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生反派,风流太监最逍遥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到底是不是负心汉

第三十七章:到底是不是负心汉

        “不行,就算姐夫是个负心汉。”

        “咱们也得亲自问清楚。”

        小丫头直接拉起落轻尘的手臂,伸腿想要朝张玉娆的方向走去。

        “我不去。”

        落轻尘害怕极了,慌乱地抽回手臂,声音也变得有些颤抖,“我真的不能去的,仓哥对我很好的,我不能让他为难。”

        “你看那姑娘多漂亮啊,我哪里比得上她?”

        “我本身就是弃妇,根本配不上仓哥,看到仓哥娶到这么好的娘子,我也就放心了。”

        重新拉起月月的手,带着恳切的声音,“月月,算我求你了,别闹了,好吗?”

        自从离宫后,她独自前往扬州。

        拿着林仓给的银票,一手创办了妙音阁。

        她本就精通音律,在她的努力经营下,妙音阁的生意越做越大。

        落轻尘也成了名满扬州的乐师。

        多少达官显贵向她表达爱意,她都不为所动,统统拒绝。

        一心只等着林仓。

        等着林仓离开京城,等着林仓来扬州和她团聚。

        可是过了这么久,依旧没等来林仓。

        直到客人谈论起:“新任武林盟主,林仓。”

        她猛然惊喜,直觉告诉她。

        是她的仓哥来了。

        仓哥来扬州找她了。

        她连夜收拾细软,马不停蹄地来到武林盟主府,想要给林仓惊喜。

        可眼前的女人,却比她先来一步。

        那女人有盟主印章,她没有。

        那女人跟林仓拜堂,她没拜。

        无论从哪方面看,她都输得一塌糊涂。

        罢了,她本就是个二手弃妇,何必跟人家争呢?

        或者说她这个残花败柳,根本配不上林仓。

        林仓抛弃她,另娶她人,也是合情合理。

        “姐姐,你说的什么话?”

        “你哪里比那女人差了?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最美的。”

        “你自己不敢问清楚,我帮你去问啊,我倒要看看姐夫到底是不是负心汉。”

        月月小脸气得圆鼓鼓的,飞一般地朝张玉娆冲了过去。

        落轻尘使出吃奶的力气,可算将月月拦了下来。

        “月月!”

        “你要是真敢过去,我们姐妹情义到此为止,你就全当没有我这个姐姐罢。”

        落轻尘抹掉眼角的泪光,严肃地看向月月。

        月月就算心有不甘,也不得不低下了头,“好吧,听姐姐的,我不去了。”

        这边。

        刚拿到盟主印的张玉娆。

        心里也是感慨万千,她的好夫君真争气。

        收了那么个厉害的女徒弟,让自己白做这盟主夫人。

        有了江湖人脉,他们张家的买卖肯定会更加兴旺。

        她那双纤纤玉手高高举起,朝盟主任命书盖去。

        .......

        扬州,妙音阁。

        林仓站在妙音阁门口,心里百感交集。

        眼前的六层小楼,装修的虽比不上芸香楼辉煌大气,却胜在典雅幽静,别有一番风味。

        看着妙音阁门口,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林仓忍不住感慨,“我娘子真棒,短短数月就能做出如此成绩。”

        想到落轻尘那似水的柔情,林仓迫不及待中又带着些许自豪,抬脚朝大门迈去。

        门口的小厮热情地迎接起来。

        “先生,请问您有约好的音师吗?”

        林仓摇摇头,“我是你们老板娘的故人,我今天是专门来找她的。”

        林仓这话说得不假,可听到这小厮耳里却变了味道。

        也不怪这小厮不相信林仓,全都是因为以这个借口见老板娘的人太多了。

        老板娘风姿卓越,哪个男人不想一睹芳泽。

        可是老板娘早就心有所属了。

        别人再怎么惦记也没用。

        就算心里再怎么不信林仓,这小厮的素质还是不错的。

        他面带微笑,如实说道:“客官,不好意思,我们老板娘有事外出了。”

        “您看这样行吗?我给您开间雅间。”

        “先把歌单给您,想听什么您自己选,可以吗?”

        林仓点点头,跟在林仓的身后,来到个雅间。

        一进门。

        林仓心情大好。

        这里边的布置,跟第一次跟轻尘在芸香楼的雅间一模一样。

        “看来还是轻尘惦记我啊。”

        林仓心里忍不住感慨。

        那小厮再次开口,态度依旧恭敬,“我们这不强制消费,先生可需要酒菜?单点还是套餐都行。”

        林仓笑了,轻尘弄得还挺时髦,“套餐都有什么?”

