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生反派,风流太监最逍遥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真是我的好媳妇

第二十六章:真是我的好媳妇

        “可我是...”

        张玉娆傻了,大脑一片空白。

        相公这是反悔了吗?

        是嫌弃自己了吗?

        还没来得及伤心落泪。

        林仓再次开口,“娘子,我或许有办法治你的病。”

        他找到了治疗方法。

        动个小手术即可。

        看这新房内,便有需要的各种工具。

        简直天助我也!

        听他这么一说,张玉娆有些不可置信的开口问道:“相公,真有办法?”

        也不怪她不敢相信。

        这么多年了,父亲为她遍寻名医,却全都无能无力。

        因此,她早就放弃治疗了。

        林仓的话,无疑是重新点燃了她的希望。

        她紧盯着林仓,生怕错过林仓脸上的任何表情。

        林仓笑了,摸了摸她的秀发,用宠溺的语气说道:“为夫,肯定不会骗你。”

        闻言,张玉娆如释重负。

        压抑多年的委屈顿时倾泻而出,俊俏的小脸瞬间哭花了,像极了受伤的小花猫。

        她从小便知道自己同常人不一样。

        跟她亲近的人,都知道她身体的异样。

        从来没有人用看正常人的眼光待她。

        大多是同情。

        少数是嘲讽。

        这一切在她心里压抑已久,久的她自己都已经麻木。

        听到自己相公能救自己,张玉娆彻底破防了。

        她不再犹豫,乖巧的躺在床上,褪下自己的亵裤。

        同时。

        她心里忐忑不安,生怕相公会因此嫌弃自己。

        可。

        林仓平静的看向她的病处。

        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波动。

        手起刀落,认真的切割起来。

        见状,张玉娆总算松了口气,相公是真的把自己看成病人了。

        她禁闭双眼,感受到原本坚如磐石的淤积,突然裂开出条缝隙。

        随着林仓的动作越来越快。

        她却完全感受人和疼痛,僵硬的身躯反而变得越发松动。

        随着最后一刀落下。

        张玉娆只觉她的病处,像开了闸门的水坝一般,畅快无比。

        整个过程,持续了一柱香的时间。

        林仓早就累的大汗淋漓,全身都被汗水打透。

        他依旧坚持着,帮洛轻尘完成手术。

        总算完成了。

        “好了,这段时间注意休息。”

        放下这句话,林仓便累的倒头就睡。

        独留张玉娆一人,震惊的愣在原地。

        ………

        不知过了多久。

        等林仓睡醒的时候,枕边的张玉娆早就消失不见。

        林仓疑惑的时候。

        咯吱一声

        张玉娆端着碗粥,身穿便服,脚步轻快的朝林仓走来,“相公,谢谢你。”

        林仓再次被张玉娆的绝美容颜震惊到了。

        退了昨日的浓妆艳抹,今日的张玉娆似水柔情,仙气十足。

        九天仙女下凡也不过如此吧!

        如此佳人,直接让林仓看傻了。

        这颜值也太逆天了吧。

        可清纯、可美艳、可英气。

        女娲在创造她的时候开挂了吧!

        看林仓一脸痴汉样。

        张玉娆俏脸微红,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把粥放在林仓身旁。

        拿起勺子,舀了一勺粥,亲自喂林仓喝下。

        林仓心里一暖,对张玉娆的爱意更甚。

        细想他现在已经有了三个老婆,只有张玉娆跟他办过婚礼。

        也不知轻尘、琉璃现在过得如何?

        有机会也给他们办场婚礼吧。

        林仓出神的时候,张玉娆流下几滴激动的泪珠。

        “能嫁给相公,是玉娆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有了林仓的帮忙。

        她再也不是异类了,再也不用忍受别人异样的目光。

        压在心底几十年的大石头,被彻底击碎了。

        “玉娆终于能成为真女人了。”

        说着,张玉娆越哭越厉害。

        整个人也倒在林仓怀里。

        看着哭成泪人的媳妇,林仓手忙脚乱的安慰起来。

        笨拙的说了些安慰的话。

        张玉娆却被他逗笑了。

        认真的看向林仓,“玉娆好了,可以成为相公的真娘子。”

        “为相公传宗接代了。”

        林仓满意的看向张玉娆,真是个好媳妇啊。

        身子刚好,就想替自己传宗接代。

        有此贤妻,夫复何求?

