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生反派,风流太监最逍遥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仓哥,轻尘要负你了

第三十八章:仓哥,轻尘要负你了

        下一刻,他立刻下命道:

        “傻愣着干嘛呢?”

        “把她给我绑了。”

        话音刚落,落轻尘和月月脸色大变,边大喊救命,边朝妙音阁跑去。

        二女都深知刘品昌的品性,落在他手里绝对会被折磨得很惨。

        这小子见一个爱一个,甭管是待字闺中的大姑娘,还是已为人妇的小娘子。

        只要是被他看上了,都难逃魔爪。

        每一个被他折磨过的女子,五一类外被搞得不成人样。

        这群女孩子的家人全都状告无门,只能自认倒霉。

        想到刘品昌的种种往日恶行,二女赶忙加快了脚步。

        眼看着,就要跑进妙音阁门口了。

        一个壮汉却突然出现她们的面前。

        不给她们反应的时间,那壮汉直接把二女扛了起来。

        肩膀上,左一个,右一个。

        稳稳地扛着二女。

        二女在她肩膀上拼命挣扎着,可壮汉依旧纹丝不动。

        更恐怖的是。

        月月朝壮汉耳朵咬去,非但没伤到壮汉分毫,还把自己的门牙震掉了。

        就在这时。

        刘品昌迈着悠闲的步伐,得意扬扬地朝他们走来。

        边笑边鼓掌:

        “不愧是闻名江湖的食人狼王孟昆,果然厉害。”

        闻言,落轻尘瞳孔紧缩,吓出了一身冷汗。

        这壮汉竟是食人狼王孟昆!

        她也曾听客人说过江湖上的八卦,这孟昆力大如牛,刀枪不入,手拿千斤玄铁宝刀杀遍江湖,难遇敌手!

        而且这人双目如狼,心狠手辣,睚眦必报,好多得罪他的人,都被他灭了满门。

        这孟昆杀人手段阴狠,令人发指!

        他从来不肯给别人个痛快,都是边烧炭火,边举大刀将人的肉一片片割下。

        不但自己烤着吃人肉,还要逼迫受害者吃自己的肉。

        就这样一点点地折磨别人,慢慢将人折磨死。

        更过分的是,这恶人就连襁褓婴儿,也不曾放过!

        刘品昌走进后,淡淡地说道:“放他们下来吧。”

        可就是这么个吃人狂魔孟昆,却听话地将二女放下,客气的说道:“好的,公子。”

        说话的瞬间,孟昆直接将二女摔到地上。

        扑通一声。

        二人重重摔倒在地。

        死亡的压迫感传来。

        月月惊慌失措,赶忙向一旁逃去。

        落轻尘则呆愣在原地,不是她反应不过来,而是不敢逃。

        怕这个吃人狂魔,会迁怒妙音阁众人!

        “谁也别想跑!”

        刘品昌抬脚狠狠地朝月月踹去,月月便踉跄地摔倒在地,

        月月知道自己今天是死定了,顿时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

        天籁般的声音响起。

        “放了她。”

        落轻尘视死如归地看向刘品昌,“答应我,不许动我妙音阁的人,我便随你处置。”

        刘品昌闻言大喜,一把捏住落轻尘的小脸,满是嘲弄戏谑冷笑一声道:

        “早这样不就好了吗?”

        “非受这些皮肉之苦才肯听话,你这样我也为难啊!”

        他挥手示意放月月离开。

        月月双眼通红,赶忙跑进妙音阁,暗自下决心,“姐姐,我一定会带人来救你的。”

        此刻的月月还没听过孟坤的名号,根本不知孟昆的可怕之处。

        只当多叫些人来,便能救了姐姐。

        这边,刘品昌大手一横,直接把落轻尘抱在怀里。

        酥软的感觉令他更加兴奋,呼入的幽兰令他迫不及待。

        “轻尘,我们也别浪费时间了,就在你这儿妙音阁把正事解决了吧。”

        落轻尘双眼含泪,就算心里万般不愿。

        但为了妙音阁的兄弟姐妹,也只能点头答应,“好。”

        此刻,她眼里满是林仓的身影。

        对不起,仓哥,轻尘要负你了。

        刘品昌心情大好,抱着落轻尘大步朝妙音阁走去。

        突然。

        妙音阁上下三十多号人冲了过来。

        “畜生,放开我们老板娘。”

        “立刻把人放了!”

        看着眼前的一幕,落轻尘早就泪如雨下。

        兄弟姐妹们都来救她了!

        这群人都惦记着自己。

        可就算他们全来了又怎样。

        摆明了鸡蛋碰石头。

        不过,是给那吃人狂魔打打牙祭。

        见状,刘品昌脸色不悦,抱落轻尘的力气也不由加大了几分。

        低头看向落轻尘,“你安排的?”

        落轻尘拼命摇头,“他们什么都不懂,别跟他们一般见识,放他们一命,求你了。”

        这还是美人第一次求自己,自然不会不给面子。

        眼下办正事要紧,也没空在这群无关紧要的人身上浪费时间,

        看向这群人,刘品昌不屑地笑道:

        “我是你们老板娘的相好,我们两个男欢女爱,有问题吗?”