        小厮将菜单递给林仓。

        套餐分三种:第一种就是林仓当初在芸香楼吃的那一桌子肉菜;

        第二种是荤素搭配,经济实惠;

        第三种,则是纯素菜。

        “就第一种吧。”

        点完酒菜,小厮将舞曲单子递给林仓,便离开了雅间。

        林仓躺在床上,嘴角止不住上扬,“一切都跟当初一样,轻尘有心了,这次没有人会打扰我们了。”

        他看了几眼歌单,眼皮子却打起架了,直接沉睡了过去。

        另一边。

        就在落轻尘和月月,距离妙音阁门口不过百米的时候。

        这一路上,月月喋喋不休地数落着姐夫林仓。

        听得落轻尘头皮发麻。

        “月月,还要我跟你说几次。”

        “仓哥不止是我的意中人,还是我的救命恩人。”

        “再说了,他根本没碰过我,就算不喜欢我了又如何?”

        “你别再说仓哥什么了,要说就说我单相思,怪我痴心妄想!”

        她这番话倒是没把月月说服。

        只是一字不差地,落到旁边华服男子的耳中。

        这男子是扬州首富之子刘品昌,是这一片出了名的恶霸。

        想起落轻尘这个人间尤物竟是单相思,竟然名花无主。

        刘品昌心里激动无比,恨不得立刻就地办了落轻尘。

        他身后还站着七八个男人。

        其中,有个男人尤为突出。

        那男人双目如狼般锐利,头发炸起,身材魁梧。

        手里更是拿着把重达千斤的玄铁宝刀,稳如泰山的站在那里,一看就不好惹。

        “轻尘,别难过啊,本少爷要你。”

        刘品昌大步来到落轻尘跟前,直接伸手拦住落轻尘,“告诉本少爷,那个不长眼的小子是谁,本少爷替你出气。”

        落轻尘看到刘品昌的瞬间,脸色大变。

        可依旧礼貌的躬身行礼道:“多谢刘公子关心,我跟我的心上人关系很好的,不劳烦公子挂念。”

        她这话拒绝得不要太明显。

        可刘品昌就是听不懂,越走越近,眼看着就要贴到落轻尘身上了。

        近在咫尺的刘品昌,落轻尘赶忙后退几步,想要跟这个恶霸少爷彻底划清界限。

        刘品昌呵呵地笑着,“别走啊,轻尘,本少爷对你可是一心一意,用情至深的。”

        “这样吧,为表诚意,本少爷娶你当正妻,如何?”

        说完这句话,他信心十足的看向落轻尘,想要在这冰山美人脸上找到一丝动容。

        扬州首富的妻子,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这世间又有哪会有女人不心动呢?

        可。

        不过一秒,他得意的笑容僵在脸上。

        只因他从落轻尘眼中看到了浓烈的厌恶。

        然后,眼睁睁地看着落轻尘不带任何感情的开口道;“感谢公子厚爱,轻尘早已心有所属了,希望公子另寻良人。”

        至此,刘品昌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愤怒。

        这时,落轻尘也注意到刘品昌的情绪变化,也不禁脸色惨白。

        这个扬州恶霸生气了?

        刘品昌可是扬州一霸,不仅财力通天,扬州知府也是他姑父。

        就连扬州最大的江湖势力流风宗宗主,也是他表舅。

        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该怎么办啊?

        就在她紧张的时候,刘品昌突然开口了,“落轻尘,我发现你这女人真够犯贱的。”

        “本少爷当你女神,娶你当正房,你不珍惜。”

        “外头野男人抛弃你,你却上赶着贴上去。”

        “原以为你是恪守夫纲的贞洁烈女,没成想竟是个不要脸的贱货。”

        刘品昌沉着脸,目光死死地看向落轻尘。

        后者听了他的话,果真心如刀割,字字诛心。

        这恶少说的确实没错。

        回想起刚刚的场景,落轻尘眼含热泪。

        林仓都娶新欢了,林仓当武林盟主都未曾告诉自己,显然林仓心里根本没有自己。

        她都亲眼目睹了,却依旧不愿意放弃林仓。

        依旧想要为林仓守身如玉。

        这不是犯贱是什么呢?

        看美人落泪,刘品昌顿时心软了,只当落轻尘是被渣男骗了。

        “对不起,刚才是我的语气重了。”

        说着,便伸手想要抱住美人的玉肩。

        可落轻尘反应极大,推了下他的手。

        他用的很轻的力气,加上毫无防备,竟直接被落轻尘推开了。

        这一推,彻底激怒了刘品昌。

        他看向落轻尘冷笑一声道:“弹曲卖唱的婊子,仗着有几分姿色,还真把自己当皇城里的公主了?”

        “你非要犯贱下去,本少爷也只能用强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