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生反派,风流太监最逍遥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宦官干政,破坏国之根本!

第十八章:宦官干政,破坏国之根本!

        “什么?”

        南宫天的那双牛眼,瞪得浑圆,“哪来的狗奴才,敢咒朕的福星,你再胡说,老子立刻杀了你。”

        这皇帝老儿是真的怒了,气得连形象都顾不得了,竟直接自称老子。

        他本就是武将出身,杀伐果断,身上满是戾气。

        如今大发雷霆,强大的气场,直接把苏总管吓到在地,“陛下,息怒,奴才没有胡说,奴才是林大人的义父,肯定不会咒林大人的。”

        “求陛下明鉴,小人冤枉啊。”

        满朝文武也被吓得噤若寒蝉,紧张的连大气都不敢喘。

        砰砰砰!

        苏总管赶忙拼命的磕头,原以为林仓是自己的靠山,没成想却是自己的瘟神。

        林仓离开后,苏总管没得意多久,就被几个小太监简单粗暴的抓了起来。

        他哪儿受过这些委屈,被这群人吓唬了几句,便答应乖乖配合着演这场戏。

        “陛下息怒,切莫因这狗东西,气坏了身子。”

        陈亮起身,恭敬的说道:“这太监的话着实惊人,陛下要是不信,可以派人去寻林大人。”

        见说话的是陈亮,南宫天心情稍缓,这群文武百官,他就待见林仓和陈亮。

        一个帮自己赢了脸面,一个帮自己找出叛贼。

        其他这群大臣,全是吃干饭的废物!

        屁用没用,破事一堆,

        对了,还有个万年臭脸王振海,打不得骂不得杀不得,着实碍眼。

        “就依爱卿所言。”

        就在这个时候。

        大殿门口的太监声响起,“林仓求见!”

        闻言,在场众人的脸色相当精彩,全都默契的朝门口望去。

        南宫天一怔,随机嘴角上扬,大手一挥,“快请进来。”

        站在他身旁的老太监,赶忙高声道:“准进!”

        一俊美无双的白衣少年缓缓走来。

        此人正是林仓,他穿戴不凡,皆是陛下御赐之物。

        看清来人后,满朝大臣眼里满是失望。

        特别是陈亮,他双眼如剑,狠狠盯着林仓。

        他早就在众人面前夸下海口,林仓却安然无恙的走了过来,无疑是在狠狠抽他的脸。

        要不是皇帝在场,他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将林仓砍死。

        五皇子南宫景荣大喜,大步走到林仓面前,笑道:“先生,我就知道你肯定没事。”

        也不知为何,他跟林仓不过数面之缘,却把林仓牢牢的记挂于心。

        也许是欣赏林仓的才华吧。

        太子殿下南宫景恒和古如风也走了过来,站到林仓身旁。

        大殿中央是林仓为首的三人,他们两侧则坐满了文武百官。

        这两拨人马,显然一副对立的姿态。

        与此同时,林仓脑海里熟悉的声音响起,“主线剧情马上就要开始了,各种奖励即将送达,宿主大大记住啊,一定不能放过平昌侯。”

        林仓‘嗯’了一声,看向南宫景荣爽朗一笑,“谢殿下关怀。”

        熟悉的公鸡嗓响起,林仓朝声源看去。

        “怎么是你。”

        苏总管看得目瞪口呆,“你竟然没死?”

        他震惊的眼眶都要瞪了。

        林仓没死,自己怕是命不久矣。

        他慌忙的看向陛下,“陛下,奴才是听信了小人的胡话,奴才罪该万死,求陛下饶小的一命。”

        林仓没死,这老太监便是欺君,其罪当诛!

        照皇帝老儿那暴躁脾气,绝对得当场炸了。

        现场一片安静,刚才喋喋不休得文武百官,纷纷低下头去,生怕祸及自身。

        “混账!”

        “狗东西竟然敢戏弄朕,来人拖下去杖毙!”

        南宫天暴躁得站起身来,一阵吐沫横飞。

        似觉得不解气,他目光落在不远处侍卫的长刀上,一个箭步直接冲了过去。

        拎刀直入。

        苏总管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瞬间人头分家,身首异处。

        鲜血四飞,染满了大殿。

        南宫天暴喝,“这就是戏弄朕的下场。”

        全场一片死寂。

        太可怕了。

        这感觉就像死神在你耳边数数,催促着你赶紧咽气。

        几乎瞬间,这群大臣又颤巍巍的归成一排,紧张的口齿打颤,“陛下息怒,微臣万万不敢。”

        他们此刻胆小如鼠的姿态,完全看不出刚才自视甚高的痕迹。

        就在气氛低至极点的时候,那皇帝老儿突然大笑了起来,他大步走到林仓面前,“朕的福星,快快入座。”

        “宴会开始,快为朕的林御史庆祝起来。”

        “谢陛下隆恩。”

        林仓有些发懵,这皇帝老儿不按套路出牌啊。

        英国公的冤屈还等着自己解决呢。

        可看陛下这架势,他根本不敢扫了皇帝的雅兴啊。

        就在林仓考虑着如何开口之际。

        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陛下三思,封太监为御史,哪国之大耻!”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右相王振海。

        他坚信‘国无谏臣,国之将往!’

        身为三朝元老,纵使他再怕陛下龙威,也身负劝解陛下的职责。

        如果陛下一意孤行,酿成大祸,他如何对得起先帝的信任?

        百年后,又有何脸面去见先帝?

        “放肆!”

        不出意外,南宫天又怒了。

        他目光如炬,紧紧盯着王振海。

        这老小儿敢当众驳了自己面子,显然是没把自己自己皇帝放在眼里!

        可毕竟是三朝元老,他这个皇帝也不好直接发怒。

        他耐着性子,“朕念你年老糊涂,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把刚才的话给朕说清楚!”

        静!

        静的屁都不敢放。

        王振海怂了,毕竟谁会嫌命长?

        可他已经被架在这儿了,说也不对,不说又心里不甘。

        人生自古谁无死!

        罢了,就算是死,也要当个尽忠报国的好官。

        “请陛下收回成命,切不能让宦官干政,破坏国之根本。”

        嘭!

        南宫天抡起桌上的砚台,直接朝王振海的脑袋砸去。

        王振海根本来不及躲闪,生生挨了这一下。

        额头被砸出个大口子,鲜血哗啦啦地往下流。

        霎那间浑身是血,看起来狼狈极了。

        他疼得脑袋嗡嗡作响,依旧不放弃的继续道:“陛下…”

        古如风看不下去了,赶忙高声打断,“陛下,小人有个两全其美的法子,不知当讲不当讲。”

        “别卖关子,赶紧说!”

        南宫天开口了,他懒得跟王振海这老匹夫再纠缠下去。

        杀了三朝元老容易,堵上悠悠众口难!

        他南宫天一世英名,可不能因这老匹夫负暴君的恶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