        这还是那个,看自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苏总管吗?

        今天刮得什么邪风?

        这老阉吃错药了,对他这么热情干嘛?

        二人只有一步之遥。

        苏总管一把拉过林仓。

        二人走到门外,苏总管拿出个食盒,里边是狮子头、红烧肉、清炖牛肉、烧鸡、卤鸭、大米饭。

        林仓顿时双眼放光,没有油水得肚子,令他来及多想,便大口大口得吃了起来。

        熟悉得公鸡嗓,不熟悉得肉麻感,“慢点吃,别噎住!”

        林仓被吓了一身鸡皮疙瘩,这声音太恶心了,比看丑女直播还煎熬。

        “咳咳咳!”

        他一个没忍住,被噎得狂咳起来。

        苏总管用自以为最温柔的姿态,给林仓轻轻敲背,“小仓子看你这急样,你好日子在后头呢。”

        眼底闪过一丝精明,把他那磨人得公鸡嗓压得更细,“你这小东西,会书法咋不早告诉师傅呢?要知道你有这些本事,那还用得让你过这些苦日子?”

        “你小子长得就机灵,见你第一面起,我就知道你跟那群傻太监不一样,和我投缘的很。

        “这样吧,你叫我声干爹,我就收了你这个儿子,以后保你吃香喝辣,行不行?”

        他算的倒精,偷偷认下林仓这干儿子,林仓赢了,他跟着享受荣华富贵。

        林仓输了,他撇清关系,不过损失一顿饭菜。

        怎么算都是个稳赚不赔的买卖。

        林仓总算明白了,合着这苏总管是为了自己代表大夏参赛的事啊!

        自己要是赢了,绝对地位一飞升天。

        有系统给的东西,他根本不担心自己会输。

        秉着宁可得罪君子,也绝不得罪小人得原则。

        他起身跪在地上,听话得喊了声,“干爹在上,请受小儿一拜。”

        苏总管赶忙扶他起身,“哎呦,我的好大儿不必多礼,待会的比赛必须好好表现,给干爹、给大夏争口气,干爹晚年的富贵全都指着你呢。”

        ....

        另一边,林仓二人离开后。

        本就不大的小饭堂,瞬间炸开了锅。

        太监小春子开口问道:“怎么回事?苏总管干嘛对小仓子这么热情?”

        太监小凳子来了精神,“你们没听说吗?小仓子写了一手好书法,受到长公主的赏识,长公主把小仓子的学法交到陛下手里,陛下龙颜大喜,文武百官无不赞叹小仓子技艺高超的。”

        “这小子破格获得参加比赛的机会,苏总管那个势利眼,可不得巴结他吗?”

        闻言,这群小太监无不羡慕小仓子命好。

        “有什么可羡慕的,到时候输了,惹得陛下不悦,还不是得以死谢罪。”

        偏偏有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我大夏人才凋零,才让这小子有展现的机会,可其他几国都人才济济,像小仓子这样的根本比不上他们。”

        这太监名叫小夏子,一直巴结着苏总管,想要当苏总管的干儿子。

        眼见林仓抢了自己盼了多年得位子,他早就恨得牙痒痒,巴不得陛下立刻处死小夏子。

        几个跟他一样的小太监,也纷纷应和起来。

        “我看这小仓子呆头呆脑的,根本不像是能成事的人,他也就是侥幸发挥超常,才让长公主赏识的。”

        “对,这小子跟小福子关系最好,两人都是胆小如鼠,到关键时刻没准就吓尿了,丢尽大夏的脸面,到时候可别连累我们啊!”

        “苏总管也真是的,看人眼光真不咋地,咋就看上那个短命鬼里?”

        这群小太监幸灾乐祸的,脑补起小仓子丢人的场景。

        只有小春子坐在一旁,默不作声,心里却祈祷着,“小仓子,你一定要赢,一定要好好打脸这群人。”

        ......

        林仓这边。

        他刚吃饱饭,就被两个宫女带下去梳洗打扮。

        总归是要代表国家出战的,太寒酸丢的可是国家的脸面。

        “小仓子,你可一定要好好表现,表现的好,前途无量,我们以后两个还要仰仗的生存呢,”

        “我看这小子不太靠谱,凭他真的能赢吗?”

        两个宫女正在帮林仓梳发,二女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林仓,看得林仓有些心动。

        特别是那个看好林仓得小宫女,长得人畜无害,水汪汪得大眼睛仿佛能勾人心魂。

        加上她那又雕刻般火辣得身材,任何一个男人看到了也会忍不住多看两眼。

        “我林仓不会让小姐姐失望的,不知两位姐姐怎么称呼?”

        看好林仓的小宫女刚要开口,就被另一个宫女制止住了,“等你真赢一局,那时候再告诉你也不迟。”

        “你要是真赢了,别说芳名了,只要你想要,就算别的东西全给你也无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