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生反派,风流太监最逍遥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告别张家,万般不舍

第二十七章:告别张家,万般不舍

        清脆的敲门声响起。

        二人循声望去。

        “小姐,姑爷起床了吗?”

        “老爷让我叫你们敬茶。”

        闻言,二人边整理着装,边走去开门。

        随后,他们在丫鬟的引路下,朝大厅走去给家族长辈敬茶。

        “女儿给爹爹请安。”

        “女婿给爹爹请安,”

        林仓跟在张玉娆身后,也给张举人鞠躬请安。

        看着眼前这气宇轩昂的小伙子,张举人打心眼里的喜欢。

        这小子昨晚没跑。

        愿意接受玉娆的隐疾了?

        老天保佑!

        玉娆总算遇到真爱了。

        接下来,玉娆的话。

        彻底让他傻了眼。

        张玉娆迈着轻快的脚步,跑到张举人身旁,在他耳旁轻声道:“爹爹,我的隐疾被相公治好了,你可以抱外孙了。”

        闻言,张举人双眼瞪得浑圆。

        下意识地揉了揉自己的耳朵。

        呆愣地看向张玉娆。

        这...

        这是真的吗?

        他的宝贝女儿不是石女了?

        “你...你没骗我?”

        张举人激动得浑身发颤,不可置信地再次反问道。

        张玉娆娇羞地点点头。

        张举人大喜,一把抱住自己的女儿,随即握着她的肩膀,认真地打量起来。

        初为真女人的她本就娇羞,哪受得了父亲这番打量。

        她俏脸微红,撒娇地说声,“爹,我脸上又没东西,快别看我了。”

        张玉娆嗔怪地轻哼一声。

        张举人总算放心下来,爽朗地笑道:“好女儿真是长大了,知道害羞了。”

        他扭头看向林仓,顿时老泪纵横。

        原本因为女儿的隐疾,他早就放弃了抱孙子。

        比武招亲。

        也不求女儿能找到真爱,只求找个品行端正的良人。

        只要能一生一世敬重女儿,便可以得到他全部的家产。

        女儿过得好,他便放心了。

        万万没想到,比武选来的女婿竟然治好了女儿的隐疾。

        这让他怎么可能不激动呢?

        他好奇地走到林仓身旁,询问着林仓是如何帮自己女儿治疗顽疾的。

        林仓认真地讲解着经过,听得张举人心惊胆战。

        张举人这边听完林仓的讲述,彻底坐不住了,直接给林仓个熊抱。

        声音因激动而变得有些颤抖。

        “好女婿,你就是我家的福星。”

        “你既然有这本事,为父必须支持。”

        “城南有个旺铺出售,父亲给你盘下来,开间医馆如何?”

        呜呜...

        有老丈人的感觉真好!

        要是三年前,他直接穿越成这家的赘婿,便受不了这些委屈了。

        可他如今身负皇命,注定要跟张家一别。

        “怕是要辜负爹爹的好意了。”

        他叹了口气,“玉娆没告诉你,我是朝中御史吧?”

        “此刻离京为的是帮大夏拿回领地,扩大大夏疆域。”

        听他这么一说。

        张举人更加震惊。

        大夏负责出讨大岳的御史,不正是前段时间大杀三国使团的才子吗?

        这样的青年才俊竟然是他的女婿?

        家里多了这么个位高权重的姑爷,他怎么可能不心动呢。

        “好姑爷只管去,我们在这里为你守着家,只等你凯旋。”

        ..........

        告别了张家,林仓只身来到城门口,想要前往下一座城池。

        看到了张熟悉的面孔路青青。

        路青青站在城门口,警惕地环顾四周,忙催促着城卫,“我有通关文牒,大哥你快点放我过去。”

        城卫瞥了眼路青青,拿过她手里的通关文牒,淡淡说了句,“急什么,我得看看啊。”

        路青青紧张得香汗淋漓。

        这时,林仓突然从后边轻拍了她一下。

        “谁?”

