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生反派,风流太监最逍遥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刘品昌,最后的救星

第四十六章:刘品昌,最后的救星

        扬州大牢。

        砰砰砰!

        郭昌在林仓冰冷目光下,用力敲着铁门。

        片刻。

        大门打开了。

        一浑身酒气的护卫从里面走了出来,很是不满的准备破口大骂。

        但在看清来人后,顿时脸色大变,瞬间清醒过来。

        恭敬的说道:“大...大人,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可看到郭昌身后的林仓,脸色变得更加微妙。

        这不是刚才公子命人毒杀小白脸吗?

        这小白脸怎么还没死?

        他怎么跟郭大人搞在一起了?

        那护卫一时有些懵,根本搞不懂现在什么情况。

        看了看人仓,又看了看面色不善的郭昌,暗叫不好。

        正犹豫着如何开口。

        郭昌直接大吼一声,“这可是朝中一品光禄大夫,听说你们这群不知死活的,竟敢刺杀朝庭命官,还把人家夫人抓起来啦?”

        “真是翻了天了,瞧瞧你们都背着我干了什么!”

        他这话完全是说给林仓听的,急忙想要撇清跟此事的关系。

        闻言,那护卫立刻反应了过来,看着郭昌的眼色,支支吾吾的说道:“大...大人,我们也是按章程办事啊。”

        “是接到了报案,人证物证俱全,才按规矩把人抓回大牢审问的。”

        此刻,他觉得自己在垂死的边缘,心都跟着凉了半截。

        他刚才砍得竟是光禄大夫,身居一品得朝廷重臣。

        那种抬一下眼皮,就能让自己这个小护卫死无葬身之地的大人物。

        另一边。

        听他如此回答,郭昌总算松了口气,算这小子机灵。

        这番话说的滴水不漏,饶是对方官职再高,只要抓不到他的把柄,也不能真拿他怎样。

        不过,他也不想跟林仓的关系闹得太僵,继续谄媚的说着:“大人,早知对方是尊夫人,就算有人报案我们也万万不敢受理的。”

        “这样吧,以后尊夫人在扬州,便由下关照料了。”

        “下官保证将妙音阁的事业,弄得风生水起。”

        他这话看似是在讨好,也是在借机提醒林仓。

        这件事儿他并没有被林仓找到错处,如果林仓再执意为难下去,只会造成两败俱伤。

        倒不如各退一步,让彼此都得到好处。

        林仓冷冷的开口,“我夫人呢?”

        此刻林仓的心里,早就问候了郭昌的祖宗十八代。

        要不是落轻尘还在这群人手里,他早就对这群人下手了。

        郭昌笑得更加谄媚,“来大人,我亲自领你进去。”

        林仓并没有回他,默默地同他一起朝大牢里走去。

        进入大牢得瞬间,林仓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千万不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啊。

        很快。

        林仓在郭昌的带领下来到了牢房。

        这里面黑压压的一片,阴暗潮湿的让人喘不上。

        随处可见的蟑螂鼠蚁,还有那无数囚犯的哀嚎声,都让林仓触目惊心。

        想到落轻尘被关押至此,他整颗顿时心碎了一地。

        可令他震惊的远不如此。

        这两人竟领着他朝刑房走去。

        浓烈的血腥味儿扑面而来,恶心的令人想吐。

        看到被捆绑在架上的娇小身影。

        是落轻尘。

        林仓飞速冲了上去,用力扯断捆绑落轻尘的绳子。

        大手一横,将她稳稳的抱在怀里。

        此刻落轻尘早已昏死,她浑身是血,密密麻麻的伤疤痕长在她的身上,看起来触目惊心。

        郭昌看着眼前的一幕,吓得魂都丢了。

        原以为刘品昌这小子,就是把人给捆绑起来,没成想还滥用私刑,手段还极其残忍。

        此次要是不大出血,恐怕这个一品大员是难解心头之恨了。

        噗通一声。

        郭昌直接跪倒在地,用力的朝地面磕头。

        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苦苦哀求道:“大人,这件事真跟小的没有关系呀,小的也是受人蒙蔽,全是刘品昌一人所为。”

        “大人要有怨气,小的立刻派人把刘品昌抓拿过来,全凭大人处置。”

        林仓强压心里的怒火,看着落倾尘被破碎的衣服,赶忙脱下外套将其牢牢裹紧。

        落倾尘此刻生命垂危,救命要紧,以后有的是机会找这群人算账。

        他目光冰冷的看向郭昌,“这件事就全权交给你处理,千万不要让本官失望,否则!”

