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生反派,风流太监最逍遥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这证据到底该不该接?

第二十章:这证据到底该不该接?

        “这些下官都知道。”

        林仓笑了笑,继续道:“下官说的事远不止于此,冷宫陈妃蒙受冤屈,已将证物交给微臣,还请陛下过目。”

        “陛下明鉴,为陈妃、为英国公全府上下一百三十口做主。”

        边说着,林仓边从怀里拿出个包裹。

        这里边装的不是别的,正是不日前侍卫凌云查获的,平昌侯陈亮与南历太子往来书信。

        全场一片死寂。

        皇帝南宫天的笑容僵在脸上。

        所有人不变的不知所措,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林仓新官上任的第一天竟自己往枪口上撞?

        王振海看林仓的眼神带着些许欣赏,区区宦官,也敢为忠臣伸冤。

        满朝文武,为了苟活于世,对于国公府的求救,全都避之不及。

        就连他这个忠臣,为了子孙后代,也不敢再为英国公多说什么。

        王振海忍不住暗叹道:“好一个忠臣良将,如果你还有命活着,便算是过了老夫这关。”

        作为平昌侯舔狗的唐峰,第一个出言喝斥道:“休得胡言!英国公谋反一案证据确凿,你别在这里危言耸听。”

        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却也无人敢张口。

        自英国公谋反入狱以来,所有跟国公府有关的话题都变得极为敏感。

        英国公为人正直,在场绝大多数的大臣,都受到过英国公恩惠、提拔的。

        入狱后很多大臣都为他求情。

        可那些求情的人,全被当场处死,自此无人敢提英国公府。

        连跟国公府沾一点点边的事情也不敢提!

        陈亮额头冒出丝丝冷汗,直觉告诉他,这里边的东西绝对对他不利。

        “不可能!”

        陈亮摇摇头,“本侯做事一向周密,从不落下把柄,这里边肯定有诈。”

        以南宫景恒为首的三人,全都屏住呼吸,虽有些担忧林仓的性命,但更多的是期待。

        南宫景荣在二人耳边私语,“你们说陈妃娘娘真有证据吗?”

        二人与之相视一笑,虽沉默不言,却满是期待看向包裹。

        南宫天的脸色不大好看,他跟众人的关注点完全不同。

        他脑子里全是林仓的那句‘命不久矣’。

        陈妃穆云就像他的解语花,每每他心里不爽的时候都会去找穆云。

        一番交流下来,就会变得神清气爽。

        可英国公谋反一事,彻底触碰了他的底线。

        为了自己的皇位坐得安稳,他不得不铲除异己,宁错杀一万,也不放过一个。

        即便如此,他也不舍得让穆云送死。

        将穆云打入冷宫,也是为了保护穆云性命,所用的权衡之计。

        “穆云已被送至冷宫,怎么可能命不久矣?难道是有人?”

        想到这儿,他的脸色顿时变得相当难看。

        全场的气氛,全因他骤然变得冰冷起来。

        皇帝的不爽,众大臣看在眼里,只当是林仓作死惹怒了陛下。

        唐峰走上前,大声喝斥道:“大胆奴才,真是放肆!”

        “陛下再三嘱咐不能提英国公府,你竟然敢跟陛下作对,我看你这官也没必要再待下去了,来人啊,将林御史拖下去杖责五十大板。”

        他大步向前,想要伸手抢夺林仓手上的包裹。

        林仓一个躲闪,避开他伸来的大手。

        林仓不死心地继续道:“还请陛下明鉴。”

        他此举无疑是在赌,赌皇帝愿不愿意帮英国公洗清冤屈。

        南宫天依旧沉着脸,他不是没有看到殿下乱作一团。

        只是心里无比纠结,这证据到底该不该给?

        如果英国公真受到了冤屈,这无疑是在打他的脸,天子英明何在?

        如果真错杀了忠臣,他又于心何忍...

        另一边。

        殿外的禁卫军犹豫地互相看了看,谁也不敢往前多走一步。

        可殿内又传来道暴喝声。

        “还愣着干嘛?赶紧把人拖下去啊!”

        这声音的主人是平昌侯陈亮,是这些禁卫军的直属上司。

        闻言,一高一矮两个禁卫军走进朝大殿,朝林仓冲去。

        高个禁卫军握着手里的佩刀,冷声道:“林大人,跟我们走一趟吧。”

        林仓看都没看二人一眼,手上握着包袱的力气更重,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当今圣上,“求陛下开恩。”

        皇帝都是喜怒无常之辈,就像传闻中明朝皇帝走路摔跤,被好心人扶起。

        明朝皇帝只觉颜面扫地,当场处死那个扶他的好心人。

        如今他林仓想要为英国公司翻案,无疑跟那个好心人的做法一样,都在打皇帝的脸面。

        极有可能,他林仓也会被当场处死,想到这儿林仓冷汗直流。

        高个侍卫言语更冰,他的话成功转移了林仓的注意力。

        “林大人,你不配合,就别怪我们无礼了。”

        话毕,便伸手朝林仓的双臂抓去。

        林仓身子朝后仰去,灵活地躲开了。

        他沉着脸,“你们这群禁卫军到底听命于谁,我总归是朝中三品大臣,没有陛下口谕,你们怎敢动我?”

        禁卫军闻言一愣,抬头看陛下不为所动地坐在原地,顿时不知所措。

        正所谓深意难测,他们此举确实没得到皇帝的指令。

        就在他们犹豫的时候,唐峰愤愤道:“阉狗,这身官服都没穿上呢,端得什么官威?”

        “陛下早有口谕严禁朝中大臣提及一切有关于英国公的事。你提及此事,便是犯了杀头的重罪!”

        禁卫军不再犹豫,“林大人,得罪了。”

        他们二人分散开来,左右夹击,想要制服林仓。

        可林仓身手了得,这两人明显不是对手。

        几番较量后,二人气喘吁吁,依旧连林仓的手指头都碰不到。

        陈亮吼声如雷,大呼:“阉狗,还不束手就擒,快把包袱交出来。”

        他眼底杀光尽显,一个跃起来到林仓身旁,双拳朝林仓的头顶擂落。

        二人纠缠在一起,打得难舍难分。

        林仓的身法很是迅捷,每次陈亮拳到,立刻朝侧闪躲,令陈亮次次落空。

        陈亮恼火,左腿飞起,伸拳朝林仓头部击去。

        林仓朝地下一滚,陈亮这拳击到地上。

        轰隆一声。

        南宫天仿佛被这一声震醒,对着身旁太监沉声道:“你去把东西拿上来吧。”

        林仓大喜,把证据递到老太监手里。

        老太监拿过证据,缓步朝陛下走去,

        千钧一发之际。

        陈亮大喊一声,“不行!”

        拿起蜡烛,直接朝太监手里的包裹袭去。

        霎那间火光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