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生反派,风流太监最逍遥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打的就是你

第十六章:打的就是你

        就在这关键时刻。

        暴喝声从门外传来。

        “穆云,你这贱人的命真硬,这样都搞不死你!”

        琉璃一怔,“是庆贵人的声音。”

        她推开林仓的大手,忙坐起身来,“不行,娘娘有危险,我得出去看看!”

        她边慌乱的穿上衣服,边慌乱的朝门外跑去。

        “该死!”

        “又是哪个不长眼的扰了我的好事。”

        林仓正在兴头上,体内的燥热生生被熄灭了。

        只要一办正事,就会有人捣乱,照这样下去,真怕雄风不保。

        琉璃刚打开门。

        远远的便看到,庆贵人正指挥着两个宫女,将陈妃娘娘穆云朝井里推去。

        穆云拼命挣扎着,“放开我!”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庆贵人扬手就是两巴掌招呼了过去。

        “愣着干嘛,赶紧扔下去啊!”

        庆贵人不屑的继续道:“哼!我就不信这次也弄不死你。”

        两个宫女将穆云牢牢按在井边,用力将她往下推。

        穆云挣扎了片刻,便没了力气。

        噗通一声。

        直接被二人推进井里,溅起阵阵水花。

        眼前的一幕,琉璃尽收眼底。

        “娘娘!你们太过分了。”

        琉璃拼了命的朝井口跑去。

        可这两个宫女,同时伸手拦住了她的去路。

        凌云冷声道:“琉璃,你少管闲事。”

        “滚开!”

        琉璃根本不想理她,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直接推开那两个宫女。

        慌乱拿起一旁的水桶,一手拉绳,一将水桶扔入井底。

        “娘娘,你抓紧啊,我拉你上来。”

        “好!”

        这井水不深不浅,穆云踮起脚尖,仰着头刚好能把口鼻露在空气中。

        她刚伸手抓上水桶,身子也跟着轻轻浮起。

        就在这时。

        凌云抓住琉璃的头发,用力拖着她往边上走去。

        另一个宫女凌青,则趁机抢走水桶。

        她用力抖了抖绳子,“贱人,赶紧放手!”

        见穆云不愿撒手,她猛地用力一拽,生猛地将水桶朝井边磕去。

        穆云毫无防备的磕到了井,这一下弄得她彻底没了力气,意识也渐渐模糊起来。

        她那双玉手也从水桶上松开了。

        凌青用力一拽,蛮横的将水桶抻了上来。

        庆贵人见状,心生恼火,“琉璃,你这是想陪葬吗?”

        琉璃拼命挣扎着,“庆贵人,我家娘娘就算入了冷宫,也是被记在皇室族谱上的。”

        “况且还有九皇子呢,你敢对娘娘下手,就不怕九皇子怪罪?”

        庆贵人轻蔑一笑,“九皇子,就那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皇帝都厌恶他了,后台都垮了,我还有什么忌惮的?”

        陈妃娘娘的母家,陈国公府原本地位赫然。

        三日前,平昌侯指证与岳国太子书信往来密切。

        在大岳使臣来夏前,更是把大夏皇城防御图交给了岳国太子,证据确凿。

        清查陈国公府时,竟在陈国公府内搜出了龙袍!

        霎时南宫天龙颜大怒,下令将陈国公满门入狱,择日问斩。

        太子南宫景恒觉得事有蹊跷,替陈国公府求情。

        南宫天也心生疑虑,改令秋后问斩。

        穆云也因此事受牵连,见都不能见皇帝一面,便被直接打入冷宫。

        庆贵人用威胁的眼神看向琉璃,“你别多管闲事,不然我也有是法子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

        琉璃也怒了,“呸!我可不怕你,左右大不了一死,赶紧把娘娘拉上来,不然我死也要拉你坐垫背。”

        庆贵人也恼了,“你有这个本事吗!”

        她轻轻抬手。

        凌青会意,立刻把琉璃按倒在地。

        另一边,凌云抬脚朝琉璃的肚子踢去。

        这时。

        一道身影突然冲了过来,是林仓。

        他大手一挥,直接将凌云推倒在地。

        看着琉璃红肿的小脸,林仓彻底怒了,“妈的!敢动老子的女人?统统都得死。”

        直接拎起凌青的衣领,啪啪就是两巴掌。

        凌青瞬间脸肿成猪头。

        脑子里嗡嗡作响,却不敢相信,一个冷宫小太监也敢打自己!

        不止是她。

        在场三女都看得目瞪口呆,四周鸦雀无声。

        凌云、凌青不可置信的互看一眼。

        庆贵人圣意正浓,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

        作为庆贵人的贴身宫女,各宫宫人都巴结他们,就连皇后娘娘身边的大宫女也得给他们三分薄面。

        可这个冷宫小太监竟然敢打他们,他这是嫌活得太久了?

        他这是吃了多少熊心豹子胆,才敢不把庆贵人放在眼里啊。

        与三女的目光呆滞不同,琉璃眨着星星眼,满脸崇拜的看向林仓。

        林仓一身傲骨,如同一座山岳的站在那里,岿然不动。

        太帅了。

        她的真命天子踏着五彩祥云来救她了!

        顾不得感慨,琉璃跑到井边,“相公,赶紧救娘娘上来吧。”

        林仓看向井里的穆云,气息微弱,根本不可能有力气上来。

        他将水桶绳子的一头固定好,拉住绳子直接跳入井中,柔声道:“娘娘,没事了。”

        穆云再看到林仓后,心里一暖,放下所有的防备,彻底昏睡过去。

        林仓双手环抱着陈妃娘娘,一个跃起冲出井面。

        穆云浑身无力得瘫软在林仓怀里,她全身被井水打湿,瘦如枯槁,俏脸惨白。

        每一次微弱的呼吸,全身上下都要跟着剧烈起伏。

        这一切,琉璃也全都看在眼里,心疼的哭着,“娘娘高烧刚退,正是虚弱的时候,如今遭此横难,怕是………”

        “这里风大,我们先进去弄干再说。”

        林仓不敢耽搁,抱着穆云朝房间走去。

        令人气愤得是。

        凌云突然起身冲了过来,挡在林仓跟前。

        “你们谁也别想走。”

        林仓沉着脸,“娘子,你先带娘娘回房,帮娘娘擦干身体。”

        将穆云交给琉璃,林仓脸色一沉,拎起凌云的衣领,狠狠朝一旁扔去。

        这一下,凌云直接摔断了腿。

        她总算知道怕了,慌忙的开口,“娘娘,救救我!”

        顾不得疼痛,指着林仓,撕心裂肺地哭喊道:“娘娘!这小太监太张狂了,你绝对不能放过他。”

        不用她多说什么,庆贵人的脸色早就变得想当难看。

        看着自己的贴身宫女狼狈至此,早就刺痛了庆贵人的眼眸。

        “放肆!”

        庆贵人恼羞成怒,“敢你这个阉狗不知死活,连本宫的人也敢打!”

        “我连你都敢打!”

        林仓被嚣张至极的样子给点燃汹汹怒火。

        他红着眼眶,大步朝庆贵人走去。

        庆贵人依旧不敢相信,“你…你敢打本宫?”

        “打的就是你!”

        林仓直接抓住她的衣襟。

        左右开弓,连续十巴掌招呼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