        撂下这句狠话。

        便抱着落轻尘疯狂朝外跑去,“清尘别担心,马上就到家了,已经没有危险了。”

        …………

        翌日。

        扬州衙门。

        刘品昌的案子一开庭,衙门外瞬间人满为患。

        昨日夜里,刘品昌色胆包天绑架朝廷命官夫人,毒杀朝廷命官的消息传遍的整个扬州城。

        为看刘品昌受审,这群百姓特意起了个大早。

        堂内。

        郭昌端坐在桌案前,拍了下惊堂木,大喝道:“开堂!”

        堂内捕快站成两排敲动木棍,齐呼声,“威武!”

        刘品昌脸色惨白的跪在地上,到现在他都难以相信。

        明明昨日他还被众人捧在手心,怎么今天就沦为了犯人?

        真是没有一点点防备,杀他个措手不及!

        刘品昌到现在也不敢相信,那个小白脸是身居一品的朝廷命官。

        早是知道小白脸的身份,他哪里敢对人家夫人下手啊。

        更别说给设计杀害朝廷命官,那可是诛三族的大罪啊。

        吃了雄心豹子胆。

        不对,就算是吃得凤肝龙胆,他也万万不敢啊。

        啪的一声。

        郭昌手上的惊木再次拍响了桌子,“刘品昌,你可知罪?”

        刘品昌浑身颤抖,“冤枉啊,这里边肯定有误会,小人是被冤枉的。”

        “大胆!”

        啪!

        郭昌怒喝道:“张胖子已经招供了,背后主使就是你,你还敢狡辩什么!”

        他眼神狠狠盯着刘品昌,眼里的威胁不言而喻。

        万不能被刘品昌这小子给拖下水。

        那个林大人摆明就是想要个交代,只要这个交代让他满意,想必他也不会为难自己。

        刘品昌必死,自己才能完全跟这件事撇清关系。

        “大人,绝对要严惩刘品昌,我女儿就是被他逼死的。”

        “我妹妹也是不堪受辱,投河自尽。”

        “还有我夫人。”

        围观的百姓,争先指控起刘品昌来。

        刘品昌为人作恶多端,半个扬州城的人,都直接或间接的受到过他的迫害。

        换做以前,刘品昌权势滔天,所有人在他的压迫下,都是敢怒不敢言。

        如今刘品昌落难,更是有朝中重臣为他们在前撑腰,众百姓现在是打死也不肯放过他。

        听着百姓的控诉。

        郭昌倒是松了口气,看样子刘品昌不死都难了。

        他看向围观百姓,装出一副爱民如子的好官模样。

        “有这畜生在扬州城为非作歹,令各位受苦了。”

        “请各位排好队,将所有的冤屈阐述给师爷,本官会将所有的罪证全都上报朝廷,能补偿的尽量补偿给各位。”

        “本官定会为大家主持公道的。”

        慷慨陈词后,不明所以的百姓跟风拍手叫好。

        此刻,郭昌到底是处于什么目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伸冤有门,能拿到该有的补偿。

        见状,郭昌满意地点点头。

        如今他身边危机重重,林大人打底肯不肯放过自己都还是未知。

        哄好了扬州百姓,拿到百姓的联名上书。

        等真到了自己的生死局,这万民书绝对是最有力的保命符。

        安慰好百姓,郭昌扭头看向跪倒在地的刘品昌,爆喝道:

        “刘品昌!”

        “扬州城只要有本官在,就容不得你为非作歹。”

        “不要以为你跟本官有点关系,便可以逃避责罚,本官现在告诉你本官眼里揉不得沙子,扬州百姓眼里更揉不得沙子。”

        “你要是再敢狡辩,本官就要动用重刑了。”

        在扬州城百姓的注视下,刘品昌此刻像极了待宰的羔羊,已然是被宣判了死刑。

        就连刘品昌自己也绝望了,到了这番田地,他已然成了家族棋子,没有人愿意保他了。

        他除了等死,已经别无选择。

        就在这时候。

        一个身着华服的中年妇女从外边冲了过来。

        “开恩啊。”

        “品昌罪不至死!”

        听着自己亲姑姑刘氏的声音。

        刘品昌心里重新燃起了希望。