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生反派,风流太监最逍遥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岂有不服之理?

第十一章:岂有不服之理?

        南宫天冷冷的笑道:“免得你们这群匹夫输不起,污蔑我大夏好男儿,就让我们大夏先开吧。”

        “临摹主题就定那株素冠荷鼎吧。”

        林仓接到命令,不敢耽搁,立刻提笔作画,他手上的笔仿佛长了眼睛似的,画出的线条跟那素冠荷鼎一模一样。

        不出半炷香,林仓已经作好画了,

        “该你们了。”

        南宫天冷冷的说道。

        慕容清河确实厉害,握笔如有龙,也用了半炷香的时间,便完成了作画。

        东方姬白难掩喜悦,迫不及待的开口,“行了,别墨迹了,赶紧公开画作吧。”

        三国使臣笑得合不拢嘴,很快大夏就要大出血了,他们总算可以报夺城之仇了。

        哗啦!

        画轴滑落的清脆声响起。

        接着。

        两幅《素冠荷鼎》暴露在众人眼前。

        众人都愣住了。

        这....

        这怎么比?

        两幅画简直一模一样,甭管是线条走向,还是色彩搭配都看不出来又任何区别。

        就连时间也分毫不差,都只用了半炷香。

        大夏臣子早就乐开了花,兴高采烈的议论了起来。

        “哈哈哈,这局必须是我大夏才子胜,我大夏才子不过及冠,技艺便跟这黄口老儿不相上下。”

        “没错,慕容老儿及冠的时候,费劲能有这技艺,如果当年他要是这技艺,那他这几十年岂不吃白饭了?”

        三国使者脸色相当难看。

        特别是慕容清河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本是个清高文人,根本不愿对战无名小儿,也是迫于无奈,才硬着头皮对战的。

        如今却惨遭打脸。

        他引以为傲的绘画技艺,竟然比不过这无名小辈,实在羞愧至极。

        颤抖的嘴唇,“是我输了。”

        张正中急忙打岔道:“哪里输了,顶多平局,比赛哪有按年龄算输赢的?”

        他顿感颈部有些发麻,要是真输了朝州,自己的项上人头怕是不保了。

        慕容清河自知担不起输掉城池的罪责,纵使心里有愧,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对,这局平了!刚刚的约定概不作数。”

        东方姬白拉着脸,“下局比作诗,依然按刚才的约定,你们大夏敢不敢答应吧?”

        南宫景荣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平局你大爷!”

        这群该死的老匹夫,输不起就算了,还敢在这大放厥词,不要脸的扯东扯西。

        就在双方僵持不定的时候。

        林仓拿起一盏茶,走到自己的画旁。

        高声道:“这确实不能算平局,请诸位睁大你们的双眼,看清楚了!”

        他抿了一口茶水,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朝画作喷去。

        众人目光一滞。

        还未来得及反应。

        只见那副含苞待放的《素冠荷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花开花落,展现着四季变化。

        花朵凋落后,那副画又变成初始的样子。

        林仓看向南宫天,“请陛下带兵拿回大夏朝州。”

        南宫天大笑,“好好好,朕定亲自率兵,拿回大夏新得的朝州。”

        东方姬白气急败坏,“你!你们不要太过分。”

        林仓低声笑道:“敢战就得敢输,我们凭本事赢得城池,哪里过分了?”

        大岳众人脸色相当难看,搞出这么花里胡哨得东西,这是人能办到的事?

        大夏林公子实力逆天啊!

        南宫景荣大喜,拂袖抿了口茶,“我就问你们大岳服不服?”

        东方姬白到现在也不敢相信事情会变成这样,他国的宝贝大文士,竟然会输给蛮荒之地的无名小辈?

        如果真的输了朝州,他东方姬白有何颜面再见大岳父老。

        “好!这局算我们输了。”

        “不过,下一局,我们比赛作诗,除了原有的这些奖励,还增设双方边塞五城池,你们大夏应不应战?”

        南宫景荣伸了个懒腰,满脸的不耐烦,“哎呦我去,还敢比呢?你们大岳屁大点地方,在比下去就得亡国了。”

        “少废话!”

        “你就说比不比吧?”

        东方姬白咬紧牙关,这是他最后的机会,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

        “本事不大,脾气倒不小。”

        南宫景恒来了兴致,站起身来,“你当我傻啊!你东方姬白素有九州诗仙美名。”

        “我们大夏已经赢得朝州,有必要为了大岳那几个破城池,冒险跟你们比吗?”

        东方姬白老脸通红,却又被怼的无言以对。

        大岳边塞五城条件确实差了点。

        有多差呢?

        这么说吧。

        整座城池,方圆十里内都费劲看到一户人家。

        他下定决心,望向南宫天,“边塞五城你们不感兴趣,那我夫人若琪呢?”

        果不其然。

        南宫天瞬间来了精神,立刻坐起身来,“此话当真?”

        东方姬白冷着脸,“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成交,口说无凭,立据为证。”

        南宫天大喜,顾不得形象,亲自从龙椅走下。

        拿起宣纸,直接递到东方姬白面前,“赶紧写,朕盯着呢。”

        想起慕容若琪那绝美艳丽的五官,那令人喷血的曼妙身材。

        这女人就像罂粟花,只要看上一眼,就会疯狂上瘾,她媚骨天成,每一寸肌肤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南宫天只是碰过慕容若琪的小手,那软嫩的手感,令他至今魂牵梦绕,欲罢不能。

        他的皇后李嫣然论美貌与慕容若琪不分伯仲,可论那种魅劲儿,绝对差之甚远。

        东方姬白看南宫天那副迫不及待的样子,突然觉得自己头顶一片绿。

        但自己文采卓然,绝对不可能会输!

        自己夫人绝不会丢。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东方姬白黑着脸,写完字据。

        南宫天迫不及待的抢走字据,认真观看几遍后,放心的收了起来。

        他坐回龙椅,大手一挥,“朕的文武百官,大夏的青年才俊们,今日谁能赢了东方老匹夫,凡是有品级的大臣,一律官升三阶,封万户。”

        “没有官职在身的,一律官至四品,赏万金,封千户。”

        这简单的几句话,大夏百官却炸开了锅。

        可他们都自知能力不行,不敢当众丢人现眼。

        沉默片刻后。

        南宫天的脸色有些挂不住,气愤的拍桌吼道:“一群废物,朕真是白养你们了。”

        东方姬白松了口气,“一柱香的时间,要是大夏依旧无人敢战,就算弃权,这些城池就归大岳所有。”

        与此同时,林仓脑海里响起系统的声音,那态度好的不要不要的,“宿主,宿主,这世界没有李白、杜甫,您从唐诗三百首里边随便选个诗,就可以获胜。”

        林仓没有犹豫,爽快的背了首《将进酒》。

        意料之中,李白大大一出马,众人岂有不服之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