        林仓用力抱紧张玉娆,温柔的抚摸着还沉浸在喜悦中的张玉娆。

        张玉娆则满脸崇拜的看向林仓,“相公,你真厉害。”

        “绘画水平连慕容大师都败下阵来,诗词意境更是东方诗仙远不能及。”

        “就连医术也如此厉害,爹爹为我寻遍的名医,没有一人能比得上相公。”

        张玉娆闪着星星眼,双手环到林仓颈部,整个人更是腻在林仓怀中。

        尽情的享受着此刻的甜蜜。

        “以前爹爹告诉我,算命先生说我命好旺夫,我还不信。”

        “现在看来都是真的。”

        “我相公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文韬武略,无所不能。”

        “像相公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不旺呢。”

        听着好媳妇对自己的谬赞。

        林仓有些尴尬的抽了抽嘴角。

        顶天立地的大英雄说谁呢?

        他林仓只想躺平,做个无忧无虑的大狗熊!

        这时。

        张玉娆脸颊微红,眉宇间尽显小女人姿态。

        她闭上双眼,朱唇朝林仓贴去。

        林仓兴奋的把她抱在怀里,手上的力度也跟着加重。

        感受到林仓的动作,张玉娆脸上的红晕瞬间蔓延至全身。

        可林仓那双手碰到张玉娆的大腿后,突然顿住了。

        抬起她的腿,认真的检查了起来。

        被林仓这么抓着,张玉娆只觉酥痒感蔓延全身,正沉浸其中的时候。

        林仓突然开口问道:“娘子,你这大腿是不是经常抽筋,晚上冷得难以入眠?”

        张玉娆点了点头,疑惑的看向林仓,“是下人告诉你的吗?”

        猛地想起林仓的医术,紧张的问道:“怎么了相公?是我身体出毛病了吗?”

        闻言,林仓打个哈哈,“没事,都是小毛病。”

        “一会儿就能痊愈。”

        边说着,林仓便脱下了张玉娆的亵裤。

        那双大手拎起张玉娆的美腿,直接做起了按摩。

        这有些暧昧的氛围,张玉娆紧张的不行。

        就在她慌乱的时候,那双美腿被拉开。

        林仓双手按在她腿上,小腹贴着她的神秘。

        她娇羞的别过了头,整个人就像是剥了壳的虾子,让人垂涎欲滴。

        难道相公是想跟她洞房?

        想到这儿,张玉娆的俏脸更红,“相公,要不还是让我先洗个澡吧。”

        她想要收回双腿,却无奈根本动弹不的。

        接着。

        林仓的动作,证实她想歪了。

        只见林仓准确的按在她大腿的穴位上,按下的瞬间他顿感舒畅无比。

        林仓又接连按了几下。

        阵阵酥痒传来,令张玉娆忍不住叫了声。

        见林仓认真的模样,洛轻尘顿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咬紧牙关,浑身绷紧,生怕自己再叫出声来。

        “媳妇,你这身上湿气太重,我帮你疏通静脉,将湿气排出体外。”

        “等我按完了,你以后不会犯这些毛病了。”

        张玉娆此刻的眼神依旧迷离,她低着头,不敢直视林仓,“谢谢相公。”

        “你我夫妻之间不必客气。”

        林仓低下头,继续按摩穴位。

        刚按了一半穴位,林仓便已经满头大汗。

        可为了媳妇的健康,他苦点累点也不怕。

        在林仓按摩结束后,张玉娆浑身酥痒感更盛,脸色潮红的厉害。

        她嗓子痒痒的,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偏偏这个时候。

        林仓手指用力朝他穴位点去。

        好不容易压下的酥痒感,变得异常强烈,止不住的喷涌而出。

        张玉娆再也忍不住了,她轻吟出声,整个人却彻底放松了下来。

        看到张玉娆的异样,林仓停下手中的动作,满脸担忧的问道:

        “怎么了,是我弄疼你了吗?”

        张玉娆不好意思的别过了头,声音软绵无力的说道:“没事,我感觉好多了。”

        听她这么说,林仓如释重负,“那我就放心了,我们继续吧。”

        闻言,张玉娆不知所措的看向林仓。

        她刚才已经失态了。

        再次弄下去,彻底沦陷怎么办?

        要是相公因此觉得她轻浮,不喜欢她了可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