        路青青顿时被吓得俏脸惨白,满脸警惕地看向林仓。

        看到拍自己的人是林仓后,路青青如释重负,瞬间松了口气。

        “公子,总算遇到你了。”

        路青青缓过神来,怯生生地继续道:“上次一别,还没来得及谢公子的救命之恩。”

        “不用谢,举手之劳。”

        路青青依旧警惕地环顾四周,林仓见状,继续道:“路姑娘,你怎么离开青峰宗了?”

        路青青看了林仓一眼,便把头埋着,哭了起来。

        她哭得鼻涕冒泡,小脸皱成一团,看起来就像是受了极大委屈的小娃娃。

        林仓奇怪地看向她,被人轻拍了下不至于哭成这样吧?

        他微微倾着身子,把肩膀暴露在路青青的视线内,“别哭了,是我错了,你怕回来嘛。”

        路青青却没有理他,发泄似的继续哭着。

        林仓也忍不住怀疑。

        “我有那么可怕吗?”

        “还是我刚才没控制力气?”

        “手劲太大,打疼这女娃娃了?”

        过了片刻,路青青还是泪如雨下,止都止不住。

        林仓见状开始怀疑人生了。

        他怀疑自己犯了天大的错误。

        有句话说得好,女孩子都是水做的。

        他竟然敢吓唬女孩子,也真是绝了。

        发泄完情绪,路青青擦擦鼻涕,忽而又笑了。

        这一哭,一笑的,搞得林仓更加不理,不禁怀疑起她的精神问题。

        这才几天不见。

        好端端的小妹妹怎么变成这样?

        他从包袱里拿出水壶,递到路青青手里。

        路青青一把躲过水壶大口喝了起来,她喝得相当着急,生怕有人跟她抢似的。

        林仓忍不住开口,“慢点喝,没人抢你的。”

        “嘿嘿,见到公子,我路青青总算安全了。”路青青调皮地吐了下舌头。

        她的视线落在刚刚的水壶上。

        这是公子的水壶。

        她刚刚直接用嘴喝了唉。

        这算不算是间接接吻?

        公子对她也有意思。

        她娇红着脸看向林仓,正好对上林仓疑惑的目光。

        只看了一眼,看到心上人紧盯着自己,她更加不好意思了。

        此刻。

        林仓心里正纳闷。

        这咋还脸红了?

        怕不是发烧糊涂了?

        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摸路青青的额头,冰冷的触感传来,林仓顿时松了口气。

        没发烧就好。

        只是精神不正常,心理疏导下,应该会有所缓解吧?

        想到这儿,林仓柔声开口,“你最近遇到什么事了?”

        路青青只觉小脸火辣辣的,他刚刚摸自己额头唉。

        现在又关心自己唉。

        他肯定对自己有意思!

        路青青整理下自己的衣领,有些凄惨地说道:“我那便宜老爹太可怕了。”

        “他明面上跟我父女相认情真意切。”

        “要不是我亲耳偷听到,我还真信了他的虚情假意。”

        “直系血亲做成药体效果最好,他想把我做成药体,助他练成落花神剑。”

        闻言,林仓相当气愤了,难怪这丫头精神不正常呢,原来被亲生父亲伤得。

        路青青皱成一团,这张娃娃脸,顿时燃起林仓作为成年人的保护欲。

        “虎毒尚且不食子。”

        “要自己女儿性命提升功力,简直牲畜不如!”

        看着林仓,路青青莫名地心安。

        她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抱住双腿,侧着脸继续哭了起来。

        林仓呆住了,他最怕女孩子哭了。

        被亲生父亲残害确实够惨,林仓还是有正义心的。

        赶忙说道:“世上人渣千千万,没必要为了人渣伤心。”

        “这样吧,你要是想报复他,我肯定帮你啊。”

        “你别哭了,算我求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