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生反派,风流太监最逍遥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死局开端

第二十一章:死局开端

        林仓飞速起身。

        一把抢过太监手里的包袱,挥袖熄灭火苗。

        小心翼翼地将包袱里边的证据拿出,大步朝南宫天走去。

        距离陛下只有一步之遥。

        恭敬地跪下,双手没过头顶,将证据举到陛下面前,“请陛下过目。”

        陈亮见状,赶忙冲去前,想要夺走证据。

        “放肆!”

        南宫天一声怒吼,直接把陈亮震退。

        他在众人瞩目下接过证据,厚厚的一叠。

        看第一张的瞬间,顿时脸色大变。

        是南历太子写给朝中某位大臣的感谢信,上边并没有写出这个大臣的姓名。

        南宫天心生疑惑。

        接着往下看去。

        接连几张全是这个大臣写给南历太子的信件。

        这个大臣将大夏皇城图、大夏军机部署、国库粮草情况、进攻九州计划等一列国家机密全都写进信里。

        看着南宫天阴沉的脸色。

        陈亮心下一惊,很是忐忑,却又不敢惹了圣怒,“陛下息怒,是小的僭越了。”

        有种不详的预感从陈亮心中惊起。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林仓和陈亮身上,一个要为英国公平反,一个举报英国公谋反有功。

        事关谋反重罪。

        这二人注定对立,一生一死已成定局。

        龙椅上。

        南宫天越看这些证据,他的脸色越发阴狠。

        第三十封信,写的正是此大臣密谋嫁祸英国公谋反。

        这里边提及的证人、证据,跟陈亮状告英国公谋反如出一辙。

        陈亮也因这件事得到了不少好处,信里的大臣,便极有可能是平昌侯陈亮。

        想到这儿,南宫天目光如剑地看向陈亮。

        啪!

        他拍桌而起,指着陈亮怒斥道:“大胆逆贼,竟敢跟南历太子暗中勾结,意图谋反。”

        “陛下冤枉啊!”

        “字迹可以模仿,这些都是假的!”

        “我对大夏忠心耿耿,连南历太子的面都没见过,又怎会与他勾结。”

        陈亮慌了,解释得语无伦次。

        “哈哈哈!”

        听着陈亮的辩解,五皇子南宫景恒忍不住笑了,“侯爷这算不算是自己承认了,我父皇何时说过,谋反的人是侯爷了?”

        闻言。

        本就心生猜忌的南宫天,更加笃定了陈亮的嫌疑,他的眼神漏了一丝杀气。

        “南宫景荣!”

        “你莫要往我身上泼脏水。”

        “本侯只是怕这奸佞小人陷害我,你莫要仗着自己皇子的身份肆意妄为!”

        气氛越是紧张。

        陈亮的态度便越发强硬。

        他现在就像是在断头台,稍有不慎,便会身首异处。

        甭管林仓的证据真不真实,可人言可畏。

        一旦陛下怀疑自己跟南历太子勾结,那他就基本可以宣判死刑了。

        怎么办?

        到底怎么办才能打消陛下的疑心?

        陈亮脑海里不断想着这个问题。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他的舔狗唐峰深知这个道理,特别是他早就得罪了林仓。

        现在要是搞不死林仓,接下来死的肯定是自己。

        “陛下明鉴,侯爷对陛下忠心耿耿,绝不能有那不臣之心。”

        “陛下,千万不能受到小人的蒙蔽,令忠臣蒙冤啊。”

        唐峰跪倒在地,哭得极其悲切,拼命地朝地上磕头。

        虽然他此举有表演嫌疑。

        但他自己确实挺狠的,磕得鲜血直流,确实不留余地为陈亮正名。

        与此同时。

        那些本就站位陈亮的朝中大臣,纷纷跪倒在地。

        “陛下,侯爷冤枉啊,侯爷绝不可能有谋逆之心,肯定是林御史造假。”

        “没错,这书信是可以临摹的,我还记得林御史书画工笔了的,他绝对可以模仿侯爷的字迹。”

        到了这个时候,这群大臣依旧哭得真情实意,想必平时没少收陈亮的好处。

        特别是唐峰演技极佳,像极了一心报国的忠臣义士。

        要不是林仓知情况,险些要被他的演技所骗。

        林仓忍不住暗自感慨,“养了这么条忠心的狗,陈亮这钱真没白花。”

        他冷声笑了声,“临摹吗?确实是个好理由。”

        闻言,那群大臣顿时双眼放光。

        唐峰兴奋地开口道:“陛下,林御史承认了,是他造假陷害侯爷。”

        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落到林仓身上。

        紧接着。

        林仓看向陛下,拜道:“今日是臣第一次见平昌侯,臣人微言轻,以前连平昌侯的面都没见过,更别说临摹侯爷的字迹了。”

        “不过,要说到‘临摹’二字,在场大臣都应该熟知英国公字迹,临摹起来倒也不难。”

        话落。

        唐峰倒吸一口冷气。

        林仓说得那么真实,那么顺理成章。

        他这是给自己挖了个坑。

        着实把他们这群人坑得挺惨。

        一旁。

        林仓的话。

        彻底把陈亮惊住了。

        完了...

        这下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他慌乱地朝皇帝爬去,撕心裂肺地哀吼着,“陛下,你切莫不可听信小人谗言啊,就算给微臣一百个胆子,微臣也不敢做出那残害忠良,谋逆造反之事啊。”

        林仓不卑不亢地跪在地上,高声道:“陛下明鉴,虽然人证、物证皆可造假,但假的终究真不了,只要肯用心一定能找到漏洞。”

        “望陛下,宣英国公觐见,把当时指认英国公的罪证,统统拿出来,当场对峙。”

        他说得掷地有声。

        现场却是一片死寂。

        很多朝中大臣纷纷动摇,他们低着头大眼瞪小眼,却无一人敢上前发言。

        王振海一改之前对林仓的偏见。

        要是如此忠肝义胆、才华横溢的少年都不配跟他同朝为官。

        在场众人又有谁的德才配位呢?

        他沉了口气,率先跪拜道:“请陛下重审英国公谋反一案。”

        这句话。

        如果炸药般。

        将众大臣心里的恐惧彻底炸开。

        除了心向陈亮的几个大臣,其余百官纷纷跪倒在地,高声齐呼,“请陛下重审英国公谋反一案。”

        这一幕。

        着实把陈亮吓傻了,他此刻完全没了之前的自信圆滑,舌头打结地说了声,“臣....臣冤枉。”

        这...

        这什么情况?

        这群人何时如此团结了?

        难道今日是他陈亮的死局?

        南宫天目光冰冷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真的有必要重申英国公谋反一案吗?

        英国公全府的性命,有他身为天子的威名重要吗?

        难道文武百官齐声威胁他,他就该让步吗?

        他反复沉思着,一时不知道作何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