        闻言,月月根本听不下去,第一个开口怒骂道:

        “放屁!我亲眼看着你逼迫姐姐的,姐姐是害怕了才妥协的。”

        话音刚落,之前给林仓领路的小厮吼道:“我们都是妙音阁的一份子,都受过姐姐的恩惠,千万不能让姐姐落在这畜生的手里。”

        接着,这三十多号人立即附和。

        “刘品昌,我们不相信老板娘是你的相好,赶紧放开老板娘。”

        “老板娘洁身自好,不可能看上你这恶霸。”

        “放开老板娘,赶紧离开妙音阁。”

        看着这群蝼蚁喋喋不休,刘品昌冷笑一声打断道:“我刘品昌就是恶霸,我刘家的事情你们也敢管吗?”

        “你觉得你们加一起,特么的就配跟刘家作对吗?”

        话音刚落,这三十多号人的脸色巨变。

        扬州首富刘家,确实不是他们惹得起的。

        刚刚也是为了老板娘,才不管不顾地硬刚刘品昌。

        可刘品昌的话,瞬间把他们拉回现实。

        “怎么偏偏是刘家少爷。”

        “老板娘怎么就招惹刘家少爷了?”

        很多反应过来的人,言语间都没了刚刚的底气。

        纷纷低下头,不再敢多说什么。

        此情此景,刘品昌讽刺一笑。

        对于百姓的胆小怕事,他自是心知肚明。

        以前他残害女人的时候,哪个女人的家属不是恨他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将他碎尸万段。

        可结果呢,还不是被自己的三言两语吓闭了嘴。

        都不需要他刘品昌做些什么,这群人便把嘴巴封得严严实实的,根本不敢把事宣扬出去,生怕一个不小心引来刘家的报复。

        至于那群苦命的女孩嘛,她们家人也会想法设法地逼她们看开。

        下场好的,刘品昌用后满意的,便会把女孩纳为小妾,顺便给女孩家里一大笔银子。

        下场不好的,刘品昌用后当废纸扔掉的,或是不堪受辱上吊自杀,或是草草嫁人终苦一生,都跟他刘品昌没有关系。

        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没把这群人放在眼里。

        这时,月月咬牙挺身而出,“光天化日强抢民女,你们刘家还有没有王法。”

        闻言,刘品昌倒是高看了眼月月。

        这丫头容貌虽不及落轻尘惊艳,倒也算上个小美人,特别是这个性子,活脱脱的小辣椒嘛。

        以往他刘品昌遇到的全是些柔弱温婉的女子,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泼辣的女子。

        他有些玩味开口道:“小辣椒,别急啊,我跟你姐姐玩玩儿,在陪你好好爽爽。”

        “你!畜生。”

        月月被气得脸色涨红,拎起一旁的棍子便朝着刘品昌抡去。

        刘品昌脸色一沉,完全没了刚才的兴致,“敬酒不吃吃罚酒,找死啊!”

        他抬腿狠狠地朝月月胸口踹去。

        砰!

        月月结实地挨了这一下,强烈的疼痛感,令她顿时昏死过去。

        刘品昌似乎觉得不解气,满脸怒火地盯着众人威胁道:“谁要敢再多说一句,下场绝对比她惨!”

        这下子,所有人都安分地低下了头,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怒了眼前的恶霸。

        刘品昌低下头看着怀里娇美的落轻尘。

        初见落轻尘的时候,他就被落轻尘的美貌深深吸引。

        盼了这么久,总算是有机会了。

        想到这儿,刘品昌内心无比畅快,大步朝二楼雅间走去。

        落轻尘则心如死灰,眼神里没有丝毫波澜。

        如同死尸般,任由刘品昌摆布。

        仓哥心里已经没有她了。

        这个世上她也了无牵挂。

        她的命能换得这三十多号人的太平,也算死得其所吧!

        就在这时。

        他们二人却与林仓撞了个满怀。

        “你们在干什么?”

        林仓得语气不善,他也是刚被楼下得动静吵醒。

        一推门,便看到自己媳妇被别的男人抱在怀里。

        这一片青青草原得刺激,搁谁能挺得住啊!

        熟悉声音响起,落轻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得耳朵。

        抬头正好看到林仓不满得眼神。

        她瞬间清醒,“我相公来了,你赶紧放开我!”

        “仓哥,你听我解释,我是被逼得...”

        落轻尘哭得梨花带雨,边愧疚得看向林仓,边拼命挣扎着。

        可。

        她得举动彻底激怒了刘品昌,“贱人,这畜生都抛弃你了,还往上贴?”

        骂着,扬手就要给落轻尘一巴掌。

        落轻尘紧张得紧闭双眼。

        可是空气仿佛静止了般。

        他扬起得手停在了半空。

        落轻尘得脸上没有被打得疼痛,她睁眼望去,是林仓!

        仓哥在保护她。

        她咬牙,声音恳切得道:“仓哥...你要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